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2章 番外二 得而有憾羡鸿鹄

一片恸哭声中,太子元宏搀着生母常淑妃,缓缓站起。

冷冷看着一旁的俯在英宗皇帝榻前哭成泪人的刘恕与牧流光,直声吩咐道:“来人!”

顿时,两队侍卫疾速奔入殿中,罗列两旁。

元宏直声道:“先皇有令,刘恕、牧流光二人忠心侍主,特准其为先帝陪葬,长伴先帝左右!”

刘恕与牧流光一听太子的话,心里俱是一惊:“太子,你……”

“还不动手!”元宏冷冷一喝。

两旁侍卫得了新帝发令,哪敢不从,立刻上前,押下的刘恕与牧流光,一路拖拽着就要往殿外走。

刘恕与牧流光大呼:“太子,先皇刚走,你如此不孝,必遭天谴!”

孝?元宏听罢,微微蹩眉。

他的孝顺,只给生他养他,多年来为他殚精竭虑的母妃。

至于床上躺着的男人……

何曾尽过半分父亲的义务,何曾给过他半分疼爱?

他冷落了母妃一生,却用尽全力,去追求商娇那个妖妇!

甚至,为了抢回她的尸身,不惜发动战争,让两国军民陷入战火之中。

如今,终究还是为她丧了命。

那个商娇,就是一个祸国的妖孽。

可他的父皇啊,居然还看不透,想不透……

乞不到她的遗骸归国,竟连两样她的死物也不愿放手!

他如果让他如愿,又如何对得起母妃?

待到刘恕与牧流光都被押下了清心殿,元宏这才自大行皇帝手中,取下了那一束发与那只金簪,将两物放入锦盒之内,奉到常淑妃眼前。

“母妃……”他艰涩地开口,想劝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劝慰。

常淑妃早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抬起眼来看了看那只锦盒,手无力地挥了一挥。

“拿出去……烧了吧。”她轻声道。

一双泪眼,看着床榻上已然长逝的男子,泣声道:“你也先下去吧……让我和你父皇,好好待上一会儿,说上一会儿话。”

元宏看着母妃难过流泪的样子,心中又痛又酸,却只能长叹一声,抱着锦盒,恭身退出了殿外。

待到大殿中已空无一人,常淑妃才缓缓踱到榻前,坐在榻边,凝着泪眼,看着眼前的男子。

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逐渐冰冷的脸。

似乎,想将他的容颜,镌刻在自己心里。

“皇上,如今,终于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你我二人,也终于可以好好的说会儿话了。”她轻声道。

泪水,溢出眼眶,一滴一滴,砸落在他的手上。

“皇上,您可还记得,您与常喜的初次相见?那时,常喜还只是小姐身边的一个粗使丫头而已。可您,却是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睿王。常喜以为,您这样贵重的身份,对我这样的丫头,必然不会理会。

可是您却不仅接见了我,还道我貌美,送我金钗,还替我亲自簪进发间,对笑着我说,‘果然金簪配美人,相得益彰。看,簪上这枝金簪,姑娘果然更美了’……

皇上啊,你可知,就因为你那光风霁月,如天神降世般的一笑,让常喜的心里,从此后便容不下任何人了。

所以,常喜知道您爱慕小姐,便尽力的成全。为的,就是希望小姐有朝一日能入了王府,常喜也可以以陪嫁丫头的身份随侍入府,陪在她左右,可以时时见到您……

可后来,小姐发现了我的心思。她以为,我只是贪慕您的荣华富贵,她想要阻止我,想将我嫁给他人……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不是贪慕您的荣华富贵,而是真心的,只因为喜欢您,而想嫁给你,哪怕只是为奴为婢,只要能时常见到您,常喜都甘之如饴。

所以,为了怕小姐当真将我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常喜做错了事。当年,您初次要我的那一晚,其实小姐并不知情,也并非她派我来,与您说那些断情绝交的话的。那些,都是我向您说的谎。

常喜并非有意欺瞒您,也并非有意要害小姐与您决裂,而是……常喜爱慕您,常喜不想嫁给除您以外的任何人……

也是老天垂怜,仅仅那么一晚,我就怀了宏儿。为了我对您的心意,为了宏儿,我对小姐以死相逼,甚至不惜与她决裂……才终于请动她,劝您接纳了我,让我有了名份,可以名正言顺的待在您的身边……

可是,我入王府以后,这十数年来,无论是我,还是宏儿,却依旧得不到您的一丝眷顾与怜惜。您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曾与我好好说过一句。你的心里,依然只有小姐,只有她一人……

那么我,又算什么呢?当年一心一意的执意追随,一心一意的痴心爱慕,这十数年来独守空帏,独抚幼子,担惊受怕……我为您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呢?到头来换来的,不过是城墙之上,那枝冰冷的,对着我与宏儿的箭罢了。

所以,我恨小姐,恨她辜负您爱她的一番苦心;但我也恨您,恨您辜负了我一世的青春韵华,到头来,除了这座冰冷的宫墙,以及一个淑妃、太后的封号……我其实一无所有。我所想要的,与我得到的……相差太多太多……

皇上,您知道吗,我时常在想,若那一日……若那一****我初见,我没有插上小姐送我的那枝,您送她的银簪去王府求见,这一切,是否就会是另一番结局?

