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8章 身怀至宝

“还有,听理学说,六妹妹之所以这个时候回京,也是要回来议亲的。”苏柔嘉提到李理学的时候,整个人的眉眼都生动起来。

苏昭宁听后,耳边却只回想着单圆那一句话:“你有桃花劫。”

桃花劫……这就是桃花劫吗?

回到定远侯府的时候,已是夜色微浓。

苏昭宁与送自己回来的苏瑾瑜告别后,慢慢走向自己的院子。

她与那日回府一般心情忐忑,不敢推门而入。

她甚至与那日一般,想的是同一个问题——她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问,你与六妹妹是如何相识的吗?

问,你与六妹妹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问,你要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一样吗?

这真的一点也不让人欢喜。一点也不。

苏昭宁将门推开,只见房中空无一人。

她也不知道是该松了一口气还是该难过他第一时间都没有回到他们的房间里。

坐到桌边,苏昭宁的手指不经意碰到了桌上的茶壶。

壶壁尚有温度。

苏昭宁腾地站起身,走向屏风那边。

只见屏风后面,仍然空无一人。

所以,他是才出去了吗?

响声从门口传来,苏昭宁抬起头看向那边。

只见南怀信阔步走进来,朝她道:“你回来了。”

“嗯。”苏昭宁低声答道。

她觉得她已经不想知道他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了。

可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越是忍不住。苏昭宁忍不住脱口而出地问道:“你要给我什么惊喜?”

“原想明天同你说的。因为今日时辰已经晚了。但是你想知道,我这就带你去见它。”南怀信笑着上前来拉苏昭宁。

见她?

苏昭宁想到今日长安侯府家宴上的苏六姑娘提前离席,心底顿时一凉。

她从未有过这样软弱的时候,她恨自己这般心胸狭隘、处事懦弱。

苏昭宁飞快地答道:“夜确实已经很深了,还是明天吧。”“就今天,好吗?”南怀信低下头,伸手摸了摸苏昭宁的秀发,朝她请求道。

苏昭宁触及他目中的温柔,心倏忽之间柔软下来:“好。”

她答应了他,却不知道这种柔软是不是会刺伤自己。

南怀信一脸喜悦地拉着苏昭宁往门外走去。他带她一路往外,真的走出了定远侯府。

苏昭宁一颗心跳得飞快,脸也已经被夜风吹得冰凉冰凉。

两人甚至还用了马,一直到出了内城才停住步伐。

只见南怀信推开一处院子,对苏昭宁招手:“来,昭宁,我待你去见我给你的惊喜。”

“这宅子也是定远侯府的?”苏昭宁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她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外室两个字。

南怀信轻声答道:“以前不是,现在是了。我要给你的惊喜就在这里。它已经等你许久了。”

“真的……吗?”苏昭宁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猜忌的自己。可她就像当日的苏柔嘉一样,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

直到,南怀信真正与她介绍:“就是它!昭宁,你我初见是因一池水,如今我就寻到了这样一汪池水。它天生有温度,你我随时可以泡在里面。”

“泡在里面,吃荔枝。”南怀信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颗荔枝,只见他把荔枝的壳迅速剥去,露出那白嫩的果肉来。

将荔枝放到苏昭宁的口中,南怀信道:“我们一起吃。”

到口的荔枝被咬了一半出去,苏昭宁不知道自己如何就被带入了那温池之中。

南怀信同样站在水的中央,氤氲的水雾,包绕在两人周身,他伸手将苏昭宁拉到自己的身边,低头轻挨着她的鼻尖问道:“你是谁?”

同样的场景,初见时候的画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被人救起,庆幸地看清楚救自己的人不是四皇子。但她不知道他是谁。

不过,现在她知道了。他是爱自己一生一世的人。

什么苏六姑娘,什么马车旁的一笑,都不重要。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心中就只有自己一个。

“我是南怀信的夫人。”低眉间女儿家的娇羞姿态尽显。似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苏昭宁用手环住南怀信的脖子,踮起脚尖,贴近面前人的耳边,轻声问道,“你又是谁?”

眉头一簇,脸上没了那抹从容,苏昭宁的一举一动,都像小猫挠在了他的心上。南怀信轻笑一声,把苏昭宁往胸前拉了拉,俯身就咬在了那一张一合的唇上,话语声近似呢喃的:“怎么都没发现,我乖巧的夫人现如今都学坏了,你说说作为夫君,我该如何……调教才好。”

低醇的嗓音,带着丝丝沙哑和动情的味道,苏昭宁把搂着南怀信的手收紧了些,重重地回咬了一口,“你是我一个人的。”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人间弥漫开来舔了舔唇上的腥味,南怀信扬唇笑道:“是,你也是我一个人的。”

暖池里面,一汪春色荡漾开来。

两人的低语声在其中响起:“你今日送谁回城了?”

“一个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比我还重要吗?”

“当然不。陛下看重对方是陛下的事。在我的心里,你比谁都重要。”

苏昭宁的笑意深入了心底。果真是这样,就是个误会。她嘴上说着不信单道士的话,心底还是受了影响。

一个同样充满醋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我送的这个礼物呢?比陈天扬送的那花海如何?”

