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62章 :我们回家

夜了,一群聚会的人只有傅司臣一家是完全清醒的。小华睡着了,李若兰也跟着喝了些酒,有些醉醺醺的,他们便带着孩子先回去了。

傅司臣载着一家人拐了个道,到了另外的地方。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

小木屋。

对于这一家人还真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倪佳人牵着小硬币的手,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在前面,傅司臣锁了车门两步跟上去,握住了倪佳人的手。

一家三口缓缓地向山上走,越逼近小木屋,倪佳人的心情越是激动。

记忆中的画面慢慢地涌上来,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笑意。耳边,她听到傅司臣问,“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

她曾经遗忘的,都在平日的一点一滴中慢慢找回来了。她走过的所有地方,都能带给她回忆。

“我一开始还有点儿害怕,不过,现在很庆幸我能想起来。”

“妈妈,快放开我,那边有小松鼠!”小硬币眼尖,看到小动物立马就挣开了倪佳人的手,朝着小松鼠的方向跑去。

叶子都黄了,小松鼠与叶子融为一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你慢点儿!”

“随他去吧。”

小硬币跑开了,两人席地而坐,在小山丘旁靠着,两个人相互依偎着,仰头看着璀璨的星空,感受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倪佳人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

有那么一瞬间,倪佳人觉得有些反胃,捂了捂嗓子眼,却又没有其他感觉了。

傅司臣看着皱了皱眉头,“明天咱们去医院看一看吧。”

“……”倪佳人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明显就是不想。

傅司臣拍了拍她的脑袋,“不行,身体不舒服不能这么拖着。你身体本来就弱,需要特别注意,我们只是去检查一下……”

倪佳人失落地回眸,“好吧。”

她对医院真是抗拒,许是因为医院进多了,身体和思想都本能地排斥。可她最近的确一直不舒服,总不能又让病痛来拖垮她,只能去医院了。

一家人在小木屋住了一晚,直到天明。

而陆遇也在祁家老宅的楼下守了一晚上,看着祁安的房间灯开了又灭,灭了又开……

天就这么亮了。

他全然无睡意,看着祁家的大门缓缓打开,他有些慌乱地想躲藏。

躲了一分钟才想起来,他车的玻璃是单向的,里面看得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而且,为了不被认出来,他还特意换了一辆车。

坐起身子,恰好看见祁安出了院子,在瑟瑟的秋风中却只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条运动短裤。似乎是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臂,在原地小跳了几下,然后沿着小区的路跑起来。

晨跑?

她还有这个习惯吗?

陆遇看着祁安,猛地发现自己对她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了解。

鬼使神差地,陆遇下了车,远远地跟在祁安身后。她一路小跑,陆遇慢慢地走,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跑远了,他就穿越小路跟上去。

一直等她跑完了两圈,第三圈的时候,陆遇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拦下了他。

“伯母……”

“我们安安,很漂亮吧?又喜欢运动,身材也很好,关键是性格很讨喜。”

祁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此时只是望着祁安的背影,“我们安安从小就出国留学了,很独立的……”

陆遇也跟着她的眼神望去,轻声回答,“是。”

闻言,祁母笑了,却又不解地问,“既然你也觉得她好,为什么还这么跟在身后呢?跨出一步有那么难吗?”

陆遇默了。

“陆遇,说实话,哪怕我想让安安从美国嫁回来,你也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可是怎么办呢?我们安安偏偏就喜欢你。薄翰比你哪里都不差,可她就是不喜欢……

这大概就是命吧。我今天也跟你说清楚,安安今天就要走了。如果你还打算站在身后,那我这里你永远就拿不到赞成票了。”

祁母不是一个很爱管孩子的闲事的人,可她从祁安出来跑步开始,就看了陆遇。

他分明心里还有祁安,而祁安那个死脑子认定了谁就是谁,要改变又很难……

陆遇还是没有开口,祁安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灰蒙蒙的天,雾气原本就有些重,此时雨似乎要下下来了。

“做选择吧。要么替我留下她,要么永远放她走,你们各自安好。”祁母的话如此果决,说完,她没有等他的答案,转身进了屋。

这个答案,是他要给祁安的,而不是给她的。

天空的气压越发地低了,雨似乎在一瞬间就要落下来。陆遇还站在原地,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快步闯进了眼球。

祁安跑步回来了。

走与不走,代表了他的决定。

可是陆遇,你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她想要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他缓缓抬手,紧紧地握住了车的把手。

原本今天天气就有些不好,祁安一大早起来坚持跑步也是看雨不会突然就下,可谁知道跑到一半感觉天空都要压下来了似的,她赶紧加快了步伐往家里跑。

她只回来两天,时差都没完全倒过来,跑了一会儿脑袋就有些发懵了。可看样子又要下雨了,她只好撑着加快了步伐。

浓雾中,她看见一个身影站在远处。

她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那好像是她家门口啊?谁站在那里?

