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8章 大结局

穆坤宇皱了皱英挺的眉毛,他是不是应该为这个丫头点个赞。

真不知道当时那个女人怎么会收下墨雪雪这个蠢女人当养女的,真是丢脸。

“墨雪雪,你哪只耳朵听见我承认林偲偲的事情是我做的啦?”

穆坤宇有些嫌恶地问道,真不知道这丫头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墨雪雪只觉得整个人脑袋都是蒙的,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

“呃!你刚才不是说……”

穆坤宇是真心很无奈,他只觉得和这个丫头说话是在找虐,但是偏偏他还特么地犯贱,总是忍不住找虐。

“我刚才只是说,如果……如果林偲偲的事情是我做的,你又能有什么办法?墨雪雪,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穆坤宇刻意加重了如果的音,他真的是快服了墨雪雪了。

墨雪雪还是有点回不过神,但是已经勉强能听明白穆坤宇的意思了。

“你是说偲偲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墨雪雪说着不由得激动地跳起来,想到这件事情和穆坤宇没有关系,她整个人就像是松了一口气。

墨雪雪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之前会那么紧张,但这件事情若是和穆坤宇没有关系,墨雪雪确实又是很开心的。

“墨雪雪,你是猪吗?”

穆坤宇丝毫没有掩饰对墨雪雪的鼻子,以前就知道墨雪雪这家伙经常脑洞大开,比较不靠谱。

现在才知道这哪是不靠谱啊,这简直是特么地太不靠谱了。

任凭穆坤宇的涵养再怎麽好,面对墨雪雪接二连三的怀疑,此刻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墨雪雪先是听见穆坤宇说她是猪,整个人很不开心,嘴也瘪了起来。

“你说谁是猪呢?就你聪明,你是最聪明的猪行了吧?”

墨雪雪不服气地叫嚷道,丝毫没有考虑到电话那端的穆坤宇是一只多么恐怖的生物。

果然,穆坤宇听见墨雪雪的话,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这丫头,如果能把和他斗嘴的口才放在正事上,一定会有所成就。

“墨雪雪,你还能更脑残下去吗?”穆坤宇不无嘲讽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穆坤宇一边说,一边又往高脚杯里倒了一杯酒。

坐在沙发上,细细品了起来,只是那深邃的眼睛里面的神色却是晦暗不明。

墨雪雪原本还想继续和穆坤宇吵下去的,毕竟谁都没有办法接受别人管自己叫脑残的。

但是,墨雪雪知道穆坤宇那恶劣的性子,一定会肆无忌惮地嘲讽她。

墨雪雪当下决定不和穆坤宇计较,想到穆坤宇站在还没有明确告诉她林偲偲的事情到底和他有关系没?

墨雪雪就不由得更加着急起来,“你还没有说偲偲的事情和你有关系没有呢?”

老天,给他一块豆腐吧!让他砸死墨雪雪那个二货,绕是淡定如穆坤宇,此刻一张找一块冰冻的豆腐拍死墨雪雪。

他是怎样才能认识这个二货的。

穆坤宇费了半天劲,又喝了一口酒,才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怒极反笑,“墨雪雪,你真的很想知道这件事情和我有关系不吗?”

这不是废话吗?

墨雪雪在心里不由得吐槽道,这个该死的穆坤宇到底想做些什么。

“你说呢?我当然想知道了,难道你心里有鬼吗?”

墨雪雪自以为聪明地用上了激将法,殊不知,这在穆坤宇面前根本就是自作聪明。

穆坤宇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家伙了,因此对墨雪雪的激将法根本不以为意。

“你既然想知道林偲偲被强的事情后面的真相的话,我想我可以满足你,但是你拿什么来交换呢?”

