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7997300000448

第448章 决战

徐暖记得,在自己第一次和顾泽爆发了巨大的矛盾时,顾泽告诉了她一件事情。

恒天科技并非是单纯的参与到这款游戏的外围设计,这家公司涉及之深是徐暖不敢想象的。这也解释了顾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身手,对游戏的熟悉程度是这么高。

在了解这个情况的时候,徐暖没有像恨秦耀杰那样,去恨恒天科技,爱屋及乌,她甚至因此担心起恒天科技,担心顾氏集团。

所有牵涉到这个游戏之中的公司和人大多是会走进监狱的,那么,恒天科技的董事长,顾泽的大伯父也是会走进去的。

徐暖又知道了一件事情,原本顾氏集团的董事长应该是顾泽的大伯父,但是他的大伯父认为自己没有孩子,主动让出来,让顾泽的父亲成为了董事长。

老一辈的亲情和恩情说不清楚,但是顾泽最后知道的就是,他的父亲是要代替大伯父为这个游戏画上句点的。

顾泽是不会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所以在被父亲送入游戏之中,在接受了必须毁掉这个游戏任务的同时,他也作出了其他的决定。

那是一个大胆且冒险的举动,那是一个让所有参与游戏设计的人都陪葬的举动,徐暖心惊,却没有办法不支持顾泽。

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根源的,这款游戏追根溯源,源头是在另外一个创始人和饶氏集团上,只要拿出证据,让这些家伙都浮出水面,其他鼓掌担心的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这是顾泽最无力的事情,他可以在每个关卡都留下定位仪,通过卫星系统让在游戏外的父亲找到每一个关卡所在的岛屿。他也可以毁掉每一关的核心机关,履行与父亲的约定。他没法接近另外一个创始人,也没法深入饶氏集团之中。

以身犯险。

徐暖干脆就那样坐在地上,凄凉一笑,看着迟啸鸣。

“说实话吧,迟氏证券是不是也参与到这个游戏设计了?”

什么迟铭拿了迟氏集团的一大笔钱,什么他是为了找出败类才进入游戏的,那都是假话。这个游戏所需要的资金,可不是一个迟啸鸣以一笔项目拿出来的资金就可以填上的。

迟啸鸣微怔,看着徐暖,好一会都没有说出话来。

徐暖了然一笑,更是凄凉,这人的目的,是和顾泽一样的。

“你想要毁掉游戏,你想要毁掉证据,为了让迟氏证券不受到太严重的波及。”

这和顾泽想要毁掉游戏,还有那些恒天科技参与的部分,为他的大伯父,更确切的说,是为了他的父亲没什么两样。

迟啸鸣的表情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他的唇瓣剧烈的颤抖着,片刻之后,却是恢复了平静。

他很少有情绪激动的时刻,唯一一次发怒是因为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因为他的堂哥迟旭升在明知自己的女朋友会在未来被算计进入游戏时,选择了迟氏证券,选择了缄默,为他创造机会进入收集更多的资料。

人的心究竟是怎么长的?

他很好奇,他羡慕徐暖和顾泽的感情,也佩服徐暖在明知顾泽在做什么后还支持的举动。

“但是你说得对,”徐暖的眼眸在那瞬间有了神采,“我明明有救泽的方法,却要为了成全他那样的行为而放弃,我不甘心。”

徐暖捡起了那两枚尾戒,又站起来了。

剧烈的情绪波动没有消耗掉她太多的精神,她甚至是因为可以救出顾泽而激动高兴着。

“于我而言,顾泽这个人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相应的责任,顾泽没有义务为其他人担起那样的责任,甚至赔上未来。”

她的价值,只能够使用一次,要么在这一次解救了顾泽,要么在未来的时候让顾泽的大伯父免去牢狱之灾。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顾泽,而在她的计划里,没有顾泽出事这个环节,她只需要和顾泽一起打败另外一个创始人,然后告诉他,她有解决方法,就万事大吉了。

不说,是害怕引来另外一个创始人的注意,然而她失误了,她小瞧了那人的阴险和耐心。

她犹豫于不能够为顾泽解决那件事,相信顾泽可以活着回来,但是啊,她受够了这样的煎熬。

柳明宏的伤她是看到的,那顾泽呢?

那些阴险的人会怎么对付顾泽?

顾泽若是真的要逃出来,是得受多少伤?

她不该犹豫的,尽管顾泽的亲人,顾泽的未来很重要,可是对于她而言,只有顾泽,才是最重要的,为此,她可以放弃一切。

迟啸鸣听懂了徐暖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语,徐暖做了他当初不敢做的。明明有挽救唐静姝的机会,他犹豫了,和自己的堂哥一样放任自流,最后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是为了救唐静姝才来到游戏的。

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可以更好地利用这个解救方法,在救回的同时,也让对方付出代价。”

迟啸鸣的失态不过是那么一瞬,一瞬之后,他又是那个不多话很理智的迟啸鸣,并且迅速的帮助徐暖制定了一个回击的计划。

邓茵茵对于归来后精神很好的徐暖表示疑惑,随即她看到了跟在徐暖后边的迟啸鸣,这让她的八卦之心燃烧起来,总是抓不到事情重点的她,会少掉一些烦恼,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什么。

