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7章 苏六姑娘

苏柔嘉后面的话,立刻印证了苏昭宁的猜测。

放下茶壶,苏柔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内心的烦闷说出来:“昨日,理学来信,说是他想亲自护送六妹妹回京。”

“李理学与柔嘉你并未成婚,他以什么身份护送六妹妹回京?”南宛宛心直口快,迅速将问题说出了口。

苏昭宁看着苏柔嘉的表情,已经猜到了下文。

苏柔嘉重新去提茶壶,准备给南宛宛添茶。

她一颗心全系在李理学的信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伸向的不是茶壶的提手,而是那茶壶的壶盖。

“理学对六妹妹甚多赞誉,他说想回京同父亲商议一件大事。我想他,大概是想退了与我的亲事吧。”苏柔嘉毫无防备地将那茶壶的壶盖拎起,壶盖哪里能承受得住那茶壶往下坠的重量。

砰地一声,茶壶的壶身与壶盖分离,那滚谈的茶水立刻溅了出来。

苏昭宁、南宛宛两人忙站起身往后一退。

苏柔嘉却是慢了半拍,让那茶水烫到了手。

她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苏昭宁和南宛宛对视一眼,都明白那泪水恐怕更多的不是源自手上的疼痛。

回定远侯府的路上,苏昭宁忍不住又回想起苏柔嘉先前的表现。

这位大姐姐,一直有颗七窍玲珑心,从未有这般失神不智的时候。但情之一字,何人又能躲得过?

马车外,有熟悉的声音响起:“免费算卦,有缘方才测,无缘就错过。”

苏昭宁听了这话,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说是免费算卦,却又说要看缘分。

她掀起车帘,果然见到了那“乌鸦嘴”小道士。

虽然这一位是“乌鸦嘴”小道士,但仔细想想,似乎自己从未被他的算卦影响过。反而是陷身泥沼时,苏昭宁曾借过这小道士几次光。

“单道长。”苏昭宁朝单圆道,“好久不见。”

见到苏昭宁,单圆脸上的笑意立刻明媚得不行。他凑到苏昭宁的马车边,同她提议道:“我今日与夫人你甚有缘分,不如我替夫人算上‘一卦’?”

“道长今日的一卦仍在?”苏昭宁记得,这位单圆道长有“每日一卦”的规矩。

单圆连连点头道:“自是在的。”

苏昭宁掀帘下马车,走到单圆面前。过去每一次,她有事求助单圆,单圆都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为她算命。

所以,苏昭宁其实隐隐有一个猜测,这小道士曾说自己是他的命定之人,又执着要为自己算卦,这其中恐怕有些奥妙。

“南夫人,我给你测字怎么样?”一如往昔,这位单道长见到苏昭宁的态度,就是迫不及待地要替她算命。

苏昭宁想到自己先前的猜测,忍不住问道:“道长可否明言,道长与我算命,是否与其他人不同?”

单圆听后有些犹豫,他低下头想了片刻。就在苏昭宁准备放弃探寻答案的时候,单圆却开口了:“师父说,我是天煞孤星,替人算命虽是替自己积福,但却将其他人的霉运提前点出来。若想转变此种运道,只能遇到一个不会被我的‘乌鸦嘴’影响的命定之人。”

“替命定之人算上九十九卦后,我就能破除这种运道。”单圆如实答道。

说完之后,他又一脸遗憾地道:“加上这一次,我给南夫人你也才算了五卦不到。”

苏昭宁听后,心中便完全释怀了。命理之事本就玄幻,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毫无道理,但却让她很是相信。

毕竟,她从未被单圆的“乌鸦嘴”真正断死过就是证明。

苏昭宁想到对方对自己的帮助,笑着允诺道:“那我就让单道长为我算足九十九次。日后,只要我经过这巷子,定来寻道长你。”

单圆听了这话,简直是要手舞足蹈。他立刻就细观苏昭宁面向,迅速断言道:“南夫人你有‘桃花劫’。”

“桃花劫?是说我有桃花运吗?”苏昭宁因真心不觉得单圆说的话会对自己有影响,也就并不放在心上了。

单圆却仍是一脸慎重,他叮嘱苏昭宁道:“我师父虽然说过我命定之人不会受我‘乌鸦嘴’影响,但是我本就只是将人的霉运说得提前了。若你真的有此一劫,我最多也就是让你不会提前遭劫而已。你还是要小心些,南夫人。”

苏昭宁笑着点头应允:“好。”

说完之后,她便转身上马车。

单圆忙再其身后喊道:“南夫人,你不是答应让我算命吗?”

