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1章 盛大婚礼

显然这个小女人并不满意君少初所做的决定,君少初心里一暖,用力的把她抱在怀里,温温的气体扑打在洛晓依娇小的耳朵上,磨得洛晓依耳朵痒痒的。

“哼,谁要听你的胡话!”显然小女人的气并没有消,而是越来越浓。

“那他的话不听,我老爷子的话要不要听?”客厅的大门被佣人缓缓打开,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逆着光慢慢靠近君家的男女主人。

“爷爷?”洛晓依本来就大的两只眼睛,今天瞪大的次数已经让她的眼睛足足扩大了两倍的体积。

“爷爷,你怎么会来的?”洛晓依先是惊讶,然后转为了羞恼,一把打开了君少初不安分的手,走上前去迎接冷天铭坐下。

“哈哈,看来我冷老爷子来的不是时候啊,你是不希望爷爷来啊?”冷天铭被洛晓依服侍的坐下之后,看了一眼笑得灿烂的君少初,又看了一眼脸上有些红晕的洛晓依,心里也就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哈哈一笑,自嘲自讽起来。

“爷爷说的是哪里话,您来了,晓依高兴地不得了呢!”

洛晓依被冷天铭这么一说,脸上的红晕不减反增,郁闷的看了一眼乐的不可开支的君少初,转而走到冷天铭的面前,温柔的说:“爷爷,少初说,您把总裁之位传给他了,是真的吗?”

洛晓依朝着君少初撇了撇嘴,心想,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问爷爷,谁管你是不是乐意呢,哼。

可洛晓依不知道,她这么和君少初看来看去的样子,落在他冷老爷子的眼睛里就全是打情骂俏了,哪里知道现在的洛晓依是有多么想要暴打一顿君少初。

“呵呵,你说这件事啊,没错,我是已经把总裁之位传给少初了,不过还要等一个月以后了。”冷天铭若有所思的看着君少初和洛晓依,一脸欣慰的样子。

“什么?爷爷,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晓依呢!呜呜……”怎料洛晓依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委屈至极,温柔的美目瞬间滴淌出晶莹的小液体来。

“哎呦,这是怎么了,快擦擦。”冷老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伤到了自己的小宝贝的心,只是急忙拿出帕子来给自己的宝贝孙女擦眼泪。

“爷爷,你是不是不爱晓依了,不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晓依啊,晓依不要别人分走爷爷对自己的爱,呜呜……”说着说着洛晓依竟然哭了起来。

本来还忧心如焚的冷天铭,听到洛晓依这可爱的解释,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下还是自己的不是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君少初那个坏小子欺负你呢,不怕啊,有爷爷在,爷爷不会让别人抢走爷爷对晓依的爱的,爷爷会一直爱晓依的。”

冷天铭溺爱的看着自己的的宝贝孙女,伸出有些干瘪的手拍上洛晓依的背。

“真的?”洛晓依听到冷天铭的承诺,忽然不哭了,泪眼汪汪的看着冷天铭,眼睛里满满的期望。

“是真的,老头子我只答应让君少初做盛世集团的总裁,我的继承人,没有说过会放弃我的宝贝孙女啊!你是爷爷的宝贝,永远都是。”冷天铭一个叱咤商场的风云人物,此时竟然拿着一块手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洛晓依脸上的泪水,这个样子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呢。

洛晓依一听到爷爷依旧那么爱她,也不管什么总裁不总裁的了,抱着冷天铭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爷爷真好,嘿嘿。”

“哈哈,你这丫头,都快结婚了还没个正行。”冷天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额小宝贝,乐的眉开眼笑。

虽然有二十多年没有进入过洛晓依额生活,但是现在的他却是一个寻常百姓家的老人,享受着天伦之乐,幸福的样子溢于言表。

“咳咳”,一直坐在对面看着祖孙二人温馨画面的君少初咳了一声,表示提醒他们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本来君少初还是为洛晓依见到爷爷的喜悦之情而感到高兴的不得了,可是被洛晓依这么突如其来的覆在冷天铭脸上的一个吻给激醒了。

虽然知道冷天铭是洛晓依的爷爷,可是看到自己的女人吻别的男人,君少初的心头还是有一丝丝的不爽。

洛晓依听到君少初咳嗽了,才想起这里还有一个人,于是放开冷天铭,开始给冷天铭剥起橘子来。

“对了爷爷,你是不是说要把总裁的位置传给少初吗?那少初为什么还要等待一个月呢?”洛晓依一边剥橘子一边疑惑的问自己身边的爷爷。

“哈哈,至于这个嘛,就是我之所以会做这个决定的关键了。”冷老爷子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看着君少初,二人相视一笑。

“关键?那是什么东西啊?”洛晓依把一瓣橘瓣递到冷天铭的嘴里,紧追不舍的问道。

冷天铭吃下洛晓依递过来额橘瓣,慢慢的吃下后才不慌不忙的说:“既然少初这小伙子要继承我的公司,那他必须至少是我们冷家的人啊,所以这关键嘛,自然就是成为我冷家的人啊!所以,所谓的关键就是你和君少初结婚咯!”冷天铭一脸笑意的看着洛晓依,怎料洛晓依却是脸色一绿,像一只受伤的兔子。

过了一小会,忽然洛晓依凑到冷天铭面前,小声的对冷天铭说:“爷爷,可不可以不办婚礼啊?”