迟啸鸣提出的计划是需要全体人员的配合的,在发现没有顾泽的情况下,他们就要拉开决战的帷幕,这让几人又是害怕又是激动。

只要安然无恙的渡过这一次,此后的关卡,他们就再也不用担忧了。

第一百个关卡,也不是那么遥远了。

进入杀戮之林的第二日,众人遭受到了野兽们的袭击。

野兽们虽然是听从系统的指令的,但是总归是生命,受不了挑衅,而之前,也没有哪个游戏者见到它们还敢主动迎上来并且不要命的挑衅的。

这一幕都落到了监控室的人的眼里,也落到了跟在众人身后监视他们的人的眼里,他们一头雾水,暗自警惕着。

时间过得很快,徐暖几人也总算是解决了一些野兽,得以休息。

天还是雾蒙蒙的,四处的树木呈现出黑色,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关卡的特殊。

在徐暖几人休息的时候,就是暗处几人活动频繁的时候,他们的算计,才刚刚开始。只是这一次,到底是谁算计谁,不到结局的时候,难以说定。

徐暖选择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带,四处可以藏身的树木离她很远,而她的身边站着迟啸鸣几人。

无论是监控室的人还是暗处之人,都注视着她的举动。

徐暖突然笑了笑,她没有看到那些人的表情,却又觉得,她想象得出来那些人的表情。

一群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人啊,到底谁才是谁的猎物啊?

无人言语。

徐暖在一片安静之中摘下了右手的两只尾戒,邓茵茵突然就激动了,正打算说什么时被许航往后一带,制止了。

“这个游戏,很强大,很残酷,披着生存的皮囊,打着生死的主意。算算,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

徐暖以她惯有的语气说这话,声音也没有可以的拔高,邓茵茵更加激动了,却被许航捂住了嘴巴。

“但是很遗憾,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完美,漏洞那么多,怕是做不长远了。”

徐暖温柔的注视着那两枚尾戒,又同时拨动着尾戒上以肉眼几乎是看不出来的小机关。

“也许我们这群游戏者,将会是这个游戏的最后见证者,一个漏洞百出的游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温柔的话,挑衅的话,以及,两个机关开启最后组合在一起的尾戒。

徐暖取出尾戒之中的芯片,放在掌心把玩着。

“既然如此,那这个记载着游戏漏洞,还有游戏公司所有人员背景的芯片,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秦耀杰是个天才,也对徐暖足够了解,不然也不会在死后,也为徐暖提供了生的机会。可是,徐暖一切噩梦的根源,也是秦耀杰,而在这个噩梦之中,她唯一的收获,只有顾泽。她爱顾泽,她绝对不会放弃顾泽。

徐暖在说这话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打扰,即便他们心中很震惊,但是他们在这一刻,都意识到了一件事。

既然此时此刻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再次合作吧!

徐暖一手拿着芯片,一手按动着打火机,窜起的火苗开始靠近着那个芯片,一厘米两厘米的。

她的手没有抖,也是真的打算将这个芯片毁掉,不过嘛,在毁掉之前,总是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掉的。

“等等!”

暗处之人发现徐暖不是在说说而已时,终于是不敢隐藏自己了,赶紧从灌木丛里跑出来,站在空旷地带的边沿,不敢靠近徐暖。

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徐暖不会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他们也是爱惜着自己的生命的。

“哟,又见面了,余乐语。”

徐暖微微一笑,视线从余乐语惊慌的脸上掠过,落到了身后那人的身上。

“还有,好久不见了,梅洛洛。”

“能够在这里见到你们,我真高兴。”

同类推荐
  • 情系大辽百千载

    情系大辽百千载

    故事起源于一次考古探秘,他却意外地邂逅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开启了一趟追梦之旅……
  • 鬼夫节制点

    鬼夫节制点

    做为一个兼职守墓人,我只想赚赚生活费无忧无虑地过大学生活,进入社会寻找霸道总裁、高富帅,嫁入豪门过上米虫般的生活。一场守墓彻底打乱我的计划,半途杀出的鬼王强塞鬼胎入腹直接让我从清纯的学生妹变成身怀鬼胎的奇葩娘,接着摇身一变成了鬼见鬼抢夺,道士见了驱鬼上阵争夺的大补丹。可恨的是某鬼厚颜无耻地打着提升我灭鬼能力的幌子,逼我挖着一个又一个道士的古墓,九险一生后丢给我一本没什么用的道法秘籍,接着向下一个墓里前进。悲愤的我就想问一句:你丫累么?
  • 暗视

    暗视

    自从目睹好友死亡后,她总是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噩梦和无处不在的诡异事件总是困扰着她,无意探寻却发现了一些她所不知的陈年旧事,本以为事情水落石出事件可以平息,却没料到,这才是刚刚开始……
  • 护送

    护送

    年满18,终于可以接任务出门。作为任务菜鸟,郑晓书很有自知之明的选择了一个芝麻级别的辅助任务,计划出门打打酱油熟悉熟悉外界,结果短程任务竟也一波三折,各种狼狈。虽然最后报酬可观,却也给初出茅庐的郑晓书留下了大大的心理阴影。
  • 血咒:拒嫁鬼将军

