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4章  大结局

得到了殷三虎的允许,肇飞宇推开卧室的门,看见了坐在床上正闷闷不乐的明妃茵。

明妃茵抬头就看见了他,顿时露出惊喜之色:“飞宇哥,你来救我了!”

肇飞宇举起右手示意她停下,而后问:“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这里太乱,放在你这里不安全。”

“飞宇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没听懂。”

肇飞宇平静地看着她,而后慢慢靠近。

“妃茵,不论你对我做过什么,对你自己做过什么,我都不会在意,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要你愿意回头,我还可以拉你一把,你应该知道你母亲在做些什么。”

明妃茵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好。”肇飞宇点头道:“你是在那次事故之后才出生的,不明白也是理所当然的。”

明妃茵虽然不知道肇飞宇想要干嘛,却马上就明白过来他话里所指:“你是想说二十年前的那场事故,跟我妈有关?”

那次海难是个十分敏感的话题,易初嫣这次回归明家就是因为她是那次海难的幸存者,只是警方经过取证,得知她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记忆,这件事情也只能草草了之。

“你听好了,二十年前南海海难,明冉儿,张琪琪,我母亲还有肇凡,全都在此次海难里,张琪琪是什么人,想来你不会不知道。”

明妃茵的脸色一僵,不必肇飞宇多说,她已经猜到了很多事情。

“你母亲和外国的势力合作,破坏了船只的平衡仪和导航雷达,而且还引起了动力系统一系列的故障,最后导致船只在近海边缘触礁沉没,你母亲以为这些事情会跟着船一起沉到海底去,可惜这些事情早就被人调查出来了。”

明妃茵吞吞吐吐:“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为什么……”

“呵呵,无关么?”肇飞宇冷笑:“如果没有这件事情,我妈不会患上这么多年的抑郁症,也不必孤独终老,我宁愿我在孤儿院里没有人领养,也不愿意是这么一个结果,妃茵,这件事情我必须管,如果你再插手,我只好……”

明妃茵问:“怎么,难道你连我也不打算放过了么?肇飞宇,我是你的恩人,五年前不是我,你早就因为那次黑帮的意外死在路上,哪里还能站在我面前这样威胁我!”

肇飞宇沉声道:“没错,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的确会卷进那两伙人的乱斗里死于非命,但是我是怎么被这些人盯上的,原因我也知道,妃茵,可能你根本就没去调查过,白头翁就是肇凡的二叔,他就算对我没有任何亲情,但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在那次意外里出事。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也知道,给钱让他们办事的人,其实就是你,对吧,妃茵。”

明妃茵脸色苍白:“可是,可是,五年前你要了我的初夜,那时候你就答应过我要娶我,难道你就这样忘了吗?”

“那个人不是你,她是易初嫣。”

肇飞宇丢出这样一句晴天霹雳后,明妃茵这才明白过来,她这些年来一手建立的优势,因为易初嫣的出现,荡然无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杨思卿不惜收掉几个人的性命换到的那张地契,现在就在你身上,对不对?”

就在五分钟前,殷三虎拿给他一份资料,七年前常青出意外的时候,杨思卿正好就是附近,而且随后那张地契神秘失踪,辗转过几个人的手,而且这几个人都在之后因为各种事故身亡,但那张地契却最终落到了杨思卿的手上。

可以说,这张纸价值连城,只要常青复出,必定会先拿回一号店的所有经营权,明家的业绩到时毫无疑问会一落千丈,明苑想方设法地寻找地契,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却没想到这张东西居然一直都在杨思卿身上。

明妃茵从包包里拿出来一张有些发皱的黄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一号杂货店。”

就是这样的一间小店,几十年间发展到了如今的庞大规模,成为四大家族争的头破血流的香饽饽。

肇飞宇拿到了最关键的物品,看了一眼明妃茵,“娶你的约定,是因为当初我以为我对你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但现在来看,却是恰恰相反。”

明妃茵拉着男人的手,苦苦哀求:“不要放弃我,如果连你也不要我的话,我真的无处可去了!”

这时殷三虎猛地推门进来,看见这副场景,朗声说:“虽然很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二位,但店主他出山了,你最好还是过来一下吧!”

常青去明家了!

