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9章 步步逼近

徐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不过她明白,不解决掉这些杂鱼,杂鱼背后的正主就不会出来,她需要多点耐心。

这么一想,她也不多说其他什么废话了,两根手指夹住那芯片,面带微笑。

“你们是打算抢走它吗?”

深知这个芯片重要性,余乐语和梅洛洛也只能顺着徐暖的话往下说了。

“徐暖,你要知道,顾泽是在我们手上的!如果想让他安然无恙,就把芯片交出来!”

徐暖忍住心头的怒意,依旧用那种让人的心不上不下的语气说话。

“可是我已经把芯片摆出来了,你们不该有点诚意吗?”

她是那么的清楚,顾泽在他们的手上不可能没受伤,她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余乐语和梅洛洛原本还想拿顾泽来威吓下徐暖的,但是现在重点就是,她们是被下了死命令要拿到芯片,而徐暖却在有救顾泽的方法的时候迟迟未表明,如今她拿出芯片,难以担保她不会反悔。

在初次试探之中,她们就已经失去了先机。

“好,我们马上回去把顾泽带来,到时一手交芯片一手交人!”

余乐语急于表现自己,在上一次的任务之中失败的她在那人身边已经没了多少地位了。

她匆匆转身就想走,梅洛洛看徐暖那一脸的笑容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谁都知道徐暖是个很淡然的人,满脸笑容什么的,根本就不是她的风格。那么这就说明了一点,其中必定有诈,而她们不知道罢了。

“等等!”

徐暖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就放人回去,她占据了主动权,她不做点什么就对不起现在的局势,也对不起这只能使用一次的价值。

这个价值使用完了之后,她将再次被追杀,这么大的风险,不受点利息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余乐语和梅洛洛停下脚步,僵硬的扭过头,这会梅洛洛已经跑到了余乐语的跟前,在余乐语转过身的时候,她还在悄悄的往前走。

徐暖看到了梅洛洛的小动作,却没有阻止。托这些人的福,他们一直都在品尝着背叛的滋味,这会让这些人自己尝尝这个滋味也不错。

“一个人回去报信就行了。”

徐暖没有直接说出‘人质’那么难听的话语,因此余乐语反应了一会才明白徐暖所言的具体含义,她的脸顿时白了,却在这时听到了梅洛洛的声音,是隔着一些距离传过来的。

“乐语,那你就在这儿等我吧,我去把人带过来!”

等到余乐语转过身时,梅洛洛已经远离了这一片的灌木丛,她开始腿肚子发软,也萌生了退意,却在这时听到徐暖说了句。

“那就你留下来了,为了芯片,你应该是乐意的。”

这会她是立马就听出了徐暖话语之中的意思,她转过头,狠狠的瞪着徐暖,却不敢做些什么。且不说敌众我寡,光是这个看上去就危险重重的丛林,就足以让她妥协了。

最后,余乐语是什么都没说,干脆就站在原地,瞪着虎视眈眈的几人。

哪知这个时候,徐暖又说话了。

“怎么,你不愿意过来好好的交流一下吗?”

“你别欺人太甚!”

余乐语立马就涨红了脸,她似乎在这个时候就遇见了某种未来。

而徐暖就那样站在一群人的最前方,身后依次是邓茵茵、许航、柳明宏和迟啸鸣。虽然看上去那个柳明宏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邓茵茵和徐暖也是两个女人没什么大能耐的样子,可是单拎一个许航出来,她就得玩玩。

“我就是欺负你了,又如何?”

余乐语未曾想到的是,徐暖居然敢把话说得这么的坦然,而她在听到徐暖的下句话时,怔住了。

“你们这么为他卖命,可是,你们的命真的有过保障吗?于他而言,你们难道不是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吗?你知道一般棋子的下场是什么吗?”

棋子的下场,她的命运,在梅洛洛扔下她的时候,她就该知道了。不,应该是在很久之前,在成为那人的手下时,她就知道了。她一路上都在自欺欺人,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可是,自己又有哪儿是特殊的呢?

“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这会我觉得又累又困啊?”

