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假面

作者:孩子帮
人气(4436)评论(0)字数(3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学期中,小区搬来一对特殊的母女,女儿叫莫雅子,来自一个母亲有着病史的单亲家庭。雅子因优异的成绩成为学校重点补助的对象,但是她并不知道这所学校里学生的游戏规则——新生必须被管制。

本书标签

孩子帮 假面

最新章节

第70章 如果爱下去(2020-02-19 19:49:30)

同类热门
  • 亡魂花亡魂花水湄伊人|小说失意的青年作家迟子鸣,来到一个叫罗洋的偏僻小渔村,一心想自杀,这个村子看似平静其实不然,除了关于可怕的死神传说,还有个因含重金属辐射会致人昏近或死亡的幻崖之外,贫瘠碱性的土地开不出任何的花,但如果有人将死,海上会涌现大片大片鲜红妖艳的“亡魂花”。
  • 绝秦书绝秦书张浩文|小说这部长篇小说正面描写了发生在民国十八年的陕西大旱灾,是国内第一部长篇饥饿灾难小说。它以关中西府的一个村庄(周家寨)、两个家庭(周克文家和周拴成家)、弟兄三人(周立德、周立功、周立言)为叙事对象,通过他们在大年馑中的不同选择和不同结局,展现了灾难的严酷惨烈,揭示了人性的复杂暧昧,赞颂了民众的守望相助。
  • 将军和他的情人将军和他的情人刘祖保|小说这一天真是好个吉祥的日子。冬阳暖暖的,没一丝风儿。吴文章家大门口悬挂着三个硕大的圆形灯笼,把门前映照得一片彤红。午时,一顶花轿款款而来,停放在石阶前的麻石坪里,顿时,吴家大院火铳声、鞭炮声响成一片。
  • 善与恶善与恶靳谷樱|小说乡村与城市的悲情故事,一曲令人荡气回肠的人生悲歌。靠近窗口的地方相对坐着两个年轻人,他俩都是普通的农民,性格却截然不同。其中一个叫孙震波,大约21岁,身材中等偏上,体态匀称。他长着一头浓密而蓬松的黑发,鼻梁笔挺,一双锐利的眼睛炯炯有神,坚毅的脸上透着淳朴善良,厚厚的嘴唇总是抿着,表情严肃沉静。
  • 汾河湾的年轻人汾河湾的年轻人黄柳青|小说任亲娃是六二年生的,属虎,村里的先生说他命硬,人还算是结实。老婆叫凤莲,属龙,泼辣性格能说能干,家里家外一把手。当时相亲的时候双方父母一看属相,根本不和,龙争虎斗,属下下婚,都不同意,但是亲娃就愿意,骑着28永久车子去找凤莲,凤莲二话没说就坐上车子,两个人在河坝上飞奔着看戏去了。据说当时还有人看到他们在河坝的桑树下亲嘴呢。
  • 一念,半生一念,半生陈麒凌|小说世间的圆满大同小异,残缺却可有万千种演绎。十八个故事,十八段孤独情缘。联合报文学奖首奖得主陈麒凌深度解读爱之无常。她深谙人性之变,又信仰人情之美,笃信求之不得是爱情最好的信仰。在其笔下,佛教苦谛“爱别离”“求不得”被赋予浓烈的宿命主义美感。读她的文字,你是可以略带一点猎奇的。书中女子,或一身孤勇赴会,却在万水千山后蓦然止步;或卑怯柔弱,却会为一个疯狂的念头孤注一掷。藏在文字背后的讲述者有时像是一位天真善言的少女,有时又似惜字如金的沧桑老人,哪一个都是她,哪一个又都不全是她。
  • 山·月(下)山·月(下)陈海星|小说《山·月》主要描写了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川东游击纵队高梁山支队(开县南山)和七曜山支队(原七南支队)在总队参谋长(后为川纵代理司令员)司仲的带领下,执行中共中央“在川东开辟第二战场,扰乱敌人的大后方”,“支援人民解放军的正面战场作战”的指示,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周旋于巴山渝水之间、转战于长江三峡的艰苦卓绝的战斗历程,巧妙地运用“拖住、拖垮、伺机一击”的战略战术,使敌人的三个主力团(三六四、三六六、三六九团)深陷共产党游击战的汪洋大海之中而始终无法抽身,从而有力支援了解放军的正面战场作战。
  • 绝对角力绝对角力刘林|小说这是一本以现实场景和案例作为蓝本的商战小说,是一部商战的角逐大戏,战略、销售、策划一幕幕地演绎出残酷的商场原形。少年枫林在翎子的介绍下,进入著名的华夏之韵葡萄洒集团并从毛头小伙子成长为高管,面对着主要竞争对手龙威集团,双方展开了一系列市场份额的争夺。
  • 应许之日应许之日辛夷坞|小说辛夷坞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全新暖爱力作。大龄女封澜作为一个餐馆的年轻老板娘,居然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餐馆里来路不明的服务生丁小野。殊不知在爱情的猎场里,丁小野更像猎手,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猎物。当他把她抱得那样紧,亲吻犹如暴雨降临,当无穷的火焰瞬间只余灰烬,她却浑身发抖。他不讨厌她,却又不爱她。而她呢?不怕他爱,也不怕他不爱,只怕不够爱。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
  • 房子房子房子房子焦述|小说欲要结婚成家的任宁,决定买一套房子。他跑了多家楼盘,终于找到了中意的房子,交了订金,只待开盘。任宁的姐夫是平原市的副市长,分管土地城建等,正在为土地拍卖忙活。任宁的父亲是退休老教师,常常因身边的人事困惑。他认为的好孩子——大儿子任宝下了岗,小儿子任宁为房子困惑,调皮捣蛋的二儿子任宇却发了财。他认为不可救药的赖学生德运,如今却成了大房地产商,过上了致、酒醉金迷的生活……任宁预料不到的是,交了订金的房子开盘时,房价猛蹿得让他无法接受。房市仍一路蹿涨。土地越拍越贵,地王一个个出现。然而,幕后的土地交易并非常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