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467500000053

第53章 番外3

洪小敏缩缩头,比较起来,确实她占的便宜比较多,但是想起后面没钱用的日子,她不甘心地嘀咕:“大晚上的喝茶你也不怕睡不着觉?”

“没关系。”高乔老神在在地回答,“睡不着反正有你陪我散步。”

“不行,我要睡觉。”洪小敏冷脸,再说她和他的关系还没好到一起散步谈心的地步吧?

高乔在红灯前停下,转过头来望着她,很是为难:“嗯,可以,不过你说,你买的这些衣服等戏演完了后我应该怎么处理呢?送谁呢?”

……“好吧,我们去散步!”洪小敏咬牙切齿。

洪小敏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是顶着两只大熊猫眼走的。

两人散步散到两点半,前头两小时她是抱着怕他进她房里做坏事的恐惧睡不着,后两小时她是睡得天昏地暗根本就不想起床。

最后还是钱的压力高于一切,最近头头们天天迟到,她再晚去就没人开门法院要开天窗了。

所以她不得不起床。

而让她气愤的是,作为老板的高乔居然公然摸鱼,睡懒觉睡到她走的时候房里还没有一点反应。

洪小敏愤愤地在他的门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房里面的高乔,眼睛并没有睁开,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咧起老高。

衣服诱惑,洪小敏不得不和高乔扮演同居的生活。

当把最后一件衣服晾好在阳台上的时候,她非常幽怨地瞥了一眼在客厅里扮演潇洒男朋友的高乔。

现在她再一次深刻地明白了为什么高乔的前妻要在离婚和不离婚之间左右徘徊。

想离婚是因为他不是男人,这不是男人包括他不但会用拳头暴力还会使用精神冷暴力,像现在,数九寒天啊,让她一个人在这风不停灌的阳台上晾这么多衣服,多么不体贴的臭男人!

而不想离婚可能就是为了他有钱,可以肆无忌惮地买新衣服新鞋子而不用担心断顿少炊。

“好了。”洪小敏说,“叫他们现在就过来吧。”

高乔看一眼晾得满满的阳台,那些五颜六色的衣服让这空置已久的房子瞬间多了许多生气。微微一笑,看着腮帮子冻得红红的洪小敏,摸出手机说:“先坐一下吧,我打个电话给曾成刚。”

对话和前面都差不多,曾成刚对他们的成果表示了满意,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那厨房里呢?既然已经住在一起有一个月了,那不可能是天天在外面吃饭吧?要让西米相信你们还得把厨房也布置好啊……炊具都齐的吧?冰箱里不会是空的吧?油烟机上有油烟么?……”

高乔和洪小敏对视一眼,再次感到无力:“你就不能不要这么麻烦?”

“不行,如果这次不能让她彻底相信,那么我和她的幸福婚姻就要毁了,高乔你忍心吗你忍心吗?我可是为了你啊为了你啊不是为了别人啊……”

碎碎念看着毫无止境,高乔很果断地挂了电话:“好吧,你明天再叫她来吧。”

洪小敏却听得大惊失色:“又不行?”

高乔很不爽,每次看到洪小敏这副表情他就很想跟她拧着来,瞥一眼外面晾满了一阳台的衣服,深深的不满:“怎么,还亏了你?”

……虽说拿人手短,但狗腿也是要有原则的,洪小敏很郁闷地说:“我这样天天夜不归宿,我妈还不捶死我啊?”

“我让你晚上不归了么?”

……洪小敏无语对苍天,昨天晚上是谁说太晚了不想送她回去,然后以制造逼真度为名而威逼利诱着让她住下来的?

因为本来就是空房,高乔的厨房自然干净整洁得跟台风过镜似的。

要缺的东西很多,除了装修时就已经弄上去的油烟机和燃气灶。为了赎罪,“闲得没事”的高乔和洪小敏只好又冒着冷风跑出去采购厨具和餐具。

说实话,洪小敏的感觉很稀奇,顺电的餐具系列高档而奢华,她摸着下巴穿梭其中的时候想如果是自己的家她应该要添些什么?

“这套碗具很漂亮啊,看着就有食欲……这套杯子好,唔,没事的时候还可以搞点小情调。”洪小敏一边挑选一边如是说。

高乔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不会真的打算长期住下去吧?”

