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欲罢不能

68

现在是九月,北京的天气有些凉意了。

刘维民和小雪的日子依旧很融洽。由于网上开店逐渐入手,生意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她每天除了处理网上订单,还要去一些批发商场淘货,所以手头上的事情非常多。每天回来还要做饭,等刘维明下班回来,她也就累得骨头像散了架,躺在沙发里动也不想动。每到这个时候,刘维民总是小心翼翼地过来,帮她打来水烫脚,然后再轻轻地揉洗。等她彻底放松了身心,刘维民便不由分说地抱起她放到床上直接进入造人状态。

那段时间,刘维民的妈妈常来她们的大房子里小住。他母亲特别传统,进门就急着追问小雪肚子里有没有了。每次听说没有怀孕,婆婆就失望地走了,后来也很少过来。

因为市场普遍萧条,刘维民所在公司的效益一落千丈,无奈公司引进风险投资,新成立的董事会调整领导班子,在这一次调整中他失业了。但刘维民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人,没过多久,他就和以前在一起打工的老马相遇了。老马这几年一直自己包工,挣了不少钱,正好有钱没项目。刘维民就建议他投资搞装修,理由是如今的房价日益猛增,买房子的人非常多,都等着将来增值,这个时候搞装修,肯定能赚钱。老马非常赞同,于是和他合开了一家公司,刘维民主要负责包揽业务。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公司生意时好时坏。

那段日子是非常清苦的,但此时刘维民和小雪爱得更加刻骨铭心。在丈夫心情不好的时候,小雪总是极尽温柔地安慰和鼓舞他,在丈夫最落魄的时候,小雪的爱无疑增强了他创业的信心。

那年夏天,对小雪来说,无疑是一个灾难的时节。刚开始小雪总感觉下身隐隐作痛,后来便是浑身无力,接着下身开始出血不止。当时小雪以为自己得的是很常见的小妇科病,调理一下就好。不料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去医院做了彻底的检查,结果各项检测都显示,小雪得了不孕症。

医生对她说:“你只能好好保养,调整好心态,将来只能看奇迹了。”

小雪如遭雷击:“怎么可能啊!我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就得了这么个病呢?”

这个晴天霹雳也把刘维民打蒙了。

那晚,听着小雪断断续续地泪语,他先是痴痴地望着小雪,一会儿眼里就饱含了泪水,突然之间他发疯一样冲上去,抱住她的身体拼命地摇着,剜心的喊出来:“这是不可能的!是不是误诊了?你还这么年轻,我们结婚才几年,孩子都还没有要啊……”当看着小雪如潮的泪不停地涌出来,刘维民终于悲痛地蹲下去,双手抱头,失声痛哭。

刘维民看到小雪绝望的神情和憔悴的脸色,紧紧抓住她的手,流着泪安慰小雪:“不管以后你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也不会嫌弃你的,你是我永远的爱人,我会守住你一辈子的!”听着刘维民饱含深情的话,小雪的心里好感动,哽咽着朝他直点头。

小雪痛恨自己当初不听婆婆和刘维民的话及早要个孩子,如今一切悔之已晚。她整天都以泪洗面。刘维民总是极尽所能地安慰她:“我们的爱并不一定非要一个亲生孩子来维持,我们过去和现在的互相体贴和关爱才是最让我感动的,我们可以抱养一个孩子,然后好好地教育他,让他成材,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

小雪虽然高兴,但心里依然不是滋味。

那些夜晚,小雪无时无刻不感受着刘维民那火热的身体和温情的话语,她受伤的心灵在他的抚慰下终于慢慢地复苏。身体上的伤痛很快好了。这期间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几乎由刘维民来做,他从无怨言。小雪被他的温情包围着,以后她开始更加努力发奋地经营着她的小店。经过艰苦的打拼,刘维民和老马合开的公司也终于将生意慢慢做稳,公司效益蒸蒸日上,这让小雪心里一直悬着的一块巨石终于放下来。

