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6章 护你一世长安(大结局)

和煦的阳光自窗棂洒入,在光洁的地板上落下光影。

光雾迷离,笼罩在一袭白衫的女子身上。

一头青丝如瀑布倾泻而下,衬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愈发白皙。

“想什么呢?”清冷低沉的嗓音从后响起。

腰际环上一双修长的手,背靠上坚实的胸膛,和隐隐萦绕上鼻尖的一丝冷香。

连空气中仿佛都漂浮起了缕缕柔和的暖意。

云离薄唇轻抿,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

“死过一回后才发现,原来我对这乱世竟然如此迷恋与不舍。”她轻喃出声。

“是对这乱世不舍,还是,对我不舍?”容沉凑近云离,在她的耳畔呢喃问道。

云离却是没有回答他的话。

半年已过,这南翎早已恢复了平静。

若非当初之事历历在目,眼前这祥和之态,会让云离以为不过只是南柯一梦罢了。

九王余孽皆以铲除,百里渊却是下落不明。

那一日,宋一拦下了要去带阿岚的小枝,也为容沉的到来拖延了时间。

至于阿岚,她一直相信她是逼不得已,换作是她,若遇上以自己的孩子为要挟,她也一定会就范。

于她,云离最终还是不忍责怪。

只是那锥心刺骨的痛还记忆犹新,她整整昏睡了三个月。

是玄衣,耗尽心力将她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却又在她醒来之后,带着绾绾离开了南月城,不知所踪。

她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某一个地方,她一定会再遇到他们,看着他们悬壶济世。

在她昏睡之际,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是前世与今生,有杀戮血腥,也有欢声笑语。

有她经历的一切,那些还活着,已死去的朋友,可唯独没有容沉。

大抵是对现实的放不下,所以她才能挣脱梦境,回到她最重要的人身边。

那些过去的,终将成为过去。

真正死过一次,才明白,活着,有希望的活着,有多好。

“王上,吉时将至。”寝殿外响起离涯熟悉的声音。

云离侧目,对上离涯含着笑意的眸子。

她抱以一笑,而后见着的是容沉亲自拿起一旁的凤袍,为她更衣。

他眉眼低垂,修长的指尖滑过她的衣襟,温柔细致。

饶是衣衫华丽,却也不及他眸间的色彩让人移不开目光。

“我为你绾发。”容沉拉着云离坐到铜镜前。

一头青丝在他手里渐渐绾成发髻,缀上凤簪,金色步摇在他手下缓缓垂落。

铜镜里的她,是她从不曾见过的美艳与端庄。

一颦一笑间,顾盼生辉。

“阿离,你可知这一日,我盼了多久?”

映着万丈光辉。

容沉携着云离缓步走向平台。

千重石阶下,是伏地而跪的群臣,高呼着:“恭迎王上,王后。”

她终是被封后,成了南翎王唯一的王后。

云离眉眼间带着温和的浅笑,望着底下不曾下跪的两国之王。

他们,都来了…

岁月无情,又偏心地没在他们脸上落下任何痕迹。

依旧是当年模样,她看到了他们最真挚的祝福,与记忆深处最深切的情谊。

他们是南翎的客人,也是助南翎出危难的恩人。

当初左岸受困,大军无人调遣,云离又怕打草惊蛇。

让绾绾亲自给北霁王与东来王送信,请他们各自调拨一支精锐部队前往西南十三城剿灭叛军。

她请他们两国,也为互相牵制,以免彼时趁人之危。

这小人之心,他们不会不懂,但仍是来了…

于他们,云离是感激的。

浮生一场,她看到了人性的丑恶,但得到更多的还是真善与深情。

她视线微转,对上的是容沉温柔的眉眼。

饶是卓绝斐然的帝王之态,在她面前,却始终温和如初。

她的耳畔,是他此生唯一对着她许下的诺言。

她听着他说:“这万里疆土,不及你分毫,从今而后,我愿以这南翎盛世为聘,护你一世长安。”

