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9章 命不该绝

也是陈稳命不该绝。

进到画里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晕倒在了药铺前的空地上。

有很多人都认为这个人已经是个死人了,看他那流血的情况就能猜出八九来。

那于人信当时还在后院有事,前面只有两个小徒弟在这儿。当陈稳凭空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周围的行人立马被吸引过来。

而那两个小徒弟毕竟还小,对于一些新鲜事都挺好奇,看到外面围着一群人看热闹,他们两个看了看于人信还没过来,也忍不住跑了过来。

对于药铺这些人来说,陈稳已经不算是个陌生人,陈稳来了几次,这两个徒弟都已经对陈稳很熟悉了。他们知道这个人跟师傅的关系不错,所以,当他们一眼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这个人竟然是陈稳的时候,其中一个撒腿就跑向了后院。

于人信刚听到徒弟的禀报还以为他是开玩笑,一边走一边还骂他。可是当他走过来的时候一下子也傻眼了。

上次明明跟陈稳说过,以后别再进来找他们,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工夫陈稳就来了,还是以这种方式。

于人信不敢大意,立马吩咐两个小徒弟把陈稳抬回了药铺。现在陈稳的事是最主要的了,于人信吩咐一个徒弟赶紧去喊黄半仙,又让另一个徒弟将门板挂上,今天他们药铺不开门了。

黄半仙几乎是飞着来的。

他来的时候,于人信刚给陈稳做好了伤口的清理工作。一看到黄半仙,于人信马上跟他讲,让他先帮陈稳止血,看陈稳这样子这血已经流了好长时间了,再不止血人就保不住了。

本来对于止血,于人信也是有办法的,只要拿象牙末涂在伤口上即有功效,但是陈稳身上的伤口很深,他还得做进一步的处理,将伤口缝合以后才能用这些东西。

止血这事对于黄半仙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只见他取出一包银针,刷刷刷三两下,陈稳身上的十几处穴位已经被他封上,伤口上流的血也明显少了很多,只是时不时地渗出一些来。

别看于人信平时只看妇科疾病,其实他对任何病症的治疗都是有办法的,陈稳的两处伤口就是经过他的手缝合。再次用净水洗涤消毒以后,于人信又拿出了他独门秘创的外敷膏药给陈稳巾在了伤口上。

他这种膏药可是宝贝,不仅能把伤口保护起来,不受外界病菌的感染,里面还添加了麻醉药,有镇痛的作用,即使病人醒来了也不会感到太疼痛。

这些东西在现代的话那是太普通了,但是在医学并不发达的古代,于人信的这种膏药那就是神药一般。

一切都处理完以后,于人信跟黄半仙都守到了陈稳的床前,两个人对视一眼,各自叹息。

本来经过了上次的事,他们真的以为再也没有见这个徒弟的机会了,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工夫,陈稳就被人伤成这样。

还记得陈稳上次说过,说他得罪了山东夏家的人,所以这两个人很自然的以为,陈稳这次受的伤必定是夏家的人弄的。他们都觉得对夏家后人的本事太低估了。

他们一直以为,陈稳那个年代的人已经不会出什么武林高手了,而陈稳经过了他们俩的指点,身上的功夫已是大有长进,就算不能在他那个社会里称王称霸,起码应该有自保的能力。

可是,陈稳真的就被伤成了这样,看来,陈稳在外面遇到的对手也不简单。

二人经过商量以后决定,等陈稳醒来就暂时别让他出去了。他们要加紧对陈稳授艺,这画里虽然更危险,但最起码还有他们两个在旁边保护他,再说陈稳有那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本事,就算新月找上门来陈稳也是有机会逃脱的。

在外面就不一样了,陈稳若是遇到了强大的敌人,身边连个能帮他的人都没有,他们二人在此也会放心不下的。

……

陈稳这一次昏迷了足足两天。

为了能第一时间知道徒弟的状况,于人信和黄半仙也守了他两天,谁都不肯离开。

陈稳的危险不是因为外伤,是因为换血过多才会昏迷。而在那个年代,输血这个词还没有出现,所以为了救陈稳,帮他最快速度的恢复,二人都把压箱底的医术给用上了,即使是帮陈稳做了处理,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陈稳这条命。于是,每隔一两个小时,二人都要检查一下陈稳的状况,看着他的体征和脉搏慢慢驱于平稳,两个人的心才慢慢地放下来。

当陈稳突然醒来的那一刻,黄于二人都兴奋的快哭了,在他们心里,这个徒弟就如同自己的子孙一样,早已将他视为亲人看待。

因为陈稳的身体还太虚弱,醒来以后只是喊了一声师傅就再次昏睡过去。

这一睡又是两天,为了保持陈稳体内的能量,二人将一些流食和汤药给他灌了不少,经过了他们的精心护理,陈稳终于在第五天的时候再次醒了过来。

这一次醒来陈稳的精神就好多了,不仅能跟两位师傅说话,还把于人信亲自给熬的一盆食补汤给喝了。

黄半仙悄悄擦了擦眼角,感叹道:“天佑英才呀,孩子你终于是醒了。”

陈稳道:“我也以为我这次要真的没命了。没想到在梦里的时候,总是听见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于是我就不停地奔跑,去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虽然最终还是没找到,但是我觉得我的体力却恢复了不少,甚至会有累的感觉。”

于人沉思道:“怪不得我这两天在给你把脉的时候,感觉你的脉搏跳动非常有力,难道世上真有这种怪事,梦里的情况竟然能影响到现实?”