    血咒:拒嫁鬼将军

    我叫聂影,十八岁上大学那一年,我遇上了我的舍友加生死姐妹——陈婉,她把我当妹妹,而她妈妈把我当成了女儿一般对待;我觉得,这是老天对我唯一的垂怜!可是,也是从哪个时候开始,我经常做一个梦,同样的梦——冰冷无情的送殡队伍、诡异奢华的棺椁、还有漫天飞舞的纸钱……这个梦,重复再重复,却从未找到过答案。直到我在梦境中看见了棺椁中的尸体,心痛如绞……答应了陈婉去见一个法师,却不知道为何,与我曾有过丝毫关联的男性,都相继死去;一个个的谜团扑面而来,我不得已在梦中寻求答案……却发现,那棺椁里的男子,竟是我今生挚爱——解血咒、寻归路、求厮守,成了我生生世世无法摆脱的噩梦!
热门推荐
  • 无良校花好嚣张

    无良校花好嚣张

    “签下它,成为我的仆人,我就放你离开。”邪魅的他将一纸契约递交给我……而迫于形势,我不得不签!想我堂堂No.1杀手绯色也会有这么一天!可恶,居然还让我喊他“主人”!我绯色是那么好惹的吗?!我一定要报仇!我偷偷化身成为小萝莉再次潜入乔治利亚学院想要报仇,却不想——那个俊美如同谪仙的美男出现了。他亲手为我戴上专属他的幽蓝耳钻……幽蓝之钻,象征着永生永世,不可分离!当永生永世不离不弃的主仆契约VS永生永世不可分离的幽蓝耳钻,谁才是我的真命天子?谁,才会执我之手,与我偕老?
  • 养个萝莉当师尊

    养个萝莉当师尊

    神州修真界第一女魔头剑之兰重伤之际穿越到了盘古大陆,被将军府公子蒙攀之所救后发生的一系列围绕两人的故事。
  • 《龙的曙光》

    《龙的曙光》

    完结。111111000000000000000000
  • 校园极品弃少

    校园极品弃少

    为父正名,守护女神,一条不寻常的强者之路。李家的纨绔少爷李辰,一朝落魄,引以为傲的父亲不知所踪;成为家族弃子;被拜金初恋抛弃,被曾经的未婚妻当成佣人,这些还不算什么,最悲惨的是,李辰竟然还是个天萎!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谁叫他碰上了一枚来自未来的戒指呢!从此极品校花,剽悍警花,纯情老师……众美纷至沓来,应接不暇!这个世界上想要杀我的人有很多,他们有的在地狱里忏悔,有的正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李辰
  • 五行神东游记

    五行神东游记

    五行神分别掌管土、木、水、金、火。他们总是穿着与自己身份相符的衣服,拿着与自己性格相合的兵器。土行神排行老大。他身穿黄色的缎子长袍,头戴金粒镶嵌的冠珠,手里拿着一把五谷长穗样式的拂尘。木行神位居老二。他身穿翡翠绿的绣花缎子长袍,头戴镶着绿玉的冠珠,显得潇洒倜傥。他的兵器是一把墨绿色的三叉戟。水行神是老三。他身穿一件黑色的丝绒长袍,头戴乌金八卦冠,看上去老练沉稳。他手持黑色的水晶如意。金行神是老四。他身穿玉白月色的缎子长袍,头戴鹅羽月白冠,一副文雅公子的扮相。他有一把银光闪闪的金刚月牙刀。火行神排行最末。他常穿一件火红色的缎子长袍,头戴烈日火焰冠。他手持一把永不熄灭的火炬。
  • 魔掌沉天

    魔掌沉天

    刘清远误入后山穴窟,异事频发,身不由己。一入江湖,大世争雄,群魔乱舞!
  • 豪门夜宴:放开你的手

    豪门夜宴:放开你的手

    爱情是需要一颗虔诚的心,为了寻找那一个故事 “我宣布,我们毕业了”。高高的学士帽被挥舞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结伴而出来的爱情如合欢花般的被大雨冲过落在地面。 “九十九天像是一个枷锁一样。深深的将林沫沫的心情牢笼。 “也是,一切应该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而活”昏暗的路灯下,林沫沫拖着行李的向迈步前面~~~~
  • 系统狂潮

    系统狂潮

    一万年前的意识,在121世纪重生,却成了一个实体——娃娃,有了一个女主人。这个世纪,不再是血肉的世纪,而是系统智能与合金的世纪,是战乱频发的世纪……
  • 道门诡事之盗脸

    道门诡事之盗脸

    身边接二连三地发生一桩桩离奇诡异的事件,到处都是死人,是变态杀人狂?还是只是巧合?正当留白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恐惧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颠覆了他现在的生活?寻找,探险!一次次,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还是让人无法接受的相……
  • 斗阵图

    斗阵图

    星辰造化,灵力旖旎。纵横古今,冲破攀篱。一缕青云志,斗阵最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