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846552

《司马穰苴兵法》六章之四

溱湖之恋溱湖之恋2024-02-05 10:08:230

作者:潘长宏(文学之都居士)

2023年9月11日

司马穰苴又称田穰苴(生卒年不详),春秋末期齐国人。是田完(陈完)的后代,齐田氏家族的支庶,军事家。齐景公时,齐国遭晋、燕两国军侵伐,穰苴以“文能附众,武能威敌”之才,受大夫晏婴推荐,出任将军,统兵抗御晋、燕之师。相传其出征前阅兵,申明约束,而受命监军的景公宠臣庄贾不遵约束,误期而至,穰苴乃令执法官将其斩首示众。继而景公遣使驰入军中以救庄贾,穰苴又斩使者的仆人,全军为之肃然。为将体恤士卒,亲问饮食疾病,与士卒平分口粮,使全军将士斗志高昂,争相赴战,病者皆求行。及晋、燕军闻风而退,乘势追击获胜,尽复齐国失地,因功升任大司马,故有“司马穰苴”之称。后遭鲍氏、高氏、国氏之谮,失宠,发疾而死。

司马穰苴对春秋以前古兵法有深刻研究和论述,战国时齐威王命大夫整理古司马兵法,把穰苴对古兵法的阐发之辞附于其中,曰《司马穰苴兵法》,一称《司马法》,以此名于后世。残存至今的《司马法》五篇,部分反映出穰苴的军事思想。主张“以仁为本”“以战止战”,强调治军与治国有别,治军应以“义”“武”“法”为准绳,将战争中的诸因素抽象为“轻”“重”的关系,用“筹以轻重”阐明各项军事原则,具有朴素的辩证法思想。晏婴对其评价道:“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

司马穰苴兵法共六章,今天和朋友们分享第四章-------严位

凡战之道,位欲严,政欲粟,力欲窕,气欲闲,心欲一。

凡战之道,等道义,立卒伍,定行列,正纵横,察名实。立进俯,坐进跪,畏则密,危则坐。远者视之则不畏,迩者勿视则不散。位下左右,下甲坐,誓徐行之。位逮徒甲,筹以轻重,振马噪徒甲,畏亦密之。跪坐,坐伏,则膝行而宽誓之。起噪鼓而进,则以铎止之。衔枚誓糗,坐,膝行而推之。执戮禁顾,噪以先之。若畏太甚,则勿戮杀,示以颜色,告之以所生,循省其职。

凡三军,人戒分日,人禁不息,不可以分食,方其疑惑,可师可服。

凡战,以力久,以气胜,以固久,以危胜,本心固,新气胜,以甲固,以兵胜。凡车以密固,徒以坐固,甲以重固,兵以轻胜。

人有胜心,唯敌之视;人有畏心,唯畏之视。两心交定,两利若一。两为之职,惟权视之。

凡战:以轻行轻则危,以重行重则无功,以轻行重则败,以重行轻则战,故战相为轻重。

舍谨兵甲,行慎行列,战谨禁止。

凡战:敬则慊,率则服;上烦轻,上暇重;奏鼓轻,舒鼓重;服肤轻,服美重。

凡马车坚,甲兵利,轻乃重。

上同无获,上专多死,上生多疑,上死不胜。

凡人:死爱,死怒,死威,死义,死利。凡战之道,教约人轻死,道约人死正。

凡战:若胜,若否,若天,若人。

凡战:三军之戒,无过三日;一卒之警,无过分日;一人之禁,无过瞬息。

凡大善用本,其次用末。执略守微,本未唯权,战也。

凡战:三军一人,胜。

凡鼓:鼓旌旗,鼓车,鼓马,鼓徒,鼓兵,鼓首,鼓足,七鼓兼齐。

凡战:既固勿重,重进勿尽,凡进危。

凡战:非陈之难,使人可陈难;非使可陈难,使人可用难;非知之难,行之难。

人方有性,性州异,教成俗,俗州异,道化俗。

凡众寡,既胜若否,兵不告利,甲不告坚,车不告固,马不告良,众不自多,未获道。

凡战:胜则与众分善。若将复战,则重赏罚。若使不胜,取过在己。复战,则誓以居前,无复先术。胜否勿反,是谓正则。

凡民以仁救,以义战,以智决,以勇斗,以信专,以利劝,以功胜。故心中仁,行中义,堪物智也,堪大勇也,堪久信也。让以和,人以洽,自予以不循,争贤以为人,说其心,效其力。

凡战:击其微静,避其强静;击其倦劳,避其贤窕;击其大惧,避其小惧。自古之政也。

(司马穰苴:文能附众,武能威敌,军令严明,赏罚必信。)

【注释】

①位欲严:职责要求做到严格明却。位,士卒在行列中的位置,这里引申为职责。

②下甲:屯兵。

③死爱:为报答恩爱而战死。以下"死怒"、"死威"等语法结构与此相同。

④使人可陈难:使士卒熟悉阵法有困难。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