……洪小敏默默地走开,对这种不解风情的男人,她可不可以当他不存在?

高乔却还是一副契而不舍的劲头,跟在她后面兴致勃勃地问她:“你会做饭吗?”

“做得好吃吗?”

“我可以相信你吗?”

鞭炮做的洪小敏终于忍不住了,硬梆梆地回他:“你不会真的想我给你做饭吃吧?”

她本来的潜台词是,你别妄想了。

哪知道高乔却自动曲解成:“承认不会做只会吃了吧?”

等到一桌子菜上桌,高乔吃得酣畅淋漓的时候,洪小敏看着自己被冷水冻得红通通的双手,默默地回想一遍买餐具时的对话,不得不非常郁闷地承认,她是被激将了。

和高乔斗,十赌九输。

可不过隔了一天,洪小敏还没燃好****的斗志,她就不得不明白了另外一个道理,和西米同学斗,她则是死无全尸。

西米同学的出场很平常,摆着一张脸和曾成刚一起过来的。

曾成刚则是贼着一张脸讨好他老婆,要苹果不敢递香蕉,要喝茶不敢倒咖啡,吃饭的时候,想吃青菜不会给萝卜,狗腿的样子,连洪小敏看着都替他觉得寒碜,偏偏西米还不大理他,一晚上就跟唯一的女同胞洪小敏讲讲话。

话看着没多少营养,却句句切中要害。

“高乔挺喜欢吃西芹的哈?”

“没有,这个西芹百合是我喜欢吃。”

“你们在一起,就不怕高乔会打你吗?”

这话提得刺激,一下就击中八卦中心。洪小敏不由看一眼被八卦的事主,对方却老神在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好咬咬牙沉痛地替他雪冤:“他从不打女人!”

西米立即冷笑:“你也太维护他了吧?难道网上传的还都是假的?”要知道,维护过头就是弄虚作假!

洪小敏立即申辩:“XXX(注:路人甲,高乔前妻)有自残倾向。”

话一出口,桌上三人立即同时看向了她,高乔是意外,西米是震惊,曾成刚是诧异。

高乔想,她居然会替我辩解。

西米想,她居然知道真正的内幕。

曾成刚想,他竟告诉了她真相!

而洪小敏,一口菜含在嘴里,被这三人盯得上不上下不下,差点脱口而出:这个病不是她乱说的呀!

这是法庭上高乔方的辩护词,当然,她那时候是绝对不相信的,那些太过密集的烟的烫伤,摔跌的瘀伤,还有青青紫紫的掐痕,深深浅浅的刀疤,怎么看也不可能是自残行为。

西米的脸色却因为这个答案就缓和了些,对曾成刚的态度也立即有端有正,同时还不忘爽爽快快地和洪小敏解释:“不是我不信你们,而是你不知道他们……他有多坏,其实我跟你讲,高乔和曾成刚不一样,他是个好男人,只是这女人吧,男人没钱的时候嫌他穷,有钱的时候就怕他坏,不坏想象着也觉得他坏了,尤其是XXX,因为不能生育就更怕他出去乱来,所以才造成了那样的局面!”

说着,还拍了拍小敏的肩膀,笑嘻嘻地说:“你不知道,跟了高乔,得有多少女人羡慕死你呢,比如我。”

曾成刚:我也没有那么差吧?

洪小敏:她不用那么幸运的吧?

高乔:……

当天晚上,小敏没有回家,因为西米说:“还回去干什么呀?虽然有钱,但家里总好过去开房吧?”

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里,看着高乔和洪小敏跟曾成刚说:“今天我们也在这里睡,晚上四个人,正好摸几圈牌。”

于是曾成刚望天,默数,在这里睡,在这里睡,就两间房啊就两间房。

高乔揽着洪小敏的肩,笑得嘴角扭曲:“好,我很久没赢你们两个的钱了。”

洪小敏也笑,但她的身体发僵,胃在抽筋。

一失足成千古恨,她自问这辈子也没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吧?怎么感觉在西米面前就这么的抬不起头?

