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最萌的阳光

最萌的阳光
最萌的阳光
作品总数1累计字数2.66创作时间211个月8

连载作品
  • 首席大人请饶命

    首席大人请饶命

    现代言情连载2.66万字
    一不小心掉进了威严高大的首长大人的陷阱里,玉红俏哭天喊地的对英明神武首长大人求饶道:“首长大人,求放过!”首长大人却无故小可怜的说:“俏宝宝,是谁先下手为强的,可怜啊!我的清白.....”俏宝宝一阵寒恶,一脸嫌弃的说:“我不相信你是我们的首长,我不认识你。”首长大人一听这话,心里就不爽了,扑倒俏宝宝,软硬兼施逼她求饶,只为她曾经一句:“小妞儿,跟着爷吧!”然后勾唇一笑魅惑说道:“俏宝宝,跟着爷吧!”
    第20章 019 校庆会12020-02-19 21:44:37
全部作品
  • 首席大人请饶命

    首席大人请饶命

    现代言情连载2.66万字
    一不小心掉进了威严高大的首长大人的陷阱里,玉红俏哭天喊地的对英明神武首长大人求饶道:“首长大人,求放过!”首长大人却无故小可怜的说:“俏宝宝,是谁先下手为强的,可怜啊!我的清白.....”俏宝宝一阵寒恶,一脸嫌弃的说:“我不相信你是我们的首长,我不认识你。”首长大人一听这话,心里就不爽了,扑倒俏宝宝,软硬兼施逼她求饶,只为她曾经一句:“小妞儿,跟着爷吧!”然后勾唇一笑魅惑说道:“俏宝宝,跟着爷吧!”
    第20章 019 校庆会12020-02-19 21:44:37
热门推荐
  • 狂影

    狂影

    李毅是一个考古学家,被一个戒指指引到了雷山之巅,突然天降神雷,等他醒过来以后,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
  • 九环印记

    九环印记

    一个小盒子,引来一个传奇,人仙魔到底那个才是王道。
  • 恶魔老公

    恶魔老公

    结婚当天,他带着别的女人公然出现在婚礼上。新婚之夜,他把她推向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他的好友,一个喝醉酒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男人。韩裔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冰冷异常,仿佛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而她唐洛薇在他面前只是一个陌生人。那一晚,她卑微的哀求下,她终于成了他的人,而她也终于鼓起勇气离开他,彻底的离开他的世界。
  • 沉歌清艳,倾尽十世

    沉歌清艳,倾尽十世

    有个小姑娘,她有一个师兄,他宠她,默默守护。有一天,小姑娘遇到一个好人。锦国鼎盛,御凤来仪。才惊天下的云漓公子,清艳出尘的画坛绝壁,冷漠俊逸的世家主,娇弱淡然的太傅嫡女,是谁十步之内,破了棋局,是谁一曲《素问》乱了他心,是谁慵懒散漫,谈笑间赢了当世赌圣……情丝绕,九洲赋。这一世,不覆天下,不乱浮华,却,不得两全!
  • 泣血封魔

    泣血封魔

    囍得机缘,却因其不该出世而遭劫轮回。不得仙缘,却另辟蹊径以武学成就一代圣者。甘堕红尘,伴至亲红颜归老。武道传承,令得他宇内皆敌。血杀诸天,成就一段万古不朽之传说。结束了吗?不,或许才刚刚开始。看一个小人物在崇尚力量的世界里一步步成长至滔天巨鳄。
  • 守你万世

    守你万世

    500多年前,暮歌被养父从冰冷的街道上抱了回来,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最优秀的孩子,而然也是最孤独的孩子,没有人喜欢他,直到她的出现,他爱她,他想守护她,直到他死。
  • 冷酷少年撞上霸道校花

    冷酷少年撞上霸道校花

    两个人本应该互不相识,却在报到那天出了岔子。他的跟班把她推倒了。她对他说:你给我记住,我跟你从此势不两立!他听了只是不以为然的勾唇一笑。可他们彼此,却谁都没想到,各自的生活中,唯一不能缺少的就是对方了。
  • 重生之亡命战妃

    重生之亡命战妃

    多年以来的呕心沥血、赤诚一片,换来的是年轻的帝王皇位坐稳无情废后!栽赃陷害,心狠手辣,将家族百人全数抄斩。逼命利刃要了她的命,又让她卷土重来更狠,更毒,雨自灵势要血洗了昔日仇人!
  • 冰山酷爱:魔女饲养法

    冰山酷爱:魔女饲养法

    他大概是第一个从相亲会场被赶出来的亿万富豪。然后,他拣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少女……她是异界光明阵营里唯一精通黑暗系魔法的天才魔法师,亡灵魔法光明魔法全不在话下。一次失败的魔法研究将她自己送去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的天空没有龙而是飞机,那里的铁盒子里还可以放出影像!于是当冰山酷总撞上腹黑魔女,就只有天雷勾动地火,撞一个火花四溅、暧昧丛生。——“光明系魔法?黑暗系魔法?还有命运系的大预言术?你到底是什么人?”——少女舞动着法杖,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你猜~”
  • 灵瞳弃女,废材七小姐

    灵瞳弃女,废材七小姐

    23世纪超级特工毒医,有朝一日居然穿越时空,不能修炼?废材?一掌扇飞你,笑我丑八怪?撕下面具看谁丑。待我统一大陆,凤逆天下,谁敢笑话我?额,“皇上,别来无恙啊。”“放心,朕马上就可以入洞房了。”“滚,老子不是担心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