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00000026

第26章

“辻堂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

“是吗?那样倒说明还好吧。”

“这我可不知道。”说着,直美早已是泪眼婆娑了。

“直美不去探望吗?”

“嗯,说是和谁都不大见面。我前一次去,还是在新年的时候哪。我在姐姐旁边呆了一个小时,但却只说了三句话。”

“情况有那么糟糕吗?”

“才没有哪。”直美又连忙矢口否认道。她暗自想,要是姐姐的病情真有那么糟糕,那可就…… “脸色什么的,还挺不错哪。因为一直卧床休息,也不显得特别消瘦,就跟平常的姐姐没什么两样,让人禁不住直犯嘀咕:她那个样子怎么会生病呢?还不如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和我一起去采摘鲜花呢。或许那样很快就能康复了。”

“是啊,我也觉得,睡得太多反而容易生病哪。”

直美和清子与其说是感受到了那侵蚀着姐姐身体的病魔的可怕,不如说是对姐姐卧床不起感到忧心忡忡。

“所以,我盼着天气早点变暖,那么,紫罗兰花和蒲公英花就会遍地开放了。那样一来,哇……”直美睁大了眼睛,向清子使了个眼色,问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清子也马上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就是把英子姐姐带到那个叫作“姐姐的椅子”的地方去,对吧?”

“是的,那样一来,我想她的病就会好的吧。”

“那么,我们必须得祈求春天女神快点降临。”

“好的,我们一起祈求吧!”

直美和清子并排着仰望天空,合掌祈祷道: 春天的小河哗啦啦地流 岸边的紫罗兰和莲花 芳香扑鼻,色彩娇柔 仿佛在轻声低语道 花儿快开,花儿快开 两个少女齐声唱起了春之歌。

在学校里,作为冬季锻炼的内容之一,每天早晨都在礼堂里进行静坐。

在全校起立的朝会之后,大家双目紧闭,静心而坐,在5分钟之内进入到万念皆空的境地。

其中不少人根本谈不上万念皆空,相反唤起了所有的记忆,忽而背诵考试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忽而乐滋滋地设想着本周星期天去看新闻电影的情景,抑或没法忘记昨天的口角,暗自想报复对方一下。总之,在这5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学校寂静得就连掉下一根针也能听到响声,真是奇妙得很。

有时这种静坐会长达10分钟之久。这是根据修身课老师的情绪来决定的。而学生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坐在那里,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来观察四周的动静。

其他的老师也和学生们一样紧闭双目,静心而坐。惟有修身课老师瞪大了双眼,监督着大家。

“总之,闭目仅仅是统一精神的一种手段,其实并不一定真正有紧闭双目的必要性,只要自己的精神不为外界所动,那么,无论是睁着眼睛,还是身体直立,都能迅速进入那种境界。不过,大家眼下还不具备那种修养,所以,一旦睁开眼睛,就会看见外界的东西,而一看见外界的东西,就会产生种种心结。这是万万不可的。即使睁开眼睛看见外界的东西,也不为之动心,这就是修养的力量。”

既然修身老师在这样训话,想必他自己正好体现了那种境界吧。

谁知与他的训导相反,即便是不得要领的学生在静坐中间睁开眼睛东张西望,也会马上被他当场发现。这时,他就说全校还没有达到精神的统一,因而需要延长静坐时间。

学生们并不喜欢静坐,因为又冷又枯燥。但只要闭上眼睛,自己做过的种种事情就会栩栩如生地重现在记忆的荧屏上,倒也不无乐趣。有时候本想再静静地思考思考,谁知却传来了“静坐结束”的号令,让人好不惋惜。

当大家依次退出礼堂走向教室时,绫子她们班总是排着队从直美她们面前走过。只有在这时候,直美才有机会和绫子聊上几句: “今天早展你看上去好精神啊。”

“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哪。”

“回家时等我一起走吧!”