慢慢地走近,那个身影也越发清晰。

祁安曾想过回来会碰见他,可没想到是在这里,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缓缓走近,陆遇就站在那里,挺拔的身躯站得笔直,她却看到他的皮鞋轻碾着脚下的石子,似乎有些局促。

“你怎么在这儿?”祁安面无表情地问。

“我……”陆遇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曾在祁安面前也很毒舌,可此时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想了想,干脆走上前执起祁安的手,“安安,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的声音在浓雾中氤氲开来,竟模糊得让她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

“陆遇,我们……”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在她决定接受他,而他主动放弃的那一刻,她不止一次认为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不该被爱情拥护的人。

“安安,我不想再管以前,我只知道,从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再也没有动摇过。拒绝你,是我不够有勇气。现在我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可是安安……我会努力,有站在你身边的勇气。”

其实,他一直以来不过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罢了。

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他的借口。

“你……没必要,我并没有多好。”

“在我眼里,你就是千般好,我配不上的好。”

祁安有些迷糊了,陆遇像是被什么灵魂附体了一样,说得尽是他以前不会说的话,她听着又是开心又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安安,跟我回家好不好?”

祁安觉得跑完步身体发热,一路热到了眼眶。

“你确定吗?”泪意已快突破关口,她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我祁安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只要我认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你现在要我跟你回家,就一辈子都不可能赶我出来了……”

闻言,陆遇紧张得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而紧绷的脸终于舒缓了笑容,“就算你反悔我也不会反悔!”

他突然上前,将眼前褪下高跟鞋显得更加娇小的人儿拥入怀中。

眼泪,终于在隐忍后决堤。

祁安,你说说,为了一个陆遇你等了多久?你说说,一个陆遇值得你做那么多吗?

她想,大概是……很值得吧。

哪怕最后的最后,她等来的仍然是一个天各一方的结果,可她爱的这个男人,并没有爱错。

……

陆遇和祁安的事情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传遍了几大家族。

倪佳人这几天睡眠质量特别好,醒来已经是十点过了。她刚洗漱完到楼下吃早餐,家里其他人已经吃完了,她端了一小份到客厅,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聊就听到了祁安的消息。

她大为震惊,原本今天下午还准备去给她送行呢,现在看来,不用送了吧?

“这陆遇出手够快的啊!“

“这再不快点儿安安就走了,能不快吗?”傅母听到愉快的消息也很开心。

倪佳人刚喝了两口鱼汤,就觉得胃里翻滚得难受,干脆放下了碗筷不吃了。

“怎么?胃还是不舒服?”傅司臣皱眉,原本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他就是刻意留下来带倪佳人去医院的。

“嗯。”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都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我吃饭了……”如果要检查胃,不是不准吃饭吗?

“先去看看吧,总有解决的办法,说不定没什么大问题,不用照胃镜呢。”

倪佳人对去医院还是有些抗拒,最后还是被傅司臣压着去了。

到了医院,倪佳人还是乖乖地进了肠胃科,医生简单地检查过后,拿着报告笑了笑,“傅先生,傅太太,你们还是去妇产科看一看吧。”

“妇、妇产科?”倪佳人明显地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反而是傅司臣,浓眉上扬。

他二话不说,跟医生道过谢就拉着倪佳人去了妇产科。倪佳人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应该……没那么准吧?

她在外面等结果也十分忐忑,一直偷瞄傅司臣,而他的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看来傅司臣很高兴……

倪佳人忐忑不安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些。

管它是不是真的呢!万一是假的呢?

她正打算闭上眼睛等待生死决策的时候,护士出来了,拿着一张单子,脸上满是笑容,“傅先生,傅太太,恭喜你们!”

倪佳人猛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单子,抢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数据——

阳性。

她真的怀孕了?

“恭喜你啊,傅太太啊。”傅司臣脸上的笑容都绽开了,她知道,他一直都期待她给他生一个女儿。

“傅先生,我并不是很开心诶!”倪佳人一插腰,嘴上说着不开心,嘴角的弧度却忍不住扬起。

“为什么?”

“我又要被各种行为禁止十个月了啊,你不知道你的管束很严吗?”

“有吗?”

“有的。”

“没事儿,现在家里有小硬币陪你解闷儿。”

“我要去工作!”

“不行,跟我回家养胎!”

“我抗议!我不生了!”

“由不得你!”