四个人打麻将,两对“夫妻”,各自放水。

难得洪小敏手气好到无敌,以一吃三,全部通杀。

打到十二点,西米推了牌:“算了算了,还真给你们送钱来的,不打了,睡觉。”看一眼还在数钱的洪小敏,很不满,“还数?高乔在等你去洗澡呢。”

洪小敏手一抖,钱掉了两张,茫然地抬起头,望着西米,问:“等我洗澡,为什么?”

她赢钱赢傻了,完全忘了还有演戏这个事。

高乔的身子僵了僵。

曾成刚拼命朝她使眼色。

西米说:“咦,你们不是要洗鸳鸯浴吗?曾成刚不是说你们最喜欢的就是鸳鸯浴吗?”

……

洪小敏:@#¥%……&

若干话语,都被高乔一手捂住,拖进了卧室。

后面还听到西米很恐怖的笑声:“看啊,都迫不及待了哦,真羡慕他们啊,热恋就是好。”

曾成刚很狗腿地凑上前:“我们不也正热着?”

西米看他一眼,很不耻:“你是热疯吧?”

当然,鸳鸯浴是不可能洗成的,两人只不过在浴室里放了通水打了个转然后换上睡衣跑出来。

夜凉如水,客厅里西米还在怪叫:“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房间里的两只沉默了半晌,有点尴尬,于是没话找话。

洪小敏说:“西米怎么那么挑刺啊?其实我去跟她讲明白就可以了的。”

高乔说:“如果是刚开始还行,现在这么久了,她肯定会以为曾成刚和我们早串好了供。”

“那我们这样演一演她就信了?”

高乔想了想,以他对西米的了解:“不信。”

洪小敏瞪大了眼:“那还要演?”

“所以要看我们配合默契的程度呀。”高乔笑。

“所以,”洪小敏握拳,视死如归,“要怎么才算达标?”

高乔的声音有点沉痛:“至少,在经历了鸳鸯浴之后,她如果要求我们当面KISS,我们都不可以再尖叫。”

“……那尖叫着扑上去的尖叫算不算逼真?”

高乔:……

正说着话,西米同学过来敲门。

高乔和洪小敏飞快地跳上床,盖好被,门却还一直在响。

突然想起还应该有个人要去开门,对望一眼,最后是高乔下的床。

西米探出脑袋,故作关心地问:“你们的被子够吗?”

高乔点头:“够!”

西米很哀怨:“但是我们的不够,太薄了。”

高乔眼睛一亮:“那不行你们就回去嘛,我这里没准备那么多被子。”

“算了。”西米挥一挥衣袖,把门抵开一些,对坐在床上一本正经的洪小敏抛了个媚眼:“春光无限好哦,加油!”

还没放松状态,西米同学又第二次过来敲门。

有了上回经验,这次高乔一跳上床,洪小敏就跑去开门。

西米问:“为什么这么久过去了你们的衣服还完好无损?”

洪小敏抽抽嘴角,憋了半天,说:“我们喜欢穿着衣服做事。”

西米:“……哦,是不是格外有情调?”

洪小敏:“……你到底有什么事?”

西米:“……忘了。”

时间过去半点钟,洪小敏和高乔绷紧了神经等着西米再转悠回来,就像等着另一只鞋子掉下来的人一样等了老半天,直到客厅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奇奇怪怪的声音了。

高乔借上厕所跑出去观察了一圈回来说:“行了,她应该闹得也差不多了,我们睡吧。”

洪小敏看看床,再看看高乔:“……怎么睡?”

高乔反问:“难不成你想睡地板?”

洪小敏瞪着他,心道高先生你可以无耻再无耻一点,因而负气地:“那我回家。”

高乔说:“好啊,不过如果西米明天早上起来没见到你人的话,我想她一定会要求再来一夜。”

洪小敏差点要哭了:“我又不欠她的!”

“但是你欠了曾成刚的,这事她要是不放一百二十个心,他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惨。”接着凉凉的提醒,“还是洪法官巴不得他们闹离婚,你们也好多收点诉讼费?哎呀,我想想啊,上庭的时候,离婚原因应该怎么说呢?是说曾成刚和洪小敏深夜开房……”

“好了!”洪小敏吼断他。

她这是倒了哪八百辈子霉啊?老天要是不想她玩一夜情,也不用这么来整她吧?