京城明家,现在人声鼎沸,外边围聚了不少记者。

相信很快就会有“中国第一商会易主,明氏企业跌落神坛”这样的标题出现在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上,所有的的人都在等待着这样一个大新闻的出现,擎宇集团自然也没有理由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新闻炒作机会。

肇飞宇跟着殷三虎飞过了半个中国来到北京,正好这时候吴家和林家的人都已经到场,现场热闹非凡。

肇飞宇从人群里挤到最里面,找到了明家正在维持秩序的老管家,“初嫣她在么?”

老管家说:“冉儿小姐和家主都在。”随后小声说:“那位也来了,您注意安全。”

肇飞宇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人马从侧门进去了。

苏茫和白彦夫妇俩站在常青老先生的座位两侧,明苑坐在正座上,脸色阴晴不定,见到肇飞宇来了,明昊便唤他:“飞宇,你过来这边,和冉儿在一起。”

自从易初嫣以明冉儿的身份回归明家,肇飞宇在明家的地位自然非比寻常,明苑没有刁难他的道理,点了点头,让他进去。

“你们看着杨思卿,她有任何异动都要立刻汇报。”

常青身后除了站着自己的干女儿苏茫,还有从殷三虎那里借来的一帮人手,威势不比明家弱多少,更何况他到现在依然是一号店的主人,就算是明苑也得毕恭毕敬地唤他一声店主先生。

“明家主,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藏着捏着了,交出协议,然后走法律途径归还一号店的经营权,明家坐着这个位置太多年了,是时候还给别人了。”

明苑冷笑:“别人?你们一边用我儿子做筹码威胁我,一边又跟我讲王法,是不是太过可笑了?”

肇飞宇听出了其中的大概,拉了拉身旁女子的手,眼睛一瞥,发现女子的腹部又隆起了一些,想起自己未来的宝贝如今已经生机勃勃,肇飞宇顿时心情愉悦,“怎么样,没出事吧?”

易初嫣点了点头,问他:“本家那边叮嘱好了么?肇正鑫夫妇俩这几天可活跃得很呢!”

肇飞宇哼了一声:“谁不知道这两人打的什么鬼主意,他们和杨思卿的电话既然被监听到了,自然有的是人去收拾他们。”

明昊似乎对家族里的事情并不关心,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妻子,眼神里的沧桑,也只有到了他这个年纪才读得懂了。

常青笑了笑,拿出自己的折扇把玩,“那么我不跟明家主讲法,本来你们明家眼里就没有这东西,我再问一遍,明家主是打算今天在北京闹得你明家的臭名人尽皆知,还是说大家和和气气地完成交易?”

明苑没有任何放手的打算,即便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老管家从外边匆匆忙忙地跑回来,说:“家主,明氏的股份开始崩盘了!”

明苑站起身来,指着常青,双眼怒瞪:“老东西,你到底想干什么?”

常青拍了拍手,苏茫从他身后走出来,拿出来一份复印件,让管家拿上去给明苑看。

明苑接过东西,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剧变:“这是真的?你们……”

常青点了点头:“如果这也能假的话,我也不必大老远跑这一趟了!”

易初嫣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店主给了他什么?”

肇飞宇嘴角稍稍勾起:“明家主这些年赚了很多黑钱呐,纸是包不住火的,店主要回来,本来就不是他能拦得住的。”

“慢着!”忽然,角落里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

明昊瞪了她一眼:“你出来丢什么人,回去!”

杨思卿看向明苑:“一个连地契都没有的人就要抢一号店的经营权,大哥你就这样拱手让人?”

肇飞宇见到这女人出来,已经松了一口气。

她手上不可能还有地契,既然如此,她这无力的挣扎,只能说明她已经没有其他退路了。

这时候,李季元匆匆忙忙地从侧门进来,朝众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到肇飞宇耳边说:“肇正鑫跟他老婆利用律师篡改老爷子的遗嘱,被家法处置了。”

易初嫣笑出声来:“他们真敢相信杨思卿,她只不过是在怂恿他们罢了,那个律师我两年前就在报纸上见过,是个骗子!”

肇飞宇拍了拍女子的肩膀,“等我。”

他从怀里拿出来一张发皱的纸,慢慢走到人前。

“明太太是在找这个东西吧!”肇飞宇看着女人脸上露出的诧异的表情,然后当着她的面,把地契拿给了明苑。

“明家主,地契在你手上,不知道你要怎么做决定呢?”

明苑捏着这张他找了多年的纸,终于不敢鲁莽。

“管家,把协议拿来,请潘律师来,经营权,我不要了!”