您不会召见我,我也不会遇上您;您不会对我笑,我亦不会为您动心……我依然只是小姐身边,忠心耿耿的一个小丫头,每日随在小姐身后,过着快乐充容的小日子……

可这一切,却都回不去了,永远也回不去了。我的一生,我的一生……就这样,永远回不去了……”

是的,我们的初心,我们想要的快乐……

都永远的,回不去了。

那一夜的清心殿中,长灯不熄。

只到到常淑妃伴着已逝的先帝,恸恸哀泣了一夜。

《大魏史.英宗本纪》载,宗正五年元月,帝南征刘宋,连克数城,直逼刘宋国都建康。然帝忽染重疾,南征失败。宗正五年五月十六,帝崩于魏宫清心殿中,终年四十三岁。皇子元宏即皇帝位,史称魏殇帝。

殇帝继位后,事母至孝。凡常太后所求,无不满足,为求太后欢颜,甚至亲自择选相貌与英宗皇帝相似之人入宫充作太后面首,以娱太后。

然则,好景不长。殇帝继位仅半载有余,大将尔朱禹造反,诛殇帝与太后,其后拥立殇帝之子,年仅两岁的元聪为帝,意图挟天子以令诸侯,未料遭至忠直大将陈希之、大臣沈攸等人击杀,惨死于魏宫之中。

一时间,大魏朝政大乱,门阀并起,大魏四分五裂,再不复当年繁华盛世。

****

数年后,刘宋江州境内,一渔民驾船出海捕渔,遇风浪,数月未归,家中亲友皆以为其遇难身亡。

忽一日,渔民驾船而归,安然无恙,亲友四邻无不称奇,问及去向,道渔船遇险,随浪飘至一岛,见岛上建筑与文字皆与中原无异,却多异人,或金发碧眼,或通体黢黑,无不通晓中原语言。闻渔民来自刘宋,遂携之求见岛主。

岛主为夫妻二人,却皆为中原人士。丈夫姓安,观之约摸四十岁余,丰神俊朗,温润随和;妻子则姓商,柳眉大眼,韵致尔雅,宛如少女,楚楚动人。二人膝下有一子已成年,温文清隽,见识气度皆是非凡;另有一男一女一对双生子,约摸五六岁年纪,灵动可爱,聪明讨喜。

夫妻二人听闻渔民来自刘宋,遂问及如今天下之势,一番感慨后,又好生款待了渔民了一番,遂送其出岛,至近海而返。

临行前,妻子拿出两物,托渔民呈于当今宋明帝,称乃故人之礼。

渔民回宋之后,立即上报州郡,再经由州郡层层上呈,终至大殿之上。

明帝闻之,惊喜至极,忙拆开礼物细看。一物却是一副图卷,上书“海上堪舆图”,海岸、岛礁皆为悉心绘就,全面细致,上面甚至对岛上特产、人物风情皆有详尽描述;

一物乃一尺来长的精铜圆形器物,由细及粗,收缩自主,两端嵌有大小两片琉璃。明帝按渔民所言凑至眼前,发现此物若由小孔看去,可令远方物体放大至眼前,且纤毫毕现;反之若由大孔观之,则近处物体亦远出数倍,不由啧啧称奇。