随着生意上的应酬,刘维民慢慢地开始夜不归宿了,刘维民也从最初的不吸烟不喝酒变成了烟民和酒鬼。对于这些改变,小雪很理解:刘维民有他自己的事业和社交圈子。以前刘维民总是很节省的,后来变得出手大方。小雪和刘维民开始聚少离多,加上刘维民和老马经常出差,他们好几天不见面是常事,有时候小雪夜里等到十二点,刘维民还不归家。一天午夜,刘维民满脸酒气,摇摇晃晃地回来,然后就倒在沙发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为此小雪不免有些心痛,就责怪他:“以后不要这样了,要注意身体。”但刘维民总说这是为了应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刘维民这样的精神状态,照顾爱人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小雪身上,烧开水,帮他洗脸、擦背、烫脚,然后扶他上床。

最让小雪担心和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那天晚上,好几天都没有回来的刘维民醉醺醺地进了屋,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突然梦呓一般说:“儿子,儿子,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儿子啊。”

小雪陡然惊醒,顷刻间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一齐涌上来。那晚,小雪只有在心里默默地流泪。痛苦过后,小雪终于想到要为自己和刘维民抱养一个孩子,因为她记得当初刘维民也是这么说的。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拴住丈夫的心,让他时刻都有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

第二天小雪强作欢颜地拉住一起床就整理好公文包要走的刘维民,把抱孩子的想法说了,想不到刘维民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对她说:“要什么孩子啊!我们这样不是好好的吗?再说抱来的能和亲生的一样吗?”望着他冷漠的神情,小雪更加猜定他的心思早已改变。于是小雪紧紧地拉住他,苦苦地哀求,最后刘维民不耐烦她的纠缠,挥着手说:“你去办就好了,别再烦我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天后,小雪终于领养了一个女婴。

刘维民闻讯后回来了,也没说什么,一会儿工夫就和小雪一起逗着她玩儿,孩子的童真让他们脸上都有了笑容。

晚上终于做了小雪一直想做的事,她温柔地躺在他怀里,撒娇着说:“你是不是为了想要个亲生的,在外边有了女人?”

“怎么会?我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你别乱想,那样会冤枉我。”他说。

那以后刘维民每天晚上都回来得很早,也很少喝酒了。刘维民的这些变化反而让小雪有些不安了。

她问刘维民:“你最近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你有什么想法告诉我。”

“没有,其实我还是想要个亲生儿子,但我绝不是想在外边找女人,我希望你能为我们生个儿子。”刘维民实话实说。

“我不想难为你,维民。但是生孩子现在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了,那要看天意了。”小雪冷静地说,“我并不怀疑你对我的爱,如果你想,你就去做。我不想将来万一没有孩子,我会觉得对不起你。”

刘维民摇摇头说办不到,宁愿去死也不会做对不住她的事。

于是,一夜无语。

69

“如果能这样相爱一辈子该有多好啊!”当屋子里只剩下月萌一个人时,她会这样想;当她躺在孙辉怀里撒娇时,她也会这样想。

“爱情到底会不会永恒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花无百日红,不管多么有生机的东西,都有衰退的时候,正如潮涨潮落,有高潮也有低谷,可是,她仍然要祈祷她和孙辉的爱情历久弥新,永开不败,永远傲立在潮头。

月萌早上依依不舍地送孙辉去上班,傍晚又千盼万盼地倚门归,天天如此,她的热情没有变,期望没有变。如果孙辉稍微回来晚点,她会坐卧不安,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她并不是不放心他,而是因为太想念他,虽然她和孙辉从没谈论过婚姻,但她已不知不觉把自己当作孙辉的老婆了。是的,孙辉就是她的最爱,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爱他。

