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96章 鱼死网破一起死

“有人放火烧福利院?”宫厉阳担心的询问。“院长知道是谁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是一个叫宋山辉的人。”顾欣蓉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宋山辉到底是谁,只是当年她让人查了一下,可为了顾及大家的安全,她才会带着福利院搬走,从此不再问关于纵火之事。

“宋山辉?我妹妹当年的失踪,难道跟他有关系吗?”

“不仅是如此,还有宫陵伟。”阿丽将那个秘密已经埋在心底好久了,就算她犯的是死罪,她也不会让背后的人好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之前查的没错,我爷爷确实是你的仇人。”项逸谨知道阿丽要说什么,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刘艳秀从墓地的石阶上摔下去,到医院之后,昏迷了几天。项逸谨顺着自己听到的线索,查了一下。查出了当年项年军的失踪,以及他所乘坐的那辆限量版的法拉利。

“我曾经是小雪少奶奶的丫头,因为听信了宫陵伟的话,而……而和宫陵伟一起合谋,最后才会让陵浩少爷和小雪少奶奶出车祸的。”阿丽口中的话,显得很沉重。

“你在说什么呀?”宫厉阳冷冷的瞪着阿丽,在他的记忆里,对于那个阿丽,根本就没有丝毫印象。

当然了,之前宫厉阳还不到二十岁,他压根就不在国内,哪里知道宫家的丫头里面,到底有谁。

如果宫叔不死的话,或者他还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当年宫陵伟答应我,只要听他的话,让他得到宫家的一切,他就会跟马休宁离婚,然后跟我结婚。让我做宫家的少奶奶。我被他的甜言蜜语冲昏了脑袋,相信他的话,从而害死了小雪少奶奶和陵浩少爷。可是……那一切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以为宫陵伟只需要得到宫家的财产,并没有要他们的性命。事后……我才后悔……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她很自责,双手紧紧的揪着胸前的衣服。

“你怎么会进监狱?你为什么又要逃?”莫文杰已经想到了什么,但还是希望从阿丽的口中,亲耳听到。

“宫陵伟担心我会说出那件事,所以就给我安插了一个罪名,终身将我关在监狱里。如果没有遇到依洁,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说出这些话让你们知道。我跟依洁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她就是小雪少奶奶和陵浩少爷的女儿。”她想要赎罪,更想要让那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么说,项逸谨和邹宛芹结婚的那日,薛一芳突然的出现,就是你让她去的了?”莫文杰再一次询问。

“依洁才是小雪少奶奶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让邹宛芹那种人冒充她呢?不管厉灵小姐和谁有婚约,或者是她喜欢谁,我都希望她能够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是我欠她的,我应该还给她,希望一切还能够来得及。”阿丽想要赎罪,她后悔当初不应该相信宫陵伟的话,不仅害了苏小雪和宫陵浩夫妻,还祸害了自己的一生。

这一次,即便她要死,她也会拉着宫陵伟一起陪葬,那个人面曾心的人,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惜。

“是你害了我们一家,你既然是我妈妈的丫头,难道是她虐、待你了吗?你怎么可以害他们的性命?我要杀了你。”宫厉阳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气愤得大声的嘶吼。

“厉阳,你别激动,有什么话,慢慢说……”莫文杰拉着宫厉阳的手臂,劝解着他。

“你放开我,出事的不是你们家,你自然可以心平气和的。这个女人与他们一起合谋,她是罪魁祸首。”

“对不起……”阿丽跪在宫厉阳的面前,诚心与他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父母能活过来吗?”他瞪着阿丽,恨不得立刻杀了她。

“宫陵伟和宋山辉一起合谋,有阿丽和院长的证辞,我们一定可以把他搬倒。”项逸谨知道宫厉阳心情不好,不过这一次,他倒是与莫文杰站在一边,做出了最理智的事。

“还有你……”宫厉阳用手指着项逸谨,整个脖子都暴鼓起了青筋。“你们项家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才项逸谨亲口承认,他爷爷项年军与当年的车祸脱不了关系。

“……”项逸谨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好,他们家错了,就是错了。可毕竟不是他犯下的错误。“你们愿意做证人,证明宫陵伟是当年的罪魁祸首吗?”他盯着阿丽询问。

