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565900000055

第55章 第三次相遇2

“七月麦田”卖的不是麦子,是沙子。兰色的、白色的、橘黄色的各种颜色的沙子,它们都有个好听的名字“许愿沙”。我的手抚摩着蓝色的沙子,问老板:沙子怎么卖?

老板瘦瘦的、高高的,长着一双懒洋洋的眼睛,他伸出2个手指头。我惊呼:呀,两块。我赶紧掏钱。

他白了我一眼,懒洋洋地说:20块一瓶。他指着一排瓶子给我看,那些瓶子比我的小手指一个关节还小。

18块吧!我说。老板摇摇头。

哎,算了算了。我从背带牛仔裤里往外掏钱,一元的、两元的,纸币硬币摆满了一桌。老板认真地数着,数到最后我们同时“哇”的一声笑了:总共还是18块。老板敲敲我的头,问:小妹妹,K大的吧,跳舞不要穿背带牛仔裤。他的手指不再懒洋洋,飞快地帮我装许愿沙,装到一个小巧的瓶子里。

为什么?我跳过2个问题——他怎么知道我是T大的?他怎么知道我要去参加舞会?女孩子更关心服装的问题。

男生不喜欢看不到腰的女孩。他呵呵地笑起来。我看到房间墙上贴着执照,法人代表写着苏州。

谢谢您,苏老先生。我夸张地鞠躬。

他分辩:谁说我老?

我拿起瓶子朝门外走,远远扔下话来:谁说我没有腰?

六月的阳光刺目,我躺在游泳池的浅水区,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抬起头,看到一个瘦高个的在高高的跳水台上夸张地活动着手脚,几分钟后,他又从跳水台的楼梯上走了下来。我扑哧一下乐了。他来到了浅水区,我慢慢地挪过去,冲他说:苏老先生,你跑T大来炫耀你的腰了?

他看着我和我脖子上的许愿沙,认出我来,我们愉快地一起在游泳池里走来走去,手臂扬起巨大的水花。

上岸后,苏州带我去吃夜宵,他说:小丫头,你的头发沾着东西了。他伸出手帮我拂发,我感觉心灵深处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眼光如水望着他,直到他不好意思起来:小丫头,你有抬头纹。

我摸摸额头,说:知道啦,不需要你提醒我你还年轻。

苏州是一个英俊的成年男子,眼神懒洋洋的,有着梁朝伟一样的性感。都说男人30是成品,这么一比,学校里那些小毛头可真给比下去了。

从这天开始,我成了“七月麦田”的常客。

“七月麦田”的后厢,有一处大大的院子,院子里种了一棵槐树,坐在树下,苏州弹起吉他唱道:你的柔情似水/几度让我爱得沉醉……他喜欢齐秦,而对我们而言,齐的歌声有点遥远了,我说:你应该唱周杰伦。我张口便唱: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一次就成熟/我却错过……苏州敲敲我的头:小丫头,你懂什么花开一次就成熟,不要唱这么颓废的歌。我拉着他的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我说:知道啦,以后我听你的。他的手变僵硬了,他轻轻推开我,收拾吉他,默默地走了出去。

夏天黄昏的风,吹透人身上的汗味,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雨……

我站在“七月麦田”的门口,看到柜台上后露出一把女人的秀发,忽的,我觉得脚有些发软。门后转出苏州,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进来吧,怎么这么秀气了?”

明亮的光线里,我看见秀发女子望着我微笑,30岁的女人,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可是却有着比我的稚嫩更多的风情。我的心忽然地沉了下去。

和苏州坐在槐树下,他没有弹吉他,我没有唱歌。忽然间,我们的距离变得那么遥远。我问:“她是谁?”

苏州笑道:“我要娶的女人。”

我有些歇斯底里:“你为什么不能……娶我呢?”

苏州沉默了片刻,问:“告诉我,看到我的店名,你会想到什么?”

七月麦田?我思索着,说:“滚滚的金色的麦浪,可以赤着脚在上面撒欢,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热情奔跑,可以和爱人在夕阳下山盟海誓……”我是学中文的,想象力和词汇是我们的基本功。说完这些辞藻华丽的话,我热切地望着他,等着他的表扬。

他招招手,隔着一道帘子一直在凝视着我们的女子就慢慢走了出来。他说:“告诉这小丫头,‘七月麦田’给你什么感觉?”

