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蛊小白

蛊小白
蛊小白
作品总数1累计字数0.36创作时间211个月3

连载作品
  • 冥间有家宠物店

    冥间有家宠物店

    灵异连载0.36万字
    【此书献给全天下爱狗人士】出售大小冥狗,死狗清洁,狗魂打扫,本店负责救活各种将死之狗。价格从优,高效快捷,朋友,你的宠物要死了么?不用怕,包在本大爷身上!
    第2章 冥车回府2020-02-20 02:34:38
全部作品
  • 冥间有家宠物店

    冥间有家宠物店

    灵异连载0.36万字
    【此书献给全天下爱狗人士】出售大小冥狗,死狗清洁,狗魂打扫,本店负责救活各种将死之狗。价格从优,高效快捷,朋友,你的宠物要死了么?不用怕,包在本大爷身上!
    第2章 冥车回府2020-02-20 02:34:38
热门推荐
  • 特种兵王在末世

    特种兵王在末世

    一夜之间,丧尸遍地,社会崩塌,弱肉强食。一个退役兵王,一杆自制猎枪,杀出一条淋漓血路。
  • 仙妖横卷

    仙妖横卷

    全新原创设定,全新原创套路,全新原创桥段。连起名字都是全新的。拒绝口水,拒绝小白,作者乃文青癌晚期患者,若干年来从未被现实治愈,写作是为了理想,就这样。隋朝末年,仙妖四起。仙妖者,亦仙亦妖,善恶同道。要想修仙,做一件恶事,须做一件善事来充补,同样做了一件善事,也要做一件恶事来平衡。世无纯仙,全做善事,就化为普通人,没了仙妖法力,但是可成圣贤。全做恶事,就丧失自心,化为魔道、畜道,亦不复从前。
  • 女主凶残

    女主凶残

    宋卿死于2014年4月5日清明节。穿越重生于天纪晋元一千三百二十四年。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变成一个杀人犹如切菜的凶悍小姑娘,宋卿表示压力很大。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却是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深宫之中,所有的杀机都隐在暗处,而她,要为“懦弱无能”的齐国太子铺平一条通向皇帝宝座的青云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俊凯,半夏空庭旧梦光

    王俊凯,半夏空庭旧梦光

    多年以后,谁也不愿回忆起青春时那段既仓促又迷茫的日子,这时,感觉到已经有所获得,和以往的堂皇茂盛相比,是可贵而微小,虽微小而毕竟不失为自己的收获,犹如秋日的树林里,虽然没有夏日的茂盛葱茏,但是所具有的却能经过时而历久。清晨山间的微风扫过,使颤动的树叶轻松愉快的飘落于大地,无人却知落叶之歌。那里有宁静,有智慧,有成熟的精神,向忧愁微笑,向快乐的微风赞美……
  • 都市隐修者

    都市隐修者

    仙本为凡,何来仙凡之说!此书有点慢热,且也是第一次写书,开头会有点平淡,但到后面有些出自己的风格来,请你看下去,小灿子有信心写好,也有那信心你们会喜欢的!-------------------------------------------------------------------推荐一位朋友的作品,叫《仙凡无别》下面有链接!书友群,大家可以踊跃参加:245030168此书向我最喜欢的《仙逆》致敬!
  • 许你,我的诺言

    许你,我的诺言

    前世种种,都是我走在你前面,却忘却了你在我后面的守护,看不到你的爱,而我徒留一个背影给你越走越远。今世我要和你手牵手,肩并肩的走下去,因为我也早爱上你的一切,所以你是我的终身伴侣。许你一世的诺言,用我余生来实现。
  • 溺宠娇妻:腹黑校草可爱妻

    溺宠娇妻:腹黑校草可爱妻

    “白羽凌”巧丝丝可怜兮兮的说,“叫我凌”,“凌”,白羽凌揉了揉巧丝丝的小脑袋“嗯,这才乖”说着低头口勿下去,“唔……凌,,你……”白羽凌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诱人的红唇,“老婆,赏你的”说着又口勿了下去“唔……唔唔…………”
  • 逆天嫡小姐:杀手狂妃倾天下

    逆天嫡小姐:杀手狂妃倾天下

    她,是杀手女皇,一朝穿越,竟成北冥府废柴小姐?怀有七巧玲珑心,手掌七彩通天塔,本来一路顺风顺水,谁知半路竟遇一只妖孽,从此她的格言就是:辱我者,必杀之;欺我亲者,必杀之!夺我夫君者,必杀之!他,是千夜国风华无双的妖孽王爷,亦是宠妻入骨的妻奴一只,他说,你若在神界为皇,我便在地狱为王。三世之缘,这一世终成眷属。可何人又知,六界之中,究竟谁主沉浮?(女强爽文,欢迎跳坑!ps:不会虐男主和女主的。但配们会适当虐下。。)杏子第一篇文,请多关照!么么~
  • 霸道总裁竟然爱上我

    霸道总裁竟然爱上我

    “小东西,好久……没有……来了……”“不要……不要……轻点……”
  • 魔君很忙太子随意

    魔君很忙太子随意

    鹤染,魔界之君,天帝侄女。喜女扮男装,乃六界第一风流之人。蓝颜知己一个,表兄一双,情敌一箩筐。明镜湖。“夜鸿!你,你先放开我!”“嗯?怎么了?”“妖月说,亲表兄妹不能……反正是不能!”某人随口一回:“没事,不是亲的。”鹤染一惊!“不是亲的?!是舅娘背叛了舅舅?还是我娘亲背叛了父君?”“鹤染!”(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