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2章 :我们回家

夜了,一群聚会的人只有傅司臣一家是完全清醒的。小华睡着了,李若兰也跟着喝了些酒,有些醉醺醺的,他们便带着孩子先回去了。

傅司臣载着一家人拐了个道,到了另外的地方。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

小木屋。

对于这一家人还真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倪佳人牵着小硬币的手,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在前面,傅司臣锁了车门两步跟上去,握住了倪佳人的手。

一家三口缓缓地向山上走,越逼近小木屋,倪佳人的心情越是激动。

记忆中的画面慢慢地涌上来,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笑意。耳边,她听到傅司臣问,“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

她曾经遗忘的,都在平日的一点一滴中慢慢找回来了。她走过的所有地方,都能带给她回忆。

“我一开始还有点儿害怕,不过,现在很庆幸我能想起来。”

“妈妈,快放开我,那边有小松鼠!”小硬币眼尖,看到小动物立马就挣开了倪佳人的手,朝着小松鼠的方向跑去。

叶子都黄了,小松鼠与叶子融为一色,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你慢点儿!”

“随他去吧。”

小硬币跑开了,两人席地而坐,在小山丘旁靠着,两个人相互依偎着,仰头看着璀璨的星空,感受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倪佳人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

有那么一瞬间,倪佳人觉得有些反胃,捂了捂嗓子眼,却又没有其他感觉了。

傅司臣看着皱了皱眉头,“明天咱们去医院看一看吧。”

“……”倪佳人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明显就是不想。

傅司臣拍了拍她的脑袋,“不行,身体不舒服不能这么拖着。你身体本来就弱,需要特别注意,我们只是去检查一下……”

倪佳人失落地回眸,“好吧。”

她对医院真是抗拒,许是因为医院进多了,身体和思想都本能地排斥。可她最近的确一直不舒服,总不能又让病痛来拖垮她,只能去医院了。

一家人在小木屋住了一晚,直到天明。

而陆遇也在祁家老宅的楼下守了一晚上,看着祁安的房间灯开了又灭,灭了又开……

天就这么亮了。

他全然无睡意,看着祁家的大门缓缓打开,他有些慌乱地想躲藏。

躲了一分钟才想起来,他车的玻璃是单向的,里面看得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而且,为了不被认出来,他还特意换了一辆车。

坐起身子,恰好看见祁安出了院子,在瑟瑟的秋风中却只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条运动短裤。似乎是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臂,在原地小跳了几下,然后沿着小区的路跑起来。

晨跑?

她还有这个习惯吗?

陆遇看着祁安,猛地发现自己对她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了解。

鬼使神差地,陆遇下了车,远远地跟在祁安身后。她一路小跑,陆遇慢慢地走,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跑远了,他就穿越小路跟上去。

一直等她跑完了两圈,第三圈的时候,陆遇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拦下了他。

“伯母……”

“我们安安,很漂亮吧?又喜欢运动,身材也很好,关键是性格很讨喜。”

祁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此时只是望着祁安的背影,“我们安安从小就出国留学了,很独立的……”

陆遇也跟着她的眼神望去,轻声回答,“是。”

闻言,祁母笑了,却又不解地问,“既然你也觉得她好,为什么还这么跟在身后呢?跨出一步有那么难吗?”

陆遇默了。

“陆遇,说实话,哪怕我想让安安从美国嫁回来,你也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可是怎么办呢?我们安安偏偏就喜欢你。薄翰比你哪里都不差,可她就是不喜欢……

这大概就是命吧。我今天也跟你说清楚,安安今天就要走了。如果你还打算站在身后,那我这里你永远就拿不到赞成票了。”

祁母不是一个很爱管孩子的闲事的人,可她从祁安出来跑步开始,就看了陆遇。

他分明心里还有祁安,而祁安那个死脑子认定了谁就是谁,要改变又很难……

陆遇还是没有开口,祁安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灰蒙蒙的天,雾气原本就有些重,此时雨似乎要下下来了。