她微笑着,慢慢地说:“成熟的季节,收割完毕,该回家吃饭睡觉了。”

等女人走后,苏州站了起来,说:“丫头,你要明白,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季节的人了。”

我颤抖着问:“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他慢慢转过身来,眼睛里的光线有些微的黯淡,藏着很多很多我不明了的话语,可是他却说:“是……”

远处传来闷雷声,夏天的雨说来就来,一丝丝,瞬间却变成一大滴一大滴。他拉我去避雨,我摔开来,朝外奔出。夏天的雨洗去了我脸上的泪水。

19岁的我,第一次放下矜持。却遇上了雷雨。

坐在校园的青草地上,我听到校园广播里一个好听的男声在评价的散文诗《七月麦田》,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甜美的天地。在这样的世界里,和自己喜欢的人躺在麦浪里,看远处渐渐沉没的夕阳,说不着边际的情话,是一种多么优雅的浪漫……

晚上,在我是寝室里,我问他:“你会想起回家吃饭睡觉吗?”

他张口结舌:“怎么会?为什么要回家吃饭睡觉,那么好的景色不可以错过。”

我终于明白,苏州说过我们不是一个季节的人的意思。他看七月麦田看到的是成熟和收获,我看到的却是满眼的憧憬和浪漫。我的泪汇聚成两簇花,对苏州的怨恨在这一刻渐渐变成伤感……

夏天结束的时候,我看见“七月麦田”已悄悄关门,门楣上的喜字还残存。从此,我再不曾见过那个在槐树下唱齐秦老歌的男子。他曾说过,我不懂花开一次就成熟的道理,而夏季结束后,我已是盛开了一季的花,娇嫩的心扉已布满心事。

我想:如果有可能,我会选择和我一起憧憬浪漫的男孩,去遥远的北方看七月的麦田,我们在麦浪里奔跑、欢呼、流泪、感叹之后,肯定也会牵着手走进茅草房,在月亮升上树梢的时候,恬静地闭上眼睛休息。成熟季节的气息,也会一点点、一丝丝地把我们淹没。从稚嫩走向成熟,这一步并不遥远,却免不了带有深深浅浅的痛苦痕迹。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彤甄儿,那是个去年深冬的下午。温暖温暖的太阳光打在枯萎的草地上,痛在了并排躺在草地上的我和彤甄儿的心。彤甄儿的脸在那光辉灿烂的阳光下显得异常的憔悴,苍白。

你快乐过吗?彤甄儿仰面朝着蔚蓝蔚蓝一尘不染的天空,眼睛拼命睁开盯在刺眼的太阳问我。

我有快感过,我的目光投落在运动场边上骷髅样黑漆漆干瘦干瘦的树上漫不经心地说。

你幸福过吗?彤甄儿继续问我。

我神经失常过,我依旧用刚刚的口吻说。

我们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10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时间对我们不重要,慢和快和我们都没多大关系。就算我想把今天快点过完,可是明天还是和今天一样,一样无所是事。一天的过去只能证明我多活了一天,离死亡近了些,罪恶深重了些,仅此而已。

彤甄儿突然幽幽柔和地说:我真的要多看看太阳,地狱听说是没有阳光的,阴冷而潮湿。我死后我肯定只能进地狱了。

彤甄儿停了一小会儿,又说,若我是孤儿那就好了,无拘无束,也许我会永远快乐地活着。她说完扭过头朝我惨淡地笑了笑。我也朝她惨淡地笑了笑算是回答。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太阳收回了他温暖的光。我们身上开始冷,有点颤抖。运动场的喧哗燥动也慢慢消逝了。满头大汗的同学们说着笑着纷纷散去。不一会儿,只剩下若大的运动场,空旷,寂寞。草地的水泥小道上,时不时地有牵着手,打情骂俏的情侣。我突然很迷惑,我眼中的他们怎么会如此快乐,如此幸福。是不是快乐幸福就是如此简单?这样的日子我有过,怎么我就不觉得幸福快乐呢,只有当我是个旁观者的时候才觉得有那么有点羡慕的感觉。是不是我天性悲观,有着土的干冷气质,我注定就不能快乐,就算我去过快乐的地方。若是上帝在我死的那天突然宽恕我在人世的一却罪恶,让我进天堂,我想我还是会觉得我活在地狱里样,不会生出快乐来。快乐幸福在我的世界里也许永远只能是幻影,不可触及。

