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6章 番外:大结局

“因为遇见了你!”

易伦宇厚着脸皮说道。

苏子清没想到易伦宇会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忍不住噗嗤一声直接笑了起来。

好在麦的声音够大。

要不然现在苏子清估计已经成为万众瞩目了!

易伦宇看着苏子清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

“你怎么了!怎么我说着不对吗?”

易伦宇直接厚着脸皮看着她。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脸上的笑意。

一下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感觉这个家伙怎么一个晚上不见,居然变得这么的会说话了!

看来应该是有什么人帮他了。

要不然以易伦宇的情商,刚刚不可能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出来的。

“说吧,是谁教你的!”

苏子清直接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易伦宇看着苏子清脸上的认真。

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直接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我对你说的话,还需要别人来教吗?”

真是不明白自己在她心里的印象就这么差吗?

还是说!

在她的眼中自己根本不可能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脸上失落的表情,直接说道:“那好啊!那你好好的说说,你为什么突然之间要和我说这样的话出来!”

是啊!

这个家伙突然之间变形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要不然,不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易伦宇看着苏子清脸上认真的表情。

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昨天的时候。

罗伯特跟自己说,要对女孩子多说一些情话。

所以自己刚刚才会那样说。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事情没有那么好的处理了。

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自己也不打算放弃。

直接说道:“因为喜欢你啊!”

易伦宇厚着脸皮说道。

这应该是易伦宇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出来了。

不过看样子,似乎还是十分的不错的。

至少现在苏子清的脸稍微红了一点。

而苏子清是因为没有料想到易伦宇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

想来这应该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易伦宇,看来你真的是找了一个好师傅啊!”

要不然现在的改变也不会这么的大了。

易伦宇微笑不说话。

最后,直接下课了!

苏子清打算直接的回去。

毕竟今天的课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易伦宇看她想要直接回去,立马拉住她。

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们出去玩玩吧!”

似乎在担心着什么一般。

苏子清一脸不明白的看着易伦宇。

直接说道:“去哪儿玩啊?”

易伦宇看她已经同意了!

直接笑道:“去市中心吧,正好逛逛街。”

据说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孩子,都喜欢逛街的。

就算是苏子清的话,那么也是可以的。

而苏子清一听立马笑了起来。

“好啊!”

反正现在自己的时间也挺多的。

所以也不在意什么事情。

易伦宇一听她愿意去。

立马放松下来。

太好了。

她愿意去。

但愿罗伯特现在已经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

两人最后直接去了广场。

毕竟现在这个时间,还是上班时间,所以广场里人并不是很多。

所以两人可以是无忌惮的好好逛一逛了。

原本易伦宇就是带着苏子清到底乱逛的。

所以根本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了。

而苏子清一看易伦宇这个样子,自然是明白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支开自己的。

两人直接到了一家餐厅里坐下来。

苏子清直接笑道:“说吧,你将我叫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易伦宇正在喝咖啡,没想到这个家伙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出来。

直接一口直接喷出来了。

苏子清皱着眉头看着他。

似乎觉得他现在这个状态可一点都不好。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子清直接笑了起来。

“你的演技还是要跟你哥好好学学!”

毕竟总裁的演技是真的很好!

而易伦宇现在的演技真的,说实话,真的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出来。

易伦宇看她一直说易钰晟。

立马不开心了起来。

“看来你对他的印象很不错啊!”

要不然现在也不会一直说他的名字。

真是不明白,易钰晟到底是哪里好了。

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他。

那个家伙也就看起来帅一点啊!

其他根本没办法和自己相提并论。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身边的女人,都喜欢提起他。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不安分的表情。

直接笑了起来。

“怎么,你现在是吃醋了吗?”

苏子清直接双手拖着鳃,一脸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男人。

说实话这个家伙吃起醋来。

还真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好玩呢。

易伦宇直接故作大方的说道:“吃醋,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吃醋的吗?”

真是的!

在她的眼中,自己那么容易吃醋吗?

开玩笑。

易钰晟的心里可是一直都只有乔伊伊一个人。

怎么可能还会放得下其他人。

真是不明白苏子清应该早就明白这一点了!