黄半仙呵呵一笑,“这世上的怪事还少吗,你我在这儿不就是一件最怪的事了吗?”

于人信想想也是,这锁魂城的存在就已经是无法解释的怪事了,谁能想到一个正常人能无缘无故地来到这儿,还能在这儿存活几百上千年呢。

考虑到陈稳的伤情,这次他们并没有跟陈稳谈及多少话题,直到陈稳又睡了一天一夜再次醒来的时候,两个人才问起了他在外面遇到的麻烦。

陈稳现在已经可以随意地坐起身来,听到两位师傅的问话,他叹了一口气道:“两位师傅,我的伤并不是被夏家人伤的。”

“那是谁?”两个人同时问道。

“是我的另外一些仇家。为了这次惩恶除奸的事,徒弟得罪了不少人,那天我也是大意了,被他们用枪给打伤了后背。”

“枪是什么东西?”

陈稳一想也对,两位师傅是明朝的人,说枪他们肯定不懂,于是陈稳又跟他们讲了许多关于枪的事,看两人还是半知半解,陈稳干脆就说那是火药。

火药是古老的华夏最伟大的发明,黄于二人这就听明白了,那东西威力极大,要说伤个人还真是不费事。

可是,于人信又提出了疑问,他明明看到陈稳身上是刀伤的,这与火药又有什么关系。

陈稳道:“本来我被枪伤以后已经接受了治疗,没想到,就在当天,另一伙仇家一百多人将我堵住了,在与他们的打斗之中,我的旧伤开裂,这才不留神被他们又砍了一刀。”

黄半仙听着摇头道:“陈稳,看来你这命运注定是要惹麻烦的呀。本来我与你于师傅就是因为你在这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才急急的将你赶走,没想到你在外面也有那么多的仇家,这一伙那一伙的,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呀?”

他说这话于人信就有点不爱听了,他觉得黄半仙这话里有些埋怨的成份呢。

“陈稳是在为老百姓做好事,得罪些人怕什么?这次是孩子的失误,也是我们的大意,如果我们将他培养成真正的高手,哪会出现这些意外。”

陈稳真正恢复已是半个月以后。

说是恢复,也只是伤口的结疤,他能随意地下地行走而已,要说一些剧烈的运动两位师傅还是不让他做的。每天就是让他打坐修炼,然后就是于人信给熬补药为他调理身体。又过了一个星期,陈稳的身体终于是又像以前一样健壮了。

虽然过了二十多天,但是对于普通来说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些天以来,陈稳这心里这股子痒痒劲就别提了。

明知道外面的世界正打的火热呢,他却不能当场去观战,要知道,那些事可全都是他的杰作,他恨不得马上就出去,看看那四大天王到底打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黄于二人坚决不同意他的要求,说他已经在外面吃了亏了,不把他的功夫再调教得更上一层楼,他们是绝不放他走的。

两位师傅都是为了自己考虑,陈稳也提不出异议来,不过让他每天在这儿憋着也不是办法。于是黄半仙又答应他,每天把功练完,可以允许他去外面转转,但是有一个条件,别再往新月住的方向去走,而且要随时注意身边的动静,要是被新月的人发现了,就是一个字,跑,千万别跟他们再交手。

说到这儿,陈稳对新月的身份之迹又起了兴趣。

上次他只是提出了新月的名字,就把两位师傅吓的赶紧把他支走,说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而且看两位师傅的样子,好像连他们都十分畏惧一样。

这次又提到了新月,陈稳不由得就想问问这个新月的来历了。

黄半仙跟于人信似乎都不愿提及此事,可是有陈稳的追问,他们又不好推挡,两个人相互推诿了一番之后,于人信这才说道,“陈稳哪,其实你猜的不错,别看我跟你黄师傅有这么大的本事,但是对这个新月,我们也是惧她万分的。”

“你已经知道了,这座城叫锁魂城,但凡到这儿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再出去的,而真正锁住这些人的并不是这座城,而是新月。”

“准确的说,是新月背后的那个男人。”

黄半仙接口道。“我们也是无数次的逃跑失败以后才知道了这件事的。我们都不知道新月他们用了什么法术能做到这一点,但是那些想要逃跑后被她抓回来的人的下场我们是亲眼见过的。也是我们幸运,新月并没有对我们多作惩罚,但是从那以后,这锁魂城里的人再没有人敢萌生出逃跑的意愿。”