彤甄儿和我起了身,我们互相拍了拍身上粘着的枯草。各自回宿舍去了。

这是极普通的一天,在我们开除之后的一个多月的日子里,我们差不多就是这样熬过来的。我们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就暂时呆在学校得过且过。寒假也很快来临了。明年,明年的事明年再想,我们都这样认为。

可是,谁也想不到这是彤甄儿最后一次看到太阳,温暖得有点颓败的太阳。第二天,见到彤甄儿,是血肉模糊,脑浆崩裂的彤甄儿了,就象被汽车压死的狗呀,猪呀,没什么两样。你也许会觉得我是那样的麻木,说我就没能从她的言语中听出些端倪来,骂我说,你这狗娘养的,天杀的,为何该死的不死呢?这句话我听过,是彤甄儿的父亲拽住我的衣领扇了我两耳光,他由于过于激动和用力差点摔倒在地时说的。

彤甄儿从学校综合楼的顶楼一跃而下如只蝴蝶般轻盈,她以为只要这样一却的一却都会解决。她能有那样的勇气,我无法想象,她是个乐观,活泼的女生。若是我跳,我可以相信,是她,我从没想到过。现实生活的变数远远高于我们自以为颇有想象力的脑子。当然有可能她的乐观,她的活泼在我阴郁消极的影响下发生了质的变化。也许是越看似坚强的东西越是容易被摧毁。

彤甄儿跳楼的那夜,我没有觉得一点有什么不详的感觉。她跳的瞬间,也许我在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许我在看无聊的杂志,反正是做着跟彤甄儿无关的事。

第二天我看到彤甄儿的尸体时,觉得好象是我的而不是她的。和她无关。

她的死我想不到充足的原因。若是说她被学校开除的事,可是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多少淡了些。是不是还有些别的原因呢,我这样揣测的。

彤甄儿死后的第三天我收到一封信。是彤甄儿写给我的。信的一部分如下:

智群:

……

你不用内疚,我的死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尽管也有你的原因。你知道我是个怕孤单的人。我死之后,我不会孤单的,我有个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是你的。是在见你的前一天,我买了试孕纸我才知道的。你知道我不爱你正如你说你也不爱我,我说过我不会嫁给你你也说过你也不会娶我,我们只是有点喜欢,毕竟我们都是大学里无所是事,无聊孤独的人吧,不谈恋爱我们拿什么来消耗我们空荡荡的时间呢。我以前想,我的孩子一定要是和我爱的人产生的。可是我怕孤单,去死时我也怕,于是我就将就地带着和你产生的孩子一起去了。

我决定去死,不是因为我被开除,我怀孕。开除了,不读大学我照样能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怀孕了,我可以去医院拿掉。一却都会如吹个泡泡那样简单。

可是我一想到我的爸妈我就怕。我是接到我爸的电话之后,我决定去死的。你知道我爸是M大教授,他只有我一个女儿,他爱我。我在他的眼里,我是那样的优秀,那样的可爱。若是他知道他的女儿,他的女儿,不但因为做了苟且之事被学校开除了,还怀了孕。他是个把荣誉看的比命还重的人。你说你叫我怎样面对他!怎样面对他!怎样!