“我也有话对你讲。”

她们就是这样匆匆地说上只言片语,彼此传递着眼神,然后便各奔东西了。

操场上有不少手拿教科书的学生。

“我呀,代数总是没把握。”

“代数这东西,如果打一开始没有搞懂的话,那么,到最后也还是稀里糊涂的。”

“不光是代数,理科都一样。”

“明天有地理课吧。地理课和历史课只要能背下来,就能得满分。历史课该不会有什么应用题吧。”

“是啊,惟独数字光靠背功是行不通的。如果没有真正弄懂,就不可能对它进行思考和推理。一般说来,人的思考能力总是至关重要的。”

“是啊,囫囵吞枣可不行。”

“可一旦提起玩耍的主意,却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哪。”

“擅长写作文的,或许是脑瓜子灵的人吧。”

“不过,考试倒也蛮有趣的。”

“哇,你还说那种话哪。成绩好的人就是大不相同。”

直美对同学们的种种议论置之不理,因为今天一大早就出了一件让她深感不安的事情。

在上学的途中,看见汽车开了过来,直美急匆匆地就想上去。正在这时,她头上的帽子竟被风刮跑了,可能是橡皮筋断了吧。到了学校后,她解开鞋带正要换成室内拖鞋时,鞋带又“噗哧”一声断掉了。

她的心里涌起了一种讨厌的预感,过了好久还耷拉着脑袋闷声不响地思考着。

……或许是姐姐……她拼命地遏制着这种不祥的念头,心中布满了愁云。第三节课时,她在操场上与绫子不期而遇。

“直美,你怎么啦?”

“没什么。”

“那倒好……”绫子的目光一直驻留在直美的脸上,“不久前你借给我的那本书真是很有趣哪。”

“那本《格林童话》我在小学时就读了,但不久前又重读了一次,依旧是兴趣盎然。”

“是啊,所谓的好书,无论读多少遍都不嫌多。书里经常出现小小人,对吧?既有丑恶的小小人,也有善良的小小人,他们还治好了公主的病哪。要是有人能像小小人那样治好英子姐姐的病该多好啊。”

“前阵子姐姐说想吃冰淇淋哪。于是姐夫就给她买了。”

“那她还喜欢吃什么东西呢?”

“姐姐喜欢吃的东西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有什么办法呢?无论多么喜欢吃的东西她现在都吃不下哪。病魔真是讨厌。”

“所以,得不心不要生病了。”

“前阵子,我给她送去了赤坂的千代木寿司和茶巾寿司。据说她也只吃了一半。姐姐自己也很伤心哪。要知道她身体健康时,可喜欢吃千代木寿司和茶巾寿司了,她甚至说她能一口气吃下一百个哪。”

“那么,挑选那种只是饱眼福的东西怎么样?”

“你是指鲜花吗?”

“偶人和画也行啊。”

“是啊,说起来还是画比较好。那就画一张漂亮的画来装饰姐姐病的室吧。绫子,你倒是提出了一个好建议。”

“我画一张也行吗?”

“行啊,你和我,清子和桃子,四个人各画一张给她送去吧!”

“哇,太高兴了。”

“我马上通知清子。这个星期天以前一定要……”

“那就画一张杰作吧。”

“你们的考试怎么样了?”

“今天考的是国语。”

“我们下午开始考体操。”

“明天是算术和地理。”

“哎,冰雪快点融化吧。一旦冰雪融化了,花儿也就要开了。”

“……哎呀,敲钟了。”说着,两个人急匆匆地分了手,走进了各自的教室。

四个少女已经约定星期六相聚在直美家,直美和绫子,清子和桃子,分别结伴从各自的学校径直赶往直美家,一起吃完盒饭后开始作画。

星期六直美她们只有英语课和唱歌课的考试,下午便闲了下来。

尽管那一天并没有图画课,但绫子还是背来了一大包画纸和颜料,让班上的同学甚感蹊跷。一想到四个人一起作画,绫子就兴奋得不得了。在和直美一起放学回家时,两个人就像是出门郊游一样兴致勃勃,眉飞色舞,差一点儿忘记了她们的行动乃是为了安慰病床上的英子姐姐……直美和绫子先一步回到了家中,于是忙乎着收拾房间,还让阿松生起了柴火。不一会儿,清子和桃子也走了进来。

“哇,欢迎欢迎。这一位是中川绫子,这一位是濑木桃子。”

绫子和桃子是初次见面。桃子的脸上一副忧心如焚的表情,说道:“哎,听说姐姐这阵子老是不退烧,身体虚弱得厉害,让我母亲伤心不已。”

“是吗?”

