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6章 我爱你(番外-大结局)

厉东呈的黑眸阴沉地一扫,眉头皱得更紧,白色的大床上,一男一女,男的则是把女的捂得死死的,看不到脸,他表情阴鸷地走过去。

那男的惊了,“你有病是不是,出去,你过来干什么……”

这间客房的动静足以引起这一层楼客人的注意,对面的门打开,莫菲拿着芒果干一脸吃瓜群众表情,“安安,快来看啊,好像有人被抓奸了。”

苏连安打着哈欠,没什么兴趣地说,“睡觉吧,好困。”

莫菲一向不嫌事大,非要去看热闹,对面房门已经站了几个人在门口,她挤了过去,眨了眨眼,咦?那站在床边的男人背影怎么好像有点眼熟呢?

忽然间恍然大悟地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安安,厉东呈好像在对面的房间里。”

厉东呈站着一动不动,他没有勇气去拉开被子,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她是谁?”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马上给我出去!”妈的,好不容易攒了个钱跟自己的女朋友来外面开个房快活下也要被打扰!

男人犹豫了几秒还是伸出了大掌,想要去拉开被子,可突然间一双柔软白净的手出现他的视线里,苏连安一身睡衣抓住他的手,朝床上的人道歉,“抱歉抱歉,不好意思,是一场误会,这是我老公。”

说完也不看身边男人的表情径直拉着他出去,朝对面的房门走进去,关上,莫菲笑了出声,让酒店人员帮她再开一间房,否则她要没觉睡了。

房间里,苏连安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你别告诉我,你以为那床上的女人是我?”

男人沉默,没回答她。

她理解他的脑回路,他不相信她,从家里跑出来想要凉拌他也是因为这个点,他对她没有信任感。

他低眸注视着她,“前台说你住在那个房间里。”

“所以你就可以觉得那张床上的女人是我?”她开车出来后半路上打电话给莫菲,让她过来陪她,本来是定了对面的房间没错,可一对情侣敲门说上次来也是住她们这间房,比较怀念,询问可不可以把房间让给他们,她答应了,就对调了房间。

“没有,我只是怕是你。”

“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这间酒店的负责人,让他把消息封住,我不想明天上头条。”

厉东呈应了一个好字,便拿出手机简单地说了一下,对方什么都没有问就应下了,收起手机,他盯着她,“安安,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苏连安扶额,“被你气死了!”她被气主要是因为每次他们吵架,他都分不清楚她气的点在哪里,跟他生气半天根本就没有作用!

“嗯,是我不对。”他怕她更生气。

苏连安走到他面前,学着他平时一样,抬手捏住他的脸,“厉东呈,你究竟明不明白,我从小到大从头到尾爱的男人都只有你,别的男人喜不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在乎他们,我在乎的人是你,公司里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强人,我也想要变成跟她们一样,想要有自己的小事业,这样才不会落伍!”

“什么女强人?”在他眼里公司的每个员工只有职能之分,他从不去看脸也不去看性别,“在我眼里只有你是女人。”

她撤回手,哼了哼,“不用专门捡我爱听的说。”虽然知道他一直对别的女人都没有兴趣,可她还是不高兴有别的女人围着他转,她知道他不可能跟她们有什么,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太空闲胡思乱想才想要开舞蹈室的。

“你一直都不相信我爱你是不是?”她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你觉得我当初选择不去巴黎留下来是因为同情你有抑郁症,可这个世界上抑郁的男人那么多,我为什么要只同情你,还不是因为我爱你,爱你,你究竟有没有记住!”

这件事始终是他们之间的心结,他对她没有信任感就是因为他觉得她跟在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是不是非要让你跟佑佑一样,把不懂的字抄写一百遍你才能记住!”

他捏住她的手指,将她拉进怀中,苏连安有点小别捏,不肯让他抱,但他两条长臂紧紧箍住她,不让她动,她其实很明白,这个男人面对他的所有温和都是在刻意放低身段,他骨子里是强势冷硬的。

“你别生气,别不理我,嗯?”

苏连安用脑袋撞了几下他的胸膛,“我很难不生气。”有哪个女人会跟她一样总是要费劲解释她爱他。

厉东呈已经听出她不怎么生气了,因为假如她很生气的话是不会说出来的,“那怎么办?”

她的脸仰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心头的火气不知道怎么就没了,鼓着腮帮子说,“罚你给我一个吻,亲得不好的话,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男人眸色深深地盯着她,不说话,她着急了,“你到底要不要亲?”

男人回过神来扣住她的脸重重地亲了下去,是长长的掠夺,把她压倒在后面的大床上,苏连安眼见场面要失控了,才急忙阻止,“够了够了,我们回家吧。”

他趴在她的颈窝处,吸取着她身上的香味,低低的噪音很性感好听,“假如我一辈子都这样,你会不会愿意这样不厌其烦地跟我说我爱你?”