……

我写完这信之后,我将把信塞到贴有邮票的信封里。在去综合楼11楼的路上,把信投进信桶。然后从11楼轻轻一跃,实现一次我儿时飞翔的梦。

一却都结束了。

彤甄儿绝笔

饿了,就想吃饭。

渴了,就想喝水。

冲动了,就想做爱。

这是人的肉体需求,不所于理性的秩序。

彤甄儿在和我做过几次爱后如是对我说,至于是第几次,我只能摊开双手,摇摇,遗憾地告诉你我忘了。

彤甄儿说,她做出如此的论断,心里曾挣扎过。曾觉得她自己十足的****,明知道她不是真正的爱我,我不是她的所有,我不是她的依靠。但是空虚的生活,无方向的人生,饥渴的肉体时不时地呼唤着,她说她无法摆脱我对她的诱惑,尽管自己也曾自己用手解决过,可是还是那样空荡荡的感觉,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她说她第一次知道那种快感,是在我边吻她的唇,边用手摸她下体的时候。我必须声明的是我是隔着厚厚的牛仔裤摸的。对了,是在我的那个破烂大学湖中央的亭子里。是晚上。那时应该是秋天。有点冷的秋天。风还挺大。为了互相取暖我们抱在了一起,至于是不是真的因为互相取暖才抱在一起的,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是这样对她讲的。不过我可以肯定我们的内心深处是渴望温暖的,怕寂寞的,尽管彼此拥抱的温度可能是虚幻的,也是会冷却的。秋天,还是有点冷的秋天,本应该不是滥情的季节,冷冷的风该让人清醒让人理性。若是春天,在吹人醉和睦的春风里发生些荒唐的风流韵事更能让人理解,再说我看了很多小说若是要发生些男人和女人的事一般就在那样的季节。我不想为了随大众而改变事实,改成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也许你这样会觉得更舒服些。

那次她说的时候,我说,是呀。何必压抑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说完,我就做爱。这样的话说出来,我自己都厌恶自己,但是欲望会压制理性,在某个冲动的瞬间。冲动过后,激情过后,自己就厌恶自己,心里空荡荡的,眼神无辜而凄凉,如做了错事的孩子。

你瞧我记性,说到这我竟还没有说我和彤甄儿是为什么被学校开除的,也许聪明的你能猜出几分。

我和彤甄儿为了彼此取暖的方便,我们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房,一间我们只有取暖的时候才会去的房间。房子的位置挺偏僻的,虽说有点破旧,但是蛮便宜,一个月只需150块。刚开始我们是在外面开房间,太贵,一晚就要150,我们都无法承担这挺昂贵的消费。

一却的一却都是那样平静,就如我们没有同居一样,我们照样上课。当然若是晚上太累了旷课也无所谓了。大学生若是不旷课就不是大学生了。

倒霉的一天来了,好象是在我们租了房间的3个月后的一个晚上。

那夜,也许就是精子撞上卵子的夜。

我们大多时候是不用安全套的,用的是体外,体外听说不是太安全,所以我只能说是也许是那夜,因为那夜的可能性最大。那夜彤甄儿过于吭奋,当我气喘息息地说,我快不行了,正开始慢慢提起臀部时,她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屁股,象溺水的人抓着一根救命稻草样,我从未发现她有如此大的力量。一个提桶水都说不行的她,满脸通红,浑身发热,半闭着眼睛,断断续叙地说,不要走,我冷。今天是安全期。她说的同时拼命地摇晃着,摇晃着。那破床也跟着同样频率的吱吱叫。

那夜是冬天,去年的冬天。

今夜是春天。

那夜记得不是很冷,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投落在墙壁上。尽管那墙有些脱落,墙上本该洁白的涂料也变得浑浊不堪。不过在那月光的映照下却显得异常的美,一种略带颓废,残缺的美。

我们疯狂后,我的头埋在了彤甄儿不大但坚挺的****间。我喜欢那里的那种气味。至于叫我说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味,我也很难描述,反正是我喜欢的那种味道。彤甄儿已经满足地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去了。她那柔和的气息呼在我的脸上有种很煽情的味道。我和彤甄儿有点不同。她疯狂后马上就能睡着,而我不能,我总是久久不能入睡。

房子里静得似乎能听得到由于寂寞不能入睡的常娥在广寒宫散步的声音,清清绕绕,飘飘忽忽。

过于安静的背后总有些不平静不安分在蛰伏。

先是听到脚踏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儿竟来了我们的房门口,我的心忽地一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看了看压着我手臂的彤甄儿,她依然沉沉甜甜地睡,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的美,恍惚间,竟是那种让我心疼的美。墙壁依旧泛着略带伤感的美。

我的房门被人使劲地敲着,有人扯着撕哑的嗓子喊,有人吗?快开门呀?