云离唇畔漾出浅笑,她又何尝不是。

这一世,不论风雨荆棘,亦或是太平祥和,她只愿与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伊诗|古言为了执行任务,她掉落在架空的王朝,并混入了王府,成为了王府上的丫鬟,本以为能低调的寻找到返回现代的方法,却不料,竟招惹上了当朝妖孽王爷,总是被摁着高调打屁股!他腹黑狡诈,不能招惹。她火爆坚强,却偏偏被他视如猎物,誓死不肯放手……宫廷斗争,机关阴谋,她随着他在深宫中沉沉浮浮,最终尘埃落定,只是,当两人心意相通时,她却寻到了返回现代的方法……为了留住她,他只能将她逼入洞房:“王妃,我们一起生个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玉坠兰心玉坠兰心水墨兰蕙|古言望支持新文《帝王书,妃卿莫属》http://novel.hongxiu.com/a/986847/大喜之日,他身着喜服却脚缚锁链,温柔的对着她耳语:“待我夺得天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她亦只是莞尔一笑:“我等你。”登基之日,她一身素服却斑斑血迹,看着他登上九五之尊之位,然后下令将她囚禁终身。迎娶皇后那日,她不过一名卑微侍女,盛大的婚礼,她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只因为彼时,她被他锁在帝后的洞房之中…………“你给我喝了什么?”“一些软筋散而已。今日孤与皇后大婚。孤在屋中,特意为你设置了一张软榻。如何?让你也尝尝心痛的感觉?”大婚?软榻?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只是徒劳,只能咬牙切齿:“你没有良心。”“哦。孤忘了,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心,又怎会有心痛的感觉?”……
  • 嫡女谋非玉不嫁嫡女谋非玉不嫁云舒夏煖|古言她,现代古武世家少主,一朝莫名穿越为将军嫡女,却是备受欺凌的草包木讷嫡女。但,既然她来了,就要改写历史!嘿嘿,不管如何,有钱就好。咦?那位公子,貌似很有钱的样子,不如嫁了吧?
  • 福妻嫁到福妻嫁到娇俏的熊大|古言前有侯夫人嫡亲的大姑娘堪称典范,后有继母生的四姑娘嚣张跋扈。侯府外还来了个领着弟弟的美人三姑娘。死了亲娘的二姑娘苏昭宁表示,我有一个小目标,斗倒一个是三个!关于身份,男主说,我其实十分普通,只是家里祖宗稍微发愤了点,所以房子有些大,仆从有点多,钱,恩……当然也有点多。关于老婆大人,男主说,我这个人对姻缘其实很随缘的。男配们跳脚了:死缠烂打跟我们抢的人是谁!
  • 种一个夫君种一个夫君云海|古言禾苗在地里埋下一颗种子,种出一个夫君。夫君很会来事儿,他上知天文地理,下通鱼虫百兽,懂挖坑埋人,懂种田养鸡,还懂治病疗伤。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神器。“苗苗,你在干什么?”夫君问。“种个儿子。”禾苗笑眯眯的回答,“也许,你喜欢种个女儿?”夫君略心塞,把自己往土里一埋,眼不见为净。
  • 棉殇棉殇二十二笔画|古言她,一个孤女,一副丑颜,一枝木棉,为寻真相卷入一场致命纠缠;他,一介王爷,一身病气,一把折扇,为报母愁踏上一条不归之路;命运纠葛,谁成佛谁又成魔?
  • 唯窃君心:王妃太嚣张唯窃君心:王妃太嚣张柒傲er|古言他运筹帷幄,指点江山,一朝落魄却遇命中煞星灵源遭打劫,身体变萌宠,然而,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某日,他的心遭受打劫,而那小贼却想开溜他的腹黑瞬间上线,一招扑倒,吃干抹尽某贼不服,他却道:“身也给你。”
  • 王的天才妃之一笑倾九城王的天才妃之一笑倾九城结凛蝶|古言“这是哪?我怎么穿着古装?啊!天啊!我不会穿越了吧!?”她只记得她是在一次任务中死去,可是,她怎么回来这儿?“快到怀里来!”这是谁?当然是那个该死的王爷啦!“Gun(滚)!”苏梦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要不要那么倒霉?悲惨的穿越,还被这个该死的王爷缠着!!!
  • 醉酒一生醉酒一生风徐|古言背负着灭门之仇的江湖杀手,原本是一个门派首领收养的孩子。为了向那个鼓动朝廷剿灭他们的人复仇,以赏金猎人的身份潜伏了七年。终于,当时机成熟谋划已久的复仇将要实行的时候,偶遇门派首领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这个变数使原本的计划被彻底打乱……
  • 花落半院谁人拾花落半院谁人拾正版紫玥|古言这是一部微小说集,有古有现,绝对原创,如有相似,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