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7章 大结局

“哎哎哎……”杜二丽拉着自己老公的衣服,示意宋公馆后院里面的火光。“大民,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呀?”他退回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那么大的火光,傻子都知道宋公馆里面失火了。项逸谨绕着宋公馆的围墙,急切的朝后面散发出火光的地方奔跑而去。

“救命啊……救命啊……”

顿时,整个宋公馆里面的人,都惊恐的呼喊起来。

邹宛芹冒着大火,从宋公馆外面的窗户进入里面,她担心薛依洁和宋山辉,命大不会被大火烧死。为了以防万一,她非拉上他们一起死不可。

项逸谨在后院的大门,没有看到人纵火的人,他翻门而入,寻找着可以进入宋公馆里面的通道。

“怎么办?会不会是我们的女儿做的……”杜二丽虽然被吓傻了,但她的心还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你赶紧进去看看,千万不能让我们的女儿出事呀……”

李大民跟杜二丽一样的心慌,情急之下,只能翻门而入。

很快,宋公馆的火光,渲染了大半边天空,空气中散着烧焦的味道,以及佣人们惊恐的呼救声。

杜二丽没办法翻进宋公馆,一个人站在大门口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

“宛芹……你在吗?宛芹……”宋公馆太大,李大民不知道邹宛芹到底在不在里面,只能依靠呼喊的方式。

二楼宋山辉的卧室,邹宛芹拿着水果刀,先把宋山辉解决了,再去找薛依洁。今天晚上谁都别想活着逃出去。

若大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尘味儿。她轻轻的推开宋山辉的卧室,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影,正用手捂着嘴巴,难受的咳嗽着。

“来人……怎么回事……带我出去……”宋山辉有心脏病,只是在人前谁都没有提起,刚巧在吸食了那么长时间烟尘后,他的病突然犯了。“带我出去……”他一点一点爬到邹宛芹的跟前,用双手拉着她的衣服。“药……把药给我……”

“药?”邹宛芹跟了宋山辉那么久,压根就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

“药在桌子上……赶紧给我……”

她透过火光,只见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小药瓶。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心脏病药。

“呵呵……”她上楼之前,还想着自己接下来与宋山辉搏斗的画面,此时看来,一切都是她多虑了,真是天助她呀。“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呀?你求我呀?求我把药给你呀……”

宋山辉抬头仔细打量着她,半晌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邹宛芹。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一点一点向门口爬去。“管家……来人啦……”

“你以为现在还有人来救你吗?整个宋公馆里面的人,都在拼命的逃窜。然而他们谁也无法跑出去,因为我已经把整个公馆里面的每一道门都给封了。钥匙在我手中。除非……外面会有人来救你们……这么晚了,即便是警察过来,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等到警察过来,我们肯定都被烧成灰烬了……哈哈……”她一边冷冷的说,一边讽刺般的嘲笑。

“你……你怎么那么狠……”宋山辉趴在地上,在邹宛芹看来,他就是她面前的一条哈巴狗,一棍子下去就能把他打死。

“我狠?这不是你教我的吗?想要不让一个人开口说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闭嘴。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可你是怎么报答我的?”她抓起宋山辉的衣服,冷冷的呵斥着他。

“你……你带我出去……我什么都答应你……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她使劲揪着他的衣服,抓起旁边的一个花瓶,狠狠的砸在宋山辉的脑袋上。

“不要……”

“去死吧……”

楼下大门口,项逸谨用身体,使劲的撞击着大门,李大民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也加入其中。经过长时间的撞击,门终于被打开了。

“依洁呢?依洁在哪里?”项逸谨抓着门口的一个佣人,大声的质问。

“不知道……应该还在房间里面……”

“她的房间在哪里?还有两个孩子呢?是不是跟她在一起?”

“不知道……”佣人们都害怕死,急切的冲出了别墅,寻找安全的地带。

此时大火已经蔓延了整个楼下的客厅。想要冲到楼上去,没有抱死的勇气,根本就不可能。

“宛芹,你怎么那么傻呀……我的孩子……”李大民只知道在门口哭泣,而不敢贸然进入。

“今天晚上那两个孩子好像睡在楼下的卧室……”最后离开的一个佣人,向项逸谨透露了一个信息。

项逸谨什么都顾不上,直接冲了进去。他不熟悉宋公馆,只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寻找。

“救命……”

当项逸谨冲进去之后,门口的李大民突然听到楼上有一个声音在叫唤,但在火光和浓烟之下,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男还是女。

“宛芹是你吗?”