彤甄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惊吓得坐了起来,双乳突地跑出了被子外,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我。她刚才的那种让我有点心疼的美一瞬间消失怠尽。那时我遗憾地想我可能是不可能找到一个美得让我心疼的女人,也许那种美只是稍纵即逝的,如划破天穹的流星,如漂亮的肥皂泡。

彤甄儿慌乱地穿起了衣服,好象忘了我的存在。

没等我们整理好衣服,房外的人冲了进来。

我们被带到了校保卫科的一间房子里,此时已经有几对男女低着头蹲在靠墙的位置。

他们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我们的一些问题。还教训我们说,你们不知道同居是违反校规的吗?

我们能答的答,不好答的就低着头,算是默认。

他们没把我们怎么样。最后说,你们的宿舍也关门了,今晚就在这呆一晚吧,明天我们开会决定处理你们的意见。那夜的后半夜,彤甄儿有点沮丧,没怎么说话。

而我,却一直在回想着我们被带来时的路上情景。

幽怨寂寞的常娥被这突如其来的吵杂惊吓住了,慌乱地跑回了她的闺房,心有余悸。急忙扯来一块云朵,遮住她的窘迫,掩饰住她内心的那份寂寞,伤感。

云朵由于常娥过于窘迫而羞红了的脸也镶了一圈圈粉红的色彩,由中间向外渐渐淡去。

常娥,怕被人知道,神仙,而且是漂亮的神仙,也会寂寞。

星星见了常娥已走,纷纷冲出云层,想体体面面来见人,躲在云层里偷窥常娥久了弄得眼睛都有些花,于是眨眨眼睛。星星想,常娥呀,常娥,你总是在深夜徘徊不能入睡,你定是寂寞,你定是无聊,你定是渴望爱情。可你为何总是穿着飘逸的纯白纱裙,显得过于冰冷高贵,搞得我没有勇气向你坦白我对你的爱。我在云层蛰伏了数千年数万年只为博你焉然一笑,可是你为何终日哀怨,满脸憔悴。

星星的光有点无奈。

有点渴望某种奇迹的发生。

而在有点冷的路上缓缓前行的彤甄儿的目光竟和星星的光有些神似,当然,彤甄儿那种目光和爱情无关,这是和星星的不同之处。

我呢,我依旧平静,缓缓地跟在他们后面。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平静,也许是因为我身上根本就没那种激动的气质吧。我转过头,看了看我们正远去的那个破败的小楼房,我和彤甄儿曾欢娱的地方。住了这么久我竟没认真看过这房子,而现在我看了,很认真地看了。是一栋两层楼,僵硬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样式是那种见了就不会忘的那种,我的意思不是说它的设计有多创新,多另类,只是说它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样式。从某种程度上讲,说明中国人的思维僵化,跟着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么做,没有一点创新,突破能力。房子应该造了蛮久,外墙的贴面有些破损,墙面斑驳。在星光下倒不显得难看,反而生出一种朦胧的美来,不过有点颓然,有点历经沧桑而有些苍老,衰落。

看着这房子我突地生出一种伤感。

一种有些绝望的伤感。

我似乎看到了我故乡我出生所在的小屋,也许就是这样有点颓败的屋,也许就是这样有着冰冷月光的夜,也许就是这样把人们对我的期望统统变成失望甚至于绝望。我先说明下我的出生是让家人失望的,我差点被我太祖父扔进了尿桶。这事我等下再细述。

20年前是这样,也许今天也该这样。就如地球是要绕着太阳转的,尽管疲惫,尽管单调,但还是要周而复始。

也许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终究给人失望,无奈。就算我曾经辉煌,我还是会转回我原来的位置----让人失望无奈的那个位置。我对我的突如其来的转回我没多大惊讶,这好象是我意料之中,就如在早上我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将吃中饭。也许你现在可以明白我当时的那种从容不迫吧,那不是我装酷,也不是我有多大的临危不惧冷静的能力。

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不可理喻,说我凭什么那样悲观那样宿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的一种感觉,于生俱来的,没办法。也许就如有些人喜欢玫瑰,有些人喜欢百合,那你能告诉我的具体原由吗?