“你就说需要我怎么做吧,只要能够让宫陵伟,得到应有的报应。我什么都愿意。”阿丽现在是恨透了宫陵伟,她之前在监狱的时候,宫陵伟处处想治她于死地。

她要报复,要让宫陵伟死无葬身之地。即便自己也赔上,她也再所不惜。

“你等我。”项逸谨对阿丽点了点头,示意让她一定要等他。

之前他还没有信心,搬倒宋山辉,救出薛依洁和两个孩子。现在有他们在一切都好说了。

邹宛芹离开宫陵伟的家之后,疯狂的奔跑在街道上。她望着周围行行色色的人,仿佛每一个人都在嘲笑她,讽刺她是一个被人抛弃,没人要的人。

她无家可归,知道宫陵伟一定不会放过她。宋山辉那里也回不去了。项逸谨和宫厉阳那么恨她,更不会原谅她。

她对于这个世界,彻底失去了希望。她想死,但又不想孤独的死去。

所有的人都在乎薛依洁,所有的人都喜欢她,爱她。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一样的捧着。既然如此,她要死就拉着薛依洁一起死。

宋山辉答应过她,要给她新的生活。她给他透露了那么多,关于项氏集团和宫氏集团的秘密,可到最后,他还是把她像狗一样的踢开。

她恨他们,恨不得他们全部都死。

她拿着身上唯一的几十块钱现金,买了一桶汽油。趁着夜色,偷偷的倒在宋公馆的后院。

她知道那个地方,是离薛依洁和宋山辉住的房间,最为近的位置。一旦宋公馆着火,他们那里肯定是烧得最厉害的。

“哈哈……”她拿出身上的打火机,夜色之下,她的影子,随风飘扬。如同鬼魅一般,显得特别的可怕。她放肆的大笑,望着整个豪华的宋公馆。

这一刻,仿佛她的心瞬间得到了释放。薛依洁死了,项逸谨就会痛苦,她和薛依洁的祭日是一天,即便得不到项逸谨的爱,哪怕让他恨着自己,至少在他的心里,有一份对她的感觉。

“去死吧,跟我一起死,做为我的陪葬品……”她对于生,已经没有丝毫的欲望。

她将手中的打火机,无情的仍在了自己所浇的汽油上。瞬间,火光渲染了宋公馆的后院。

回到项府的项逸谨,整个人心里空落浇的,刘艳秀住院不在家,两个宝贝儿子,也跟着薛依洁到了宋公馆。

他很想两个儿子,更想薛依洁。希望他们的儿子在薛依洁的身边,能够让她想起些什么。

因为想念,而来到宋公馆,哪怕不能见到他们母子三人,也可以与他们的距离近一些。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们睡了没有。两个孩子是不是和薛依洁住在同一个卧室,相处了几天的他们,薛依洁又是否能够把项嘉伦和项鹏涛记起。

邹宛芹离开泯江码头的家之后,杜二丽一直很担心她。傍晚李大民的毒瘾过了之后,在杜二丽的百般请求下,他们俩一起到宋公馆来找邹宛芹。

他们夫妻俩只知道邹宛芹一直跟着宋山辉,如果她不回家,她肯定也只能来找他。

“有没有人呀……”李大民敲打着宋公馆的大门。只是半晌都没有人回应。“我都说了,这么晚了,这里的人早就睡了。你还叫我来干嘛呀?”李大民抱怨着杜二丽,像他这样的人,最畏惧的就是像宋公馆这样的大户人家。

“我今天的心,一天都不安,整个扑通扑通的跳个没完,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就像当年我们家女儿丢的时候一样。”杜二丽不希望邹宛芹出事。

“如果心脏不扑通扑通的跳,那才真的有问题了。死了就不跳了。”李大民冷冷的呵斥着杜二丽。

“你说什么话呢?那可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我们俩只有那么一个独生女,难道你希望我们没有人养老送终吗?”杜二丽拉扯着李大民的衣服,大声的叫嘶吼着。

“我……我怎么会那么想呢?”

项逸谨的车子,缓缓行驶到宋公馆的大门口,正好看到了门口的一幕,只是他还不知道,这对男女到底是谁。

“既然不是那样想的,就赶紧给我叫门,让他们把女儿还给我们。”她推打着大门,即便把整个宋公馆里面的人都吵醒,也要找到他们俩的女儿。“开门呀……赶紧开门,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们……”

项逸谨下车,向他们俩走去。

“你是谁?”李大民第一眼就看到了项逸谨。“你是这里的人?”

“这到晚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项逸谨和他们一样疑惑。难不成宋山辉的仇家不止他一个?

