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4章 :番之孰长孰短?

兄弟俩走在院子里。

成西行埋怨道:“你干什么拦着我?!今晚既然没有人陪主子,我们…… ”

成东行一个嘴巴子掴过去,怒道:“闭嘴!”

成西行捂着脸,瞪大了眼。

成东行心中不忍,终是放软了语气,道:“你真当他们罪了?”

成西行方下手,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们醉了吗?”

成东行轻叹一声,道:“不醉又能如何?”

成西行撇嘴不语。

成东行道:“记住我的话,若想在主子身边呆下去,就别起其它心思。否则,没有人能容得下你。”

成西行怒道:“看着喜欢的人,不能靠近,这是什么道理?!”

成东行苦涩地一笑,道:“你晚了,而我,也晚了。”

成西行垂眸,眼中却是不服气,嘟囔懂道:“她都收了那么多了,也不差咱俩。”

成东行气得不行,狠狠瞪着成西行道:“你当她是什么?!这里哪个人不是与她患难与共,不值得拥有一段执手偕老的感情?那六个人一同守着她,怎还能容得其他人靠近?”

成西行很少见成东行发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成东行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成西行,道:“你再打歪主意,立刻给我滚出去结婚生子!”

成西行委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成东行头痛了。

这时,有人来禀告,说卫南衣的书童要见胡颜。

成家兄心中纳闷,不明白那书童为何不找卫南衣,而是要见胡颜?二人怀揣着疑惑,再次返回胡颜的房间,欲禀告此事。

胡颜不在房里,竟是独自一人拎着酒壶,在凉亭里小饮。

成家兄弟寻去,将此事说明。

胡颜略一猜想,便知道是谁找来了。她笑了笑,道:“让他过来吧。”

成家兄弟离开,放方燃一人走向胡颜。

月夜下,胡颜支着一条腿,慵懒地依靠在长椅上,手中拎着一壶清冽的酒,胳膊打在支其的腿上,笑吟吟地看着方燃。

方燃那张愤怒的小脸瞬间爬满红霞。他走到胡颜面前,看着她,问:“我是不是你的麻烦?”

胡颜道:“现在不是。以后…… 必然是。”她将六王爷关进了虚门之内,与杀他无异。她观方燃,确实非同一般。此人注定是人上人,且,隐隐透着九五至尊之相。看来,命运又开始要布局了。

方燃道:“你的话我听得懂,却不明白。现在我年纪小,以后定然能明白。”

胡颜灌了一口酒,道:“没错。总有懂的时候。”

方燃微微皱眉,道:“女子这么喝酒可不好。”

胡颜正在喝酒,听闻此话,一口酒差点儿喷出去。

方燃道:“我找你不容易,以后还是跟着你吧。我人小,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胡颜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跟着南衣,不好?”

方燃道:“若不是我机灵,都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他明知道我和你关系非比寻常,还瞒着我。”

胡颜拎着酒的手,抖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道:“我怎就和你非比寻常了?”

方燃小脸微红,道:“同生共死,还不算关系非比寻常?”

胡颜哑然。

方燃认为自己说服了胡颜,于是继续道:“我听你的话,寻到六合县,卫大人却不在那儿了。我一路打听着寻到这里,被人骗了两次,幸好逃了出来。”

胡颜点点头,身子往后一仰,慢悠悠地感慨道:“确实不容易啊。”

方燃道:“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能照顾好自己。”偷瞥胡颜一眼,“那我能跟着你吗?”

胡颜尚未开口拒绝,就听司韶冷冷道:“有人又开始骗小孩养了。”

胡颜早就听到了司韶等人的脚步声,因此不惊讶,只是转动潋滟美眸,懒懒地看向六位美男子。

六人被她这么一瞥,只觉得浑身燥热、血脉喷张、一颗心很不得跳到她身上。

方燃看向六人,见他们衣衫不整,且看胡颜的目光幽幽如狼。他联想自己听到的传言,心里隐约有了猜测。他虽年纪小,但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家里小妾争宠,当家主母的手段,他都是见识过的。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男人们竟然会这样围着一个女人。

他心中隐隐觉得这样不对劲儿,和礼教不符,却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那样一个女子,自然有很多人想要陪着她。

卫南衣看了眼方燃,对胡颜道:“果然啊,阿颜的行径还真是劣迹斑斑。”

燕凡尘靠在胡颜身上,抓着她的手,提起酒壶,妖娆地饮了一口酒,而后用微红的眼尾睨着胡颜,挑逗道:“婆婆且看看,凡尘年纪可够小?”

封云起盯着胡颜,目光灼热地吩咐道:“把这个小鬼带下去。”

成东行出现,对方燃道:“请随我来。”

方燃懂得察言观色,因此并不反抗。他只是看着胡颜,等一个答案。

胡颜刚要张嘴,燕凡尘直接扑上去,将刚倒入自己口中的美酒喂入她的口中。清冽混合火热,缠绵了柔软,令人发狂。

成东行捂住方燃的眼睛,将人带走。

方燃拉下成东行的手,问道:“他们几个,谁是当家主母,哦,不,我的意思是,谁是当家主夫,谁是小妾?嗯,是应该叫小妾吗?还是叫贱妾?”

成东行笑而不语,拉着方燃快步离开。

听见方燃话的六个人,脸色一变,齐齐看向胡颜。

胡颜觉得,就算没有那些琉璃灯盏,单靠几个男人的眼睛,便能让这里亮如白昼。

亮,贼亮!

胡颜欲逃,奈何六位美男子层层围堵,非要让她说出个子丑寅卯。

孰夫孰侍?