她抱住他的头,短发刺手,可她心底却是别样的感觉,“你不惹我生气我就说给你听。”

“那你再说一次。”

“不要。”

他低低地无声笑起来,“我不相信,你再说一次给我听。”

苏连安觉得他有趁机哄骗她说这三个字的嫌疑,可还是遂了他,重复着,“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一整个晚上他的耳边都是她软糯软糯的声音,厉东呈感觉这三个字穿越了他的耳膜直击中他的心脏,震得他密密麻麻的,繁盛出愉悦……

苏连安的工作室没有关,而是交给了蒋清梦一起帮忙打理,这样的话,她就可以空闲一些,不用天天过去了。

三个月后,法国巴黎,铁塔下,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背着一个身材纤细娇小的女人,相机将这一瞬间定格下来。

前些天苏连安要他抽空出来,陪她玩遍欧洲,每到一个国家,都要在这个国家的标志性地点以不同的姿势拍照,以后老了,就可以拿出这些照片,这些都是她爱他的“罪证”,他会趁她不注意在照片背面写下:我在时光的尽头等你。

他们先相见还恨晚,后余生与共。

释迦牟尼曾说过一句话。

伸手需要一瞬间。

牵手却要很多年。

全文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软萌逆袭软萌逆袭偷懒猫猫|现言孙美琪入职第一天,撞了BOSS的豪车,抢了BOSS的蛋糕,欠了BOSS几十万的债。苦哈哈的每天省吃俭用打工还钱,还要忍受大魔王老板的各种调戏。软萌妹子默默发誓,等我成了女富豪、女总裁,让你当我的拎包小弟!华司宇:“别做梦了,干活去!”软萌逆袭,会否成功?你说呢?
  • 笨小子与宝丫头笨小子与宝丫头请叫我小奈|现言大家怎么看待游戏里认识的玩家呢?大家对网恋又是怎么看待的呢?现在,就有两个年轻的高中生,正在突破自我,为我们带来奇迹,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创造奇迹的吧。
  • 高冷总裁:走着瞧高冷总裁:走着瞧蔓妍|现言一时之间,他的眼底满是苦涩的笑容。如果那时候,他一心一意的对戚菲,说不定,现在得到幸福的,便是他?而身边这两个孩子,也该是属于他的。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如果罢了,若是人生真的能后悔,真的能改变,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后悔呢?
  • 总裁绝宠傲娇妻:看谁欺负谁!总裁绝宠傲娇妻:看谁欺负谁!倾于暖|现言爱是缪斯女神的吻,谁都应该被爱纹身。她勇敢坚强,千娇百媚;他俊美绝伦、腹黑强大。自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又被催眠忘记某人四年的楚九辞回国后,频繁和夜幕染上报纸。后来腹黑的夜幕染不高兴了,于是第二天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了。中午楚九辞将报纸扔到夜幕染面前:“说好逗他们玩的,你居然食言了。”夜幕染只是盯着她坏坏的笑。今生,你是栖息在我心上不离不弃的梦。——夜幕染这辈子,送自己最好的礼物就是回到你的身边。——楚九辞
  • 老婆,我们复婚吧!老婆,我们复婚吧!噬夜女魔|现言在童音的眼里,连靳除了那张脸之外,一无是处!嘴巴贱,招蜂引蝶,就是一个人见人恨的花花公子!在连靳的眼里,童音除了那张脸之外,一无是处!爱乱想,口是心非,就是一个让人厌烦的疯婆子!他们互相厌恶对方,但他们却又是夫妻,共同拥有着一个三岁的女儿!★“我受够了!我们离婚!”两个人爽快的签了离婚协议,从此是路人。他被女人追,她到处黑他,她被男人追,他到处搞破坏,童音怒了,“准你到处留情,就不准我找男人?连靳你够了,你也只不过是前度,ex懂不懂?!”连靳笑了,“怎么了?怎么?我怎么了?我就不准你勾三搭四怎么了?”童音真想一刀劈死这不要脸的男人!“老婆,我们复婚吧!”“你丫的给我滚远一点!”
  • 神度之恋神度之恋竹维度|现言战神何度退休后接天庭通告派遣下凡督察现代军事是否巩固何度异常想窝在殿里安度晚年于是向天庭总督提出抗议总督向何度循循善诱说明了现代凡间的好例如电视机游戏机洗衣机云云何度动了心打算回家收拾东西下凡不料胖的不见腰的八仙女泪奔而来挽留何度何度吓着了华丽丽跌下仙人台两手空空无装备来到现代懒懒的做逗比冷冷的做懒人躺在家门口求包养被林潼捡去勉勉强强当上看门的终于战神怒了岂有此理我是神岂是狗既然当都当了主人求抱抱。。。
  • 重生之天价影后重生之天价影后纸砚|现言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着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唉。
  • 蔓殊莎华蔓殊莎华咕咕叫|现言蔓殊莎华为梵语,意为彼岸之花,相传生长在彼岸,开一千年,落一千年,极其美丽,诱惑在此岸的人们。我想,人类的悲哀与伟大,皆来自盘桓与此岸与彼岸之间的这条大河,来自彼岸蔓殊莎华的诱惑。因此,我想写的还是人的欲望,无关善与恶的欲望,欲望到极致的扭曲与绚烂。
  • 女友好疯狂女友好疯狂暖男TA小叔|现言职场励志男耿亮只从患上了结婚狂热综合症后,向同事的表姐展开了猛烈的追求,不料被该表姐“俗称灭绝师姑”的王佳妮折磨到百死难生的地步。岂料期间又闯入了温情秒杀男李子皓,二个贱男争一虎女的局面才刚刚形成,就被灭绝师姑王佳妮的失联好闺蜜,“俗称白富美露大腿”的苏莎打破。二队人马杀将起来,最后王佳妮和耿亮,苏莎和李子皓二对苦命鸳鸯上演了二段只要活着就要折磨死你的爱情。
  • 谁的嫁衣捻落成殇谁的嫁衣捻落成殇苹果瞳|现言一直在背后独自品尝思念的城,陪在她身边给她寂静生活的临,决绝的她该如何选择……当洁白的嫁衣捧在手上,她还来不及留下幸福的眼泪,就看到那个疯狂的女人拿着剪刀将她的未来裁成碎片,只留下一地未及凝固的鲜血……苏子,那个一直以来孤独的锦衣夜行的女子终是抵不过命运的年轮,穿不起女孩子一生中最漂亮的那件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