明帝忙细问渔夫小岛方位,却道风高浪大,航向迷失,出岛亦由岛上之人护送至近海,遂不辨方向。

明帝亲赴江州,遥望大海,但见海天苍茫,故人无迹可寻。

怅然若失间,忽见一双鸿鹄比翼翱翔于天际,帝遂释然一笑,大叹道:“怀故人兮倚高楼,羡鸿鹄兮并遨游”。

遂袖手归去,终生不复提此事。

同类热门
  • 妃同一般:邪王的爆笑痞妃妃同一般:邪王的爆笑痞妃小白尊上|古言撒花撒花~~请准备好开启你们的爆笑之旅!
  • 傲娇国师太黏人傲娇国师太黏人妖妖|古言穿越成孤儿,凤十五混吃混喝,日子过的很舒坦,直到被人绑走,下毒!刺杀!落涯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的凤十五,誓死要远离这个男人!跑路被抓,“大爷,您老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还不成吗……”欲哭无泪。君千夜淡然一笑,拎起丢进马车。逃跑未果,凤十五转移战场,跑不掉我烦死你!听说国师喜静,某女日日高歌,从此国师府歌声不断!听说国师爱干净,某女不再洗手,从此国师再也不敢穿白衣……听说国师最讨厌女人,某女直接将美人送上国师的床,国师怒!一脚踹开某女的房门,从此清白是路人。被吃干抹净的凤十五,泪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陪你一起倾国倾城陪你一起倾国倾城傺夕|古言那年她还年少,雪家大劫,在娘亲的安排下,她女扮男装,进入月家。她是温文尔雅、名动天下的月家少主月倾,被人尊称为少君;他虽是龙子,血统高贵,但地位低下,默默无闻。在白雪纷纷扬扬的樱花树下,她遥遥一指,选择了不被人看好的他。娘亲说:“足够无情,才能好好活下去。”娘亲说:“在这个世上,你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他却对她温柔一笑,道:“阿倾,你信我,我能保护你一辈子。”
  • 宫殇之毒素迷绕宫殇之毒素迷绕一墨弦商|古言一场爱的毒素漫延到皇宫,毒已非毒,情已非情......曾经的挚友,许诺过的誓言,却抵不过后宫中一步步杀人的暗箭。往日的缱绻,身世的牵绊,离开世外竹溪,咽下皇家的尊贵和悲哀。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眷恋那一份深情,哪怕有万千人阻碍,哪怕是在波诡云谲的深宫,哪怕身不由己。过往的种种期许在此时早已鲜衣怒马地离他们,越来越远,直到遥不可及......
  • 凤里栖凤里栖玉面婆婆|古言里栖一直在想,像她这样穿越而来的新兴人类,又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凤梧皇后,怎么就过得如此窝囊。“皇上,臣妾错了。”“皇上,您说得是。”
  • 娇蛮医妃:鬼王把持住娇蛮医妃:鬼王把持住梦牵一指|古言鬼王拦截顾墨颖鬼王:站住!顾墨颖:王爷,我身上没啥之前的东西,您省省吧!鬼王:我不信顾墨颖:好吧,好吧,钱还是权鬼王:我都不要顾墨颖:要啥鬼王:我要色惊!!!
  • 穿越逆袭:纯情将军请嫁我穿越逆袭:纯情将军请嫁我狐说夜话|古言她是平凡高中女生,意外穿越到沙漠古城,成为城主的痴傻嫡女。诸国动荡,大乱将起,她懵懵懂懂却一脚踏入乱世。战争,权谋,爱情,理想……命运的浪潮带着她辗转沉浮,她在挣扎中步步蜕变,渐渐成长。天下枭雄、一方霸主爱她如狂,求而不得,她却倾心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下级军官?某女掂着手中的玉玺,微微一笑:“他那么纯情,我要负责任的呀。”
  • 邪帝追妻:爱妃,莫爬墙邪帝追妻:爱妃,莫爬墙灵祈|古言新婚之夜,“朕不需要一个残忍,冷血的皇后,你从来不过是朕登上帝位的工具……”一句话让冷芯蓉如坠万丈深渊。三年后,以鸣凤阁阁主之名重新出现,红衣白发,冷艳无双。誓要覆灭东陵。他是一朝太子,凤表龙姿,传不近女色,有特殊癖好。满心复仇封情绝爱的冷艳女子遇上妖孽邪魅的太子。某日“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又留书出走了……”男子宠溺一笑“蓉儿该是又闷了……”
  • 墨染倾城之一世流华墨染倾城之一世流华一世流华|古言前世她是古武世家的家主,在她的人生里只有“练武”和“责任”四个字,她肩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身系着千千万万墨族弟子的性命,她必须让自己不断强大,才能够保证整个墨族的昌盛。而此生她不想再背负那么多的责任,她只愿做只闲云野鹤,游戏人间,一世逍遥。那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爱情在她看来实在是麻烦透顶,俗话说得好,“喜欢是麻烦的开始,爱情就是自由的坟墓!”那种麻烦又没自由的东西还是离得她越远越好!不曾想半路却冒出了一个两个三个...都想给她找找麻烦,拉她进坟墓!她摸摸脸蛋连叹自己美貌过人,眨着星星眼猛看几眼美色,猥琐的搓搓两只小手,然后挽起衣袖...一掌拍飞之!丫的!想害我!休想!本文男强女强,男女主身心皆干净,无误会,无小三,微虐甜宠文,欢迎跳坑!
  • 爱已成殇:倾城世子妃爱已成殇:倾城世子妃冷婵|古言传说,魔域城的尊主与仙灵境的宫主一见钟情,成婚大典上,魔尊许下海誓山盟,一定真心对待宫主。“易烊崇锋,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华璎抱着婴儿,步步后退,泪染衣襟。崇锋步步紧逼,伸手让她把孩子给他:“华璎,你冷静点。”十五年匆匆而过,青鸾国中,魔域城外,两方力量汇聚,只为需找下落不明的魔尊之子,双生姐妹潜伏两地,同一张面孔,却有不一样的人生。“我虽与你长的一样,但少主爱的确是我。”“呵?爱的是你?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影子,有什么资格说少主爱的是你?”为了一个男人,姐妹反目成仇,爱恨难离。一段孽缘,一段往事,一个迷离的身世,改变了他的一生,亦改变了她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