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把酒凭栏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最强仙道最强仙道把酒凭栏玄幻完结天上不但能掉馅饼,也能够掉流星!且看废物重生的张子枫,如何改写人生,逆转历史,破灭八方豪雄,雄霸镇魔塔。铮铮铁骨之下,又有怎样的似水柔情……第825章 他会回来吗?2020-02-20 12:34:36
  • 魔魂仙尊魔魂仙尊把酒凭栏玄幻连载乾坤可废,雄心不死!被小人所害,夺舍重生的张天泽。吞噬魔皇魂魄,重塑命魂。逆天道,战不朽天尊,御魔女,毁无上道祖道根,抢先天封印神兽圣女,踏破无限虚空。奇迹之下,热血撼动天地!第2104章 带你们回家(大结局)2020-02-19 13:54:23
热门推荐
  • 感情杀手感情杀手月色人生|历史《感情杀手》: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人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其实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第一部《悬爱》:爱是折磨是痛苦还是笑着为她死去-----。第二部《夺恨》:恨是疯狂是不可理喻还是剜心的疼-----。第三部《孽情》:情是缠绵是揣测还是生与死的抉择------。第四部《缘愁》:愁是关爱是无奈,还是下一代刻骨铭心的痛------。余下四部为发展版:人类文明是在原始社会的合作团结中长大。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在竞争中进一步的融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踢开宇宙星际的大门?其实这是一把解开阴暗心灵的钥匙。这就看你如何领悟了。
  • 傲世掌控傲世掌控毁世男神|仙侠一次偶然的救人而得到上古大神的传承造就了孤儿龙傲天的一生看着主角是怎样的带着自己兄弟们在凡间、修真界、仙界、神界、圣界掀起腥风血雨!天道无常,与天夺命!世事难料,谁主沉浮!傲世九界,唯我掌控!
  • 异能守护神异能守护神纳兰无情|都市地震后,城市底下的封印渐松,最终导致上古各种神兽和炎黄时期大神复活。而为了阻止上古大神的阴谋,徐子繁踏上了一条艰难甚至有生命危险的道路。在徐子繁慢慢成长的道路上,他不仅深入城市的每一个地方和历史中,更是发现了炎黄时期的秘密。从此徐子繁背上了拯救城市,阻止黄帝野心的责任。
  • 闯荡异界之再次飞升闯荡异界之再次飞升蓝白墨水|玄幻一个渡过了九九雷劫的修仙者,却被神秘的第十道雷劫送到了异界。灵魂穿越的他附身在一个京城豪门纨绔子弟的身上,识海中三个神秘的雾团时刻提醒着他,他的穿越是一个阴谋。为了弄清楚这个阴谋,也为了重新飞升。我们的主角白手起家,重新修炼,演绎了一段爱恨情仇,最后终于再次飞升。
  • 修仙界移民修仙界移民蓝色胡子|仙侠穿越?重生?不不,这只是最普通的一次修仙界移民。
  • 鬼剑至尊鬼剑至尊古辰|玄幻这是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怨魂的世界!鬼奴叶晨,偶然习得《鬼剑术》,可斩孤魂野鬼,可杀阴冥判官!身躺黄泉,魂过奈何,寻孟婆,问三生,一人一剑,闯荡地狱,成就无上鬼王,正可谓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 随身空间种种田:重回12岁随身空间种种田:重回12岁酒渡梦里人|现言张小寒重生回到12岁。母亲暴躁、脾气坏,父亲偏心、愚孝。弟弟娇纵、贪婪。奶奶嫌贫爱富,心机深沉;爷爷软弱,无主见。还有出嫁的三个姑姑,一个比一个难缠。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里,张小寒感觉不到丝毫的幸福。唯一庆幸的是,读书的权利未被侵夺。不过,姐弟俩的待遇,天差地别。长辈不着调,家庭不和,弟弟被娇纵坏了,走上不归路,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前世,她因为这样的家庭,被人瞧不起,被人嘲笑,和相恋四年的男友分开,甚至最后被害了性命。这一世,有过往的记忆,有随身的空间,她绝对不会再让旧事重演,绝对不会再让别人摆布她的人生!十二岁,卖空间山货,挣钱藏私房;十二岁,努力读书,为谋好前程。十二岁,是在沉默中积累,是在勤奋中创造未来!!
  • 无良房东俏佳人无良房东俏佳人碧海听潮|都市“他是魔鬼,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鬼!”这是得罪了秦枫的人对于秦枫唯一的印象。只因他为了自已的美女房客们而大开杀戒!“只有他才算得上是真男人!”见识过秦枫实力的女子都会这样开口,娇羞之情溢于言表!只因他能倾心保护自已的娇娇房客,而让众多美女倾心。“我已经够低调了!”对于他们不同的评价,秦枫只能感到无可奈何,我只不过是保护俺地盘上的美女而已吗!
  • 邪性老公,别撩!邪性老公,别撩!一缕温馨|现言(已完结,新书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已发)前世,她与他并肩作战,打下江山。他发誓,等他建筑繁华宫殿,将封她为后。谁知,他拥有繁华宫殿后,却定她九罪,诛他九族,赐她白绫。一朝穿越,她变成了二十一世纪人人喊打的顾太太。嚣张,无能,粗鲁……好!我就要让你们看看,我有多嚣张,有多无能。她可是从古代来到现代的宋贵妃,斗智斗勇,样样在行!就连厌恶她的顾少都突然改变了心意。“顾琰灏,说好的离婚呢?”顾少傲娇又闷骚:“不离婚,因为我要对你宠宠宠。”
  • 倾世聘,二嫁千岁爷倾世聘,二嫁千岁爷紫琼儿|古言她是穿过嫁衣、心有烙印的怪女子。一道懿旨,她被迫嫁给全天下女人都不会嫁的男人。*他是权倾朝野、恶贯满盈的宦官九千岁。一朝得赐皇姓,姬妾娶了一房又一房,但都不长命。听说,第一个姬妾因常在他面前进言,他嫌烦,便命人割去舌头。听说,第二个姬妾因叫不出他爱听的那种声音,他一生气,便命人将其削发为尼。听说,第三个姬妾仅因为花了他一两银子,就被他活活打死。听说,听说……大喜之日,没有宾客,没有拜堂,一顶花轿将她送入新房。洞房花烛,盖头未揭,她的夫君就将一托盘工具丢到她眼前,“选一个。”后来,宦妻有喜,惊呆世人!所有人都以为残暴不仁的九千岁定会将其扒皮抽骨,或者活生生踹掉她腹中孽种。但是,九千岁却是凤眸轻挑,淡淡地说,“留着吧,爷刚好缺个孩子。”*当一切真相揭开,她转身,重投先夫之怀。他将她逼至墙角,“爷向来不喜欢别人欠爷东西。”“我欠你什么?”她淡漠以对。“你欠爷……”他眸光转冷,恨意浮现,“一个孩子!”※※※旧文推荐:《皇家逆媳,彪悍太孙妃》http://novel.hongxiu.com/a/987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