也许你问我,既然你预先知道可能发生的结果,那你为何不加以制止,避免可能的悲剧。

不,我并不知道我哪一天会遇上霉运,但是我明白我会遇到霉运,总有那样一天。就如你不会因为出门有被车撞死的可能,你就不出门。这句话说的有点不太动听,有点伤感情,我只是说说,我没有诅咒你的意思,真的,我没有那样狠毒,不信你可以把我的心掏出来瞧瞧,只是怕冻伤了你的手,我的心是冷的,冰冷的,但不是黑的,不是,绝对的红色。

彤甄儿拉拉我的衣服,说,你想什么呢?一双迷惑迷茫的眼睛看着我说,轻轻的,如怕惊动夜的温柔。

我的思绪被她扯了回来。

没什么。我淡淡的回答。

那我们怎么办?她问我。

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知道,我们也许只能等待吧。

我怕我父亲。我怕。她的眼角落下一点泪,滴在地上,竟惹得尘土飞扬。

这个夜很漫长。

虽然,我们要熬的仅仅是后半夜。我们被惊醒的时候,我看过表,因为我想记住那似乎有点美好的事情是什么时候终结的。记得是1:34:24。我很清楚。

太阳还是出来了,尽管疲惫,悲伤.

他那疲惫的光竟有些刺眼,我有些昏旋,睁不开眼。彤甄儿也和我一样,有点适宜不过来。

回宿舍的路上我们没说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要怎样办,她问我的问题,我还想问她。

我们都很疲惫,各自回了宿舍,我睡觉,我决定好好睡。不过我不知道她有没睡,这我不清楚。

我一直睡,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她发短信说,我们去吃早餐。我便起来了。

见到她时她满眼的血丝。满脸憔悴。

她说,我们若是按校规处理我们要被开除,她的声音有点凄惨,有点沙哑。

她接着又说,我倒不是很要紧,可是我爸。

我没说什么。我们并排走着,去那边的张贴栏,看看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一张苍白的纸上爬满了黑漆漆的一个一个的汉字,如恼人的苍蝇样。纸的最顶端赫然写着,布告,异常的大,异常的刺眼。在一堆名字中间我们找到了我和彤甄儿的名字。原来还有这么多的难兄难第们。我心里竟有些平衡的感觉。我知道我有这种心理是有点可悲的。

彤甄儿死后的第三天,就是我收到那封信的那天。

我见到了彤甄儿的父亲,我真的不应该见他,不应该。可是我还是见到了。我不是因为他那次曾用尽全身力量抽我的耳光,曾用些有点恶毒的语言来中伤我。不是的,不是,尽管我自私。他的那种举动不但没伤到我,还减轻了我的内疚,若说我还有内疚的可能的话,我象冰样。而他那颓然的神情如一把利剑深深插入了我心脏,我的血在流,如溪水样,没有疼痛,只有木然,不知所措。

让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更使我不敢去直面我的父亲。

那天没有阳光,风穿透我的外套直抵我的肌肤,我瑟瑟得有些发抖。彤甄儿父亲双眼红肿,神情颓然无力。教授的那种儒雅之气埋葬在失去女儿的那种悲凉绝望中。当他一见我,他若受伤的猛兽样朝我扑了过来,拽住了我的衣领,双唇颤抖,模糊地发出声音,高高地扬起了他的手臂,似乎用尽了全力朝我的脸刮了过来。而他由于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我本该伸出我的手把那由于伤心过度而心力交淬的男人扶起来。然而我没有,我木然地站在原地,眼睛空洞,茫茫然,失去了视觉,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似乎在等待这什么,等待着。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吗?我那时的脸没有觉得痛,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力气,没有。他站了起来,是用双手的手掌支撑着水泥地,缓缓地爬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只听见,是我上辈子做了孽呀,声音凄凉微弱。他瞬间老去,弱不禁风体弱多病的感觉。而他本才四十来岁,体格健壮。他步履蹒跚,衬衣和裤子上粘满了地上的灰尘,一块一块。他就这样从我的眼前缩小,消失。他也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从此我心里多了一道伤疤,脑里多一层无奈。