且让今夜挣个长短。

哪长哪短?

情长夜短。

虚门之内,黑水之中,突然探出一只惨白的枯骨手,攥住尤姬的脚踝,在她的刺耳尖叫中,将其拉入黑水之下。

黑暗中,传来鬼婴的哭声,偶尔还夹杂着笑声,一声高过一声,变幻无常,格外阴森诡异,令人遍体生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医品庶女:我的鬼帝夫君 医品庶女:我的鬼帝夫君 唐冥歌|古言大祁王朝,巫术盛行。她被卜卦预言身染阴气,灾星转世,命绝十六,成为了沈府的禁忌。本该是地位尊贵的丞相之女,却被亲弟辱骂是灾星,被嫡姐暗恨是祸患。祖母去世,她被押去火烧当童女。亲弟入狱,她被嫡姐鞭笞又活埋。受尽万般屈辱,终不再隐忍,不再藏拙,改造渣弟,报复嫡姐,扭转命运。他是阴间鬼帝,手握生死簿,掌管轮回镜,今生本欲断情绝念,还她前世债,却未料到他们今生又是一段孽缘……
  • 锦绣重生:妖后太难宠锦绣重生:妖后太难宠竹妘|古言上一世,母妃失宠,母族沦落,堂堂北齐国九公主萧星瑶迫于现实远嫁晋国。四年后,国已灭,家难返,恩宠难承。一代风华就此凋零。涅槃而来,北齐国后宫从此多了一位未出阁却名扬天下的铁腕女子。前朝权臣想借她除去心头大患?可以,她非常愿意将计就计,将自己送上至高权位。奸佞宠妃想要除她母亲而取而代之?没问题,她很有兴致想看一看究竟谁的手段更胜一筹。后来,这位权倾天下的九公主终于还是嫁了。嫁给了上一世那个宠她入骨却被她误会至深的男人。
  • 邪王独宠:王妃休想逃邪王独宠:王妃休想逃伍酒|古言作为一名逗比,洛络却誓走上高冷这条不归路!一朝穿越,竟被某王爷坑成了准王妃?!不行,绝对不行!她可是高冷!于是,作的一手好死的洛络,在通向高冷的路上越走越远……打发掉最后一个暗卫,洛络飞奔出府,任微风拂起秀美的黑发,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很开心?”“当然!”“很快乐?”“当然!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王妃也不打算带上爷一起走?”“当然……王爷!”
  • 卡布奇诺之穿越完美爱恋卡布奇诺之穿越完美爱恋梦幻雨蝶|古言可是夏夜曦和凌幻希竟然穿越到了古代?可是穿越就穿越了,而在现代如此有着大家风范的演奏家,竟然变成了一个街头小混混?然而偷取蓝宝玉的盗贼也非他莫属,一个武功非凡,而又是当街小霸王的他究竟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他们的结局会不会再次以完美告终呢?他们三人又会有什么样的爱情经历呢,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邪妃倾世君独宠邪妃倾世君独宠风残微颖|古言她是二货王牌杀手,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出乎意料地穿越成一个小萝莉,零根?!废物?!姐姐我偏要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美男?!金银?!快到碗里来。自此,二货杀手闯荡江湖,亦正亦邪,非神非魔,从心所欲,在这片异世,闹出不一样的风采!他,是废物王爷,权倾天下,妖冶惑人,偏偏看上了张狂的她。自此,非卿不娶。然而,她却对他说:“这有一整片森林都是老娘的,凭什么在你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于是他一点一点地把她的桃花掐掉,同时踏上了讨好她的漫漫寻妻路……
  • 爆萌女配:快穿之修炼手册爆萌女配:快穿之修炼手册HALUli|古言作为一名满分合格炮灰的前提是什么?被父母逼婚,走途无路的林然如她的名字一般凛然加入了一场她从未体验过的系统游戏。成为各种时代中的小透明小扑街角色,了结原主夙愿,改变命运。无视男主男配暗送秋波,笑看秋月春风。不过,待尘埃落定,林然四处留下的桃花债袭来,她终于明白什么叫痛了
  • 将门毒女将门毒女颜新|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将军府上被丢弃在外的嫡女。她的父亲遗弃她,祖母厌恶她,姨娘设计她,母亲被逼疯,兄长被践踏。素问涅槃重生,既然你们今日无情,就别怪我从此无意。面对这个冰冷无情的家族,她誓要护母亲,保兄长,惩贱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莫恋红尘穿越之莫恋红尘娇溪雨|古言纯真的爱恋遇上恶毒的阴谋,校园爱情的纠葛原来缘自古代,那个不知名的时代,一段轰轰烈烈的生死之恋。
  • 傻傻王妃很可爱傻傻王妃很可爱青衣大大|古言一个蠢蠢的女主一脸懵逼的穿越到古代,是什么在推动命运?是什么纠缠不清?她不管,她只需要他的铁骨柔情。
  • 虐爱萌妃:冷王你放手虐爱萌妃:冷王你放手莫云弦|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了丞相府中没权没势心机毒辣的高冷嫡小姐。机智却又不失逗比的她一改前世做事风格,人前受人压榨,人后挖坑埋她。一天,某女傻呵呵的对一男吹鼻子瞪眼,“我不怕你榨,就怕你不敢榨!”“哦?是吗?那么今晚你榨干本王吧,本王觉对乖乖躺着,让你榨。”某男站在某女的身后,邪魅的挑唆道。“去你妹的!”某女一脚踢了上去。……精彩尽情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