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5章 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声声冰冷的质问,将玄央殿外的气氛降至冰点。

而容洵的神色,也渐渐冷了下来,他收起了那份淡漠,渐渐露出了一丝阴冷。

容沉从来都是一个未雨绸缪之人,若非掌握了绝对的证据,他定然不会当众揭露容洵。

而容洵,也自然清楚这一点。

既然话已说开,便也就不再藏着捏着。

棋差一招,终归是他轻敌了,以为他失忆了,便不足为惧。

殊不知,他竟然在关键时候回来了。

容洵轻哼一声,“那,又将如何?你已经死了,这世上再无容沉,又何必回来再死一次?”

话音落下,顷刻之间,原本站着的卫兵纷纷抽出长剑,回身对上容沉所带来的士兵。

玄央殿外,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你大可问问这玄央殿外的众臣,有多少人,还承认你这个南翎王。”容洵靠近容沉,嘴角轻扯出一抹邪气逼人的冷笑。

容沉盯着容洵,深邃的眸间满是冷冽。

随后,他的视线在跪地的群臣身上一扫而过。

“是吗?”

他薄唇轻启,清冷出声。

群臣各个俯首,无人吱声。

“大势已去,束手就擒吧。”容洵淡淡说道。

容沉却是忽的笑了起来,“你以为就凭你这么些卫兵,就想造反?西南十三城你偷偷铸造兵器,集结军队,以为给本王来个偷天换日就想着将兵器运出城?眼下,不管是兵器还是军队,怕是已经不复存在了,没有后续大军支援,你拿什么与本王斗?容洵,大势已去,束手就擒吧。”

容洵听着容沉将他的话还敬于他,脸色微变,但对容沉的话仍是抱有怀疑。

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左右不过一个死,与其束手就擒,不如就拼一把。

拼的成了这南翎天下就是他的。

容洵打定主意,眸色陡然一冷,低喝出声道:“是生是死,就看今日了,动手。”

话音声落,卫兵当即挥剑而上。

容沉所率之兵立刻反击,一时之间,玄央殿外刀光剑影。

而容洵,也毫不示弱径直袭上容沉。

战斗在顷刻间开始,云离迅速拉起懿儿脱离战圈,而离涯也迅速来到云离的身旁以护他们周全。

太后早已吓坏,倒是萧敏芝反应迅速,拉着太后就往殿内躲去。

群臣也不再迟疑,纷纷退避。

“阿离,此处危险,你带懿儿先行离开。”离涯一边击退卫兵,一边对着云离道。

云离也不多言,将懿儿推到离涯身边,嘱咐道:“照顾好懿儿。”

说着拾起地上长剑就朝着容沉而去。

这种时候,她怎么能弃容沉而不顾。

容洵显然已经豁出去了,狗急了还会跳墙,这人被逼急了,唯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是以容洵的人个个都是拼了命的厮杀,勇猛非常。

然而容沉的人数占据优势,纵然遇上不要命的,也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容洵的卫兵渐渐处于劣势,节节败退。

而这一边,云离从未见过容洵出手,也才发现他的武艺高强至极。

比起容沉毫不逊色,甚至在容沉之上。

凌厉的刀锋贴着容沉的耳畔划过,带着撕裂空气刺耳的嘶鸣。

叮。

容沉回身,只见云离对上容洵的长剑,招式干脆利落。

“我很早就想和你打上一架了。”云离收剑的同时,冷声开口。

容洵眯了眯眸子,未置一词,却是如云离所愿,径直执剑对上了她。

容沉也不迟疑,与云离一并对上容洵。

他虽对云离有信心,但现下却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

两人对上容洵,一招一式相得益彰,让容洵难寻突破口,渐渐难以招架。

就当云离以为即将败了容洵之际,却忽闻一声清脆的笛声自远处响起。

穿破风雨,一声声地传入她的耳中。

云离心里咯噔一下,瞧见的是容洵脸色露出的阴冷的笑意。

“杀!”声浪掩盖笛音,出现在四周。

大批身着异服的壮年,木着脸,嘴角却带着诡异的笑,手执弯刀朝着玄央殿围了上来。

“阴兵,是阴兵!”不知谁忽然喊了一声,四周士兵顿时乱了心神。

“居然是阴罗族人!”云离沉下脸,对于阴罗族的到来倍感意外。

忽的她脑中灵光一闪,与容沉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笛声。”

百里渊……

云离眯起眸子,视线穿过滂沱的大雨,落在站在远方的百里渊身上。

他一身黑袍,手中拿着的,正是当初容沉从离渊手中夺回的玉笛,原本属于绾绾的玉笛!

