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2章 :我们回家

夜了,一群聚会的人只有傅司臣一家是完全清醒的。小华睡着了,李若兰也跟着喝了些酒,有些醉醺醺的,他们便带着孩子先回去了。

傅司臣载着一家人拐了个道,到了另外的地方。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

小木屋。

对于这一家人还真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倪佳人牵着小硬币的手,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在前面,傅司臣锁了车门两步跟上去,握住了倪佳人的手。

一家三口缓缓地向山上走,越逼近小木屋,倪佳人的心情越是激动。

记忆中的画面慢慢地涌上来,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笑意。耳边,她听到傅司臣问,“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

她曾经遗忘的,都在平日的一点一滴中慢慢找回来了。她走过的所有地方,都能带给她回忆。

“我一开始还有点儿害怕,不过,现在很庆幸我能想起来。”

“妈妈,快放开我,那边有小松鼠!”小硬币眼尖,看到小动物立马就挣开了倪佳人的手,朝着小松鼠的方向跑去。

叶子都黄了,小松鼠与叶子融为一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你慢点儿!”

“随他去吧。”

小硬币跑开了,两人席地而坐,在小山丘旁靠着,两个人相互依偎着,仰头看着璀璨的星空,感受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倪佳人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

有那么一瞬间,倪佳人觉得有些反胃,捂了捂嗓子眼,却又没有其他感觉了。

傅司臣看着皱了皱眉头,“明天咱们去医院看一看吧。”

“……”倪佳人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明显就是不想。

傅司臣拍了拍她的脑袋,“不行,身体不舒服不能这么拖着。你身体本来就弱,需要特别注意,我们只是去检查一下……”

倪佳人失落地回眸,“好吧。”

她对医院真是抗拒,许是因为医院进多了,身体和思想都本能地排斥。可她最近的确一直不舒服,总不能又让病痛来拖垮她,只能去医院了。

一家人在小木屋住了一晚,直到天明。

而陆遇也在祁家老宅的楼下守了一晚上,看着祁安的房间灯开了又灭,灭了又开……

天就这么亮了。

他全然无睡意,看着祁家的大门缓缓打开,他有些慌乱地想躲藏。

躲了一分钟才想起来,他车的玻璃是单向的,里面看得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而且,为了不被认出来,他还特意换了一辆车。

坐起身子,恰好看见祁安出了院子,在瑟瑟的秋风中却只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条运动短裤。似乎是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臂,在原地小跳了几下,然后沿着小区的路跑起来。

晨跑?

她还有这个习惯吗?

陆遇看着祁安,猛地发现自己对她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了解。

鬼使神差地,陆遇下了车,远远地跟在祁安身后。她一路小跑,陆遇慢慢地走,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跑远了,他就穿越小路跟上去。

一直等她跑完了两圈,第三圈的时候,陆遇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拦下了他。

“伯母……”

“我们安安,很漂亮吧?又喜欢运动,身材也很好,关键是性格很讨喜。”

祁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此时只是望着祁安的背影,“我们安安从小就出国留学了,很独立的……”

陆遇也跟着她的眼神望去,轻声回答,“是。”

闻言,祁母笑了,却又不解地问,“既然你也觉得她好,为什么还这么跟在身后呢?跨出一步有那么难吗?”

陆遇默了。

“陆遇,说实话,哪怕我想让安安从美国嫁回来,你也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可是怎么办呢?我们安安偏偏就喜欢你。薄翰比你哪里都不差,可她就是不喜欢……

这大概就是命吧。我今天也跟你说清楚,安安今天就要走了。如果你还打算站在身后,那我这里你永远就拿不到赞成票了。”

祁母不是一个很爱管孩子的闲事的人,可她从祁安出来跑步开始,就看了陆遇。

他分明心里还有祁安,而祁安那个死脑子认定了谁就是谁,要改变又很难……

陆遇还是没有开口,祁安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灰蒙蒙的天,雾气原本就有些重,此时雨似乎要下下来了。