世上最无情的莫过于时间,时间是激情的致命杀手,而最先中招的,往往是男人,孙辉也不例外。

他开始逃避月萌不厌其烦的热情,开始晚归直至彻夜不归,甚至他不再为她写那些激情四射的情诗了。月萌难免有些失望:“轰轰烈烈地爱过又怎样呢?不管多么灼热的火山,到最后还是要冷却,为什么美好的东西总是昙花一现呢?”好在爱虽然冷却了,但爱还在,这才是慰藉月萌的最好支柱。

那就让爱复于平淡吧,也许这样才是最真实的生活,普天之下那么多的夫妻,也许都是这么潮涨潮落地生活着。月萌安慰自己不要对孙辉要求太高,但她又忍不住像那青春已逝的妇人一样,要拼命地抓住最后一缕红颜,最后一抹辉煌,她终于下定决心要跟他好好谈谈。

红罗帐里的恩爱如今只是作为一种原始的欲望存在着,正如家常便饭一样,吃多了就会让人麻木,不吃了又会觉得亲切。孙辉作为一个诗人,他更需要的是“小别胜新婚”,这样他会重新燃起近乎麻木的激情,他是那种少了激情便没了诗意的男人,所以,他必须寻找激情。

这天晚上孙辉从文友们那里回来。因为一个星期没见,所以一见月萌,眼里便流露出一种抑制不住的柔情蜜意。月萌心里委屈,但一遇到他的目光,便融化了,于是在他的暗示下钻进他的怀里。孙辉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在身下:“想死我了!”

“你是想我还是想那事?”月萌第一次在那种时候说了一句扫兴的话。

孙辉没有觉得突兀,他笑了:“想你,也想那事。爱情和性是紧密相连的,你想一下,你想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想我这里了?”孙辉把她的手放到他的阳具上说,“爱一个人,就会想和他做爱!”

月萌对孙辉的回答并不满意。在孙辉火急火燎地满足后,她枕着孙辉的胸膛问:“爱情,是不是和同一个人做爱一样,也会有厌倦的时候呢?”

孙辉反问她:“你说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对你的爱是永远不会厌倦的,但你,你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厌倦我了?我能承受,我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呢?”

“怎么说呢?天天吃同一盘菜,谁都会吃腻的。你不要太敏感,我没有其他意思。你要是在这个屋子里待厌了,也可以出去透透气啊,你放心,我只是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我不会在外面乱搞的,在杭州我有很多文友,小住几日,既增进友谊,又可以论诗作赋,真的很开心,你也知道,关在家里是写不出诗来的。”孙辉耐心地说。

“可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每时每刻在一起。”月萌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为什么男人和女人有这么大的不同呢?男人总想着外面,女人却甘愿守着家。”

“这怎么可能呢?傻瓜,就是总统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人活着除了爱情还有许多东西,比如友情、事业,我不可能天天陪着你,我也有我的事业,我总不能打一辈子工吧?总有一天,我要自己办一本刊物!宝贝,你也一样,不要整天记挂着爱呀情的,你的小说写得不错,那就好好写吧,没有出版社出版,等我赚钱了我们自己出版!我还期望你做安妮宝贝呢。”

孙辉的话字字在理,也许男人天生就比女人理智,月萌不由得连连点头,心想:“我是该努力了!生活中,有谁只是为了爱情而活着的?”

但是,她和孙辉夫妻般相亲相爱地过了快一年,他们却一直没有捅破那层纸。今天,她决定捅破它,反正这个问题迟早都要面临的,她想难道自己真的能做到这样有实无名地和他过一辈子吗?

“辉,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未来是不可知的,我只要抓紧今天。”

“我是说,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过下去?”

“怎么?这样不好吗?”他反问道。

“我希望能像所有正常的夫妻一样堂堂正正、恩恩爱爱地生活,哪怕,哪怕有一天,悲剧重演我也愿意。”她温柔地说,“我要给你生个儿子。”

“现在有什么障碍吗?我们难道不是堂堂正正、恩恩爱爱吗?就算我们现在想生儿子也没有什么问题啊。”孙辉说。

“不是,我是说,如果你的父母亲人及朋友问起我,你会如何介绍?”月萌终于说清楚了自己想说的话。

孙辉终于听明白了,但是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睡吧,不要想那么多了!”

