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1章 暮然回首(下)

北疆彻底宁静下来,玉门关外乃至敬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田园之中,已经有很多人在建起家园,耕种忙碌。

月婵娟的唇角飘起笑意,如此温馨的情景,令她的心温暖起来。

想起盛帝的心胸和气度,她也不能不为之折服。最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盛帝最后一个问题,月无缺的真实死因。

盛帝唏嘘良久才告诉她,月无缺的死,是因为和杨家的利益冲突,并不是他所害,也不是他的计谋。但是月无缺死后,他的确是受益者,从中渔利。

月婵娟的心,终于安定下来,杨家兄妹也暗中交给了她,带往玉门关外,要如何处置就凭她的心意。

杨家在一夜之间,因为私通西域,暗中投敌卖国而被抄家灭门,诛灭九族的大罪,令杨家一族满门上百口,尽被拿下处斩。

月婵娟再一次见证盛帝的铁腕和无情,一旦决定彻底清除杨家,盛帝没有一丝犹豫和手软。就连昔日他继位之前,和他情意缠绵的杨兰舟,送给月婵娟之时,盛帝也没有一点怜惜之意。

“婵娟,很快一切都会恢复的,恢复到比以前更好。”

“王爷……”

月婵娟握住拓跋飞的手,把头靠在拓跋飞的肩头依偎在拓跋飞怀中,娇美的脸上满是幸福满足的笑意。

“我相信在王爷的励精图治之下,大月支很快就会兴盛富足,国力将来不会比大康更差。”

“会的,婵娟,我能有你相助,一路同行,真乃是人生一大快事。”

“杨灵旋……”

月婵娟忽然想起,杨灵旋如今尚在大宛城中的左贤王府中,她不是心肠狠毒要赶尽杀绝,但是若留下这杨家一线血脉,日后的麻烦无穷,很可能产生致命的后果。

“我想,索卢连山或许会做些什么,他如今控制占据了大宛,而我被牵制阻截在玉门关,他不会放过我的家人和拓跋氏族的人。”

“那王爷的家人……”

“我早有安排,希望他不会太过愚蠢,做出不可收拾的事情。”

月婵娟凝眸微笑,既然拓跋飞早有安排,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大宛城能落入索卢连山的手中,太过出乎她的意料。

“王爷是故意把大宛城交给索卢连山吗?”

“我若是不交给他,如何能令他原形毕露?”

拓跋飞轻笑,一切不过是虚幻,把大宛城交到索卢连山的手中,也只是为了让索卢连山得意猖狂,促成棠梨孤几个儿子的火并,他好最后坐收渔人之利。

他喜欢如此,用计谋搞定一切,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手。

从玉门关好整以暇回到大宛城的时候,他可以再一次收网,让所有的大鱼尽入网中。

暮色中,月婵娟回眸凝望玉门关高大雄壮的城墙,不由得感慨万千,再一次离开,如今她再没有不舍和心事,大仇得报,梦魂牵饶可以信赖的依靠的男人,就正在她的身边。

“寂寂青岚夜夜风,回首梦魂中。淡看来路情已在,依旧星河轻舞水流东。漠漠寒烟亭亭松,往事转头空。三生幸得有人惜,天际征鸿白羽笑秋风。”

“好词,婵娟,如今回眸再看,可有遗憾吗?”

月婵娟抬头吻上拓跋飞俊逸的容颜:“有你在我身边,此生无憾!”

索卢连山高坐在王庭天子殿的宝座之上,俯视寥寥无几的群臣,不由得志得意满。再一次回到此地,他如今才是大宛城,大月支真正的主人。

唯一令他不快的是,到如今不仅未曾找到月婵娟,就连拓跋飞的家人,也都离开大宛城,说是去拜祭祖先,不知所终。

偌大的左贤王府中空空荡荡,只有寥寥无几的奴隶和唯一的女主人杨灵旋,还留在府邸之中。

索卢连山忽然归来,杨灵旋措手不及,被索卢连山拘禁起来。

索卢连山虽然得到了大宛城,但是心中却没有一点欢喜之意,大宛城似乎是一座空城一般,他进入大宛城,控制大宛城毫无悬念,甚至就连一个反对的人都没有。

但是,就在他回到大宛城没有几日,他的几位兄弟却公然跳出反对,说他名不正言不顺,弑君篡位。

内乱骤起,几位昔日的兄弟,为了争夺单于的位置,在大宛城内外明争暗夺。

索卢雄关干脆离开了大宛城,公然骑兵围困大宛,意图推翻索卢连山,自立为单于。

大宛城却是没有因为这****而有太多的变化,一如既往地运行着,单于位置的争夺,是几位王子之间的私斗,各个部族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旁观,既不支持哪一方,也不反对哪一方,乐得看兄弟几人争斗。

索卢连山毕竟是单于,带回大宛城不少心腹和兵将,因此在这一次的争斗中,占了上风。

两位王子先后被索卢连山在进入大宛城后不久杀死,唯有索卢雄关还在大宛城外各处游荡,也陷入困苦的境地。

“都说说看,如今该如何是好?拓跋飞的家人到底在何处?拓跋飞如今如何?”

“启禀单于,拓跋飞被困在玉门关附近,不得回转,请单于放心……”

索卢连山十分烦躁,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那种警兆令他心神不安,连安睡都不能。想起拓跋飞占有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恨从心底升起,不由得想起拓跋飞还有一位侧妃被他关押在王庭在之中。

他挥手斥退心腹,向关押杨灵旋的地方走了进去。

“啊,不要,不……”

凄惨的哀呼从牢狱中响起,杨灵旋娇美清纯的脸上,满是绝望和泪水。

布帛的声音从耳边掠过,曼妙的酮体呈现裸露出来,一道道青紫在索卢连山大手游走过后,留在粉嫩的肌肤之上。

“单于兴致真不错,我可是来早了吗?”