直美的心顿时被忧虑彻底攫住了。

绫子和清子都默默地注视着火盆。桃子也一反常态变得少言寡语了。

“那么,我们就快点把画给她送去吧。我们可要好好画呀。”

“是的,再不快点画,或许姐姐就看不到了。”

“喂,桃子,我讨厌你说那种话。”

四个少女在不祥预感的笼罩下,面面相觑。

“阿松,快放上蒸笼,把这些盒饭热一热吧。”

直美的饭盒是耐酸铝的椭圆形饭盒,而绫子的饭盒则是大红色的四方形饭盒,清子的饭盒也是耐酸铝的四方形饭盒,而桃子的饭盒则是那种圆圆的、带有鲜花图案的饭盒。

“画什么呢?”

“我要对偶人进行写生。”

“我画庭院。”

“那么我就画室内吧!”

“那我画山茶花吧!”

在热盒饭的时候,四个人谈到了春天的计划。如果姐姐到时候身体康复了,能和大家一起去山上玩,那该多快乐啊!

“喂,已经热好了哟。”

阿松送来了热气腾腾的盒饭,餐桌上还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咸菜。

“哇,看起来真好吃。”

就像在学校里那样,把一个大水壶放在桌子中央,四个人打开了盒盖。

“哇,绫子的盒饭做得真漂亮,就像是春天的原野一样。”

炒鸡蛋和鸡肉松形成了黄褐相间的条纹图案,上面还点缀着绿色的荷兰芹。

“桃子的盒饭闻起来真香。”

“是火腿饭外加紫菜。”

“我今天也特意叫阿松做了盒饭。我喜欢盛在饭盒里吃哪。”

“我也是……就像是去了某个外地似的。”

四个人的脸上都吃得红扑扑的。房间里飘荡着饭菜的香味。

“考试也快要结束了。”

“这倒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只是姐姐身体欠佳,让我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春天的气息。”

“下个星期天左右,紫罗兰花就该开了吧。”

“还早哪……”

“我想让姐姐看到紫罗兰花。”

“那么,我们去花店里给她买些紫罗兰花吧。”

“会有吗?”

“大家分头找找吧。如果有的话,就给她买很多送去。”

“是啊,把她的病床装点得像春天的原野一般。”

说着说着,饭已经吃完了。四个人一起拾掇完毕后,取出了各自的画纸,然后各选了一个地方开始写生。尽管天空中依旧刮着冷嗖嗖的寒风,但梅花早已竞相怒放了,宛若在深情地呼唤着温暖的春天一样。

又是一个寒冷的日子。直到晌午,水池里结的冰还没能溶化。学生们正在做体操。

这时,学校的勤杂工跑了过来,对老师耳语着什么。然后老师急匆匆地跑到学生旁边,大声叫道: “森,家里有急事,快回去!”

全班同学的视线一下子全都汇集到直美身上。直美的双脚直打哆嗦。因为她知道,肯定是又传来了姐姐性命攸关的可怕消息 “阿松——”

她一跑进大门就声嘶力竭地喊叫道。阿松好像正在抽泣着。

“喂,赶快出发吧!”

“是父亲那么说的吗?”

“是的。”

直美披上了大衣,来不及换下里面的校服就匆匆地往车站赶去了。

她紧闭着双眼……面前又浮现出姐姐那像是散发着香味似的白皙面孔,微笑的容颜,还有她不胜悲凉的脸庞……姐姐的脸渐渐与已故母亲的面影重叠在了一起。

直美一边擦干涌上眼帘的泪水,一边透过车窗眺望着两旁的景色。

外面能看见让人感到暖洋洋的窗户,晾晒在阳光下的新被褥,正在玩耍的孩子们……每个人似乎都幸福无比。

今天惟独自己是最不幸的人。直美在辻堂下了车,没想到桃子也来了。

“直美。”

“哇,桃子。”

两个人跑到了一起,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喂,姐姐还不要紧哪。”

“真的?那太好了。”

她们争分夺秒地坐上了汽车。

“她的口齿还很清楚哪,只是已经虚弱得不大开口说话了。”

“她一定很痛苦吧。”

“她很喜欢我们画的画哪。”

“是吗?”