“做选择吧。要么替我留下她,要么永远放她走,你们各自安好。”祁母的话如此果决,说完,她没有等他的答案,转身进了屋。

这个答案,是他要给祁安的,而不是给她的。

天空的气压越发地低了,雨似乎在一瞬间就要落下来。陆遇还站在原地,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快步闯进了眼球。

祁安跑步回来了。

走与不走,代表了他的决定。

可是陆遇,你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她想要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他缓缓抬手,紧紧地握住了车的把手。

原本今天天气就有些不好,祁安一大早起来坚持跑步也是看雨不会突然就下,可谁知道跑到一半感觉天空都要压下来了似的,她赶紧加快了步伐往家里跑。

她只回来两天,时差都没完全倒过来,跑了一会儿脑袋就有些发懵了。可看样子又要下雨了,她只好撑着加快了步伐。

浓雾中,她看见一个身影站在远处。

她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那好像是她家门口啊?谁站在那里?

慢慢地走近,那个身影也越发清晰。

祁安曾想过回来会碰见他,可没想到是在这里,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缓缓走近,陆遇就站在那里,挺拔的身躯站得笔直,她却看到他的皮鞋轻碾着脚下的石子,似乎有些局促。

“你怎么在这儿?”祁安面无表情地问。

“我……”陆遇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曾在祁安面前也很毒舌,可此时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想了想,干脆走上前执起祁安的手,“安安,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的声音在浓雾中氤氲开来,竟模糊得让她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

“陆遇,我们……”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在她决定接受他,而他主动放弃的那一刻,她不止一次认为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不该被爱情拥护的人。

“安安,我不想再管以前,我只知道,从我意识到自己爱上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再也没有动摇过。拒绝你,是我不够有勇气。现在我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可是安安……我会努力,有站在你身边的勇气。”

其实,他一直以来不过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罢了。

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他的借口。

“你……没必要,我并没有多好。”

“在我眼里,你就是千般好,我配不上的好。”

祁安有些迷糊了,陆遇像是被什么灵魂附体了一样,说得尽是他以前不会说的话,她听着又是开心又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安安,跟我回家好不好?”

祁安觉得跑完步身体发热,一路热到了眼眶。

“你确定吗?”泪意已快突破关口,她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我祁安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只要我认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你现在要我跟你回家,就一辈子都不可能赶我出来了……”

闻言,陆遇紧张得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而紧绷的脸终于舒缓了笑容,“就算你反悔我也不会反悔!”

他突然上前,将眼前褪下高跟鞋显得更加娇小的人儿拥入怀中。

眼泪,终于在隐忍后决堤。

祁安,你说说,为了一个陆遇你等了多久?你说说,一个陆遇值得你做那么多吗?

她想,大概是……很值得吧。

哪怕最后的最后,她等来的仍然是一个天各一方的结果,可她爱的这个男人,并没有爱错。

……

陆遇和祁安的事情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传遍了几大家族。

倪佳人这几天睡眠质量特别好,醒来已经是十点过了。她刚洗漱完到楼下吃早餐,家里其他人已经吃完了,她端了一小份到客厅,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聊就听到了祁安的消息。

她大为震惊,原本今天下午还准备去给她送行呢,现在看来,不用送了吧?

“这陆遇出手够快的啊!“

“这再不快点儿安安就走了,能不快吗?”傅母听到愉快的消息也很开心。

倪佳人刚喝了两口鱼汤,就觉得胃里翻滚得难受,干脆放下了碗筷不吃了。

“怎么?胃还是不舒服?”傅司臣皱眉,原本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他就是刻意留下来带倪佳人去医院的。

“嗯。”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都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我吃饭了……”如果要检查胃,不是不准吃饭吗?