杨思卿一慌:“大哥,你怎么……”

“住嘴!”明苑吼道:“你做的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你以为瞒得住么?”

肇飞宇淡淡道:“二十年前的事情,今天得有个交代了!”

明苑摆了摆手:“按你说的做吧!”

屋子的四周,忽然冲出来四五个便衣警察,当场将杨思卿押住。

明昊别过头去,不愿意看到妻子的下场。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思卿,我们缘分已尽!”

明家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随着明家和袁家两个如日中天的大家族的谢幕,肇家也终于有了一展拳脚的机会。

一个月后,肇飞宇亲自登门,向明昊和易母提亲,婚礼自然也顺理成章地在当月的吉日办了下来。

易初嫣看着这个不到十块钱的小红本,上面写着的名字,是易初嫣,而不是明冉儿。

肇飞宇取笑她:“看把你美的,明总大人有大量,你既然不习惯那个名字,以后就只有他这么叫你了!”

易初嫣挽住男人的手:“哼,我可不舍得让你叫另一个名字,亲亲老公,你再喊我名字一次?”

肇飞宇捏了捏她的鼻子:“古灵精怪!我应该叫你房东太太才对!”

“哇——”易书彩大哭,“笨蛋爸比笨蛋妈咪,丢下彩彩不管啦!”

易初嫣看着怀里哭哭啼啼的女儿,哭笑不得:“你爸比就在你眼前,这也能吃醋?”

小华华爬上沙发,身上披着肇飞宇那件昂贵的阿玛尼,手里拿着肇飞宇花几万块淘来的西洋剑,威风凛凛:“华华是大将军!”

回到肇家别墅,大黄狗似乎比几个月前胖了不少,佣人们闲着没事,将他养得肥了十斤,大黄见了小东西,开心得叫个不停。

房东太太易初嫣开了房间的门,换上那套久违的紫色晚礼服,从楼梯上,款款走下,灯光下的她,一如当初那样明艳动人。

“肇家主,能不能赏脸,跟民女跳一支舞呢?”

肇飞宇笑道:“准!”

音乐盒放出悠扬的古典乐,两个换上新装的小家伙学着爸爸妈妈的模样跳起舞来,肇家别墅,热闹非凡。

(完)