月萌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她松开抱着孙辉的手,黑暗中她不停地问自己:“天啊,他是不是从没想过娶我?上天真是太会捉弄人了,过去的那个男人,从没真正爱过我,却偏偏要给我一个真实的婚姻,而如今这个爱着自己的男人,却从没想过要给我一个婚姻!过去,我是那么的渴望摆脱婚姻,如今又多么希望走进婚姻,我这是怎么了?”

寂寞不期而至,虽然这种寂寞是间歇性的,但比起昔日的那种寂寞,更增加了十分的痛苦,因为有了爱,有了牵挂,有了期望。以前她还可以用写作来驱赶寂寞,可现在不行,孙辉不在的时候,她写不下去一个字,望着眼前的白纸,她心底涌起一阵阵厌恶:没有了孙辉,她写作还有什么意思?

“孙辉啊,原谅我吧,我无法做到像你那样把我暂时保存起来,我更不能忘记你的存在而去进行所谓的事业努力!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就像一朵枯萎的花,活着已没了意义!”月萌在心底里一遍遍对孙辉说,可她不能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孙辉,她怕他失望。

70

小雪和刘维民之间不知不觉出现了裂痕。

一天晚上,一位以前的姐妹邀她去参加生日派对,小雪去之前连拨了几次刘维民的手机都是盲音,后来她和一帮女友越玩儿越开心,竟忘了通知丈夫。

十点多回家,刚上楼梯就听到女儿在哭,小雪心里咯噔一下,推门一看,只见桌上放着两个方便面桶,书本、筷子、咸菜满目狼藉,女儿一脸泪水地缩在墙角,刘维民则僵在沙发上直吸闷烟。

“维民,你这是怎么了?”小雪关切地问。

“烧饭做菜从来都是你的事,我每天晚上都有十分重要的应酬你不是不知道!”哄好女儿已是半天。刘维民突然对小雪大吼,他在屋里走来走去,额上的几根青筋暴起,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会儿将地板踩得咚咚响,一会儿又将桌子敲得令人发慌,没完没了地重复着那几句话。

她刻薄地反击他:“我不是你做家务的机器,我也是人!也需要自己的自由空间!”

“自由?自由就可以不顾别人的死活?我可以饿死!女儿不能活受罪!”一贯善于谈判的丈夫似乎失去了理智,对她咬牙切齿。

小雪泪水在眼里直打转,面对他不依不饶的进攻,她终于撕心裂肺地喊起来:“女儿也是你的,你就不能带他一晚上?每天都是我伺候你,你什么时候又替我想过一回?这样的生活太让我窒息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其实比死更难受……”

那一夜,她们背对背整夜无眠。

以后几天,冷战的阴云笼罩着他们,那时小雪不是没想过为了这个家自己委屈一回,本想主动向丈夫认个错,心里也总指望着刘维民哪天会主动向她道个歉,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但他们就是没有勇气站出来,生怕从此在对方面前矮了一大截。他们的冷战持续着,一见面只有挖空心思的讥讽和羞辱。

一个月以后,他们终于爆发了最为激烈的争吵,纠缠中小雪扯坏了刘维民的新衬衫,刘维民连扇了她几耳光,于是愤怒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离婚!我不信离了你就不能生活,更不信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气愤之下,小雪都这样赌气地较劲,甚至心里发誓几天后就找一个特好的第三者来让刘维民瞧瞧。

倔强的他们终于吵到分居。

刘维民搬到公司的单身宿舍里。小雪的亲戚来了一拨又一拨,小雪就是不去,心傲气盛地想:“刘维民是个什么东西,把自己老婆打了,他连回来看看都不肯!还想要我去巴结他?”