“单道长今日已经算过了呀?”苏昭宁知道单圆定是太过心急,直接就看着自己的面相,今日断言了。

果真,听了苏昭宁的话,单圆一脸的痛心疾首,后悔道:“我应该还多看几处,一次算个通透的。”

“过几日,再见。”苏昭宁朝单圆摆摆手,就上了马车。

其实想到这单圆道长的“乌鸦嘴”,苏昭宁很希望让对方算一算荣军的运势。

如果真能让荣军倒霉,她也就能早日见到自己的夫君了。

回到定远侯府自己的房间,苏昭宁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桌上那红色的锦盒。

她心中一惊,难道真的走桃花劫?她是已嫁之人,有人倾慕可不是件好事。

正在苏昭宁心中暗忖的时候,白术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她对苏昭宁禀道:“小姐可看过了二老爷送过来的东西?”

什么,还是南其琛送的?

苏昭宁伸向锦盒的手迅速又收了回来。她看向那锦盒上明显雕着的鸳鸯图案,对白术吩咐道:“既是二老爷送来的,那怎么直接就放到了我房中。二老爷进过我房间了?”

饶是白术这般通透的人,也没有立刻想明白苏昭宁这样说的原因。她轻声嘀咕道:“小姐难道就不想第一时间见到姑爷送回来的信吗?”

“这是怀信送的?”苏昭宁立刻站起身,喜悦地问道。

白术真是看不明白自家小姐的心了,她不解地答道:“是啊,小姐不是说过,若是姑爷来信了,就直接放你桌上吗?”

“嗯。就是这样。”苏昭宁欣喜地将那锦盒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只见里面是一根白梅的发簪。展开那信,南怀信的声音就响起在耳畔。

“今日破荣国一城,未伤百姓……意外见此发簪,甚念吾妻……近日必归,有一惊喜赠吾妻……”

看完信后,苏昭宁忍不住笑骂道:“说是惊喜,又要讲出来,哪里还有惊。”

嘴里虽是抱怨,但心里却早已吞了满腹的****一般,甜的开得一朵花来。

再过几日,苏昭宁依言在文昌巷中让单圆算命。

单圆仰面看了看苏昭宁的气色,答道:“仍是桃花劫。已近在眼前。”

这话,原本第一次就不太让苏昭宁相信。更何况不是第一次了。

听后,苏昭宁便完全没往心里去。

此后又有几次,单圆每见苏昭宁,仍是同样说辞。

苏昭宁倒也想得开。她笑着与同行的南宛宛道:“若真是一千句这个也挺好。”

南宛宛伸出手指戳了苏昭宁额头一下,回答道:“你可真是想得美。”

“人不美,还不能想得美?”苏昭宁笑盈盈地答道。

“人哪里不美了,人也美,想得更美呢。”南宛宛拧了一把苏昭宁的腰身,提议道:“今日苏六妹妹回京,我们去城门口看一看如何,看到底她与那个李理学是如何一回事?”

“去看看也好。”苏昭宁当然明白南宛宛的心,毕竟苏瑾瑜对她们而言,都同样重要。

两人在城门口等了一个多时辰,这才见到有着长安侯府印记的马车慢慢悠悠进城。

“那个人,是四叔?”南宛宛没有见过长安侯府四老爷,就指着马车后面的人问道。她从马车车窗往外看去,只见那马车后面似乎不止一匹马。

“还有人……”南宛宛话说一半,迅速将帘子放了下来。

“走吧,昭宁,咱们还是回去吧。等下四叔回府没见到我们,也不合适。”南宛宛说完,就立刻吩咐车夫调转马头。

她举止这般奇怪,苏昭宁当然知道是有问题。口中应承了南宛宛,但趁其不备,苏昭宁就掀开了车帘看向外面。

只见那苏家的马车正好掀起帘子,马车边一人骑高头大马,转身在看那马车里的人。

马车内,佳人何等倾城,苏昭宁是无法知晓。但马车外,那马上的男子意气风发,桃花眼中满是笑意,苏昭宁看得清清楚楚。

“昭宁。”南宛宛看着苏昭宁一颗心提得老高。为什么是她大哥护送苏六姑娘回来?