仅仅是听到有关姐姐的消息,直美的内心便早已是百感交集了。

两个人一起静静地走进了姐姐家中。父亲马上就出来了。

“噢,直美快去见姐姐。”

听到父亲这么说,直美的眼泪扑籁籁地流了下来。

“哭什么呀?会被姐姐笑话的。”

濑木家的人也全都来了。

一走进病室,呆在姐姐枕边的姐夫马上迫不急待地微笑着对姐姐说道: “直美来了哟。”

姐姐动弹了一下她那瘦弱的单薄身体,小声地呼唤着“直美”的名字,用眼神来表达着她内心的声音。

直美挨近姐姐身边,嗫嚅道: “姐姐,你要快点康复哟,因为马上就到春天了。”

“嗯”

姐姐点点头,想笑。但仅仅如此,她仿佛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

直美默默地端详着姐姐的脸,一边强忍住不要让眼泪掉下来 过了一会儿,医生来了。大家都走出了病室,只有姐夫和父亲继续留在了病室的角落里。

直美站在走廊上。桃子来到了她身边,说道: “即使姐姐不在了,直美,你也要做我的好朋友哟。”

“你也是。”

两个人用盈满泪水的眼睛默默地互相起誓。

庭院里已经摆放着好些盆栽的花草,或许原本是大家为了安慰姐姐而放在病室里的吧。其中有瓜叶菊、仙客来、一品红、樱草、兰花…… 那天夜里,姐姐去了天国。她曾像梦一般美丽,现在却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当善后工作结束以后,姐夫说暂时让辻堂的家保持原状,自己一个人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她还对直美和桃子说道: “怎么样,考试结束后还来玩吗?在此之前,我会让人好好消毒的。病菌这玩艺儿必须得好好处置才行……”

直美和桃子发现自己是多么依赖眼前的这个哥哥。或许他也依赖着直美和桃子,因为彼此分享着同一种回忆…… 直美去了学校以后,绫子马上跑到她身边说道: “你一定很沮丧吧。不过,千万要挺住哟。”

“没事的,因为我觉得姐姐还活着。”

“是的,姐姐永远活着,活在我们的心中。”

“是啊,当我看到她为我织了一半的手套时,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那手套至今还原封不动地留在棒针上,好好地保存着。”

“真的?”绫子低着头静静地听着。

“而且我还收下了《花的日记》。”

“直到去世之前她还在写日记吗?”

“好像是的。不过全都很短。尽管如此,却记满了具有姐姐特色的种种事情。不是像我们曾经装订过的那本《花的日记》那样洋溢着青春的快乐,而是弥漫着一种痛切的悲哀。眼下我们还没法理解那种感情哪。”

在她们俩之间,对姐姐的追忆漫无止境。

“对了,我们四个人不是一起画了画吗?那些画送到姐姐那儿的当天,她写下了那本日记中最长的一篇日记。”

直美随即读了起来:  今天送来了少女们画的画。对于她们温柔而体贴的  安慰,我是多么高兴啊!真想给她们每个人都发一封电  报。桃子的画色彩很美,绫子的画则显得细腻而精致。

清子的画在其中画得最好。而阿直的画则很有她自己的  风格,显得那么生机勃勃,画中的山茶花开放得鲜艳夺  目。

山中早已是一片春色了吧。

在我的病床周围,总是有四个少女在嬉戏玩耍。这  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能够让她看到那些画,真是太好了。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送给她呢?”

