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冤家难缠:总裁先生请放过

作者:轻描
人气(0)评论(0)字数(18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无爱的婚姻只能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坟墓,对于倪佳人来说,这场婚姻就是一个惩罚的牢笼,是傅司臣折磨她的手段,因为在他心里,倪佳人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恶毒女人。她一直在等,等那个人醒来给她一个清白,等傅司臣回头,然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错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和对的人相爱一生。

最新章节

第562章 :我们回家(2020-02-20 17:33:59)

同类热门
  • 相忘江湖(全本)相忘江湖(全本)初夏空心|现言【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她是朵空心的花,逼得人手足无措。她是万年雪顶冰川,永远都不要期望将她捂热。她是片荒凉的沙漠,所有寄予她的希望都将破灭。她是炼狱修罗,错到人间走百年,一根反骨可通天。她有一双冰冷的眼睛,一张清冷的脸。她的前半生被男人所掌控,后半生努力逃出生天,活出自己的影子。一个武林盟主,一个藩王之子,一个苍兰王储,一个采花大盗——谁给她一生的羞辱,谁迫她踏入江湖,谁被她眼也不眨地杀掉,谁是她最终的归宿?——————————每晚八点更。本文不上架。粉一夏,群:33844916无耻大本营群:51224306
  • 幸福甜婚幸福甜婚木婉清|现言办喜事都是比较热闹的,尤其是当地的一个大家族,当姑娘准备嫁人时,总会准备很多东西,比如礼物啊红包啊一类的,过程中少不了吵吵闹闹,甚至有些许的纷争,但这还是很温馨的故事。
  • 出轨婚姻:谁为外遇买单出轨婚姻:谁为外遇买单杨家丫头|现言又名:《伤婚—误嫁高干子弟》简介:林小可喜欢陆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顾父母反对嫁给这个被众人宠坏的高干子弟,在强势公婆的要求下辞掉风生水起的工作,居家做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她想让陆峰忘了沈琪,那个在陆峰生命里留下刻痕的女人。半年婚姻在柴米油盐里转瞬即逝,林小可担心的事终于发生,沈琪从外地归来,陆峰开始夜不归宿,在这最难过的时侯,林小可的初恋情人徐浩满载荣誉从国外归来……摘要:女人一旦受到伤害之后,沉睡在心里的那头小野兽觉醒,爆发出来的报复力也是无穷的,不过她林小可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报复,的确是想要让自己从困兽的笼子里挣脱出来……
  • 小方,我们可不可以不分开小方,我们可不可以不分开文三树|现言一个已婚男人的衰败史,一个欣欣向荣的家族走向悲剧。一个未婚女人的成熟史,一个等待着真爱却如雾里看花的悲剧。一段爱情,一段真实的爱情。
  • 当夜幕的爱情穿起白色的裙当夜幕的爱情穿起白色的裙夜半乌梅|现言假如我爱上你,祈求上帝赐我死罪!这不是誓言,而是爱你的宿命!如果你不相信泥土和白云的爱情,那你必须相信天道酬勤!身为泥土的我们,走出阴暗,怀抱太阳吧!只有拼命晒干自己,粉化自己!或许才可乘西风扶摇直上,遁入白云的爱里!这就是孟骓和杜琳的爱情!
  • 温柔陷阱捕萌妻温柔陷阱捕萌妻千里寂溟|现言沐家——“快去把小姐给我找回来!”沐母急躁的对下人下达紧急命令。该死的,再过一会儿寒氏集团三少爷就到了,那小祖宗又逃到哪去了!沐家后院。一个18岁的女孩驾轻就熟的爬上墙边那棵高高的百年老树跳到墙头上,看都没看一眼就跳了下去,于是在沐家后院的高墙后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十八岁的少女趴在一个身穿名牌手工西服脸色微微震惊的帅哥身上,柔软的唇轻轻地贴在因惊吓过度而较为僵硬的唇上,水漉漉的眼睛大张着。
  • 张小娅的完美生活张小娅的完美生活王悦儿|现言完美的爱情、完美的生活是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内心的渴望和毕生的追求,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避免的。没有纯粹的完美爱情和完美生活,人与人之间只有宽容、理解、谅解才能会得到接近完美的生活。本文通过对两男两女之间的爱情,折射出现代社会男人、女人的爱情观、事业观、家庭观。
  • 苦守的约定苦守的约定历史公子|现言作品先从校园开始,而后延伸到都市。偶然的相遇,变成校园里相互看不顺眼的对头,千奇百怪的状况以及同学朋友间的勾心斗角,在那一片樱花树下,又有两人什么样的约定,历经劫难之后,他们能否还会在一起、、、
  • 豪门小娇妻豪门小娇妻不吃鱼皮的猫|现言一语繁华,那个眼神,神态都如蚀骨的蛊虫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内心。她怎么会知道,不过是生意场上的交换罢了,可却当了真,动了情。他是个神秘而深沉的人,就像对待他的爱一样,从不轻易拿起,也不轻易放下。“周涛,这个孩子要不要?”他冷峻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的痕迹,“作了吧”此刻的心呐,如万般缠绕丝,剪不断理还乱。她以为,他会同意留下。冰冷的手术室,还没来得及等手术钳刺入身体,却被气的流产。万念俱灰,她才明白,逢场作戏罢了,一切都是假的。“你当我妈妈还不好?”李小心先是一愣,仔细端详面前的这个孩子,又是爱又是恨,转念一想,为什么要将执念转化给孩子呢?“好”她便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 徐霞客探案录徐霞客探案录长山子|现言人心难测,欲壑难填,诡谋叠出,黑影重重——&&&&他游历四方,阅览世道人生,能洞察人心,性情却宽厚包容——他竭力寻求真相,却不随意评价真相。一日,他携着她的手,将记忆从最深处翻出,那是他的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