墨雪雪简直被穆坤宇的无耻给气炸了,她真心没有想到穆坤宇竟然提出让她拿东西去交换。

这个男人特么地还可以太无赖了。

墨雪雪虽然平时性格大大咧咧的,比较像一个男孩儿,但毕竟还是受到了各种正式的教育的。

平时也很少说脏话,只不过个性爽快,和男孩儿们比较玩的来。

今天没想到竟然被气的说脏话了,穆坤宇这家伙也真是太太无耻了。

“穆坤宇,你还是一个男人吗?偲偲只得罪过你,现在她出事了,你自然是最主要的嫌疑人,你难道不应该为你自己的清白出一份力吗?”

墨雪雪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咬着牙说出这番话的。

如果对方不是穆坤宇的话,她一定扑上去将对方给生吞活剥掉。

当然,她那小身板能不能撕赢穆坤宇那家伙还很难说,

穆坤宇一点儿都不恼怒,大概一个人被乞过了头,然后就会变得异常镇定吧!

“我从来都不需要做什么来澄清什么?墨雪雪,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更清楚吗?”

穆坤宇说着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了。

墨雪雪自然可以听的出来穆坤宇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暗骂了一声臭流氓。

果然,穆坤宇那家伙虽然表面上衣冠楚楚的,但其实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大流氓。

墨雪雪心里面想着,那张白皙的小脸却是忍不住红了起来。

“流氓!”

穆坤宇已经习惯了墨雪雪对自己的大呼小叫,“流氓?你还能换一个称呼吗?”

穆坤宇悠闲地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神态却不再那么冷峻。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从认识墨雪雪之后,他的面部表情似乎更多了一点。