同类热门
  • 公主的男人公主的男人花落尘埃|现言分开那天她问,你有没有爱过我顾辰凌:没有她凄然的笑了笑也对,你这么讨厌我,我怎么会奢求你爱上我。…………顾辰凌,暮氏集团的总经理。五年前,他从美国最好的大学毕业,拒绝所有公司的邀请,却甘愿来到暮氏集团从最底层做起。这几年里,他从一个小职员爬到了总经理的位置,并成为公司董事长的得力助手。爱上这样的男人或许只需要几秒,或者一个契机。总裁办公室,她红着脸向他告白,他却讥笑的看着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子,在办公室就敢公然挑逗男人。你以为,这样不自爱的人我会要?…………如他所愿,她远远的逃开了,可是他却步步紧逼。雨夜,她被他逼到墙边,失控的喊道:“顾辰凌,当初说不爱的人是你,你现在又在干什么,犯贱吗?”他把头埋在她颈窝,喃喃道:“你为什么会是我的妹妹?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还是忍不住爱你。”
  • 倾城天下:狂妃要逆天倾城天下:狂妃要逆天恒鲤|现言凤凰逆,天下乱!银龙舞,浮生乱!一朝身死,醒来却成了鸣国的傻子废物,笑话!堂堂煞王会怕这些?让你分分钟亮瞎钛合金狗眼!欺我辱我者,必死!辱我亲人,必死!不识抬举者,必杀之!废物?分分钟冲阶为武神,怕吗?神兽?一抬手,万兽臣服!我会稀罕?凤凰涅槃,直指天下!银龙在旁,无人可敌!他与她携手共进,他与她看尽世间繁华,他与她共筑天下!且看她如何在这乱世中浮沉!凤凰银龙一出,谁主沉浮!
  • 那个八八年那个八八年峭岩.QD|现言没有80后的循规蹈矩,不及90后的性格乖张……88年,一个不上不下的年份,这一年出生的人,或好、或坏,人生路是那么的与众生不同。海龙一个长在农村却又对规划好的人生充满了不甘的少年,经历了痛苦、叛逆、徘徊、背离,终究确定了自己的人生,走上了正途,对过、错过,却一直努力改变着,争取着……世人只道逍遥好,哪知山下半亩田。平凡的生活,却也少了不爱恨交织、断不了恩怨情仇,奋斗的路上,荆棘也好,浅滩也罢,总有那么一番收获,指引着,伴我们走向明天……
  • 易少家的傻媳妇易少家的傻媳妇虎牙巧克力|现言“大家好我叫易烊千玺”,一张大大的梨涡笑脸俘获她的心,却不曾想到某男的庐山真面目,本以为逃过婚约,还是被他打包回家。“不要啊,我不要回去结婚,我要和你在一起T_T”“如此,甚好,夫人我们走吧”“去哪儿?”“回家。”
  • 婚婚欲动:总裁别太拽婚婚欲动:总裁别太拽天线宝宝|现言“先生,你这种搭讪的方式已经过时了,麻烦你来点儿新鲜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依旧英俊潇洒,依旧让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米格格唇边划过一抹慑人的冷笑。笑话,姑奶奶我是你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姑奶奶现在看上的,可是小鲜肉,你这种腊肉,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姑奶奶不屑一顾。“老婆,小鲜肉怎么能和老腊肉相比呢?不要忘记了,昨晚可是老腊肉让你……”
  • 农女重生:绝宠娇妻农女重生:绝宠娇妻落尾|现言新书发布,求支持,拜托:娇妻在上:驯养忠犬老公她本是平凡女子,重生回来,决心顺应命运发展,改变家人上辈子罹患重病无钱医治,等待死亡的惨剧。却发现根本就是一个阴谋,自己上辈子居然是被谋杀!十年,她学医习武织就关系网将整个城变成固若金汤铜墙铁壁无懈可击,护住她的家人们。斗极品虐渣渣,找出主谋,想杀我,灭全家,融成渣!上世恋人是误会,去追,未来婆婆不同意。“周与墨,你妈要我跟你分手,出价两千万”“一个亿,马上到账!”家族阻拦以她命相胁,你威胁个试试,毁了你们分分钟的事!“周与墨,老爷子说郭家容不下我!”“我姓周,不姓郭!”以你之名,冠我之姓。始于初见,至于终老。
  • 没有了记忆你会更快乐没有了记忆你会更快乐凌亦然|现言少女虚弱地坐在摩天轮里,面前的少年走了几步转过头说,璇,如果我不在了。。。。。。少年看着她美丽的眼眸,转而笑着说,相信我,坚持下去哦。少女笑了笑,昏迷过去了。少年轻轻地走过去,深情地抱起她,只见蓝光一闪。“好了,没有了记忆你会更快乐的。”少女真的会更快乐吗?少年对她真的是爱吗?如果不是爱,为什么要去除她的记忆?凌雨璇和沐辰奂的故事是甜的还是苦的?
  • 时光微凉,岁月尘暖时光微凉,岁月尘暖许安诺|现言有人说,人的一生会遇到两种人;一种惊艳了时光,一种温暖了岁月。她的人生,恰巧遇到了这两种人。十年,岁月微凉。一生,时光温暖。
  • 黑道BOSS,等到黑夜散尽黑道BOSS,等到黑夜散尽铜鼓月|现言“我说过我会给她幸福,······”他是黑道王者,十五年后强势回归。他的女孩却在煎熬中痛苦,在回忆中假装微笑,在过去黑暗的岁月中独自冰冷。母亲难产而死,谁的过错?父亲的冷眼来自歉疚还是厌恶?当她失明他是否不离不弃?这世上有一种爱叫等待,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在你平淡岁月里出现。等到黑夜散尽,幸福是否唾手可得?
  • 谁能让忧郁公主露出笑脸谁能让忧郁公主露出笑脸花菱馨公主|现言在一个漆黑的夜里,有一个女孩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默默地哭泣。她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也在她长大后的一个事故中猝然长逝,她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一直默默的自己忍着……这样一个陷入忧郁低谷的她,谁能让她不再哭泣呢?……当她濒临绝望崩溃时,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地将她护住……“别怕,我陪着你呢。还有我在。”他温和地抚摸着她的脑袋,安慰着她。任由她的泪水浸湿他的衣衫……“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知道你不愿意让大家看见脆弱的你。所以,像这样漆黑的地方,就是你躲起来发泄情绪的最好的地方。不过现在有我呢,以后就像现在一样,躲在我的怀里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