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倾城鬼医:冷王独爱将军妃

作者:兮米
人气(3)评论(0)字数(11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本是亦正亦邪的鬼医,一朝身死魂穿乱世,重生于女扮男装受辱惨死的将军之身,带着前身记忆复仇归来,杀伐果断,在遍布杀机的皇城步步为营,终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是骁勇乖张女将军,一个是公子如玉世无双;一场别样的邂逅,几番温柔的纠缠,她以为终能寻得一隅,得一人心,却终不知家仇国恨,两军交战,她是三军主帅,他却是敌国之王。山河破碎,别人只知,她是那场血色硝烟中被他带回的一个藏于深宫的可怜战俘,殊不知她却是他宁可倾尽天下,也要换得百世无忧的心尖人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同类热门
  • 美人劫之毒后重生倾天下美人劫之毒后重生倾天下麒麟踏月|古言她,冷妤心前世乃是皇莆王朝宰相嫡女,风华绝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料爱错了人,为了他,皇莆天遥,她勾心斗角,用尽心机却不料终是为自己的庶妹冷妤馨做了嫁衣。赔上了短短二十载的人生还有未出世的孩儿,再度重生,她已不在是原来的自己,她发誓定要让那伤害过自己的人千倍百倍尝其痛苦。可为什么自认为看透男女情爱,无欲无求的她还是在复仇的过程中,一点点的将心沦陷在了那个口口声声说和她只是权利交易,却为了她几度出生入死的男人身上呢?从鬼门关前回归的毒后,又是否真的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呢?
  • 落花微雨殇无泪落花微雨殇无泪离歌未挽|古言21世纪特工杀手在与自己的灭门仇人同归于尽后,竟然离奇穿越在镇国大将军洛府嫡长女洛浅曼身上,斗后妈,惩嫡庶女。什么,不就是个文武双全的竹马吗?切,我还不稀罕呢。你们要啊!拿去拿去!咦,眼前这位自称为她夫君的帅锅是谁啊?五皇子?阁主?切,帅锅不要白不要。啊哈,闺蜜也过来了,“走,夫君陪我去找!”哇呜,帅瞎了我们的双眼。呵呵,非礼勿视啊!情节虚构,切勿模仿哦!
  • 欢喜娘子:腹黑相公快认栽欢喜娘子:腹黑相公快认栽冰棠雪藜|古言他,裴家大庄的继承人,俊美温润如璞玉,却又腹黑似灰狼,双腿之疾掩尽一身光华;她,教书夫子的掌上珠,身边人的开心果,却心思单纯如白兔,没心没肺让人又爱又恨。当小白兔遇上大灰狼,是谁吃定谁?当欢喜娘子对上腹黑相公,又是谁认栽?!“相公,你觉得奴家聪明机智么?”“嗯。”“相公果然诚实!”“为夫怕说了实话,今晚你又让为夫打地铺。”“……今晚不许踏进房门。”“……”当晚,某灰狼翻窗入房。【轻松小宠文,1v1,QQ群:609877592】
  • 窈窕青春窈窕青春衍三也|古言“你的”吊坠,隋染捡起地上的吊坠,抬头正要叫不远处还在走的男人,却发现,前面没有人。“你的吊坠,是你的。”温热的呼吸烫的她耳朵有些痒,不等她推开后面的人,一只穿着纯白色衬衫衣袖的手,横过她的腰,把她扣紧。“染染,我想你了。”她惊……
  • 后宫三千佳丽之步步惊心后宫三千佳丽之步步惊心饺子喵|古言她从入宫的良人独得他的宠爱,步步高升。可是后宫佳丽三千,怎可能爱她一人。她被人陷害,打入冷宫,他冷眼旁观。最后他尊身进入冷宫只为她一人而来,却不想他只是把她当棋子!果然,自古帝王最为薄情,这句话是真的。从此她不相信爱情,她只相信自己。她心狠手辣,连自己生的孩子都下手,为的只是至他们于死地......
  • 不一样的快穿之旅不一样的快穿之旅可爱的苏小妖|古言(1v1,绝对宠,请放心入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你是本王的王妃。”“你果然是可爱的。”无数次的攻略,记忆的交融,原来他一直都在......(简介无能,请看内容~)
  • 重生之雪落凡尘重生之雪落凡尘严小七|古言11,魂穿,重生,架空历史,兄弟情节,11,间或虐一下,结局HE,可能会生子。小攻两只,小受一只。一个是当今武林的少盟主,一个是曾经的无情杀手,一个是没有过去的孤。命运到底是怎样将他们卷入历史的漩涡之中?他,到底情归何处?
  • 最后一曲沐雪之歌最后一曲沐雪之歌沐雪悠云|古言一个单纯傲娇的仙族小公主,一个昺族的鬼马小太子,一次偶然的相遇,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二人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孰不知这变化与相遇是福还是祸......
  • 尊主:本君不是好惹的尊主:本君不是好惹的千年琉璃墨|古言他是九界府尊主,残暴无情;她是幽冥府君上,冷艳腹黑。“九界尊主,本君可不是好惹的!”她冷笑“是吗?本尊...偏偏就惹了!”他低笑“真当本君是吃素的?”“本尊不是素的”他搂住她“......”
  • 鸳鸯钟鸳鸯钟靖深|古言【鸳鸯钟】文案:执笔画沙,画不尽一世芳华。?蒹葭共话,话不尽一世暗哑。?且听风吟,吟不尽一世情深。如果当初知道你的名字背后隐藏这么多故事,我会早点来到这个世界拥抱你,因为我不忍心让你在黑暗的角落孤独这么久,夙风吟,谢谢我还来得及拥抱你。如果当初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你,我会穿越一切阻碍把你接回来,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呆这么久就是想找到你,你是与我共华发的人啊。云画沙,谢谢你还愿意拥抱满身狼藉的我。必须说明一下,《鸳鸯钟》这是一首词,不是本人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