倪佳人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傅司臣一个横抱抱起来,他温柔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怀孕了就别穿着高跟鞋乱跑了,我们回家。”

回家。

真的是她听过最美的词汇。

倪佳人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另一个生命在她肚子里孕育着,他们的家……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呢。

嘴角笑容灿烂,她轻声回应,“嗯,我们回家。”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也许只是一时的心动也许只是一时的心动涂沫九|现言前世,自己被最信任的人杀死了,另一个时空的我,再次遇到他们,这次的心动是一时,还是一世?
  • 中医阴阳师中医阴阳师酱酱子|现言苏合香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医师,但在周末,她就会化身兼职达人——替人看风水除妖魔的中医阴阳师!在兼职中,她遇到了钟馗转世的警察张从正,还有亦正亦邪的狐仙九歌。一连串像是有预谋的案件引起了他们的警惕,究竟谁是幕后凶手?九歌为什么要叛逃狐仙家族?苏合香的阴阳师旅程,从遇到张从正那一刻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 十年维夏十年维夏刘雯靓|现言爱情,亲情,人生,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十年一瞬陪欧阳冰夏成长。
  • 草民劫草民劫方寸见江湖|现言迫于生活压力,王琳琳刚生下来被亲生父母卖掉。八岁时,养父身陷囹圄又把她遣送回了老家。‘寄养’在亲生父母身边的琳琳,在夹缝中艰难成长起来。然而高考体检,她又被查出是阴阳人。命运再次跟她开起了玩笑。人,一旦被标上价格,不论多少,都已沦为贱命一条。她的卑微被刻在了骨子里。当草民遭遇权贵的欺凌,当坚守遭遇命运的戏弄,当谎言出自善意的隐瞒,当亲情遭到血脉的考验,天似乎要塌了……社会暗流加重了天灾人祸,流言蜚语宰割着沉默羔羊。亲情、爱情、友情始终是人类最强大的三大精神支柱;人海茫茫,哪里才是心灵最终的归宿?
  • 明星一家三口日常明星一家三口日常颜叶阳光|现言【此文男强女萌有baby,欢迎入坑!】苏杨是21世纪标准的好男人,家庭良好,长相英俊,硕士学历,毕业后经营自家的娱乐公司,霸道总裁范杠杠滴...好吧,可是他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加入这个穿越的潮流之中。身份是:华夏国Z市市长的独生子,对政治圈毫无兴趣,反而对娱乐圈心神向往。OK,家庭背景强大,有才华有相貌也混了个一线明星,可谁他么告诉他既然有个坑儿子的爹,一觉醒来既然是洞房花烛夜...
  • 平凡世界我的哥平凡世界我的哥冀北少安|现言李丰利和李丰顺两兄弟相依为命,为了供弟弟上大学,李丰利把田地租了出去到城里的建筑工地去打工。为了弟弟在校生活变好,李丰利拼命工作。打工期间,在被工友强邀去找“乐”的过程中,李丰利结识了阿兰(实名:王萱),久而久之,李丰利与阿兰有了感情。为了有一个新的开始,两人换了城市去工作,生活开始渐渐有了色彩。然而李丰顺爱慕虚荣、不思家境的做法使得自己的花销越来越大,并且和同班的一个同学谈起了恋爱。自幼娇生惯养的赵丽雅使得李丰顺的经济压力非常大,李丰顺只能向自己的哥哥要更多的生活费。李丰利面对弟弟突然增加的生活费只能更加拼命的加班挣钱。王萱不忍李丰利如此辛劳,竟想重操旧业来帮助李丰利缓解压力······
  • 村姑逆袭记村姑逆袭记酣然|现言秦春姑,小镇姑娘的半生岁月。竹马青梅,没有霸道总裁,没有宫斗争艳,有时候现实中的日子就是那么的波澜不惊。但是平淡中,惊喜连连,看秦姑娘如何聪明又呆萌的俘获竹马心
  • 神秘帝少,宠妻无限神秘帝少,宠妻无限千长歌|现言他,君家大少。她,云家大小姐。一场在酒吧的触碰,所谓一见钟情,就是邂逅……他看似高贵冷漠帅气又多金,实则是个大黑狼。她看似人畜无害,实际腹黑冷漠。某天晚上,“老公,为什么你每天晚上都要亲我。”某女单纯的问君瑾瑜。“你身上很香。”某女老实的闻了闻,“是有点香,你也想香么,去,街对面小地摊那有肥皂,没事搓一搓,很快就会香香哒!”某男:“……”【PS:爱长歌的快点入坑】
  • 雨后的晨光雨后的晨光文曦梓|现言杨皓晨出国那天,温雨在机场大厅哭得心和眼泪碎了一地。她好想跟他说,你别走,留下来,可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杨皓晨还是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地转身离开了。那背影,坚决的就像是要去前线抗战的士兵,没有丝毫犹豫。温雨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这句话,可是她的心真的像是被什么人狠狠地踩了一脚一样的疼。她是舍不得,舍不得杨皓晨,更舍不得放开这段感情,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温雨对杨皓晨的感情,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身边的朋友就没有不知道的,甚至是杨皓晨自己也心知肚明。温雨第一次见杨皓晨是在高中。二年级刚分了班之后,学校举办了一台文艺演出,演员海选的时候听到他唱了王力宏的《Foreverlove》,歌声很干净很好听,温雨就…
  • 亲爱的亲爱亲爱的亲爱残玉罗裳|现言当沈默重生他只有一个想法,这次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不能再让她受伤。他要用尽一切的力气,保护她。这是个坑,作者君努力存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