“救我……我不想死……”

“你等着,爸爸马上就来。”也许是亲情的力量,李大民还是冒着大火冲进去。

邹宛芹眼睁睁的看着宋山辉,被屋子里面的衣柜砸在身上,为了解决薛依洁,她奔走在走廊里,寻找着薛依洁的卧室。

“咳咳……”薛依洁被浓烟呛醒,一心担心两个儿子的她,徒手推开燃烧着大火的门。“宛芹,你怎么在这里?”她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

“今天就是你我的死期,我做不了宫家的千金,你也成不了宫家的千金小姐。你以前不是常说吗?我们情同姐妹,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邹宛芹站在火光之中,面对眼前的薛依洁,显得很镇定。口中的言辞,如同招唤人灵魂的魔鬼般冷酷。

“你在说什么呀?让我出去……”她完全听不懂,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实话告诉你,我不稀罕做什么宫家千金小姐,我只想做项逸谨的妻子,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项逸谨一定会娶我为妻的……我恨你……”她抓着薛依洁的手臂,使劲的摇晃着。“我要杀了你,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宛芹,你不要做傻事,你妈妈还在外面等着你呢?跟我出去吧。”李大民终于找到了邹宛芹。

“你不要过来。”她挟持着薛依洁,不想让李大民靠近他们俩。

“一切都是爸爸的错,跟我出去吧……你难道想让我和你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尽过,一分一秒做父母的责任?你到这里来,想要死吗?那我们就一起死吧……”她等待着大火,一点一点蔓延……

楼上项逸谨找到了两个熟睡的孩子,并平安的把他们带出了宋公馆。

宋公馆的大门口,警察和消防全部都聚集了起来。一切设备都准备就绪。整栋别墅里面,都交织着水与火之中。

三个人在楼上的楼道上,一直僵持着,邹宛芹不管李大民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薛依洁,也不愿意跟他一起离开。

“再不走的话,我们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李大民急得跺脚。二十多年前,他失去了她一次,二十多年后,他一定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小心……”

突然房顶上的吊灯,向薛依洁和邹宛芹砸去。李大民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本能的扑在她们的身上。

莫文杰宫厉阳以及夏景昭他们陆续赶到宋公馆。

“妈咪……救救我妈咪……”两个孩子无助的在院子里面哭泣。

“依洁在哪里?”夏景昭跑到他们身边,着急的询问。

“妈咪还在里面是吗?还没有出来?”宫厉阳和他们的心情一样。

“我进去救她,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莫文杰毫不犹豫,向门口冲去。

项逸谨一身狼狈,抱着已经昏迷的薛依洁,一步一步走出来,重见天日之时,他因体力不支,抱着薛依洁一同倒在了地上。

宋公馆的火势随风而疯狂的燃烧,即便消防部队赶来,整个别墅也还是无力回天……

一个月后……

法院。

“下面由以下判决:宫陵浩与苏小雪一案,经重新翻案审查。主谋宋山辉与宫陵伟死刑,袁阿丽同谋受宫陵伟指使,判无期徒刑。另一名重要犯罪嫌疑人项年军,因早就过世,但还是会被例如本案重要犯人之中。宋山辉名下原宫氏集团和项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重新还给宫家和项家所有人。其他财产充公……”

宋山辉在那场火灾之中,没有被烧死,但双腿已经残疾。在医院里面躺了一个月才渐渐恢复。

这段期间,身为女儿的夏琨宁,没有去看一眼宋山辉。现在他被判了死刑。夏湘晴做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虽然还是希望夏琨宁能叫他一声爸爸,不过到最后,她还是没有开那个口。

“湘晴,我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为了证明我的能力,我想让你看清楚,我一点都不比宫陵浩差……你能原谅我吗?”宋山辉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他拼尽全力,希望能够得到夏湘晴的认可。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她站起身来,不知道还能跟他说什么。

“琨宁,你能叫我一声爸爸吗?算我求你了?”他看着夏琨宁,整个眼神里面,都带着乞求。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走吧。”警察带着宋山辉,强行离开。

“琨宁……叫我一声爸爸……求求你了……”他拼命的呼喊着。

夏琨宁面对那样一个混蛋父亲,她实在是无法张口。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喃喃出一声。“爸爸……”

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那么认真的叫一声爸爸。

宋山辉完蛋了,梁子轩想要重新让自己家的公司开张,也变成了泡影。趁着大家不注意,他想偷偷的离开法庭。

“爹地……那个坏人……”项鹏涛眼明手快,看到了门口想要逃走的梁子轩。

“抓住那个坏人,是他给妈咪下了药……”项鹏涛从椅子上蹭起身来,着急的喊道。

顿时法庭上的警察,纷纷前去挟持梁子轩。

这些天,项鹏涛一直观察薛依洁,将薛依洁的饮食起居,全部都告诉美国的杰允医生。

杰允担心薛依洁,那也许是被人下了一种特殊药的原因。具体的只有让他亲自检查才知道情况。

梁子轩没脸见薛依洁,跟着警察离开,都是低着头的。他自己的公司没有开成,最后连累了薛依洁,像他这样的人,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也是自己罪有应得吧。

几天之后……

机场。

项逸谨冒着生命危险,救出薛依洁之后,薛依洁虽然记不起以前的事,可她从那时起,就只相信项逸谨,依赖着他。

为了把她的病治好,项逸谨和两个孩子一起决定,把薛依洁带到美国去。

莫文杰和夏景昭一样,对薛依洁带着执着的爱。可是在薛依洁的心中,永远都只有项逸谨的存在。

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得到幸福,只要她开心,他们就开心了。也许大家都是抱着这样的宗旨,他们才会对薛依洁放手吧……