同类热门
  • 遇过雨天错过天晴遇过雨天错过天晴一世轻心|现代言情十二属相自古以来由神灵主宰,可是由于十二属相无首,加之个人的为了自己的私利。导致在千年一轮回的“神魔之域”打开时,各自都进入了其中。不久,闭关的主神出关,得知此事,打算亲自收复十二属相。耗费一半神力打开————轮回之界,进入人间,开启了她的新旅程。好巧不巧,加之魔界的阻挠,几世都没能成功,这一世会成功吗?
  • 梅玉梅玉开心美芽芽|现代言情众人跟随者,在杂草丛生甚至淹过蓝新梅脑袋的地方慢慢的走着,不久之后,舅姥爷暗哑着嗓音说:“到了。”众人都停了下来,慢慢的聚拢到老头的跟前。走在人群中间被姥姥一直牵着手的蓝新梅也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脱下来的那件红底带着小花儿的衬衣。此时,衬衣十分端正的穿在一个骷髅的身上。那骷髅的个子,正和蓝新梅差不多。蓝新梅心中“咚”的一声巨响,昨晚上反复不敢相信,不想相信的事情似乎成了事实。
  • 前世孽缘:为了男友去结婚前世孽缘:为了男友去结婚快乐使者|现代言情我大学刚毕业,面临着找工作这个大难题,绞尽脑汁,谁料,我交往三年的男朋友突然间离奇失踪。直到有一天,我那狭小的出租房里,来了一个不明身份的人,他告诉我,如果要想解救你的男朋友,必须和他签下一份合同。我十分的惊讶,疑惑的接过合同,我的妈呀!【本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如有国家名人名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 无敌宠夫无敌宠夫似水流月|现代言情三年前,至爱的男友以复仇之名逼得她家破人亡。她被他囚禁一年后扔在了夜店门口。三年后的回归,她身边各色美男环绕。再见面,她被霸道如帝王般的男人搂在怀里宣称:女人,他欠你的债,本少来追!
  • 梦里桃花格外红梦里桃花格外红全月|现代言情青春的故事被好多人诉说,欢笑、疼痛,从没有停止过。一件衣服穿旧,一头染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又完全重新长出黑发,一条路走完……抬头,才发现那片桃花是如此的暗淡。
  • 男追女跑男追女跑桃子丫丫|现代言情五岁,他举着糖说“姐姐,吃糖就不疼了。”十五岁,他问“姐姐,我可不可以谈恋爱。”十八岁,他说“姐姐,祝你幸福。”二十三岁,他问“叶安,你有没有心。”可是,她不喜欢甜食,她比他大了五岁,他叫她姐姐,她看着他长大,而他,看着她结婚……
  • 豪门霸宠:薄幸攻略豪门霸宠:薄幸攻略药王府|现代言情当时她年少,满腔情意的说:“容晋,我爱你。”他笑了,轻挑的问:“想红了?”林安然永远记得当时容晋的表情,自此之后七年,容晋身边的人来了又走,林安然都安分守己,从不多说一句,当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自觉,结果容晋反而不满意了,变着花样的折腾,林安然感叹:“怎么那么难伺候。呢。”
  • 军校青春军校青春长安晓月|现代言情在常人眼中,军校生活有几分神秘的色彩,军校学员的生活就更鲜为人知了.一群十九岁的男孩怀揣着儿时的梦想走进军校,在理想与现实的强烈反差下,接受着磨练与洗礼,他们能否在一次次磨练与洗礼后,坚守住了他们的梦想呢?亲情,友情,爱情,在令人羡慕的军装背后,他们又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呢?其实,他们与你我有着同样的向往,只是他们用更多的坚持,去实现他们的向往。他们也会遇到同龄人同样的烦恼,也会感到迷茫,也会抱怨不公,但因为有多一分的坚持,他们的青春获得更加的精彩,充实。希望在看完这部小说后,你们能够从当代军校生的成长过程中感受到信念的力量…….
  • 倾情海岸线倾情海岸线蔚蓝的|现代言情本书以亲情为主线,通过两个特殊的家庭,几颗曾经破碎的心,更多宽容、博爱、善良的人,演绎了一场令人震撼和感动的故事。在这里,爱情是浪漫而另类的,梦想是坚定而执著的,友情是淡若花香的,亲情是血浓于水的!
  • 最远的你,最暖的爱最远的你,最暖的爱倾梨倾城|现代言情最美不是“我爱你”,是我们曾牵手走过时光。六年前,一见倾心,零落成泥碾作尘——她说:“听说身穿白色棉布裙站在S大图书馆的金色郁金香前向心爱的人表白,恋情就会成真。秦墨,我喜欢你。你呢?”六年后,再见钟情,黯然销魂香如故——他说:“你来摸摸,这尘埃是暖的。何如措,爱情是满天烟花的煞然绽放,生活是要归于灰烬的暖。”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有多少人敢于等待?当萧瑟的天空飞过归巢的乌鸦,那一片枯枯的哑叫声,是否在诉说爱并不是一个华美苍凉的手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