登陆注册
同类推荐
  • 花落谁言殇

    花落谁言殇

    什么?堂堂帝君被人诈了,还魂飞魄散?莫急莫急,还有小白生命女神来搭救,可要经多少磨难,方得帝君一回眸,可谁能解释醒来的腹黑青年是谁,那个温润如玉的帝君呢,好吧有些时候这小子还挺萌的,什么?这才是帝君的真面目?呵呵,晚啦,逃不开啦。
  • 穿越娶回杜十娘

    穿越娶回杜十娘

    他,一个堂堂爱国上进又勇敢的好青年,竟然瞬间变成五百年前那个窝囊懦弱又没用的恶心男人!不能改变历史?别开玩笑了,真让他去当个薄情寡意且厚颜无耻的男人的话,他宁可在这古代疯癫一辈子!管他老哥怎么说,这个历史他是改定了!——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最终被改变了的,却不仅仅是有关她的历史……
  • 奴婢小香肠

    奴婢小香肠

    【爆笑穿越】她没了白花花的肠子:咸鱼神医骗妞丢肠子、骗妞腰牌,害妞被恶霸欺负!半路遇个混血小王爷,踹了他倒地,抢了他的珠子,卖身误成他的奴:这是怎样一个被欺负的哈皮小宠啊
  • 穿越小郡主:萌夫当头

    穿越小郡主:萌夫当头

    以为穿越成一个架空时代的郡主是多么好的福气,却不料成为皇兄江山社稷的牺牲品。莫名其妙的给她添了五个未婚夫也就算了,怎么各个都是惹不起的奇葩?一个是冷血无情闻风丧胆的扑克脸一个是男是女傻傻分不清楚的人妖一个是桃花烂到爆的人缘超好娘炮一个是大大咧咧乳臭未干的傻小子一个是花心滥情超级自恋的暴发户唔,我还是黄花大闺女,才不要什么未婚夫呢!
  • 妃我轻狂

    妃我轻狂

    一朝魂穿,她成为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幸得恩师所救,带回山中抚养成人并授以绝世武功。两世为人,造就了她恬静淡然的脾性。本想此生就当一个知足常乐的米虫便足以,怎料想相处十年之久的恩师竟是深藏不露、行走江湖的绝顶高手!好吧,遵从师命成为江湖杀手组织的门主也就罢了!为何——为何自己会被那个无意中救下的超级无节操的混蛋王爷黏住?“喂,某男,你节操何在?敢在本门主面前耍贱,是不要命的节奏?”苏湘竹瞪视。“对苏苏你,我不介意的!”某王爷伸了伸腰,“今日时辰不早了呢,本王先睡下了,苏苏可莫要太晚呢,伤身!”说着向房中唯一的木床走去,躺下,睡觉。留下苏湘竹一人在风中凌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热门推荐
  • 风莲羲君君不知

    风莲羲君君不知

    一世帝安,两世为岸。她,燃情,千世轮回,只为寻一人。她,凰惜之,携前世记忆轮回,将守护哥哥的幸福作为自己重生的意义。风羲皇,风莲国大皇子,也是风莲皇帝最为宠爱的皇子,三岁那年的一场交易,她与他相遇、相依;十二年的悠悠岁月,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看着她,守着她,护着她,用他的方式珍惜着她,即使伤痕累累,也未曾想过伤害她,而她的身边有另一个他;他,风莲宸,和五岁的她相遇就一直静静的陪着她,温柔的呵护她,轻轻的包容她,用他的方式守着她,即使她要的不是他,也未曾怨过她;而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疼惜他,护着他,爱着他,却不曾告诉他;一场心动,一次意外,三年之期为离别,也为护他三年安危。
  • 许你窅然年华

    许你窅然年华

    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竟是在床上……!那天他用独有的低沉声线说:“原来你不只活跃,还很开放。”如果说,两人已本就不纯洁的开始相遇,那么……,在她稍有好感之时。他因何一次又一次的悄然消失……?他因何一次又一次的身份转换……?那么他究竟是谁?那么他,究竟在那儿呢?
  • 首席千金,我爱的是你

    首席千金,我爱的是你

    他是她生命里的烟花她却也是他平淡生活的的亮点,第一次看见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这么离不开她这么刻苦铭心....只盼回首不留遗憾。
  • 倾世红颜

    倾世红颜

    她,倾国倾城,不点红妆,即惑倾天下……他,美若天神,飘逸似仙,虽为帝王却偏偏只要她一人……他,剑指江山,原只想把她作为棋子,不想却在无意间丢了心……他,绝代风华,少年神医,却甘愿守着她的悲伤沉沦……
  • 三生酒神仙醋

    三生酒神仙醋

    我身为一个酒娘,三百年来第一件纠结的事,便是无论我用什么法子,酿造出来的酒都是苦的。第二件纠结事,便如他们耳口相传的那样。他们都说,你一个低等的仙,暗恋那三重天外最尊贵的上神祗莲帝君,这条情路注定万般艰辛。我想,艰辛便艰辛,咬咬牙,便忍过去了。其实小仙我,除了爱想入非非点外,其它一切真的还好说的……
  • 潜书

    潜书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妖睛

    妖睛

    我小时候眼中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写下来个人的回忆录,这是虚构的,你信吗
  • 凌寒季节

    凌寒季节

    严严的寒冬不只是春暖花开的等待,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飘入眼眸落进心海,洗涤尽心底的尘埃。。。。。。
  • 天之论之独霸万道

    天之论之独霸万道

    以上天为命令,一个少年,一段觉醒的过程,一条平平凡凡的路!
  • 大黄吟

    大黄吟

    明朝末年,甘肃肃州大药材商、“庆余堂”掌柜施乃千,为垄断“大黄”的出口权,巴结肃州守备军季朝栋,将独生女念慈许配其子季良策。不想,迎亲之日,被祁连山强人宋河掳上山去,劝做压寨夫人。念慈性情刚烈,几次寻死,震撼宋河,遂将其送下山。念慈回到娘家,遭父痛斥,走投无路,再返山寨。季朝栋得知儿媳随匪,恼羞成怒,调军围剿。又一家专营大黄的“余庆堂”在肃州开张,新任知州季良策得报女掌柜乃失踪多年的念慈,已经平静如水的心湖再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