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8章 身怀至宝

“还有,听理学说,六妹妹之所以这个时候回京,也是要回来议亲的。”苏柔嘉提到李理学的时候,整个人的眉眼都生动起来。

苏昭宁听后,耳边却只回想着单圆那一句话:“你有桃花劫。”

桃花劫……这就是桃花劫吗?

回到定远侯府的时候,已是夜色微浓。

苏昭宁与送自己回来的苏瑾瑜告别后,慢慢走向自己的院子。

她与那日回府一般心情忐忑,不敢推门而入。

她甚至与那日一般,想的是同一个问题——她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问,你与六妹妹是如何相识的吗?

问,你与六妹妹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问,你要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一样吗?

这真的一点也不让人欢喜。一点也不。

苏昭宁将门推开,只见房中空无一人。

她也不知道是该松了一口气还是该难过他第一时间都没有回到他们的房间里。

坐到桌边,苏昭宁的手指不经意碰到了桌上的茶壶。

壶壁尚有温度。

苏昭宁腾地站起身,走向屏风那边。

只见屏风后面,仍然空无一人。

所以,他是才出去了吗?

响声从门口传来,苏昭宁抬起头看向那边。

只见南怀信阔步走进来,朝她道:“你回来了。”

“嗯。”苏昭宁低声答道。

她觉得她已经不想知道他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了。

可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越是忍不住。苏昭宁忍不住脱口而出地问道:“你要给我什么惊喜?”

“原想明天同你说的。因为今日时辰已经晚了。但是你想知道,我这就带你去见它。”南怀信笑着上前来拉苏昭宁。

见她?

苏昭宁想到今日长安侯府家宴上的苏六姑娘提前离席,心底顿时一凉。

她从未有过这样软弱的时候,她恨自己这般心胸狭隘、处事懦弱。

苏昭宁飞快地答道:“夜确实已经很深了,还是明天吧。”“就今天,好吗?”南怀信低下头,伸手摸了摸苏昭宁的秀发,朝她请求道。

苏昭宁触及他目中的温柔,心倏忽之间柔软下来:“好。”

她答应了他,却不知道这种柔软是不是会刺伤自己。

南怀信一脸喜悦地拉着苏昭宁往门外走去。他带她一路往外,真的走出了定远侯府。

苏昭宁一颗心跳得飞快,脸也已经被夜风吹得冰凉冰凉。

两人甚至还用了马,一直到出了内城才停住步伐。

只见南怀信推开一处院子,对苏昭宁招手:“来,昭宁,我待你去见我给你的惊喜。”

“这宅子也是定远侯府的?”苏昭宁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她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外室两个字。

南怀信轻声答道:“以前不是,现在是了。我要给你的惊喜就在这里。它已经等你许久了。”

“真的……吗?”苏昭宁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猜忌的自己。可她就像当日的苏柔嘉一样,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

直到,南怀信真正与她介绍:“就是它!昭宁,你我初见是因一池水,如今我就寻到了这样一汪池水。它天生有温度,你我随时可以泡在里面。”

“泡在里面,吃荔枝。”南怀信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颗荔枝,只见他把荔枝的壳迅速剥去,露出那白嫩的果肉来。

将荔枝放到苏昭宁的口中,南怀信道:“我们一起吃。”

到口的荔枝被咬了一半出去,苏昭宁不知道自己如何就被带入了那温池之中。

南怀信同样站在水的中央,氤氲的水雾,包绕在两人周身,他伸手将苏昭宁拉到自己的身边,低头轻挨着她的鼻尖问道:“你是谁?”

同样的场景,初见时候的画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被人救起,庆幸地看清楚救自己的人不是四皇子。但她不知道他是谁。

不过,现在她知道了。他是爱自己一生一世的人。

什么苏六姑娘,什么马车旁的一笑,都不重要。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心中就只有自己一个。

“我是南怀信的夫人。”低眉间女儿家的娇羞姿态尽显。似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苏昭宁用手环住南怀信的脖子,踮起脚尖,贴近面前人的耳边,轻声问道,“你又是谁?”

眉头一簇,脸上没了那抹从容,苏昭宁的一举一动,都像小猫挠在了他的心上。南怀信轻笑一声,把苏昭宁往胸前拉了拉,俯身就咬在了那一张一合的唇上,话语声近似呢喃的:“怎么都没发现,我乖巧的夫人现如今都学坏了,你说说作为夫君,我该如何……调教才好。”

低醇的嗓音,带着丝丝沙哑和动情的味道,苏昭宁把搂着南怀信的手收紧了些,重重地回咬了一口,“你是我一个人的。”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人间弥漫开来舔了舔唇上的腥味,南怀信扬唇笑道:“是,你也是我一个人的。”

暖池里面,一汪春色荡漾开来。

两人的低语声在其中响起:“你今日送谁回城了?”

“一个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比我还重要吗?”

“当然不。陛下看重对方是陛下的事。在我的心里,你比谁都重要。”

苏昭宁的笑意深入了心底。果真是这样,就是个误会。她嘴上说着不信单道士的话,心底还是受了影响。

一个同样充满醋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我送的这个礼物呢?比陈天扬送的那花海如何?”