客厅里突然传来脚步声。

洪小敏和高乔没动,心里却道总算来了。

可门敲了三声,门把居然有扭动声,然后,门竟没锁?!!

洪小敏和高乔骇了一跳,对看一眼,BIU地窜上床。

千钧一发,门开了,曾成刚探出头来:“通知你们一声,警报解除了哈,该睡地板的睡地板,该睡床的睡床,我老婆已经睡着了。”

高乔看着他,咬牙切齿:“没事了?”

“没事了。”

“那你可以滚了!”

曾成刚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那什么,他难道不是好心吗?奇怪地看一眼姿式怪异脸红如血的二人,这是典型的欲求不满啊,难道他还真的打扰他们好事了?

很想留下来看看现场啊,但是作为有把柄在对方手上的人,曾成刚磨蹭了会后终于在高乔和洪小敏虎视眈眈的目光下退出门了。

很久很久以后,洪小敏坐在电脑面前,歪着脑袋对比某人艳照门中图片和实际的尺寸,很着恼地说:“当初XXX到底是怎么拍下来的?为什么尺寸差了那么多?”

高乔坐在床上看书,淡定地说:“因为那些本来就是PS上去的。”

……

洪小敏恍然大悟,接着又狐疑:“那什么东西的这个,才会只有这么点大啊?”

高乔:……

再很久很久以后,洪小敏和高乔的结婚典礼上。

西米歪倒在曾成刚怀里,很得意地说:“看来我们的戏演得不错啊,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被我们耍弄了吧?”

曾成刚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西米叹气:“只是毁了我的名声,我本来没有那么善妒的啊。”

曾成刚:……

同类推荐
  • 与柳如是相遇

    与柳如是相遇

    到归州,一半是因为屈原。那个曾经行吟泽畔、幽忧而歌的屈子,那个独立不迁、上下求索的屈子,已内化成我们中华民族人格的标杆、精神的向度。
  • 住在客房里的爱人

    住在客房里的爱人

    是谁说的,感情就是高手对弈,谁先心动就满盘皆输。所以这场感情,她输得那么彻底,连回头的余地都没有。又是谁说的,总是失去了的才最珍贵。所以等他就要失去的时候,才惶恐地觉得这个住在自己客房里的人,早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等到他真的开始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她却开始迷惑了。受过太多伤害的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激情、承诺、永恒或迷惑。呐,我真的爱你吗?还是我根本只是爱上了不再孤独一个人的感觉?
  • 暖婚:豪门第一夫人

    暖婚:豪门第一夫人

    一次,她醉酒拍卖自己,却误惹恶魔!“我有未婚夫了!”“我不介意!”“我不喜欢你!”“我不介意,因为你会喜欢我!”他制造温柔陷阱,他爱她,宠她,为她争取得到一切,就在她动心之时,他却突然冷漠相对。“你爱我吗?”爱?他从来不说,却很喜欢做。
  • QQ书城月刊第8辑

    QQ书城月刊第8辑

    {卷┊首}静静的坐在角落,沏上一壶茶,翻着那些发黄的诗词。缠绵江南,独醉芳菲。而今又是一年好风景,请允许我以一笺素纸,纤指当弦,谱上一曲无调的歌。那些被岁月遗留的碎片如藤蔓一般爬上了我的眉梢。心脏突然开始加快了律动,我忍不住抓紧胸口,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却不做任何徒劳的挣扎。行笔落墨,划过我多愁善感的曾近。然后狠心将四月撕毁在当下。◆完◆by:安颜(QQ:1065325841)
  • 绝色毒医:金主的秘密恋人

    绝色毒医:金主的秘密恋人

    (已完美结局)喉管被割,钢丝绑手,利刃剖心,她被丈夫、义妹吸干处子之血。含恨重生,誓成一代毒医!岂能放过这对狼心狗肺的渣男女!滚远点!姐有毒!别靠近姐!什么?一个个妖孽死皮赖脸来捣乱?傲娇的官二代对她低声下气:“女人,江山俺不要了!只要你!”万人迷富二代贱贱地求她:“来打小爷啊,打我嘛,打我嘛!”还有一只纯天然小萌兽像个强力胶,整天对她黏住不放!唯有那个贵不可言的神秘男子,偏偏爱和她作对!一把撕下儒雅面具,化身无耻之徒,狠狠地将她抵在墙上:“毒丫头,又干了什么坏事?”
热门推荐
  • 神鬼迷航