是他控制了阴罗族!

“我去解决他。”云离紧了紧手中的剑,沉声道。

容沉却是忽的嘴角一扯,“不必了,援军已到。”

云离微怔,但见不远处的容洵脸色骤变。

而那一方,马蹄声震耳欲聋,无数身着黑甲的战士策马而来,如同巨浪翻滚席卷。

不过转瞬,便闯进了阴罗军之中。

以压倒性地趋势将阴罗军在顷刻之间杀了个片甲不留。

眼看着容洵的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腥红的鲜血被雨水冲刷着蜿蜒成河。

千重石阶之上的尸体一具又一具,空气之中的腥气经久不散。

而容洵,见大势已去,却忽而张狂笑了起来,自古成王败寇,他就算输了,也不会认命。

这世上,能主宰他命运的唯独自己。

他猛地挥剑袭向容沉,就像是垂死挣扎,带着凌厉的气势,直抵容沉后心。

“小心!”云离惊呼出声,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了容沉的身后。

长剑没入胸口,云离脑子一瞬间的空白,之后便是锥心刺骨的痛意。

她能感受到温热的血顺着胸膛流下。

她看到了容沉暴怒之下的惊慌失措。

她看到了容洵飞跌而出,利箭穿喉,一世英名终于毁于一旦,死不瞑目。

她看到灰色的天空之上,她的前世今生,如走马观花呈现在她的眼前。

记忆里熟悉的面孔,轩辕澜,云凌,离涯,灵儿,锦竹……

最终汇聚成容沉清冷如水的模样,公子如玉世无双,彼时初见,不曾想竟是相系一生。

周遭的声音越来越远,许多熟悉的声音,和嘈杂的呼唤渐渐消失在虚无之中。

她又看到了云歌,一袭银色铠甲,手执长枪,对着她笑如夏花,却是英姿飒爽。

她仿佛听到她在说,“谢谢你,云离。”