“是啊,事后大家都后悔不迭。不过,姐姐肯定一直在天国上看着我们吧。不知道她是在天空的哪一片云彩之上……”

直美和绫子把目光从撒满温暖阳光的校园移向了高高的蓝天。

天空中飘浮着春天的云彩,就仿佛是姐姐身上的漂亮衣裳一般……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同类推荐
  • 双面催眠师

    双面催眠师

    小白领钱宁慧无意中参加了一个心理实验,随即产生了种种死亡倾向。冷面催眠师长庚突然出现,在探访钱宁慧潜意识的过程中,得知了她小时候的惨痛遭遇。为了解开钱宁慧的心结,长庚和她前往贵州天龙堡,发现了钱宁慧身世的秘密。原来,钱宁慧的母系血统竟然来自遥远的玛雅王国,而那个心理实验,还有长庚和他背后的势力,都与玛雅圣瓶有关。长庚想要从钱宁慧身上找到揭开玛雅圣瓶秘密的线索,另外几股势力也聚焦在钱宁慧和长庚身上。在与钱宁慧感情日益加深之际,长庚被掩藏的记忆也渐渐复苏。钱宁慧的母亲被绑架,钱宁慧和其他玛雅后裔一起前往玛雅圣城,在惊心动魄的密林追踪中,他们又发现了埋藏千年的惊天秘密……
  • 风月连城

    风月连城

    为与卓王孙“天下”一诺,风流骏赏的武林盟主杨逸之来到漠上,用一袭白衣,万朵桃花,弹奏出一曲千古风流的《郁轮袍》。可惜世事变幻,天涯隔知音。为救他生命中的公主,杨逸之于千军万马中浴血杀进杀出,更身陷地底之城,被作为非天向梵天所供奉的祭品。谶语迭出,江湖风波恶,漠上风尘,万里独人归。而当尘埃化成的一切蓦然在历史中沉碎时,那白色的妖魔发出了凄楚的怒啸。那是流传千年万年的悲哀,更如一件件隐秘出现的天人五衰一般,降临在杨逸之和相思身上。天人将命尽,重入六道轮回。谁是这个谶语的起咒人?谁又是谶语的应验者?谁是宿命的操盘手?谁又是宿命的演绎道具?
  • 古龙文集-绝代双骄2

    古龙文集-绝代双骄2

    书中栩栩如生刻画出小鱼儿、花无缺、铁心兰、江玉郎、燕南天、江别鹤、移花宫主、十二星相、苏樱等众多典型人物,是古龙所有小说中篇幅最长,情节最丰富的小说。《绝代双骄》也是一个关于仇恨和宽恕的故事,以仇恨开始,以宽恕结尾,充满了人性的光辉。全书高潮迭起,诙谐斗智,充满幽默,让人笑中带泪。小说问世以来,被改编无数,梁朝伟、刘德华、林青霞、林志颖、苏有朋等明星先后参与演出,陪一代又一代人度过了人生的美好时光。
  • 紫檀木橱

    紫檀木橱

    本书收录的小说包括:二木当官、因为爱上了你、村里有个报告团、紫檀木橱、山妹子、抓阄、葫芦坳、机会、组训、较量、蜂洞、自投罗网、一个帕金森病患者的漫漫求医路、头奖。
  • 足球也疯狂:二狗赌球记

    足球也疯狂:二狗赌球记

    欧洲杯期间,早已金盆洗手的孔二狗,遇到昔日的大庄家老刀。当年的风云人物,如今只剩下传说。那时候,老刀那间街边随处可见的“棋牌室”,实乃名震江湖的赌球“圣地”。他带着眼光锐利如鹰的“大学生”黄飞、心狠手辣的要债鬼老鹰等人,在赌坛呼风唤雨,日进斗金。老刀说:没有杀人的心,不要当庄家,庄家是要人命的买卖!老刀说:任何人,只要是人,只要半只脚踏进“圣地”,就不再是人。但精如神鬼的老刀,却不知自己的头上,正罩着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一段惊心动魄的隐秘往事,由一个骨灰级庄家娓娓道出……
热门推荐
  • 主宰之圣世记

    主宰之圣世记

    神秘男子力战神鬼佛魔,超生死,破六界,置身六道之外,不入轮回之中。降众神,灭万物,执掌九色霸道雷霆。为证得武道巅峰,舍身重生自踏轮回……少年皇甫奇出生天降神雷,自此经脉尽断,受尽亲人欺辱,不甘心的他雨中自杀,不料遭雷击中,神体觉醒,天赋异禀,成为了众人中的天才。且看皇甫奇闯过万千荆棘,一路高歌,斩妖孽,踏天才,一怒为红颜,成就主宰之道,创下巅峰圣世……
  • 性格决定命运全集