陈稳越听越纳闷,照两位师傅这么说,这锁魂城的存在就跟神话故事差不多了。他想再打听的清楚一点,可是黄于二人都闭嘴不言,任凭陈稳怎么死磨硬泡,他们就是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陈稳也是急了,耍了点小性子,说你们要是再不告诉我实情,我就要亲自去找新月问个明白了。

哪知,他话刚一落地,门外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子声音。

“不必去了,我来了。”

来的人正是新月。

找了陈稳一个月,终于是被她找到这里来了。黄于二人一看到新月,吓得走都走不动了,而陈稳,虽然有股子蛮劲想要冲上去跟新月拼个结果,却被新月轻轻一挥手中的丝巾,陈稳便被死死地锁在了那条丝巾之中,再也动弹不得。

……

故事到这儿本不该结束的,但是陈稳要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

那古城县的四大天王确实打起来了,而且打的还很凶,但是古城县的治安并没有因此而好转。

原来,那王金元真正的合作伙伴竟然是卜西天,就在其他三大天王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王金元跟卜西天联手出面,将其他三大天王全都下去,从此以后,古城县成了卜西天与王金元两个人的天下。

而陈稳身边的那些女人们,因为陈稳的突然失踪,谁也不会等他一辈子的,若干年后,她们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只是在他们心里,总会不由得想起生命中曾经有陈稳这么个人的存在。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命理探密命理探密祥如|都市本书是一本通过阴阳平衡解剖人体的吉凶祸福,趋吉避凶,人生预测学木的祥细讲解。
  • 王牌神医王牌神医朽木可雕|都市因身体残缺从小被家族丢弃,却在十八年后,以神医之名,王者归来!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靠一腔热血成为人世间的枭王!当佛已经无能为力,便由我来普渡众生——杨风。
  • 真鬼衙真鬼衙一号教练|都市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末年,鬼衙横空出世,替贵族们消灾来赚取钱财,在秦朝建立以后,始皇帝认为鬼衙掌握着生死的秘密,在鬼衙的第一任家主拒绝和大秦合作后,杀戮开始了,鬼衙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剩下的人决定隐世不出,直到有一天,他们重新打通了通往地府位面的道路。鬼衙的第一任家主文子恤一直是个谜,他一觉醒来,在上课!?
  • 一品农庄一品农庄岁月果壳|都市一个失意的大学生,被公司领导压迫,被迫离职,回农村老家!一个落魄的神仙,被对头断了上天路,必须在人间找到有缘之人,才有机会重回天庭,然而法力却是十不存一,而且只会种地!原本平淡的农庄,揭开了一场鬼神的阴谋!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是李文艺回家后的人生目标!然而…………………………………………………………………………Ps:新建读者群:175626790,期待每一位读者朋友的加入!
  • 超强杀神系统超强杀神系统北冥老祖|都市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杀人系统,以人命为草芥;这是一款成魔系统,一位未来的疯狂科学家研发出这款系统,意在杀尽天下苍生。若想强大,去杀人吧,死人的力量就会归你;若想永生,去杀人吧,当力量达到质变,就会永生;有时候杀人,就是没有理由。
  • 郎侠文集郎侠文集(郎侠)|都市《郎侠文集》是一部郎侠生活感悟写下的随笔,希望能够给您一些以外的人生感悟。
  • 熊猫的葬礼熊猫的葬礼冬天吃蘑菇|都市莫离被咬后变成了熊猫大魔王。争取写一个让人开心的故事。
  • 重回一九八二重回一九八二竹笋配鲫鱼|都市让我们一起回顾童年时代的记忆八十年代的我们,曾经在少儿时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你依旧还记得,那挂在树上的鸟窝;你依旧还记得,坐在前排女生的头发;你依旧还记得,早已被自己深深埋藏在内心的情感。让我们一起,重新温习一遍我们美好的童年,那难忘的故事。本书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ps: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企鹅群:125873064
  • 重生之大学生活重生之大学生活谢家少爷|都市当婚姻陷入分歧,疲惫的心怎么拯救;当事业陷入低谷,曾经的梦想怎么实现;当一切都已经失去,未来的路又在哪里;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过,未来又会怎样。。。。。。是纵横花丛,还是重拾旧爱,是肆意妄为,还是谋而后动,请看一个重生在大学里,演绎着不一样生活的李峰
  • 仙网管理员仙网管理员陌上等你V|都市【逗逼神仙日常,看完节操掉一地!】遭雷劈后,被一个叫太白金星的神经病,拉进了一个资深中二病患者群。里面有一群自称神仙的智障,时不时发个红包。手指一抖,红包到手。月老:大仙,能给我一桶泡面吗?谢小涵:拿宝贝来换!嫦娥:大仙,能给我一根火腿肠吗?越大越好!谢小涵:行,拿你的性感照片来换,衣服也可以,额,说错了……谢小涵:织女,给朕织件仙衣!织女:好的,小涵哥哥!总之生活浪的不得了!“美女,你矜持点,别乱摸行不?”“九天玄女仙子,我们一起去嘿嘿嘿吧,保证带你飞……”至此走上了一条装逼之路,不是装逼,就是走在装逼的路上!qq群:157869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