几天后的傍晚,小雪带着女儿下楼去玩儿,刚走几步,忽然发现刘维民和一个妖艳的女人有说有笑地走来。小雪认识并熟悉那个女人叫阿莲,二十三岁,是刘维民常去应酬的夜总会很有名的交际花。一会儿,只见他们握手分别的样子十分亲热,娇滴滴的阿莲甚至将手搭在了他肩膀上,这下可气坏了小雪,她真想冲出去将他们揪住,狠狠臭骂一顿,可一想到自己曾说过“不信找不到比你好的男人”和他说的“不信找不到比你好的女人”时,小雪又退缩了。

“看来他真的行动了,他找上这种女人迟早要完蛋,而我和他的婚姻也可能说完就完,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那晚小雪流了一夜泪水。

71

孙辉又是一个星期没回来了。

月萌每时每刻都记挂着他,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慈爱的母亲在等着调皮的孩子在外面疯玩儿够了回来。她打了几次他的手机,不是占线就是关机,她实在是担心得不得了,便打电话到他所在的杂志社去。

接电话的是位很不耐烦的小姐,她凶巴巴地问找谁。月萌本来就心虚,经这一吼,竟不出声地把电话挂了。

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拨过去,仍是那个倒霉的女声,月萌鼓起勇气问:“请问孙辉在吗?”

“你是谁?”小姐却是这样反问她。月萌还从没听到过这样没有礼貌的反问,一时愣住了。

“我是谁呢?”月萌大脑里一片空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孙辉的什么人。

“我是……请问他在吗?”月萌只想知道孙辉在哪,她心里甚至对这个女人很反感。

“你是谁?”那个讨厌的声音仍然是冷冰冰地问她,带有十二万分的敌意,就好像她是孙辉的老婆一样,对找孙辉的女人,都必须经过她严格审问。

月萌的忍耐到了极限,她突然大喝一声,“我是他老婆,行了吧?!我是问他在不在,又不是找你!”

女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神经病!”便挂断电话了。

月萌握着话筒气得浑身发抖,但又无可奈何,良久,她把话筒连同电话一起用力地摔在了地上。想要寻找一个人却又无法找到,这种无奈和痛心折磨得月萌夜不成眠,她拿出孙辉写的诗,读得泪流满面。每一首诗都是爱的片断,每一首诗都是鱼水之欢,每一首诗都是销魂的回忆。如今,情诗还在,情郎却不知身在何处?

孙辉给了她那么多的欢乐,甚至可以说,是孙辉把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孙辉把她带入了一个奇妙的两性世界,尽管起初她有些难为情,但后来,她也情不自禁深深地爱上了这种放纵心灵和身体的生活。

“那个追问她是谁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物?恐怕不会是孙辉的同事这么简单吧?”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与自己毫不相干的男人保持这样的警惕性。月萌的心被妒忌一口口地吞噬着,她一夜无眠,终于在天亮前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去他的杂志社看看。

为了不使自己改变主意,月萌连忙起床洗漱,看时间还早,又做了早餐,她把自己弄得忙忙碌碌,不让自己有一点思想的空间。她急急忙忙挤上公交车,到站的时候,她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

“真的去吗?”她问自己。

“去!不行,那会是怎样的场景?孙辉会不会感到难堪?他会怎样介绍她?”她无法想象。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回去受那份煎熬了。

终于站在了孙辉所在的办公室门前,里面有三男一女,月萌猜那个女的一定是接电话问她是谁的那个人,没有看见孙辉。

月萌带着微笑很有礼貌地问:“请问孙辉在吗?”

“孙辉不在。”一个男的回答她。

月萌松了口气,说声谢谢转身就走,她本来是希望找到孙辉的,但到了这里,却又突然希望他还是不在的好。

“你是谁?”那个女的竟然又冒出了这句话。

月萌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外走,这时那个男的又补充了一句:“孙辉已经没在这里干了。”

月萌惊诧地回头问:“他到哪去了?”