幽寒淡漠的声音,在索卢连山的身后响起,索卢连山的身体不由得狠狠颤抖起来,难以置信地回头:“拓跋飞……”

大康三年四月,拓跋飞废单于索卢连山,自立为大月支单于,立月婵娟为大阏氏,阿提拉为储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王爷:妖娆小萌妃腹黑王爷:妖娆小萌妃哟酱|古言她、是众人眼中的魔女、无所不能的天才、却错信闺蜜,成为残废;虐待而死,穿越重生成为养在山里的落魄千金,从此封闭内心、冷血无情、遇上妖孽的他、对她强势霸道誓死不放手,在强权的世界、展开生死的追逐与较量、众多美男倾尽所有,只为博她一笑。唯他携手碧落黄泉。
  • 公子如玉世无双公子如玉世无双埃莫|古言你可会梦见紫禁城的霜雪,洛阳的绝世牡丹,长安的浮光掠影,大漠的孤烟狼鸣,咸阳宫的大火……你可会梦见有人对镜贴花黄,有人独倚望江楼,有人白衣轻胜马,有人笑靥如花,有人泪断天涯……愿和你一起看英雄迟暮,美人老去。十里繁华,尽数湮灭。
  • 凰台翎:邪狂世子妃凰台翎:邪狂世子妃木唯语|古言她沉默圆滑,只为自保,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世人欺她谤她,她必还之,竖起浑身的刺时,却遇到了深沉温润,让人琢磨不透的他,他说,我看你性子倒也乖张,不若求了我的庇护,我许你一辈子的猖狂,如何?
  • 废材小姐穿越记废材小姐穿越记夜芽|古言当一个强大的灵魂穿越到一个弱小的身躯里她将如何逆袭?废材?丑女?很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 快穿之扑倒boos快穿之扑倒boos空城南栀|古言既然上天不让我平淡一生,我便逆天而为。不过,喂,大叔你是什么鬼诶喂!?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玩扑倒!
  • 我愿与君同归我愿与君同归糖郭|古言雍正暖男,爱你哟。本文没有高智商,没有大虐,只有一点点的温馨加少许的清水组成,看过作者的文德勤一定知道很清很清。
  • 将军装嫩:拐个媳妇儿来古代将军装嫩:拐个媳妇儿来古代陌筱沫|古言一场车祸,夏语菡穿了。醒来后,夏语菡满世界找和一同出事的老公--蓝哲宇,人是找到了,原本二十几岁的老公变成了一千多岁的老妖精这就不说了。为毛他还不承认自己结婚了?还说不认识她!可是……“这个房间是我的,你不许进来!”“整个将军府都是我的,何况这一个房间?”“这个床是我的,你不许上来!”“这个房间都是我的,何况这一张床?”夏语菡翻了个白眼,反正床够大,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愿意躺就躺吧!不过……“蓝哲宇,你别对我动手动唔……”看磨人的老妖精和磨人的小妖精的爱情故事。身心干净一对一,男主女主双穿,呃……准确的说是男主本来是古代人,穿越到现代,又和女主一起穿越回了古代……
  • 冷帝邪君,驭灵皇妃很嚣张冷帝邪君,驭灵皇妃很嚣张十七月|古言她是一级渡灵师,死于十三岁,生于十三岁,带着别人的秘密用着别人的身体。为了寻找真相,她成了列国周知的驭灵皇妃。卫城楼上,偷走她身份的女人狠心算计,害她纵身城楼血染白衣,从此驭灵神话消失。睁开眼,她已经是四国最强的读灵师。她通晓读灵之术,一次次解开身边的凄美故事。有的人,为错误活着;有的人,为期盼活着;还有的人,为死人守着。他跨过遍地残骸到她面前:“阿瑾,朕不许你死!”再重的承诺也重不过她是梨国储君的身世!他亲手把她推开:“你既是梨国的储君,又何必屈就在这小小的后庭?”她明明不是她,却被无可奈何的推上权位的巅峰。这场交换身体的荒唐游戏愈演愈烈,她一次又一次忘了自己,直到,她可以用剑刺进他的胸膛。
  • 妖妃皇后妖妃皇后檀青宴|古言入宫的初年,她俩,是一对好姐妹。依旧是,一个天,一个地。但她们依旧在一起了。什么都无法阻挡她们的友情。她甚至以为,她能永远安安心心地做这个宫女的位置,从不奢望宠爱。之后,她发现自己只是别人的玩物。而深宫,并容不下单纯的她。她不想被欺负,不想自己的姐妹也被别人践踏。可她始终没有狠下心。她被皇帝看中的那一天,她就已经是别人的替代品。躲不了别人的陷害和嫉妒。而她,溺在情海之中无法自拔。紧接着,自己的好姐妹背叛了自己,自己信任的人接连被背叛。她痛恨害她的皇后,就害得她无家可归。她也痛恨自己的姐妹,就让她被满门抄斩。而当别人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她更是痛恨。
  • 青花美人青花美人绿如蓝|古言出身于青花世家的齐锦娘,代替嫡姐出嫁。少年郎君,结发盟誓。本以为就此岁月静好,与君偕老,不想跌宕起伏,她的人生却才开始。正如她钟爱的青花,经受得住烈火,才能成就那传世的一段风流华彩。******************************不是步步算计的宅斗,没有层出不穷的心机。这是一个以瓷为背景,讲述女子关乎自尊、自强,赢得人生,最终也获得了美满爱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