现在居然还说得出这样的话出来。

“像啊!特别像你现在!”

苏子清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现在脸上的表情觉得十分的好玩。

易伦宇看着苏子清脸上的笑意。

原本心里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也就消失了。

没想到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挺好看的。

再说了!

现在这个情况。

也不是提起他的时候啊!

“你啊~”

看着她这样子。

原本带着气,现在也消失了。

真是说不过这个家伙。

“所以,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说,你究竟在做什么了吧!”

苏子清一脸认真的看着易伦宇。

易伦宇看着苏子清脸上的表情。

一时间在想着到底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和她说。

既然她现在已经怀疑了。

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必要隐瞒她了。

反正这个计划,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所以自己也不用那么的在意了。

“既然你现在已经怀疑了,那么我也就没有必要和你说这些了!反正都只不过是一些老套路!”

好像自己遇见她之后,无论做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成功过。

不过算了!

反正现在这个状态也是不错的。

至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看着他这样说。

苏子清心里的而疑惑一下子变得更大了。

“那么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易伦宇看着她直接说道。

“苏子清,我要是说,我想向你求婚,你会相信吗?”

苏子清一下子愣在原地了!

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家伙现在说的话。

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这个家伙现在说的笑话,还真是好笑啊!”

看着他脸上这样认真的表情。

苏子清一下子,心里也没有低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现在会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我知道!你只所以不相信我,是因为你觉得我还会做出以前那样的事情出来,可是要是我们结婚的话,那么你就根本不用担心了!”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脸上认真的表情。

第一次。

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脸上这样认真的表情。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自己还是不敢轻易的相信,眼前这个家伙所说的一切呢。

“我。

苏子清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回答。

只是看着现在的他,自己只感觉自己的大脑现在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一想到这一点,苏子清只感觉浑身都十分的不舒服。

易伦宇直接单腿跪在她的面前。

脸上的表情异常的认真。

“苏子清,我易伦宇现在在这里向你求婚!”

易伦宇的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认真。

仿佛再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一样。

而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十分重要的。

相比易伦宇脸上的认真。

苏子清更多的,是害怕!

似乎在害怕眼前这个男人。

虽然现在不是店里的高峰期。

可是众人看见这个情况。

也是非常的热情高涨。

纷纷站起来。

呐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似乎在犹豫。

易伦宇将自己脖子上的用项链挂着的戒指拿下来。

“这是我用我人生第一桶金买的戒指,虽然是很久以前的,可是对我的意义非常重大,现在我拿这个向你求婚!”

说着,易伦宇直接拿着那枚戒指,认真的看着苏子清。

苏子清看着易伦宇手上那枚精致的戒指。

说实话,现在的她是真的心动了。

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快答应他。

要不然日后肯定是没有办法这么容易的翻身了。

易伦宇自然是看见她眼中的松动直接说道:“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爱你一个人,苏子清你愿意答应我吗!”

易伦宇的眼中充满着认真。

顿时间。

苏子清只感觉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说实话,苏子清是真的没有打算在,和么快答应他的。

可是看着他眼中这样的认真。

最后还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看来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逃脱你的禁锢了!”

说道这里,苏子清也无奈的笑了起来。

看来自己这辈子,就被他抓在手上了!

易伦宇一听她答应自己了。

立马将戒指套在她的手上。

二话不说直接吻住了她!