一切,都结束了……

同类热门
  • 丑丫头也有春天之厨娘皇后丑丫头也有春天之厨娘皇后疯狂麦克斯|古言说我丑说我胖说我嫁不出去没人要,男票说我死胖子臭厨娘躺床上就像一块五花肉!爹妈骂我白痴没用赔钱货的死丫头!小三说我浑身上下都是炝锅的葱花油烟味,闻一下恶心半年!好好好,老娘惹不起躲得起,看我穿越到古代如何先征服男人的胃然后再征服男人的心。而且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当朝皇帝大人!咸鱼也能翻身,丑厨娘也有春天!
  • 空间之锦绣小农女空间之锦绣小农女随风月|古言沈青燕意外坠楼,再次睁眼,发现自己被亲爹除族,亲母新丧,极品亲戚欺压。不过好在她有空间在手,哪怕身边有再多的极品也不怕,养个小妹那是小菜一碟。可这捡来的麻烦男人,却是腹黑男,先把自己亲妹骗过去,后再慢慢把自己往歪路上去,一步步掉进他爱的陷阱里。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邪王霸宠:爱妃,快过来邪王霸宠:爱妃,快过来芩琳儿|古言某日:某女若有所思的说:“墨尘,我想要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帝墨尘微微一笑:“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没有又何妨,我一样将它夺过来送给你!”某女心一狠,将手中的剑抵在帝墨尘的胸膛上:“我要你的命!”帝墨尘看向某女:“只要你要,我这条命,给你又何妨!”某女泪水涟涟,手中的剑随着她的手不断颤抖着。帝墨尘看到她那模样,勾起嘴角:真好,她心中还是有他的。帝墨尘握着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眼神中带着眷恋,将那冰冷的剑插入他温热的胸膛。某女身体不断颤抖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帝墨尘嘴角慢慢溢出鲜血,抚住她的手:“我说了,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没有的话,一样……一样夺过来送给你!”
  • 屠娘子屠娘子清蒸鼠标|古言这是一个很严肃的穿越故事。人家穿越要么种田经商成为地主婆,要么家宅情仇当上话事主母,要么宫闱风云跻身后宫之首,要么……反正,就是不会出现她这样的情形。你见过木钗布裙的下堂妇,拧着一把杀猪刀抛头露面杀猪求生存,袖子一卷做菜觅良缘,手中菜刀一挥征蛮夷的吗?哎,穿越神马滴,果然是个严肃的技术活儿!看吧,果然是一个很严肃的故事。
  • 倾世绝恋:腹黑师兄不好惹倾世绝恋:腹黑师兄不好惹凛九夜|古言一朝穿越,林双双表示很伤心。为什么别人都是在豪华王府自己却跑到个吃饭都要命的夺宝派?抹抹眼泪。每天起早贪黑,就练那么两下功,吃饭还要限量,吃不饱没力气你造吗?本想开开心心玩穿越,这怎么又遇到个冰块脸二师兄呢?天天面对冰块的林双双再次表示心塞塞。“二师兄,今天什么时候吃饭?”“嗯。”“今天到底吃不吃饭?”“嗯。”“师兄你能不能说个别的。”“哦。”“除了嗯和哦……”“嗯?”
  • 彼岸花开之倾世之恋彼岸花开之倾世之恋颦笑|古言因为这世间有你,所以我对这尘世有了更多的牵挂。传闻,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命。她是彼岸花的花魂,因为一时贪玩,从此在宫斗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斗智不行,咱们武力解决问题吧。同时也邂逅了一段不平常的爱恋。
  • 疯狂女帝:落花寄长思疯狂女帝:落花寄长思洛奚岑|古言雨中被娘恨心抛下,送入青楼。从小便遇得一男,渐有好感,后却失踪,长大后又好感一男,后得知此人竟是当朝王爷,因此进入王府。但是天真无邪的她后才得知皇上早己下令将凰凤公主许配给他,在他与凰凤公主新婚之日,她亲眼见自己好感之人与别人一起共入洞房,最终被凰凤公主所害,原己怀上王爷孩子的她,被心爱之人逼迫吃掉胎药,最终惨死。原以为自己以死于非命,却不经意重生在与自己同名的梦霓裳身上,后知原来她是家中的一颗棋子。更不知她即是王爷的妹妹,入朝谋杀皇上的她,却由杀引变爱……
  • 弃女妖娆弃女妖娆柯基家小可卡|古言在家中,被明着娴熟达理,暗里作威作福的嫡姐欺负,无良渣爹视而不见在王府,被表面温柔贤淑,内里阴险毒辣的小妾迫害,混蛋王爷推波助澜我这一辈子是和绿茶婊有仇是么……既然如此,也就不必手软了且看区区一届弃女如何灭渣姐、斗佞臣、平战乱、定乾坤,上得了朝堂,下得了工坊,如何将腹黑渣男,调教成忠犬小狼狗
  • 左岸刻深情,右岸夜梦曦左岸刻深情,右岸夜梦曦诗曦妖姬|古言初见时,她在蝶群中翩然起舞;他遥遥驻望。她要保护身边所有的人,而他要登上帝位,双手注定沾染鲜血。她与他渐渐背道驰行.....再见,他是天下君王,而她却是妖女。君子在左畔,妖女在右岸,一条河隔开了他们!所中之毒,一阴一阳,阴生阳死,阳生阴死。他们…注定不会在一起!她,纯真不再,红颜白发,以美貌倾江山,以谋略乱天下,却难逃“情”字。他还是负了她,她躺在他的怀中凄凄开口,“夜,哪怕只是梦,只要梦里有你,我愿意活在梦里!今生我从未后悔,可是来世我再也不想遇见你,爱上你!”其实,皇宫困住的,往往不是人,而是人心,这里争权夺利,爱恨茫茫,所有人,都迷失在这里……
  • 问鼎江山女问鼎江山女不吐皮的葡萄|古言在战争未起的时代,若是执意挑起战争,兵戈起火,则是人神共愤的“煞风景”。果然,唯女子小人难养也。都说她是红颜祸水。可她却满不在意的说:江山如画,本宫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