    神鬼迷航

    湮没千年的文明,诡异的长生秘术,大海之中的妖岛,迷雾深处的仙宫,企业巫师2016年正版作品。
  • 漂亮朋友·世界文学名著典藏

    漂亮朋友·世界文学名著典藏

    莫泊桑的《漂亮朋友》讲述了十九世纪末的巴黎如同一场假面舞会,成功青睐于道貌岸然之徒。法国驻阿尔及利亚殖民军的下级军官杜洛瓦在退伍后只身来到巴黎,经友人介绍进入《法兰西生活报》当编辑,从此开始了他的冒险之旅。他依仗自己漂亮的外貌和取悦女人的手段,将权力、财富和名望逐一收入囊中。莫泊桑向来以短篇小说著称于世,其文风凝练简洁,而《漂亮朋友》反映出的社会现实,即使在今天同样令人深思。
  • 神剑创世之嗜血天尊

    神剑创世之嗜血天尊

    这是一个悲哀的世界,强者肆意妄为,弱者无处生存,自私自利,嗜杀无妄,谁来拯救?
  • 三楼尽头的阅览室

    三楼尽头的阅览室

    那是一个诡异的教室,一天,五年四班的清扫小组来到这里,他们是小莹,小畅,小晴,小彤,小梁,小晶。等待他们的结果是什么呢?(图片请按小莹,小畅,小晴,小彤,小梁,小晶观看)
  • 中学生给父母的88个建议

    中学生给父母的88个建议

    本书精心挑选了中学生最想向父母提的88个建议,内容包括:你们是我的榜样、你们的爱让我受不了、别以为我没有自尊、我不是你们的附属品、不要老盯着我学习、你们的子女不是完人等。
  • 花域

    花域

    以隳天为统帅的魔界占领了人间,捣毁了天界,其势头直至精灵界、畜牲界,天下岌岌可危。而花域神奇男孩花少来到人间遇到轻水老人,老人告诉他:“向南走七万里,向西走七万里,向北走七万里,向东走七万里。”天下就可以被拯救了。
  • 乞丐富豪

    乞丐富豪

    他三流大学掏钱买下毕业证,他第一份职业是乞丐,他震慑美国财团,他的强势让日本财团胆惊,他让全世界为之癫狂,他的名字叫林明宇。(看林明宇如何百花丛中行走,看林明宇如何商界斗智斗勇,有很多实战商业厚黑学,想要挣大钱的人看过来,看过来。)(完本作品,中国神秘宝藏)
  • 女帝赋之正邪两立

    女帝赋之正邪两立

    她生前因为爱情结婚,死也是死在自己所爱的人手中。后来重生到异世,白得了个照顾自己的丈夫,却长得一副屠夫样。她不甘贫穷,指望丈夫带着自己过上富裕人生,却招惹一堆事件。邪魅认她为仙,正道称她为妖。她亦正亦邪,在正邪中摇摆不定。历经艰辛,在心中下了决定,成为神。却奈何不过天意弄人,玉青枝死在她面前,她内心崩溃,终坠入邪道,成为鬼母。我一心向正,正道以邪魅诛之。我投靠邪道,邪道以正气为由唾弃。我何须天下人承认我,若我站在这苍穹之上,要所有人畏惧我,那还谁敢欺负我?善恶不过一念之间,为何不指引,而是帮忙抉择?
  • 莫浔道

    莫浔道

    一个偶然机会,使莫潯去到一个未知的时代,身体重新变回婴儿,上上天在告诉她一切重头再来吗?一个陌生的时代,一个重来的人生,会使她经历些什么呢?
  • 天堂施工队

    天堂施工队

    一个傻子总是渴望有能够上天堂。有一天,一个人对傻子说,你要去找一些比你更傻的人组成一个施工队,来为天堂建一些房子。在傻子的周围,有官迷父亲;有暴发户明清;也有女人许花子,黄杏儿,香草;还有罗和尚,徐锤子这样的粗人。他们或为了钱,或为了纯粹的征服欲望苦苦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