“做选择吧。要么替我留下她,要么永远放她走,你们各自安好。”祁母的话如此果决,说完,她没有等他的答案,转身进了屋。

这个答案,是他要给祁安的,而不是给她的。

天空的气压越发地低了,雨似乎在一瞬间就要落下来。陆遇还站在原地,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快步闯进了眼球。

祁安跑步回来了。

走与不走,代表了他的决定。

可是陆遇,你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她想要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他缓缓抬手,紧紧地握住了车的把手。

原本今天天气就有些不好,祁安一大早起来坚持跑步也是看雨不会突然就下,可谁知道跑到一半感觉天空都要压下来了似的,她赶紧加快了步伐往家里跑。

她只回来两天,时差都没完全倒过来,跑了一会儿脑袋就有些发懵了。可看样子又要下雨了,她只好撑着加快了步伐。

浓雾中,她看见一个身影站在远处。

她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那好像是她家门口啊?谁站在那里?

慢慢地走近,那个身影也越发清晰。

祁安曾想过回来会碰见他,可没想到是在这里,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缓缓走近,陆遇就站在那里,挺拔的身躯站得笔直,她却看到他的皮鞋轻碾着脚下的石子,似乎有些局促。

“你怎么在这儿?”祁安面无表情地问。

“我……”陆遇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曾在祁安面前也很毒舌,可此时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想了想,干脆走上前执起祁安的手,“安安,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的声音在浓雾中氤氲开来,竟模糊得让她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

“陆遇,我们……”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在她决定接受他,而他主动放弃的那一刻,她不止一次认为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不该被爱情拥护的人。

“安安,我不想再管以前,我只知道,从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再也没有动摇过。拒绝你,是我不够有勇气。现在我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可是安安……我会努力,有站在你身边的勇气。”

其实,他一直以来不过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罢了。

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他的借口。

“你……没必要,我并没有多好。”

“在我眼里,你就是千般好,我配不上的好。”

祁安有些迷糊了,陆遇像是被什么灵魂附体了一样,说得尽是他以前不会说的话,她听着又是开心又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安安,跟我回家好不好?”

祁安觉得跑完步身体发热,一路热到了眼眶。

“你确定吗?”泪意已快突破关口,她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我祁安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只要我认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你现在要我跟你回家,就一辈子都不可能赶我出来了……”

闻言,陆遇紧张得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而紧绷的脸终于舒缓了笑容,“就算你反悔我也不会反悔!”

他突然上前,将眼前褪下高跟鞋显得更加娇小的人儿拥入怀中。

眼泪,终于在隐忍后决堤。

祁安,你说说,为了一个陆遇你等了多久?你说说,一个陆遇值得你做那么多吗?

她想,大概是……很值得吧。

哪怕最后的最后,她等来的仍然是一个天各一方的结果,可她爱的这个男人,并没有爱错。

……

陆遇和祁安的事情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传遍了几大家族。

倪佳人这几天睡眠质量特别好,醒来已经是十点过了。她刚洗漱完到楼下吃早餐,家里其他人已经吃完了,她端了一小份到客厅,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聊就听到了祁安的消息。

她大为震惊,原本今天下午还准备去给她送行呢,现在看来,不用送了吧?

“这陆遇出手够快的啊!“

“这再不快点儿安安就走了,能不快吗?”傅母听到愉快的消息也很开心。

倪佳人刚喝了两口鱼汤,就觉得胃里翻滚得难受,干脆放下了碗筷不吃了。

“怎么?胃还是不舒服?”傅司臣皱眉,原本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他就是刻意留下来带倪佳人去医院的。

“嗯。”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都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我吃饭了……”如果要检查胃,不是不准吃饭吗?

