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23814

刀林舞剑

状态:连载作者:剑雨飞刀
0003.3万字

仲夏清晨,迎着地平线升起的太阳,两辆马车飞驰在通往龙城的官道上。前辆马车的车沿儿坐着一位中年男子,面色凝重,熟练驾车前行,不时回头查看车厢动静,这赶车之人便是鲜于帅府的总管家——安林!此次奉鲜于庭元帅之命,寻回私逃南下的三公子——鲜于煜,正返回元帅府的途中。

最新章节
第2章(2020-02-20 05:18:17)
同类推荐
  • 剑啸天涯

    剑啸天涯

    一段段江湖传说,成就一代代江湖侠客。一代剑神慕容枫为了江湖武林!展现一代大侠应有的气质与心怀。
  • 大侠赵九

    大侠赵九

    赵九是个普通到尘埃里的人,他可以姓赵可以姓钱可以姓孙还可以姓李。此人原名唤作阿狗,但他听得许多大侠传里的人物都不这么叫,比如萧十一、燕十三、段七,所以他决定给自己改名叫做赵九。赵九可以是你,可以是我,可以是他,可以是大千世界里的任何一人。凡人有梦,除却天道,还要看世道。大侠赵九,讲述小人物的大侠梦。
  • 侠客情

    侠客情

    现在武侠小说没什么市场,因为都知道难以创新,本篇小说也是比较传统的,没什么新颖可言,但是武侠永远都会存在,喜欢的人也会一直喜欢,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本篇小说主要围绕一个秘密展开的一段恩仇,然后主要抒发的思想,也就是书名,侠客的情谊。
  • 剑之奥义

    剑之奥义

    执剑之手,是为正义,还是杀伐屠戮?一个拥有传奇剑术的家族,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一段说不清朦胧的爱恋。
  • 隋唐英雄之通环永恒

    隋唐英雄之通环永恒

    因为我十分喜欢铁环所以我想圆她一个愿望。
热门推荐
  • 阿瑞拉斯:亡魂

    阿瑞拉斯:亡魂

    三大陆四大洋统称为阿瑞拉斯大反派亡魂的兴盛与衰落各势力各王国的纠纷与故事主角们的探索与经历感情人性热血,这段丰富多彩的史诗历史,让我来讲给你听。
  • 重生之妖孽至尊

    重生之妖孽至尊

    前世为妖,在世为人,夜云立志要做最无耻,最极品,最强大的妖孽。
  • 千丝万缕青春年华

    千丝万缕青春年华

    敬请期待:青春校园中夹杂着穿越的小说,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 总裁欲欢:娇妻难离

    总裁欲欢:娇妻难离

    一次意外,她误入黑道拍卖场。暗黑古堡,狩猎游戏,她沦入他的掌心地狱!绝望心死,几年后她华丽变身,妖娆来袭,这次的游戏,你是奴隶,我是主人!
  • 大神暗恋我

    大神暗恋我

    纳尼,不是吧。牛叉大神暗恋我,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 宙果归元

    宙果归元

    【震撼神作】(免费)简介:无尽久远之前,盘古开辟出了宇宙,可是,他却妄图掌控宇宙本源,不过,他失败了,从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几亿年以后,一个绝世天才出现了,他成功的掌控了宇宙本源,拥有了不可战胜的实力,被尊称为——至尊。又过了几亿年,韩云出现了,他直接吸收了宇宙本源,打破了至尊的统治…………※※※书名注释:①“宙”:指古往今来所有的时间。②“果”:指成果。※※※看下去,阿心将带你走进一个完美的世界!!
  • 玄鸟志

    玄鸟志

    ????????一个只有40户人家,170口人,在中国地图上找不到的小村庄。却因它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闻名南北,传遍东西。???????玄鸟村比南部的县城高180余米,比北部的沿途村庄高120余米,是南北交通的交汇点,是南北区分的分界岭,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南北行人,客商和过往车辆经过一次玄鸟村而终生难忘。玄鸟村地处四周沟壑纵横。玄鸟村庄的形状十分特别,由东圪梁,西圪梁,沟底街,新院街,大窑垴等处组成,其状特像一只展飞翅翅翔的鸟,东西戈梁为鸟的两个翅膀,其余为鸟的身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文肇创一方文化,生息繁衍在这块土地上的玄鸟村民,一代代传承发展了独具特色的人文生
  • 王爷的宠妃

    王爷的宠妃

    “你是谁?”“我是你相公,拓跋寒。”“我是谁?”“你是我最宠爱的王妃,你叫婉如。”“那你有多少王妃?”“只有你一个。”“你爱我吗?”“爱,只爱你,宠你一个。”“你会骗我吗?”“不会,永远不会。”“好吧,我相信你。”
  • 逆天特工:绝世腹黑小姐

    逆天特工:绝世腹黑小姐

    她,顶级王牌特工,爱上了自己的哥哥。但却在一次意外中双双被炸,肉体灰飞烟灭。咦,等等,这里是哪里,被穿越了?!化身为最废的七小姐,天天遭人唾弃。可恶,老娘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他,帝国二皇太子殿下,邪魅冷酷,却缠着她不放,带她一步步走向世界最高处。这是一个废柴与妖孽的传奇故事。
  • 剑舞六道

    剑舞六道

    “这天地间所谓的正邪,全是狗屁!”“既然正邪只是一个阵营的口号,那我眼中除了不屑,还是不屑!”“正又如何,邪又怎样?”这是一个乱道者与卫道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