    性格决定命运全集

    英国著名文豪狄更斯曾说过:“一种健全的性格,比一百种智慧都更有力量。”这句名言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有什么样的性格,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积极的性格能帮助我们获取健康、幸福和财富。《性格决定命运全集(第2版)(全新修订版)》从认识性格、了解性格、锻造性格、性格与人缘、性格与职业、性格与婚姻、性格与管理,以及性格测试等诸多方面分条缕析,帮你揭开性格神秘的面纱,教你洞悉人性的弱点,取其优而匡其劣,自我调解,悦纳他人。在当今竞争空前激烈的时代,一个人想要生存立足,求得最佳发展,性格的完整与健全至关重要。
  • 宫颜:一朝成凤

    宫颜:一朝成凤

    我在黑夜中惊醒,梦到了后宫中的百般颜色,或是盛开后在泣血,或是还未盛开,又或是已经凋残……没有人懂夜夜梳妆盼君来,梦醒泪已干,年华方不在,也无故人来,我也不懂,古时候的女人,尤其是后宫的女人谁又真正的能懂?但愿她们不是那么痛苦......谨以此文悼念心中那份对后宫女人的故事,更是希望我们都能幸福
  • 八九程纪

    八九程纪

    夏天里吃着五毛钱一串的菠萝味冰棒,屁颠屁颠地在校园里散步;左顾右盼地欣赏同校女孩;一群球技不怎样的男孩,却喜欢像疯狗一样抱着篮球冲向球场;这无忧无虑的情景,十年后我们不再拥有!在2005——06年的那段时间里,对于程子彧以及他的一帮狐朋狗友来说,这是一段人人理想饱满,眼光澄澈,生活充满阳光的时代……作者正是如大多数青年一样拥有着各自精彩的高中时代,程和他的兄弟是根据作者真人真事改编,让我们回味平凡而不平淡的校园生活,献给即将逝去的2011。
  • 异世之修真符皇

    异世之修真符皇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 腹黑萌少之凉薄妻

    腹黑萌少之凉薄妻

    为了家人燕魏下决心女扮男装,一个长相萌萌的贵少,他的第一次砰然心动,痴追看似没心没肺的“他”。一夜之间,中了致幻剂的辛梓御,竟还是不知燕魏是男是女!五年后,当NIKE出现在辛梓御面前时,他带上儿子和小舅子走了,暗爽不已,想要儿子来倒追我吧!(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时光与梦,经年相遇

    时光与梦,经年相遇

    青春也许就是成长伴随着阵痛。这场暗恋对于江晚兮来说就是缘起、缘误。高中毕业的时间,徐正则在给江晚兮的同学录上写着:只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后来江晚兮才明白,就算张爱玲低到尘埃里,也还是留不住胡兰成。就如他们。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遇到纪承宇的时间,江晚兮带着犹疑和试探。。。。。。
  • 妞妞,回来吧:悠悠种田记

    妞妞,回来吧:悠悠种田记

    莫名穿越,她成农家采茶女!带着小萝卜头弟弟,采采茶,种种田,好山好水,倒也逍遥。可这一切全因他的到来而彻底改变!她不再是穷街陋巷小村姑,摇身一变竟成官宦人家女!而他亦成她的指定夫婿!哼,她虽人单力薄,但这婚姻大事,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
  • 无敌太子妃

    无敌太子妃

    不就是穿越么,谁怕谁啊,不就是失宠么,那就更是不足挂齿啦。什么,陷害她,受委屈,那群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这群弱智竟然想和她搞宫斗,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难道不知道她最喜欢的就是陷害,加捉弄人吗?
  • 都市武狂

    都市武狂

    高考结束疯狂的夜里,醉醺醺的他只想找女朋友开个房,告别处男的日子,结果,结果这天夜里他女友却与网友私奔了。愤怒后,他选择了遗忘。幸好他考上了一所省内的大学,告别了父母,拜别了师傅,自负一身本事,踏上征服校园,笑傲都市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