“先去看看吧,总有解决的办法,说不定没什么大问题,不用照胃镜呢。”

倪佳人对去医院还是有些抗拒,最后还是被傅司臣压着去了。

到了医院,倪佳人还是乖乖地进了肠胃科,医生简单地检查过后,拿着报告笑了笑,“傅先生,傅太太,你们还是去妇产科看一看吧。”

“妇、妇产科?”倪佳人明显地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反而是傅司臣,浓眉上扬。

他二话不说,跟医生道过谢就拉着倪佳人去了妇产科。倪佳人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应该……没那么准吧?

她在外面等结果也十分忐忑,一直偷瞄傅司臣,而他的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看来傅司臣很高兴……

倪佳人忐忑不安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些。

管它是不是真的呢!万一是假的呢?

她正打算闭上眼睛等待生死决策的时候,护士出来了,拿着一张单子,脸上满是笑容,“傅先生,傅太太,恭喜你们!”

倪佳人猛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单子,抢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数据——

阳性。

她真的怀孕了?

“恭喜你啊,傅太太啊。”傅司臣脸上的笑容都绽开了,她知道,他一直都期待她给他生一个女儿。

“傅先生,我并不是很开心诶!”倪佳人一插腰,嘴上说着不开心,嘴角的弧度却忍不住扬起。

“为什么?”

“我又要被各种行为禁止十个月了啊,你不知道你的管束很严吗?”

“有吗?”

“有的。”

“没事儿,现在家里有小硬币陪你解闷儿。”

“我要去工作!”

“不行,跟我回家养胎!”

“我抗议!我不生了!”

“由不得你!”

倪佳人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傅司臣一个横抱抱起来,他温柔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怀孕了就别穿着高跟鞋乱跑了,我们回家。”

回家。

真的是她听过最美的词汇。

倪佳人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另一个生命在她肚子里孕育着,他们的家……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呢。