我不知道我站在那里站了多久,后来是我的同学把我送到了我的宿舍。

彤甄儿就若流星样划过我的视野,短暂而惨烈。

彤甄儿她曾捂热我冰冷的手,而今手又冰凉;彤甄儿她曾温暖了我的怀抱,而如今已经冷却;彤甄儿她曾温润了我的唇,而今唇已经干裂。

一切如风样逝去。听人说,当一些东西失去的时候,人就会觉得要珍惜。可是我现在依然明白我不爱彤甄儿,尽管她的离去,我心破碎,我心空落落,但那不是爱,只能称之于习惯或是依赖。

关于彤甄儿的记忆差不多要结束。

至于彤甄儿和我是怎样相遇?和所有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差不多。要么是在一个下着蒙蒙雨的天,要么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天,要么是在一个灰蒙蒙的阴雨天……

反正我们是相遇了,从此两个没有关系的人变成了有关系的人了,不过我要肯定的是那个相遇的一天,我们都是寂寞无聊的想找个伴慰籍一下孤独的伤口。

是怎样交往的,这也是很俗气的问题。看看电影,散散步,看看日出,看看夕阳,聊聊天。你不要以为这是多浪漫的事情,这个想法我也有过,那是你看别人的时候的感觉,而当自己身处其地时,你就会发现只是因为太无所是事吧了。大学的爱情大都是寂寞的爱,至于有没真的,也许有吧,我这样想。毕竟谁都会在心里有那么一种对真爱的美好憧憬,就算我是自欺欺人我还是要这样想。

尽管我想尽量把彤甄儿想得更彻底些,我好累,我想不出。此时我对她的记忆已经结束。

同类推荐
  • 农家小媳妇

    农家小媳妇

    医学院的妹子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大龄剩女。看看这个家,一穷二白,极品嫂子还忙着要把她嫁人。一朝嫁给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大龄剩男余家老二。我说:婆婆大人,您那心能再偏点儿吗?还有那个极品嫂子,您能再贪心点儿吗?拜托大哥,不过是个媳妇,你咋怕成那样?小姑子、小叔子也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唉唉唉,这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事啥时候是个头啊。故事属于虚构,请勿尝试。
  • 穿越古代当皇后:独宠妖后

    穿越古代当皇后:独宠妖后

    <腾讯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出品>刚穿越过来,就全身光光的被一个只穿小裤裤的大帅哥抱在怀里!还是个古代美男!这是怎么一回事!什么?他竟然是本姑娘的未来夫君,现在的皇帝大人?不行不行,虽然他确实温柔得要死,并且本姑娘对他印象还不赖,但本姑娘真的不想成亲啊。所以对不起了,皇帝大人,本姑娘要逃婚了,你的皇后就另选高人吧!本文开篇小白,其实男主是个腹黑帅哥啊,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温柔外表所骗(汗,我是在剧透。。。)反正后文有点小虐(脆弱的亲们请自备纸巾哦呵呵),不是和有些亲想的那样简单的剧情,风吟写的文一向情节复杂,人物众多,大家接着往下看,就能彻底见识到了,希望到时不要暗叹阴谋太多啊,呵呵。此文腾讯首发,倘若有与本文名字一样的文文,请别说风吟抄袭,请认真看本文的内容再来说话,名字一样的事情很常见,请别拿本文名字来说话。
  •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赌来的相公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赌来的相公

    两个以男人为赌注的女人,一个嗜赌如命,一个嗜钱如命,一个希望能赢来人家的赌神相公,一个试图以未婚夫赢得大把黄金。两个女人都如愿了,华天娇成功的赢来了钱奴的赌神相公,而钱奴不但赢来了华天娇的万两黄金,还捡了个不错的未婚夫。太子华昱辰被妹妹华天娇输给了嗜钱如命的钱奴,而赌神李慕凡被他的未过门的娘子钱奴输给了嗜赌如命的赌仙公主华天娇。两个被当做赌注的男人,又会怎样惩罚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呢?
  • 本妖后要祸国

    本妖后要祸国

    00后呆萌间谍坑爹穿越,竟成羽旎国唯一一个公主殿下,被杀手劫走五年后会国姐,初见他,又抱又亲,得知他是男的后哭的肝肠寸断,从此两人的梁子接大了...
  • 夫君强宠:凰女殿下爱不够