苏昭宁放下帘子,笑着回答南宛宛:“让车夫赶紧回去吧,确实四叔回来,咱们没在府里不好。”

长安侯府里,侯爷和侯夫人大黄氏都亲自在门口迎。苏昭宁和南宛宛下车后也站到二人身后的苏家姑娘们一起。

苏柔嘉见苏昭宁过来,小声地与她咬耳朵说道:“二妹妹,原来是我误会理学了。理学是回来同父亲商议我们婚期的。他的意思是,提前些。”

苏柔嘉一张脸通红,这是苏昭宁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娇羞情态。只不过此时,苏昭宁的心却是冰凉冰凉。

同类热门
  • 公子的萌妻养成公子的萌妻养成二十七画|古言幼宁十三岁下山寻找失踪两年的家师,原因是家中粮食不够了。初次下山却不料落入狼窝,怎么办?“吃了我的桂花糕,你就是我的人了,我需要对你负责。”某公子笑的得意。“师父说,女孩子家家需要矜持!日后幼儿定会归还。”她嫩脸一本正经。两日后公子道:“吃了你的桂花糕,我就是你的人了,你需要对我负责。”堂堂战国四方的将军到底是被一个什么样的人驯服,请听下回分解。
  • 念春闺念春闺花三朵|古言穿成名门嫡女,上能哄好公爵老爹,下能镇住庶出姐妹。出能搞掂名门交际圈,入能斗垮自家姨娘。正是年华正好,风光无两。孰料皇帝一枚圣旨,就这么嫁了……配给一个粗野武夫,只知道打仗喂马,自请下堂路漫漫,将军每日淡定钓鱼饮茶。……休想把我苦修多年的琴棋书画诗酒花,都变成你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再提笔只为你|古言无奈就这样吧还要凑20个字哎美女酷boy来mua~个
  • 净莲轮回净莲轮回墨筱眠|古言“我是谁?””我们是这世上最亲的人啊......净莲。“”可是...我不认识你。“”我是净妖,现在认识了。“常常在想,我与你的相遇那么简单,我用百年陪伴换你十年呵护,用生命换你绽放的那一刹那...至死不渝。到底是因为那个承诺,我们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亦或是我爱上了你....可一个连爱,都不知为何物的人,谈何去爱和被爱......
  • 天外飞仙之穿越之旅天外飞仙之穿越之旅四叶草的千纸鹤|古言这年头流行穿越,好吧,穿吧,穿吧,还一下穿了三个,看21世纪的美少女如何玩转古代,亲情,友情,爱情,谁爱上了谁,谁又错过了谁。。
  • 犹抱琵琶半遮面犹抱琵琶半遮面羽衣尘上|古言她是浣灵阁乃至整个王朝最有名的美人儿。一度倾人城。再度倾人国。多少达官贵人不惜重金,只为看一眼她的花容月貌。她有一把琵琶,可从未有人听过她弹奏。“这琵琶是弹给我爱的人听的。”她轻抚琴弦,像是自言自语般。。。。。。。“青鸾只想每天快快乐乐的,和最爱的爱人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就已经非常满足了。”“我最怕打雷和虫子。”。。。。。。神,人,魔,三界大战,生灵涂炭。她的琵琶使她成为了救世主。“这是神物,只有你才能救天下苍生啊!”这是命中注定的。祭台上,她一袭白衣白裙,抱着琵琶轻轻拨弄着琴弦,步步生莲。。。。。。。犹抱琵琶半遮面
  • 邪后邪后南城荒凉|古言现代特工魂穿异世,成为金贵的将军府嫡出三小姐。当女特工遇上高冷皇帝,他们之间,擦出了耀眼的火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妾本佳人:冷面皇妃太难撩妾本佳人:冷面皇妃太难撩花息影|古言传闻,天香院内有位灵汐姑娘,美貌倾城绝世。传闻,天香院有位灵汐姑娘,琴棋书画,样样堪绝。传闻,天香院内有位灵汐姑娘,舞技卓越,无人能极。传闻,天香院内有位灵汐姑娘,今夜即将拍卖初夜,京城的豪门公子都不惜一掷千金来赢得美人心。所有的传闻漫天飞舞,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她就是八年前没落的流云王朝最受宠爱的七公主。萧灵汐,沦落到天香院的前朝公主,曾经的高贵出身,现在的卑微无奈,她的心门,只向曾经的青梅竹马--慕容绝而敞开,而现在,慕容绝已登基为帝,一切的一切都被打乱,当约期成了无期,再见面,还会有当初的心境吗?
  • 云惜星辰云惜星辰末尾柒|古言好人不长命,那为何还要当好人?誓言即能随风散,何苦还要入情深?阴差阳错,带着前世的记忆轮回转世,是祸还是福?若是此生为祸害,是否可以贻害千年!“子钧,等我长大你娶我为妻吧!”“叔叔有妻子了。”“我知道的,人死如灯灭!”她若是死了,你会像曾经忘了我一样,那般决绝。
  • 醉卧美人膝醉卧美人膝平杰|古言情不知起所起,一往而情深。为拥护皇兄登基,铲除奸恶,保家卫国。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坐观天上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