“先去看看吧,总有解决的办法,说不定没什么大问题,不用照胃镜呢。”

倪佳人对去医院还是有些抗拒,最后还是被傅司臣压着去了。

到了医院,倪佳人还是乖乖地进了肠胃科,医生简单地检查过后,拿着报告笑了笑,“傅先生,傅太太,你们还是去妇产科看一看吧。”

“妇、妇产科?”倪佳人明显地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反而是傅司臣,浓眉上扬。

他二话不说,跟医生道过谢就拉着倪佳人去了妇产科。倪佳人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应该……没那么准吧?

她在外面等结果也十分忐忑,一直偷瞄傅司臣,而他的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看来傅司臣很高兴……

倪佳人忐忑不安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些。

管它是不是真的呢!万一是假的呢?

她正打算闭上眼睛等待生死决策的时候,护士出来了,拿着一张单子,脸上满是笑容,“傅先生,傅太太,恭喜你们!”

倪佳人猛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里的单子,抢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数据——

阳性。

她真的怀孕了?

“恭喜你啊,傅太太啊。”傅司臣脸上的笑容都绽开了,她知道,他一直都期待她给他生一个女儿。

“傅先生,我并不是很开心诶!”倪佳人一插腰,嘴上说着不开心,嘴角的弧度却忍不住扬起。

“为什么?”

“我又要被各种行为禁止十个月了啊,你不知道你的管束很严吗?”

“有吗?”

“有的。”

“没事儿,现在家里有小硬币陪你解闷儿。”

“我要去工作!”

“不行,跟我回家养胎!”

“我抗议!我不生了!”

“由不得你!”

倪佳人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傅司臣一个横抱抱起来,他温柔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怀孕了就别穿着高跟鞋乱跑了,我们回家。”

回家。

真的是她听过最美的词汇。

倪佳人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另一个生命在她肚子里孕育着,他们的家……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呢。