男人说:“不知道,已经辞职一个月了。”

月萌心事重重地再次道谢,正要离去,那女的突然放下正在吃的早餐扭过来拦住她问:“你是不是昨天打过电话来?”月萌不想理她,便摇头又走,她实在想不明白,杂志社里怎么还有这等没有教养的粗鲁女人。

“不是你?那你是谁?”那女人上下打量着月萌。月萌真恨不得把她一脚踢开,看见那种疑神疑鬼、自以为是的女人她就想呕吐。

出于礼貌,月萌笑着对那位男同志说:“我是孙辉的一位朋友,找他有点事。”

女人放声大笑:“朋友?孙辉的朋友可真不少!昨天还有人说是他老婆呢!哈哈哈!”

女人放肆地大笑,三个男的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孙辉有老婆就那么可笑吗?”月萌躲过女人的阻拦急速离去。

“孙辉辞职一个月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难道他早就作好了打算,以一走了之来逃避?他在逃避什么?责任?我没有向他要求过什么责任呀,对于婚姻,我也只提起过一次,而且还是很含蓄婉转的,就算他一辈子都不能给我婚姻,她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难道是他不爱我了?或者说他又有了新爱?!”月萌心里乱纷纷的。

“孙辉真的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月萌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吃不下,睡不着,写不成东西。她就躺在床上半梦半醒,有好几次,她是那么真切地感受到孙辉的拥抱和亲吻,但等她完全惊醒时,却发现原来只是一种幻觉。

“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月萌想搬离这个房子,只要在这个房子里,她就不能不强烈地想念孙辉。但她又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她怕有那么一天,孙辉还会回到这里来。

月萌就这样苦等着。

然而没多久,另一个无关感情的问题又严峻地摆在了她面前:钞票。

没有了孙辉的那一份钱,每月两千的房租就成了一座沉重的大山。自从把原来的存款都给了父母看病后,月萌一个月的稿费根本不够每月的开支,再加上半个月来,她一个字也没发表,下个月别说交房租,就是买米买菜的钱都不够。

又撑了半个月,眼看着该交房租了,月萌手里只剩下几百元,她迫不得已,偷偷地从房东家搬了出来,大件的东西都没有带,只带了几件值钱的随身用品,她想就留给房东当抵房租了。