顿时间,店里顿时响起掌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回首那一抹蓝回首那一抹蓝佐燚|现言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却因为家族的利益,不得不开始自己新的生活,本来说好的誓言真的抵得过时光的流逝和那些变故吗·········
  • 幸福的那些男人幸福的那些男人璐璐木头|现言许幸福的身边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男人,欧阳哲耀、欧阳辙慕、柯懿……有钱的,有才的,有貌的……这些人在许幸福的人生中打酱油也好,常驻也罢,最终的选择是让许幸福真正的“幸福”和“性福”下去。
  • 娇妻难为:总裁老公请自重娇妻难为:总裁老公请自重馨小玥|现言她一直以为嫁入豪门就意味着开启了幸福之门,可是,姑娘,你太天真!她连做梦也没想到,婚礼那天,她的新郎竟然逃跑了。婚后的生活,她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他却在外面桃花朵朵开。就在她心寒至极,赌咒发誓要离开他之际,他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欧晓灿,我爱你。爱来得太晚!你告诉我,被伤透的心,该如何死灰复燃?
  • 一错成婚:萌妻扑上瘾一错成婚:萌妻扑上瘾鞍子|现言一夜迷情,误上萌妻。三年后,命运再次将他们牵在一起。
  • 孟浩然,再见孟浩然,再见梳窈|现言孟浩然没有留意到隔壁房子放的烟花有多大,他只留意到麦咭的嘴唇因为干燥裂开了正渗着鲜红的血。那血仿佛被施了神奇的魔法,孟浩然只是看一眼便忽然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循环开始变快了,心跳跟着加速,血压开始飙升,他的身体变得不受控制,他快速地低下头,朝着麦咭的唇吻下去。这时天上刚好砰的一声绽放了最大的一朵烟花,烟花的光亮清清楚楚地照亮了孟浩然通红的脸和麦咭那呆若木鸡的表情。孟浩然只是很轻很轻地摩擦了一下麦咭的唇瓣,然后很快就离开了。可即使只是这轻轻的摩擦也足以让孟浩然紧张得心跳停顿好几秒。他望着麦咭困惑纠结的神情慌慌张张地解释:“刚刚……你……嘴唇上……有血,我想……想尝尝……”
  • 浅馨阁密探浅馨阁密探北美战神康娜|现言浅馨阁,一所日本的神秘学校,常常发生神秘案件。从三十九中学毕业的一些人,准备动手追查此案。调查的结果,究竟如何呢?
  • 花本倾木花本倾木影未子|现言第一次英雄救美。“不要碰她。”深沉的声音冒了出来。安以木快速的躲到那开口男子的身后。“你是谁,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敢在太岁爷上动口。”那醉酒大叔摇摇晃晃的指着那男子说。“是吗,动手我都敢。”那男子话落后一脚就把那醉酒大叔给踢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喝酒喝过了头还是那一脚踢过了头,“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后就没在爬起来。第二次婚礼上出手帮助。“没事吧。”一道熟悉的男声在旁边响了起来。安以木望去,是雷日。“脚粿好像扭了下,麻烦你扶我下。”雷日皱了皱眉,揽着她的腰扶她起来,靠着自己。刚站好,展润成便担忧的走到安以木面前:“以木,你没事吧。”安以木听到曾经渴望的声音,泪水涌上了眼眶,连忙转过头靠在雷日的肩膀上,不让眼泪流下来。“她没事。”雷日感觉肩膀上沼湿处,眉头拧了拧,替她答道。.......几次的偶遇,他慢慢的走进了她的心,犹如一道温暖的光照射进了她那冰冷的心里。几次的偶遇,她就像挖掘不完的光一样,每每给他惊喜,直至慢慢的融化他.......
  • 落魄郡主也种田落魄郡主也种田阙影|现言乔冬暖上辈子是被卖到柳府的童养媳,一朝重生后才知道自己竟然有个超级离奇的身份~一个拜过天地,入过洞房~却是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一个青梅竹马,挂肚牵肠~怎奈天不作美、姻缘尽毁~既然拥有至宝时空穿梭器,且看她如何把握自己的今生幸福!
  • 梵人所语梵人所语长鱼述|现言他是二十世纪的旧军阀,曾经只信奉武力,她只是现今普通的大学生,只希望没心没肺地吐槽、安稳地生活,找个好工作、遇到个良人....可惜,上天向来没有好生之德。原本早已应该入土的他,现在却穿着白大褂,喝着所谓的虫茶,笑眯眯地成为她的合租伙伴——这不是穿越,这是一个尽量灵异清凉的故事...
  • 名门贵公子:美味俏厨娘名门贵公子:美味俏厨娘倦小舞|现言杜笙笙在男友带着劈腿女友来示威后,拉过路过的顾凡笙说:“是我不要你,不是你不要我。”之后,杜笙笙把初夜也给了路过的顾凡笙。杜笙笙想抹抹嘴就走,顾凡笙不干了,“我们啥时候去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