邓茵茵摸着肚子无奈的感叹着,这会已经是正午了,距离梅洛洛回去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距离陷阱底下不再传来哀嚎声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原地休息,没人拦你。”

事实上其他几人也是这样,但是他们对时间都比邓茵茵更加敏感,也暗自猜测了些什么,没有邓茵茵那么大的心可以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顾及。

许航这话一说出来,邓茵茵就欢呼了一声,还真的就原地休息,喝水吃点东西,结果一抬头,发现就她一个人这样的做,其他人还是在严阵以待。

“呃,我说,你们这样至于吗?”

她是不理解这些人心中的弯弯绕绕,她只是嗅到了决战的气味,却不知道何时会来临。

“你吃你的,没事。”

这会是徐暖开口了,她闻着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有些难受,胃里不断翻腾的滋味让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可是待想想之后就发生什么后,她又忍住了那种滋味。

这一刻,终究是会来临的。

听到徐暖所说的,邓茵茵反而不好意思了,她又站起来,陪着几人一起等待。

就是在这时,林间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味道,就像是火在烤着鲜血,那些鲜血快要烧干的味道,她这么一想,心里就突突的跳。

“我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话音落的时候,徐暖就快速的将话头接过去了。

“预感已经成为了现实。”

徐暖在猛地偏过身体的时候,顺手把邓茵茵往旁边一带,一个火球就从她们的身侧擦肩而过。

邓茵茵瞪大了眼,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就在那个火球来临的一刹那,整个丛林都燃起了大火,而那些在夜晚里从树上流出来的红色液体,此刻都成为了助燃剂,让整个丛林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丛林之中不断的传来了野兽的哀鸣声,也有那些野兽被烧熟的香味,气味顺着风飘过来,让几人现在一阵恶心。

“他们这么久没来原来是在设下陷阱!”

邓茵茵叫嚷开来了。

“早知道我们就不在这里等了!”

就在邓茵茵说这两句话的当头,他们周围已经完全陷入火海之中了,还有些许的火星飘过来了。

不过邓茵茵这时才注意到,大火烧不到他们这里来,所有的火在距离他们二十米远的时候,就停止了蔓延。

“这是怎么回事呀?”

邓茵茵不是很理解,这会已经猜到什么的徐暖倒是微微一笑,好心的解释了句。

“燃烧是需要同时满足几个条件的,只要我们不为其创造条件,就不会怎样。具体的你别操心,准备下我们离开这里。”

“哎?”

邓茵茵瞪大了眼。

“要怎么离开?”

“不对,”邓茵茵又猛地摇头,“不是要等他们把顾泽送回来吗?我们不救顾泽了吗?”

徐暖没说话,眼底的情绪沉沉浮浮,里边跳跃的火光也被剪成了片段。

“顾泽已经逃走了,不然他们也不会突然攻击我们而不是与我们进行交换。”

许航也只是匆匆的解释了句,然后突然就在地面上摸索着什么,最后是迟啸鸣眼疾手快的找到了一个机关,‘哗啦’一声,他们跟前的就有一大块土地陷下去。

邓茵茵往后跳了几步,最后耐不住好奇又往前看,发现那个坑的底下居然还有通道。

“这个通道是什么时候挖的呀?我怎么不知道?”

邓茵茵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的几人都是神人,明明大家总是都待在一块,但是都无法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做过了什么。

“没时间解释,我们赶紧下去,乘胜追击,然后和泽汇合。”

徐暖直接把邓茵茵往前推,在把邓茵茵吓了一跳的时候又往回扯,这下子邓茵茵就不敢再问什么了,小心翼翼的跳入坑中,然后进入通道里。

其他几人也鱼贯而入,只是到了柳明宏这儿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就没了力气,往下一栽,还是迟啸鸣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发现柳明宏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甚至是连站都要站不稳的时候,徐暖几人的面色凝重起来。

虽说柳明宏服用过冯丰的药物,可那不是像针对徐暖那样具体情况研制出来的解药,没有对症。此外,柳明宏为了抵抗那些暗示,是心力交瘁,之前的黄沙风暴,大爆炸的波及,种种加起来,都足以带走柳明宏的大半条命了。

他们都无力阻止柳明宏的生命流逝。

“我们马上就要胜利了,再坚持下。”

这也是徐暖几人唯一可以用来安慰柳明宏的话语了。

徐暖几人在通道里爬了一会,在路过那些燃烧的丛林的下方时候,都可以通过土壤感受到那灼人的热度。当时他们的周围都是被大火包围着,而放火者必然是在外围,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活着的。