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冷冰冰的,浑身散发着冷气,没有一丝人样。

说得好听一点儿是高冷,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敬畏。

说的不好听的话,其实就是一个带着面具的提线木偶,因为将自己隐藏地太深,反而没有一丝正常人有的喜怒哀乐。

这样的人其实是最可悲的。

当然,此刻的穆坤宇却是没有考虑到那么多。

只是单纯地觉得墨雪雪似乎带给他很多新奇的体验。

而且,他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了。

穆坤宇的感情路,还有得走,但他们两的情缘,却早已紧紧地捆在了一起。

至于宫菱与穆坤晨这一对,幸福指数不用说都是爆满的,而改邪归正后的宫瑶也已找到了幸福。

剩下的穆坤宇,正在踏入爱情中。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在那儿遇见他我在那儿遇见他音那|现言我在那儿一眼望见你,刚好你满眼都是我。佛祖选定的人必将经历劫难,可是人心毕竟还未成佛心。哪怕因此全世界失踪了,佛却不知我已经刻在骨子里有你。本文清新贴近现实,很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情哦。其实男女都特别知道一见钟情这回事,其实是很清楚知道自己就是要的就是这个人。
  • 37度蜜爱:总裁以身试爱37度蜜爱:总裁以身试爱颜笙歌|现言她第一次救他后,爱情的种子就悄悄埋在了他的心里。她第二次救他后,竟然被打晕拖走了?至此之后林夕觉得自己出门丢个垃圾都能碰到墨理。“老板,下次能不能不要老是让我在外面碰见你?”然后不可描述的就是墨理每晚都会出现在林夕房间。“宝贝,这里可不是外面了吧。”一场上一辈留下的阴谋,该如何化解?(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
  • 腹黑总裁的复仇小娇妻腹黑总裁的复仇小娇妻七萌主|现言三年前,她偷他资料,让整个苏氏陷入困境更重要的是,她背叛了他苏启墨三年后,她回到a市,见到她日思夜想的苏启墨,但她知道,苏启墨不会原谅她的,对,他没有以前的温柔,整个人似一座冰山,让人不敢靠近。他喝醉酒,粗暴的要了她,第二天还当做不知道,他以前不这样的,或许,一切都变了吧。她知道是自己的错,心却很痛,他们以前那么相爱,为什么现在却……她还爱着苏启墨,但不知道,苏启墨还爱着她吗?不会了吧!苏启墨烦躁,她回来了,她那么好的回来了,他找她三年没有音讯,她回来了。ps:开始是甜甜哒,然后有那么一丢丢的虐,阳光总在风雨后嘛。
  • 萝莉闯男校,高冷男神爱上我!萝莉闯男校,高冷男神爱上我!步小悠|现言为了完成双胞胎哥哥的遗愿。左小桃拼命考进了著名的贵族男校:西台学院。成了全校唯一一个靠奖学金过日子的“珍稀动物”。然而,自从进了西台。她就每天高唱:“十个男神七个坏,八个狠,九个邪。还有一个是总攻……”话说,这个总攻大人不好惹啊!左小桃泪奔求放过。
  • 豪门深恋之妖冶总裁夺美妻豪门深恋之妖冶总裁夺美妻沐光翼|现言“总裁,梁小姐在服装店买衣服呢。”“嗯,这个卡给她,让她随便花。”……“总裁,梁小姐在羽毛球室打羽毛球呢。”“嗯,正好,我去陪她。”……“总裁,梁小姐约了新晋影帝喝茶。”“把那个影帝封杀了!”……宝贝,落在了我的手里,你就只能是我的!
  • 爱情如落花般凄美爱情如落花般凄美源儿|现言在锦瑟年华遇到你,不枉我一直在人海中寻寻觅觅
  • 为什么爱上你为什么爱上你颜嫣飞|现言女大学生夏妍只身一人前往日本求学,与京都富家少爷山口智宏相恋,因为身份地位差异以及历史渊源一段异国恋被双方家长扼杀,男方殉情自杀。回国后的夏妍求职尴尬,进入了涉外家政服务业,谁知竟遇上昔日熟人,无意中的介入竟然勾起了无数的过往。善良的她将怎样面对复杂的爱情、背叛的友情,千回百转,在遭遇背叛、绑架等一系列事件后,她与他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 最美不过初见,悔不如当初最美不过初见,悔不如当初凌凌落|现言反正,应该,大概,可能,挺好看的。。。。。。。。
  • 寻龙之迷寻龙之迷青筝MM|现言在本世纪发生了一系列的神秘事件,只要是经过龙英山的飞机、轮船等一般都会神秘的失踪掉,据说在这地区以及附近已有数以百计的飞机和船只神秘的无故失踪。失踪事件之多,世人称它为“魔龙山脉”。后来由科学家组织的联合考察组,在龙英山海域的海底发现一个巨大的水下铜鼎,这个水下铜鼎比历史记录中的任何一个铜鼎还要巨大,海水从铜耳中穿过再流入黑洞里。水下铜鼎的发现,使龙英山的“魔龙山脉”之谜变得更为神秘莫测,它到底是人造的还是自然形成的?还有它是怎么进入龙英山水域海底的?而“魔龙山脉”这个黑洞,据说,至今还没有看见底。另外,科学家经过对地球内部进行扫描发现,龙英山地下深处有一巨大的水体,有意思的是,这大水体的位置主要是在位于地表以下800到1500千米的岩石之中,而不在水域的地下。于是,有传说,那些被禁闭的水体正是被锁龙环锁住的龙!
  • 第七任新娘第七任新娘月光煮雨|现言白慕晴从小就听说过一个传言,C城最有名望的南宫家富可敌国,可惜大少爷南宫宸身患恶疾,是预测活不过三十岁的病怏子。白慕晴还听说,近些年来南宫宸几乎每年都会娶一任妻子,但没有一位妻子能够活下来的,娶妻的原因不详,新娘离世的原因更不祥。当南宫家将聘礼下到白家时,白慕晴怎么也没想到,父亲会为了保姐姐的性命,残忍地将她推入这扇地狱之门,逼迫她代替姐姐成为了南宫宸的第七任新娘。一入豪门深似海,白慕晴自过杀,翘过家,最终却抵不过命运的安排。每天不但要忙着照顾病怏怏随时都有可能吐血身亡的老公,还要忙着应对身边的各种阴谋和陷井。而最让她惶恐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南宫宸娶她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