嘴角笑容灿烂,她轻声回应,“嗯,我们回家。”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梦里几度客梦里几度客李祈风|现言离开家的李棋枫,无意间来到湖北宜昌。被品茗楼的老板叶华盛收留。李棋枫跟着叶华盛学习茶道,天资聪颖的李棋枫,对茶道悟性极高,受到叶华盛的赏识,把李棋枫收为义子,并把自己终身所学的茶道倾囊相授,以期望李棋枫能继承光大茶艺。在叶华盛的要求下,李棋枫进入了宜昌当地的一所大学。进入大学的李棋枫,和叶紫(叶华盛的女儿)朝夕相处,叶紫渐渐爱上这个小子。李棋枫一直把这种情谊视作姐弟情意,当叶紫将这种情感表白出来时,他有些迟疑的拒绝了叶紫。韩国女孩金玉研的介入却让李棋枫的情感从拒绝叶紫的内疚中解脱了出来。金玉研遗产继承遭遇危机,李棋枫不顾个人安危帮助她,让她深受感动,两人的爱情突然间降临。可是当金玉研的危机解除之后,他们的爱情危机爆发了。面对着世俗身份观的压力,也为了不影响刚刚即位的金玉研能够安坐董事长的职位,李棋枫毅然提出了分手。只是他却一直不知道这些背后隐藏的阴谋。
  • 星星,太阳,烟花雨星星,太阳,烟花雨琬青|现言通过办公室政治,从女主角的年轻的视角里看到和体验到的故事。24岁的主女主角碰上了待自己如父亲的“执行董事”,如兄长的“立哥”,如姊姊的“晓月”,如妹妹的“小妹”,她空白的感情生活也因为同样“离乡背井”大学生罗而丰富。高级管理层之间政治斗争把她带到了这个公司,在深圳的花花世界里经历了很多戏剧性的角色和情节,她用稚嫩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并被影响着,同化着。在“感情”和“事业”选择中,在强大的“权力论”的感招力之下,她被动的选择了事业,在无人可以投靠的环境下,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磨炼,蜕变成一个“别人要求”下的角色。
  • 腹黑boss轻点宠腹黑boss轻点宠段嫣然|现言被人设计下药,她误打误撞上了他的车,与他一夜欢情后,她却将钱一把甩在他面前便匆匆逃走,本以为不会再相遇,去工作实习,没想到他竟是她未来上司,并且陷入了他无止境的纠缠之中。C城第一帝国集团总裁?可撑半边天的人物?关她什么事,她只想远远躲开!上班时在公司里压制她,她忍;下班后又处处纠缠她,不让她与别的男人接触,她也忍,可还要让她给他生包子?!抱歉,她忍不了了
  • 圣女也妖娆圣女也妖娆九宝非九|现言契约神兽有什么好得意,她儿子可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拼爹怕什么,谁有她爹爹厉害!佛妖混合之体,还怕你小小一介凡人?比尊贵?她可是上古古神之一,无论你大神小仙通通跪下!小蛇妖在坑闺女的养父带领下,打遍都市无敌手,收起了妖怪们的保护费。从此一代圣人女娲走上了祸乱人间的伟大理想中。
  • 缘不可说缘不可说婉玉老师|现言钱氏集团的太子爷钱缘是一个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一次酒后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同年,从国内某航空公司辞职的空姐杜可意,来到国家级重点名校H市航空中专任职,认识了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同事于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并产生了超乎寻常的感情。三年后,于不同在祭奠亡夫归来的路上因救助三个小孩,被一块巨型广告牌砸中身亡,原因竟然是地狱的一场比赛,本不应该英年早逝的她被安排进入已经魂飞魄散的钱缘体内重生。睁开双眼,霸气归来,且看魄力女教师,如何摆正自己错位的性别、重整混乱的家族企业、并改变自己在社会大众心目中的形象,克服重重难关,赢得今生所爱。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芝麻开门:冷少来袭芝麻开门:冷少来袭幕弥殇|现言青梅竹马不是应该两小无猜,相亲相爱的吗?可是到她这儿怎么就全成了悲剧?在外人眼中,许氏新上任总裁,高贵冷酷,疏离地将一切隔绝在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上流社会的贵公子而在牧小芝的眼里,那只不过是一个千面恶魔,那行为恶劣地令人发指!尼妹妹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她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高智商!高得让他跪下来唱征服!
  • 萌妖嫁到:老公,请签收萌妖嫁到:老公,请签收云绵绵|现言狐妖妖自认为穿越到现代,可以称霸世界。但,谁来告诉她,她的法术呢?为什么她只剩下一门读心术。读心术就读心术,但谁又能来告诉她,为什么对眼前这个男人无效,反而他能读出自己的?“老公,你就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好不好?”“想和你永远在一起。”“……”“那你觉得我在想什么?”“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 首席新娘是二货首席新娘是二货拖鞋皇后|现言(小白搞笑宠文一枚,简介无能,别被它吓到。)男主属性:高冷、毒舌、总裁范女主属性:二货、逗比、段子手当这两个人走在一起,那简直不是真爱都不行!宋遇也一直以为她是他的真爱,直到有一天她不告而别,三年后她背着富豪遗孀的身份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衣角扯了扯:“你还要我吗?”“想的美!”“那我去嫁给顾立新好了!”“你说什么?!你给我回来!”
  • 总裁情缘:天降猫咪天使总裁情缘:天降猫咪天使yi姝|现言十四岁那年,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莫名的想要留下她,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她幻化成的女孩,她有一双黝黑毫无杂质的眸子,她喜欢傻笑着叫他“小熙”,她告诉他:“我喜欢你。”他一怔,问她什么是喜欢,她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突然认真的望着他,诉说着她的喜欢……她十八岁,他为他们举办了一场蓝色的盛大婚礼,因为她说她喜欢他眼睛的颜色。她挽着哥哥的手走着长长的水蓝色地毯,却在快要到他身边时笑嘻嘻的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