机场外面,蓝天白云,宫厉阳与夏琨宁紧紧依偎在一起,望着天空中缓缓上升的飞机,脸上尽显幸福的微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迷糊小娘子幸福来敲门迷糊小娘子幸福来敲门相思成海|现代言情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让人,他很帅,很有气势,很有钱,却有双重性格,而这种人遇到了迷糊到不能在迷糊的社会“社会女精英”,他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哪?
  • 旧爱新欢旧爱新欢狐小九|现代言情臧千千:哎?我那个善良纯洁的正太哪里去了?这只腹黑的家伙是谁?程泽西:被我吃了呀,你快来救他呀,再不来就晚了呦~臧千千:……一直从事网文工作的臧千千粗心大意的连丈夫鹿亦然的行踪都不知道,直到那天完成新作后一时兴起去了鹿亦然的学校,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看见两个相拥亲吻的重叠黑影……
  • 大宋美眉的现代生活大宋美眉的现代生活何语|现代言情为了逃避金兵而穿越到现代的大宋朝美少女会遇上些什么希奇古怪的事情。板着脸貌似冰山的哥哥!浑身书卷气息的书法社社长!顶级的音乐写手!温文尔雅的贵公子……一路行来,遭遇各种类型的男人!谁会是我在遥远时空的最终依靠?*****************这本书很白,很言情,一度写不下去。但是想想,无论如何,还是不要太监,所以从头开始修,希望能改好一点。最后推荐下自己在JJ的书《污黑暗夜曲》,感觉比这本要写的好,亲们可以去看看,献上我深刻地歉意。
  • 我的阿宝我的阿宝许小豆|现代言情上天总是把剧本都写好了...你是谁的谁,谁是你的谁?遇见了谁,又离开了谁...可是命运的锁链,一旦有打开一环,就会一寸寸断裂。在黑夜无边的生命里,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这是拯救?还是毁灭?这一切究竟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命运的戏弄?还要相信爱么?五年的时间,是否可以把一切替代。五年的时间,是否可以弥补一切亏欠。是谁,视我于生命珍宝?而她,是谁的阿宝...
  • 世间独一无二的极品丫头世间独一无二的极品丫头异样明天|现代言情一个现代社会出生的一个农村丫头,从她出世后的一点一滴,在世间经历的事与人,反映现实社会的好与坏的所有一切.让人深思,仰慕,嫉妒,憎恨。。。。。。。。。
  • tfboys梦中的他tfboys梦中的他陈蕊琪|现代言情3个女主和3个男主在小时候就认识了,互相给了四叶草项链,并约定长大后在一起,让我们看看他〔她〕们长大后都发生什么事情吧!
  • 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霸道总裁的失忆新娘深深|现代言情她夜夜都被同一个梦境困扰着,却始终不曾看清那个哀戚的女人,绝情的男人是谁,一如她始终没有找回失去的部分记忆一样。当真相揭穿,难堪的过往都摊在了面前,她该怎样去面对自己那没有了方向的心?
  • 曼陀罗花的眼泪曼陀罗花的眼泪青墨染|现代言情可人哭泣的哀求着:‘求你,求求你,不要处罚我,我错了。’‘如果所有的错误都能因乞求而饶恕,那么要法侓做什么?你既然这么不听话,看来是给你的教训还不够……’蓝正龙意味深长的说。‘不要,求你’可人急忙拔掉胳膊上的管子,慌忙拉住蓝正龙的衣袖。蓝正龙厌恶的甩开,站起身优雅的走到门口停下侧过脸慢慢吐出几句话:‘你的身材不错,不如就送你到日本拍成人电影,你若再去寻死我会拉你家里人一起陪葬。’……
  • 女看护忘年绝恋:妖孽御姐女看护忘年绝恋:妖孽御姐子沐柄辛|现代言情为打赢离婚战,阔妇顾宁邀请昔日学友肖晓忆临时看护她儿子,以利她借儿子监护权争夺财产,不料半年后,刚成年的包小宇在晓忆的指导下选择了自立,还因此牵扯出顾宁、包顺章和晓忆仨人20年前的恩怨情仇。顾宁追悔之余,决心对小宇、晓忆和她前夫包顺章还以颜色。为了小宇的学业,晓忆不惜放弃升职,追随小宇到北京陪读;为彻查包小宇与他关系,包顺章因此也到了北京。晓忆虽历经艰辛,却找到真爱和自己亲生父母,让她人生峰回路转。
  • 偷个总裁做老公偷个总裁做老公elane|现代言情她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安分守己,只是命运有时候就喜欢作弄人,自己的咖啡店里掉下来一个“哥哥”,偏偏还是英俊潇洒,多金,就是现代女人个个想钓的那个金龟婿。她一开始的确没有同流合污啦,只是当听到自己的闺中好友是“哥哥”的女朋友时,心怎么就那么不自然呢?原来是爱情作怪。但,等等,这位“哥哥”原来也对自己有那个思想呢,只是他为什么要逃嘛,自己又不是那种没人要的“剩女”。看来只能用计来抓回这个不老实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