冷天铭被这丫头认真的表情给逗乐了,好笑的说:“哪里有人结婚不办婚礼的?普通人家都是要好好地办一下的,我冷天铭的孙女结婚为什么不办?自然要办啊,不止要办,还要大办特办,我要让我的孙女风风光光的嫁人,成为全球瞩目的新娘!”

冷天铭得意的笑了一声,终于自己的宝贝孙女要结婚了,那自然自己是要高兴一把了。嗯,决定了,不止要办,还要大办特办!

只见一旁的洛晓依忽然脸色一绿就不在说话,默默地退到一边开始剥橘子,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两个字来表示:绝望。

冷天铭对洛晓依这样的举动是十分的不理解,好端端的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君少初看了一眼一脸绝望的洛晓依笑了笑,便凑到冷天铭的耳边,小声解释道:“因为晓依怀孕了,她嫌穿婚纱的样子丑,所以一直不肯和我举行婚礼仪式。”

冷老爷子被君少初这么一说,眼睛里的光线先是一滞,然后就转为了浓浓的激动和笑意。

“晓依,你怀孕了?”冷老爷子激动地说。

洛晓依满腹难过地在一边一脸黑线的剥着橘子皮,当听到冷天铭的话的时候,用一个可怜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看着冷天铭点了点头,希望他可以大发慈悲不让自己以那么丑的姿势出现在世界人民的心目中。

冷天铭看到自己的孙女点头承认了,于是更加开心的大笑起来:“太好了!我冷家右后了!婚礼必须办,必须大办特办!我要告诉所有人,我们冷家已经有了第三代的继承人,哈哈!”

洛晓依顿时石化,看着自己的苦肉计没有起作用,洛晓依痛苦的哀嚎起来:“不要啊!”

可是冷天铭和君少初哪里在乎一边抗议不止的洛晓依,两个人正热火朝天的给洛晓依肚子里的宝宝商量着起名字。

洛晓依几乎绝望的看着自己被这一老一少的两个男人无视,心中咒骂:苍天无眼啊!

事实也是如此,小女子洛晓依哪里争执的过那两个男人?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一个月之后,洛晓依还是挺着大肚子,穿上了婚纱。

“晓依,你不要动啊,你再动腰间的扣子就扣不上了。”王语昕看了看一直扭来扭去不安分的洛晓依,不耐烦的提醒道。

“扣不上就不穿了好吧?我们逃婚吧,好不好昕昕?”洛晓依忽然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王语昕抛去一个大大的媚眼。

“逃婚?晓依别开玩笑了,君少初可是防着你这一招呢,你看门口已经被保镖围得死死的了,你有信心打败他们吗?”

洛晓依顺着王语昕的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六七米远的门外守着五六个保镖。

洛晓依忽然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结婚居然还有保镖把守?

“新娘快点,一会就该你上场了。”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漂亮姑娘从门口探了个脑袋催促着。

“来了,来了,新娘就来!”王语昕使尽最后的力气,总算是把洛晓依塞进了婚纱里,盖上洛晓依的白色头纱,就挽着她走了出来。

“云儿,就交给你了,我是已婚人士,可是不能当伴娘的。”王语昕把洛晓依交给云儿,转身走进礼堂。

这个云儿是向云深的女朋友,是向云深在巴黎度假的时候认识的,现在向云深竟然一反之前的风流之态,每天追着云儿不放。大家都说,下一件喜事也不远了。

婚礼的现场已经沸沸扬扬,司仪远远地看见云儿做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就清了清嗓子说:“亲爱的嘉宾们,今天一个大日子,欢迎各位到场,下面婚礼开始,让我们的新郎,新娘登场!”