嘴角笑容灿烂,她轻声回应,“嗯,我们回家。”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浮沉安晓浮沉安晓卢露|现言还记得那个唯美的青春吗?袁玖和阮长月就相识在那个花季。在相恋两年的那天,长月提出分手,大学毕业后,袁玖出国了,长月认为一切都结束了,直到三年后袁玖的回归。那时的她已经是一个著名的钢琴谱曲家了。一场别后重逢的虐心爱情就此展开…花开花谢,因你而美好。我只愿你一世浮沉安晓。
  • 豪门暖婚,宝贝不哭豪门暖婚,宝贝不哭浅恒忆然|现言“总裁,夫人在学校里被别人表白了,是完美的少东家”“去收购完美的股票,1个月内让他们全家来给我道歉”“总裁,夫人今天在学校里上体育课被老师罚跑了5圈,每圈400米”“去把学校收购了,把那个老师开除”“总裁,夫人今天去了RH,签了3年的合约”“去让夫人把合约拿回来给我看看”于是某个早上,两个萌娃就“埋怨”“爸爸,妈咪不给我零花钱”“你自己有的”“爸爸,妈咪她不理我”“你是男孩子,不要缠着你妈咪”“哥哥,你这样子是不行的了,看我的”小女孩闪了一下眼睛,“爸爸,妈咪说今天晚上跟我睡”男人起身就走,与某个刚起床的女人来了个壁咚:“夏依梦,听说你晚上要跟女儿睡,嗯?”睡”
  • 呆萌神医呆萌神医飞星雨|现言两个因遇难而相识的男女,偶然遇到了一个医术天分高超的小孩并收养了他,于是三人隐居在了一座山上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直到两个女孩来求医,这种宁静的日子被打破了!!!
  • 鹿晗:初雪鹿晗:初雪栀子君|现言内容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已轻描淡写来讲述爱情与友情的最极端。翻写另一个小时代
  • 穿越之大神带我装逼带飞穿越之大神带我装逼带飞周晴99|现言好吧穿越就穿越了,游戏重新开始那就重新开始吧,我只要有大神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勾搭与被勾搭的故事。
  • 我记得妈妈来过我记得妈妈来过小毛毛雨|现言24岁就开始回忆人生,是不是太早了?小学换了四个学校....
  • 不受欢迎宅女的生活日常不受欢迎宅女的生活日常蔺叶白|现言猪脚徐小琪是个高中生。在学校,她并不受人欢迎,而且自己的言行举止都能成为别人的饭余话题。且看这位宅女是如何生活的。
  • 引火烧身:首席BOSS爱上我引火烧身:首席BOSS爱上我白开水|现言他是身价上亿的豪门大佬,意气风发。她是臭名昭彰的普通女人,低如泥土。一场荒唐的契约将毫不相关的两人捆绑在一起。米诺儿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却在不知觉中沉溺在他的温柔中。她认为自己在周洪宇心里有足够的位置……可父亲的惨死,法庭上的对峙,让她明白那些日子的甜蜜与温馨不过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场陷阱。第一种爱情,最难过的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明明很爱很爱你,却不得不放弃你。
  • 都市虐恋都市虐恋七月小蛇|现言上世纪八十年代,对爱情追求完美的“文艺女”唐娜和“柴禾妞”黄鸣鸣是同事闺蜜,唐娜疯狂地爱上大学音乐教师陈家伟,但一再被拒,与鲁彦滨偶遇后,俩人相爱结婚。陈家伟几番阻挠未果,娶黄鸣鸣为妻。黄鸣鸣不堪无性婚姻的困扰,与唐娜密谋,将陈家伟骗至唐娜家,腾出时间让陈家伟和鲁彦滨单独相处,为的是让鲁彦滨教他“做男人的技能”……
  • 麻雀变身,贪欢总裁不淡定麻雀变身,贪欢总裁不淡定小满姑娘儿|现言推荐小满好看的新文《蜜爱不休,宣战男情敌》http://novel.hongxiu.com/a/1367537/迟先生,我只愿,此生从不曾遇见你。夕照凋敝,大地残亘,地震后的景象一片荒凉,百朵陷入昏迷前,心中惟留下这一句。*******百朵怎么也想不到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男人长得并不惊为天人,也不妖孽的让人忘乎所以,最主要的是,自己连他除了是男的、章奶奶的孙子以外,干什么,家住哪里,有无婚配等等,什么都不知道,但心动的痕迹,却真真实实表明了这是真的。简直没天理。没想到医院里遇见那个白痴的女人,竟然那么得奶奶喜欢。算了,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多养两个人吃饭而已,一起接入迟家就好了。“百小姐,我很诚意的你谈关于入住迟家的问题的。”“我不会考虑的。”“百小姐,我真的很诚心的跟你谈这个问题的。”“我说过我不会答应的。”“百小姐,真的不考虑这个问题?”“坚决不考虑。”“百小姐,你所有的骄傲与自尊,在我看来,不过是场小丑跳梁罢了,在你奶奶的生命的前提下,我想不出你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她意外的睡了他,意外的有了小BB,欢喜的准备告知他这个消息,他却冷脸拖她进民政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甩过来一本结婚证,讽刺的道:“迟太太,恭喜你,目的达到了。”她目的是什么?鬼都知道自己除了想他喜欢自己、爱自己以外还有什么目的。*******那颗2块钱淘来的破珠子,原来,原来,他所有的宠爱皆不过那颗2块钱的破珠子。她的爱,廉价到2块钱都不如,哈哈......那就当是交易吧,我送与你珠子,感谢你收留并很好的照顾我们祖孙这么久。*******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出现在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一哭二闹三上吊四撒娇五耍赖?不会是这里震后怨气太重中邪了吧?“迟先生,您好,我是唐朵,我再重申一遍,您找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您说的百朵是谁!”“是吗?那请问,你为什么是唐朵?”“因为我姓唐名朵,所以唐朵。”“哦,是吗?不管是唐朵还是百朵,一日入我迟家门,终生为我迟家妇,所以,否认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