“这么久的事情你怎么还记得?”

“到底如何?”

“我说过,那根本就不是送给我的。他只是托我照顾。”

“你不喜欢这暖池吗?”

“喜欢。好了,你送的好。你送的都好。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什么大度、什么理智,都去一边吧。相爱的人看对方,总是好得让人生妒忌的。别人多看一眼,也怀疑要来抢。

总有一种身怀至宝的感觉。谁也在觊觎我的至宝。但那就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你是谁?”

“我是南怀信,你的夫君。”

“你是谁?”

“我是苏昭宁,你的夫人。”

这一辈子还会有多少风雨和困难都不重要,只要有彼此在,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福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田家有女之我的傻子丈夫田家有女之我的傻子丈夫林少公子|古言田家有女初长成,12岁时,林佩佩印在傻子豫霎脸颊上的一吻,竟然成了日后豫霎“威胁”她林佩佩最有利的武器!
  • 与君歌以曲与君歌以曲千祝|古言她拥有重重身份,像一团迷雾。既是之王府中搅动风云的第一谋师,或是帝都宫阙中的绝色美人,抑或是十余年前天下无二的长安公主。当清风越过历史的迷雾,她,涅槃归来。权谋层层递进,逐渐揭开之时。三段情,一人痴,一人狂,一人默。一次爱,一次拒,一次伤。于她,又如何?历史的油灯继续燃烧,多年以后,断藤涯下,金銮殿中,她,终于醒悟。凤凰已逝,江山犹在。伊人如玉,君不再怀。凤凰之后,再无凤凰,她,也如此······
  • 棉殇棉殇二十二笔画|古言她,一个孤女,一副丑颜,一枝木棉,为寻真相卷入一场致命纠缠;他,一介王爷,一身病气,一把折扇,为报母愁踏上一条不归之路;命运纠葛,谁成佛谁又成魔?
  • 云舒云舒羊咩咩9|古言云舒前世识人不清,最终害人害己,落得一个被大火埋葬的下场。而今生她狠戾、强硬。誓要将前世所糟的罪都还回去,让那些暗害她的人通通得到应有的报应。某狼:乖,我陪你狠戾、强硬、干坏事。云舒:嗯......最后厚颜求点击、收藏、推荐票......
  • 骄袭骄袭闻雨吻花香|古言苏亦涵晒个日光浴也能穿越,她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但是穿成女扮男装的丞相,这样的身份绝逼不能忍了。苏宝宝:纳尼,不能辞工?某人:爱卿表现甚好,朕决定升你为皇后!苏宝宝:本宝宝政务繁忙,没空!
  • 玉香玉香谢云天|古言扬州城温家府邸,育有一女名为温如玉。可是……她竟无缘无故成了一盟会主,还是那种曾叱咤一时,并敢于朝廷对抗的巨大盟会,一时之间,她挑起了重整盟会的重任。与此同时,更多奇奇怪怪的人开始出现,更多令人心烦的事情开始发生,以至于兄妹反目,家族沦亡,她渐渐才明白,自己已是深陷泥泞之中。
  • 倾世朝华倾世朝华枫寻雪|古言千万轻骑军闯入了皇宫,夜王朝覆灭,夜景帝在龙椅上死去,皇宫一片哭号。柔妃搂着她的孩子在案桌之下沉默地哭泣,连颤抖都没有,因为有人推开了门。
  • 明宫天下:爆萌宠妃来自现代明宫天下:爆萌宠妃来自现代紫百合|古言她本来是个勤恳又上进的普通大学生,意外捡来的钻戒竟然让她穿越成了明朝特殊公务员——“锦衣卫”!传说中的狗血宫廷事件,原来全部是真的……紫禁城里的变态皇帝,蛇蝎贵妃,刁蛮公主,哦哦,还有貌似冷血却痴情的皇太子;政变,宫斗,情杀,阴谋,叛乱……明朝那些事儿你知道,但明朝那些绯闻……亲,你知道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兵遇上秀才之爷有枪兵遇上秀才之爷有枪天水净蓝|古言文状员诸葛文觉得自己很悲催,金榜题名时,被一个来自现代的霸王花给盯上直接洞房花烛了。这个花容月貌的娘子不但会花拳秀腿,还能弄枪使棍,让他胆战心惊不敢靠近!红装变武装,秀才变军师。俏人儿在沙场如鱼得水,捷报频传!铠甲散尽,壁咚开始!某将军泪奔,经鉴定秀才相公乃禽兽一枚!(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颜楼十二宫颜楼十二宫挑兮达兮|古言你可曾听过颜楼?那风云一时,让武林中人闻之色变的江湖第一楼。你可曾见过颜楼十二宫?那倾国倾城,容颜绝艳的十二位绝色美人。她(他)们或妖媚,或清丽,或温润,或张狂,她(他)们身怀绝技又不容于世,她(他)个性张狂却重情重义。五年后,颜楼少主归来,三更鼓鸣再起,五更红花绽放,血海深仇让江湖为此再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本文江湖文,无人不挨刀的那种;多CP,总能找到你爱的那一款;前面有点慢热,因为我笨,剧情发展太快我怕我脑子会凌乱。对,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