徐暖想要抓住的就是这个‘不知道’的机会,进而反击梅洛洛等人。只是她在那时没有想到的是,芯片是那么的重要,那些人又怎么会拿芯片冒险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地狱黑金女佣地狱黑金女佣三千思忆|悬疑七个人鬼情未了的短篇鬼故事~伤感,虐心。不喜渗入~简介看开篇吧~
  • 学院之恶魔猎手学院之恶魔猎手绯惑|悬疑“被恶魔猎手盯上,就只能祈祷别死的尸骨无存。”她是学校最美的校花,学生会会长,学校公认的善良女神。却不知她也是学校隐藏的恶魔,暗宅里一座座晶莹剔透的水晶棺里竟是一个个美丽的……尸体!墙上挂着一张张人皮面具,仔细一看,那面具的皮子跟真人肌肤无疑,暗红色的手术台前,一个美丽无双的少女愤怒的在面前的尸体上倒着水银,樱桃小嘴中喃喃道:“又毁了,可恶,这些小可爱真是不听话,早就说过了毁了自己的肌肤,我会生气,很生气,我要把你的皮子完整的剥下来,做成面具,呵呵呵。”少女精致的面孔因为愤怒变的扭曲,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夜……
  • 爱可以杀人吗爱可以杀人吗黑塞|悬疑生命是宝贵的,爱是人的生命存活的基础,爱有强大的力量,然而这力量有时是狂暴的,以至于我们的生命难以承受。我是一名刑警看到过许多悲惨而奇特的案件,我深信爱是我们活着的必需品,也是威胁我们生命的恐怖力量。
  • 阴阳相隔人鬼殊途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娜爽|悬疑死去的人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是复仇?还是假死?死去的人出现的原因竟与一人有关,那人与死去的人有什么关系呢?死去的人又为什么会找上那人呢?
  • 呀,有鬼呀,有鬼笑的死去活来|悬疑步入初中的主角们,一起报名参加了恐怖社团,这个只有五个人参加的社团。后来,怪事便一件又一件地接来:神秘的月夜楼、宵夜店里半夜消失的客人、废弃游乐场里的诡异声音、失踪的同学…......看看咯.多支持下嘛
  • 罗月元宇罗月元宇云逸九冥|悬疑千秋如日,万旦似秋,百载更何愁。一世一隔一轮忧,一坷一绊一魂愁。无奈苦守异湾地,只待强时横过舟。两代为王争盛世,将登云亘属王裘。天下临分罗亚地,一族天下难长久。小说写得有点像《斗罗大陆》,不好意思,但与《斗罗大陆》有点异类,更加偏向……
  • 诡眼娇妻:恶魔老公很难缠诡眼娇妻:恶魔老公很难缠一叶兰|悬疑她有一双能催眠的诡眼,他身手了得,身份成谜,某天晚上,她抄近道回门面,巧遇‘正在杀人’的他,为保命被迫带他回她的门店,本以为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谈判,孰料第二天早上他莫名消失。当她以为霉运就此过去,他再次以她的新邻居身份出现,在她内衣店的隔壁开起了中医针灸,还专门治疗妇科杂症!他:”我观你面相,你气虚、血虚、月经不调,再不针灸就没治了,看在你是邻居的份上,我给你五折优惠。“她:”!“
  • 德尔和波西德尔和波西哉也|悬疑以双主角为核心的悬疑冒险故事,内容悬念较多,不宜多说。
  • 梦里的生死游戏梦里的生死游戏啃萝卜的狮子|悬疑这个世界有神。她最近迷上了一个游戏,一个名叫梦魇的游戏。嘘~天黑了,梦境要开始了~肖潇是名普通人,然而她最近被梦境所困,梦里是她最不愿经历的背叛,离别,甚至是源于内心的恐惧。梦真实的令她错以为是现实,在这种情况下,她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下一个梦是什么,这种生活,何时才是个头……
  • 异界科学皇异界科学皇一口田|悬疑一个狂热的科学青年,一个最牛天才。一不小心被十字星云送到了异界。他没有强壮的身体。只有最垃圾的魔法体制。他没有太大的愿望,只不过想离开这个连卫生纸都不具备的世界。可是一不小心就做了这个世界的皇。这个世界的神和魔亲自现身显示威压,想要收他做小弟。他一手拍死了这两个臭虫。理由是,回不去了,老子心情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