绚烂的红毯,高大的帅气的君少初站在礼堂的门口,接过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洛晓依笑得开心。

洛晓依的婚纱设计的十分巧妙,修长,唯美却不冗杂,曼妙的曲线到小腹的地方微微隆起,显示出她的是一个美丽的妈妈。

这一段结婚的路途,他们经历了五年,这场期待的婚礼他们走了两遍,如今真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台上的人的幸福,告诉台下的每一位,幸福就要相守,爱就要在一起。

站在舞台下边的南宫问紧紧地抓住王语昕的手,温柔的一笑,这也是他们的幸福。旁边的向云深也是一收往日的风流,接过刚刚送走洛晓依的云儿的手,满脸温柔。

“好,现在,我宣布,君少初先生和洛晓依女士正式结为夫妇!”司仪一句话结束,台下掌声雷动。

玫瑰花瓣飘洒在每一个渴望爱情的人的心中,他和她会一生一世的幸福。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兽归兽归妖慈|现言十七年前她一手将他从尸骨里拉出,却阴差阳错擦肩而过。她是因战争而生的悲剧,他是被战争掩埋静止时间的贵族之子。双生花,双生花,缠绕不止纠缠不休,我们是彼此的信仰,无法分离,不可分开。“当血与火燃起的那天,整个世界,都将陷入黑暗。”血族的预言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犹如警钟。阴谋和残酷终于在战争爆发那天起缓缓转动。“阿慈,对我而言你是特别的。”她会抱着他在他耳边低喃,却在战场上手染血腥形同魔鬼。“烛安,你是我最后的救赎,我不能失去你,决不。”战火濒临的城门外,少年一双猫瞳温暖如光,恍若穿透时光,不老不灭。在我双十年华,曾有一人为我双眸失明笑魇如花,哪怕结局会是毁灭,我亦无悔。
  • 不在身边不在身边冷夜瞳|现言云橙苦等两年,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知道了翊的消息,为了寻他,她放弃了更好的学校,来到有他的城市。只是一切都才开始,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结局。。。
  • 一吻成瘾:辰少的美味娇妻一吻成瘾:辰少的美味娇妻千凝雪|现言(本文已完结)那一日,她倒在了他的车前。那一日,他的心被她偷走,而她却浑然不知。他发誓,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甚至逼她签下卖身契约,可是依然一次次吃瘪。直到那一次——“站住!”他嘴角微微勾起,霸道地看着想要逃的女人,“你想去哪?”“我,我回家。”看着男人完美的身材,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睡了我,不用负责?”男人的声音性感且霸道。她正尴尬的不知说些什么,男人突然出现在她身边,霸道地将她推向暧昧的氛围……Ps:(另有完结书《宠妻入骨:冷先生,求放过》,新书《盛世霸宠:一惹撒旦误终生》,欢迎入坑)
  • 千夜之引千夜之引兰子青|现言因为任务,我接近他。因为任务,我爱上他。又因为任务,我要...亲手杀了他。我想爱可我不能爱,只因为我是夏千奈。
  • 候鸟的归宿候鸟的归宿漠殊流年|现言每一个候鸟都希望有一个可以躲避风雨的港湾,一个像家的归宿,温馨亦如此.
  • 重返十七岁:我的青春不喂狗重返十七岁:我的青春不喂狗我是一只白菜|现言29岁生日当天却被迫留下加班,加班就算了电梯还故障?!本以为上帝就要这么草草结束自己的性命进程,却不想一朝醒来却回到17岁!是梦境?还是自己的幻觉?但昔日的好友,暗恋许久的男神,以及“校花情敌”,回想起从前的一幕幕都让她不禁感慨自己的青春是被狗吃了吗?于是,29岁的都市大龄少女付舒决定,这一次一定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 赵汉卿赵汉卿高跟鞋人字拖|现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赵汉卿!
  • 以后我归你管以后我归你管将离半|现言对于阮莫染来说,最美的爱情就是“始于心动,终于白首。”但对于尹黎耀来说,爱情只是生活的调剂,他从来就不相信爱情这回事。可自从见到阮莫染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就是他躲不开的命运。
  • 潜航男神:深海择爱潜航男神:深海择爱忧伤的杜父|现言傅暻这个名字一夜之间,被各大新闻报纸刊登,甚至连每天晚上如期而至的新闻联播都在播报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夕之间,多少中年妇女盯着自家屏幕上那英俊帅气的容颜,不禁概叹如果这是自家女婿该有多好!可就是这样一个集容貌与才气的男子居然爱上了“爱吃”又脾气不好的窦方孑期初她是他考核的老师,好像事事都是她掌握主动权。可后来.....第一次,深海三千米的潜航试验,因为窦方孑憋不住的那一泡......故而无奈返航。更令傅暻哭笑不得的是,她的机器人竟然将自己辛苦从深海取得的泥土标本糊在她脸上做面膜。好吧,他又得下去一次。在南海母船上,傅暻半夜起床见窦方孑打了个地铺睡在走廊上。她还有这个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