同类热门
  • 梦了那些年梦了那些年七鸳|小说【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简介】他给她起外号“青蛙姐。。。”她喊他“死肥猪”他成天找她麻烦,看她倒霉他就开心。她在心里骂了他千次万次,可是他却乐此不疲。而她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男人,关系复杂的三角关系,当她知道死肥猪有了另一个女人后,而她最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爱了他那么多年,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以为真的在一起了,却不知一切都是他在掌控,当爱已成恨,所有事都变的不单纯,从校园跨越到职场,一段错乱复杂的感情会是怎样的结果。。。
  • 老街的生命老街的生命林家品|小说1944年,湘西南偏僻山区3000名百姓惨遭日寇屠杀,几乎没有被屠杀的起因。但他们就是被集体屠杀了。本书以一个七岁男孩的纯真眼光,反思讲述在日军侵华期间的悲惨遭遇,重现当年在湘西南发生的残忍暴行。为什么“既没撩日本人,也没惹日本人”的偏僻山乡,同样逃脱不了惨遭屠杀的命运?!而集体屠杀的手段,比德寇将犹太人灭绝于毒气室内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被屠杀的乡民生活在偏僻山区,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再去提起。不但连墓碑(哪怕是空冢的集体无名墓碑)都找不到一块,就连新修的家谱中,也最多只有一句:殁于某年某月。
  • 大雪无痕大雪无痕陆天明|小说在省市领导为衣锦还乡的军区丁司令员举行招待会前,松江市东钢股票案重要知情人、市委张秘书被枪杀在宾馆的阁楼上。男主人公方雨林凭着优秀的侦查能力和敏锐的直觉,调查到枪杀案件与省市领导有重要牵连……良知和私欲的碰撞,正义和权力的交锋,全书笔锋犀利,悬念迭起,立足现实,寓意深远,演奏出一曲正气浩然的时代之歌!
  • 花开半生花开半生草芊芊|小说花开半生(寓意纳兰容若无奈、短暂却光芒四射的一生)一朵花开的时间,究竟有多长?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有人说,十七世纪的北京,既是康熙大帝的,又是纳兰成德的。一个乃一代英主,雄韬伟略,皓如皎月;一个是御前侍卫,却诗才俊逸,灿若朗星。
  • 纽扣杀人案纽扣杀人案鬼马星|小说性格叛逆又早熟的高中女生邱元元热衷于收集自杀遗言,并为自杀者实现遗愿。随之,网络上惊现“人血纽扣”连环命案和一卷杀人现场的录音,而元元也离奇失踪……三年后,谶语应验,传说中的纽扣杀人案相继发生……
  • 门周德东|小说《门》是一部与众不同的小说,它不是一个平面的故事,而是一个立体恐怖迷宫,这部书的恐怖是多纬度、多层面的,危险不仅仅只在文字中,它已经蔓延到了现实里,,甚至爬到了你的身边……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抗精神恐怖素质,请放弃阅读。
  • 生死宝藏生死宝藏张佳亮|小说因未婚妻身患重病,张佳亮不得不举债筹措医药费。关键时刻,出现一个神秘女子愿意帮他偿付这笔巨款,不过条件是请张佳亮帮她寻找传家之宝。于是他来到女子指定的福建海域的一座小岛,这里充斥着未知的诡异,数十人的队伍仅有几人得以幸存。最终在几番争夺与历险之下,不但为女子找回传家宝,还将一笔深埋在小岛的宝藏归还国家。
  • 梦了那些年梦了那些年七鸳|小说【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简介】他给她起外号“青蛙姐。。。”她喊他“死肥猪”他成天找她麻烦,看她倒霉他就开心。她在心里骂了他千次万次,可是他却乐此不疲。而她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男人,关系复杂的三角关系,当她知道死肥猪有了另一个女人后,而她最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爱了他那么多年,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以为真的在一起了,却不知一切都是他在掌控,当爱已成恨,所有事都变的不单纯,从校园跨越到职场,一段错乱复杂的感情会是怎样的结果。。。
  • 梦了那些年梦了那些年七鸳|小说【锦书轩】让你爱上文字的香气。【简介】他给她起外号“青蛙姐。。。”她喊他“死肥猪”他成天找她麻烦,看她倒霉他就开心。她在心里骂了他千次万次,可是他却乐此不疲。而她生命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男人,关系复杂的三角关系,当她知道死肥猪有了另一个女人后,而她最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爱了他那么多年,用尽手段和他在一起,以为真的在一起了,却不知一切都是他在掌控,当爱已成恨,所有事都变的不单纯,从校园跨越到职场,一段错乱复杂的感情会是怎样的结果。。。
  • 周仓是个大帅哥周仓是个大帅哥杨海林|小说作者获得过冰心儿童图书奖。周仓长得和张飞差不多,铜铃样的大眼睁开来总好像随时要跟人打架,乱蓬蓬的胡子能经常把他喜欢的小孩吓哭。三国时代不仅会经常打仗,偶尔也会举行类似于现在的选美比赛——当然,周仓有一次参加了,本来选美不一定轮得到他,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事件改变了大家对他的看法……《周仓是个大帅哥》受欢迎的原因,我觉得可能是作者的写法让我们充满了薪鲜感——他试图用童话的眼光打量那些在我们眼前渐渐模糊的历史,这和时下的“恶搞”“戏说”“穿越”都不同,它使厚重的历史有了温度,可感可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