“这么久的事情你怎么还记得?”

“到底如何?”

“我说过,那根本就不是送给我的。他只是托我照顾。”

“你不喜欢这暖池吗?”

“喜欢。好了,你送的好。你送的都好。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什么大度、什么理智,都去一边吧。相爱的人看对方,总是好得让人生妒忌的。别人多看一眼,也怀疑要来抢。

总有一种身怀至宝的感觉。谁也在觊觎我的至宝。但那就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你是谁?”

“我是南怀信,你的夫君。”

“你是谁?”

“我是苏昭宁,你的夫人。”

这一辈子还会有多少风雨和困难都不重要,只要有彼此在,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福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记情成卷记情成卷北冥少玺|古言霸道深情,冷酷无情,温润如玉,假面真情,热情如火哪一款是你的爱。请赎本简介无能。
  • 再见,妖孽王爷再见,妖孽王爷风清雅.CS|古言牛萌萌觉得自己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没做过什么需要她穿越的事情,而且她不符合穿越的任何条件,爹没死,娘还在,有个哥哥疼爱她,嫁了个老公还是高富帅,为什么她就穿越了呢?为什么?她本来还想着和自家老公相亲相爱到白头的,这下好了来到这个历史中没有的朝代不说,她居然还被指了娃娃亲,卧槽,别告诉她这妖孽是她的夫君……
  • 名门女相名门女相万里景天|古言风霜雪夜而亡,风霜雪夜重生上辈子是大昭孝贤女纪家二姑娘,京城好儿媳杨家纪氏挖肝掏髓,呕血而去,未留一丝挂念,只余一腔不甘这辈子…“纪晴霜,好名字。我送你一字如何?曾有一把绝世好剑,光华若霜,名为霜华。华光二字你可喜欢?”从此之后天地间有一人名纪晴霜,字华光。
  • 少主追夫记少主追夫记染芊墨|古言“当初就不应该救她,”君夜想,“自己也不会变成妻奴。”他救出了被封印千年的她,只为——“帮我灭了神域好吗?”“好啊。”她一口应下。当时君夜只知道她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孩子,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却成了他一生的牵挂。五年后,她活捉神域之子,他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没关系,挡她路的人都该死!七国枭雄齐聚一堂,她霸气归来!成为史上最无耻的少主,没有之一!居然还天天缠着咋们尊主,还扬言要娶他做压寨“夫人”?兄弟们,抄家伙!却被半路被自家尊主拦下来,“我愿意嫁给你!”西门少主很满意,抱起小美人儿就跑。自从那以后,西门少主就落下每天早上腰疼的毛病
  • 腹黑王爷:别惹大小姐腹黑王爷:别惹大小姐浮生芸琪|古言21世纪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工——墨婉婷,因最好的朋友背叛而惨死,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穿越到,东明国丞相府废柴大小姐上,人们都说她又丑又胆小,但却没人见到过真面目,当废柴变成天才,渐渐露出锋芒,腹黑王爷缠上了身……
  • 王爷,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王爷,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苏子英|古言慕容云兮作为一个宅腐小说家,每天的工作就是吃泡面,看BL漫画,看美男,从此之外,就是写小说。不料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自己小说里的穿越党,艹,穿越君,你有毒,老子的生活过得好好的,你他丫的闲得他妈蛋疼啊,也给劳资来穿个越,妈蛋,一上来就一美男,卧槽,你知不知道,劳资会秉持不住的。”hello,美男“某女道”滚粗“某男言”滚?“”是这个滚吗?“说道,某女一把扑倒某男,却不料被某男压回了身下.......【新人新书,欢迎入坑】【推荐苏子新书:废材攻略:汉子撩不停】
  • 霸道王爷抱紧我霸道王爷抱紧我兮兮君|古言痛,云裳皱起了眉醒了过来。“这是哪?你是谁?”某王皱起眉头说道:你居然连本王都忘了,看来本王有义务做点什么让你想起来。第二天,某女忍受着着身体的不适,对某人吼道,今晚分居。某人邪笑道:云裳,你想都别想。又开始你们懂得。
  • 狐妖皇后俏帝君狐妖皇后俏帝君喻容|古言初夏夜,谁人许?三生石畔桃花坞。江湖路,谁与共?仗剑天涯梅子酒。亦真亦假,虚幻交织,他和她要如何去编织一场云楼孤梦,才能不辜负了这三世之约。
  • 神欲神欲轩辕伦|古言贪行色,岂知有欲。念无欲,定当忧神。千绪丛生,屠魔意,朗朗有神欲!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
  • 莲心寻余莲心寻余久寞|古言初见时,他是奈何桥上的一缕亡魂,她是修仙的红莲。也许只是顺从着心来,她开始帮他,祝他还魂,祝他轮回,帮他夺取皇位,危在旦夕甚至不惜拿自己的莲丹就他,自己却因为干扰三界之事永世不得踏如轮回。余寻,我没想过自己要多爱你,我只知道在你身边我很幸福,很快乐,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