    夫君强宠:凰女殿下爱不够

    “笨蛋,回家吃饭去了……”一位妖娆的红衣美男执扇走来。某个正在地上画圈的女子淡淡幽幽的说着:“我只想安静的犯花痴……”--------------很华丽的切割线-----天然黑-风憬沅女主:“饿不饿啊…”“殿下说呢,”身后美如谪仙的男子说道:“难道殿下不知道有一个词叫秀色可餐吗?”这是在夸我吗?不枉,我的自恋啊……此文n多美男……
热门推荐
  • 青梅竹马之小冤家

    青梅竹马之小冤家

    “妈咪妈咪,我回来了”“妈咪,这个哥哥有名字吗?他为什么不说话?”十几年过去了“不去,不去。芸芸不要去!”“芸芸!快走了!再不走哥哥生气了!”
  • 老公,先有后爱

    老公,先有后爱

    媒体爆出她怀孕的消息,两人被迫结婚,而他仅有的一点怜惜也在婚礼当天消失殆尽。婚后,他时常夜不归宿流连花丛,而她唯一的寄托只有肚里的孩子。他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她每晚在冷清的别墅里独守空房形单影只。她天真地以为孩子出生后,她的婚姻会有一缕阳光,可是这天……他为小三庆生,她却在夜雨中的小巷里早产……他乘兴而归,刚踏进家门,她抱着孱弱的早产儿跪在他面前:“不爱我,就放我走。”“离婚可以,孩子必须留下。”男人的冷漠无情粉碎了她最后的眷恋。“想要分开我和孩子?除非……我死!”她眼中的决绝,是他从未见过的寒芒……【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张乖崖集

    张乖崖集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花千骨之一生画骨峰

    花千骨之一生画骨峰

    【画骨峰】前世她是调皮可爱又聪明的花千骨,为白子画付出了所有,最后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场。她在临死前说:如果有来世,但愿不要再相遇你。他是冷漠无情的长留上仙白子画,本可以为爱不顾一切却还是选择了放下,执念太深。在她临死之前她对他的惩罚: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今生的他们会是怎样的结果?是否还会像前世一样的遭遇?【梦梦最近好累,没心里没头脑了。更文有时会慢些,请大家谅解!我是爱你们哒,摸摸哒~o(〃'▽'〃)o……】
  • 扰宋

    扰宋

    穿越到大宋朝,周泽普的愿望是做一个有钱有闲的文人,牵狗架鹰泡妹子。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上升的通道总是那么狭窄,周泽普要实现理想,就必须和宋人斗勇斗智。
  • 潜力破天

    潜力破天

    蒲剑明所过之处,无坚不破,无人不服,人界的华夏,日本等地,甚至各处仙界神界,处处留下他的传说,看都市草根如何扭转棋子命运,败敌破局,遇神杀神,遇仙暂仙,遇佛杀佛,遇鬼杀鬼。打拼出一世的荣耀。。。
  • 英雄联盟——我的王者之路

    英雄联盟——我的王者之路

    S5赛季即将结束,S6赛季的钟声即将敲响,你是否还在青铜白银线上苦苦挣扎?不管你是高管白领,还是和我一样的穷无分文的屌丝,请相信我,跟着我的脚步,伴着我一起成长,直到到达王者的那一天吧!
  • 魔神剑修

    魔神剑修

    一把天地初开的神魔之剑一场天地重归混沌的浩劫萧尘风一介凡人却卷入其中他是浩劫的执行之人他是天道之下的一线生机.......他仰天长吼:“神又如何?圣又如何?既然天不存我,我便逆天!!!既然仙道无路,我便成魔!!!”可是当他一步步走到巅峰之时才蓦然发现······
  • 快穿之公主绝色

    快穿之公主绝色

    苏沁本贵为公主,因从十五岁起便随父皇四处征战而被誉为“铁面公主”却因为一个穿越女子的出现,惨死在心爱的男人手中。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座竹林间的小屋之中,神秘的男子要求她收集魂源,便能重生一世。于是......一场场穿越之旅开始了。每周五,周六,周日更新,如无意外情况一天两更,有事一更。卡卡文笔不好,希望大家提出宝贵的意见!
  • 校草大人,你别走

    校草大人,你别走

    “凌寒墨,我一直一直在等你,你会回头看我一眼吗?只是一眼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