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4章 :番之孰长孰短?

兄弟俩走在院子里。

成西行埋怨道:“你干什么拦着我?!今晚既然没有人陪主子,我们…… ”

成东行一个嘴巴子掴过去,怒道:“闭嘴!”

成西行捂着脸,瞪大了眼。

成东行心中不忍,终是放软了语气,道:“你真当他们罪了?”

成西行方下手,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们醉了吗?”

成东行轻叹一声,道:“不醉又能如何?”

成西行撇嘴不语。

成东行道:“记住我的话,若想在主子身边呆下去,就别起其它心思。否则,没有人能容得下你。”

成西行怒道:“看着喜欢的人,不能靠近,这是什么道理?!”

成东行苦涩地一笑,道:“你晚了,而我,也晚了。”

成西行垂眸,眼中却是不服气,嘟囔懂道:“她都收了那么多了,也不差咱俩。”

成东行气得不行,狠狠瞪着成西行道:“你当她是什么?!这里哪个人不是与她患难与共,不值得拥有一段执手偕老的感情?那六个人一同守着她,怎还能容得其他人靠近?”

成西行很少见成东行发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成东行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成西行,道:“你再打歪主意,立刻给我滚出去结婚生子!”

成西行委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成东行头痛了。

这时,有人来禀告,说卫南衣的书童要见胡颜。

成家兄心中纳闷,不明白那书童为何不找卫南衣,而是要见胡颜?二人怀揣着疑惑,再次返回胡颜的房间,欲禀告此事。

胡颜不在房里,竟是独自一人拎着酒壶,在凉亭里小饮。

成家兄弟寻去,将此事说明。

胡颜略一猜想,便知道是谁找来了。她笑了笑,道:“让他过来吧。”

成家兄弟离开,放方燃一人走向胡颜。

月夜下,胡颜支着一条腿,慵懒地依靠在长椅上,手中拎着一壶清冽的酒,胳膊打在支其的腿上,笑吟吟地看着方燃。

方燃那张愤怒的小脸瞬间爬满红霞。他走到胡颜面前,看着她,问:“我是不是你的麻烦?”

胡颜道:“现在不是。以后…… 必然是。”她将六王爷关进了虚门之内,与杀他无异。她观方燃,确实非同一般。此人注定是人上人,且,隐隐透着九五至尊之相。看来,命运又开始要布局了。

方燃道:“你的话我听得懂,却不明白。现在我年纪小,以后定然能明白。”

胡颜灌了一口酒,道:“没错。总有懂的时候。”

方燃微微皱眉,道:“女子这么喝酒可不好。”

胡颜正在喝酒,听闻此话,一口酒差点儿喷出去。

方燃道:“我找你不容易,以后还是跟着你吧。我人小,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胡颜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跟着南衣,不好?”

方燃道:“若不是我机灵,都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他明知道我和你关系非比寻常,还瞒着我。”

胡颜拎着酒的手,抖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道:“我怎就和你非比寻常了?”

方燃小脸微红,道:“同生共死,还不算关系非比寻常?”

胡颜哑然。

方燃认为自己说服了胡颜,于是继续道:“我听你的话,寻到六合县,卫大人却不在那儿了。我一路打听着寻到这里,被人骗了两次,幸好逃了出来。”

胡颜点点头,身子往后一仰,慢悠悠地感慨道:“确实不容易啊。”

方燃道:“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能照顾好自己。”偷瞥胡颜一眼,“那我能跟着你吗?”

胡颜尚未开口拒绝,就听司韶冷冷道:“有人又开始骗小孩养了。”

胡颜早就听到了司韶等人的脚步声,因此不惊讶,只是转动潋滟美眸,懒懒地看向六位美男子。

六人被她这么一瞥,只觉得浑身燥热、血脉喷张、一颗心很不得跳到她身上。

方燃看向六人,见他们衣衫不整,且看胡颜的目光幽幽如狼。他联想自己听到的传言,心里隐约有了猜测。他虽年纪小,但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家里小妾争宠,当家主母的手段,他都是见识过的。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男人们竟然会这样围着一个女人。

他心中隐隐觉得这样不对劲儿,和礼教不符,却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那样一个女子,自然有很多人想要陪着她。

卫南衣看了眼方燃,对胡颜道:“果然啊,阿颜的行径还真是劣迹斑斑。”

燕凡尘靠在胡颜身上,抓着她的手,提起酒壶,妖娆地饮了一口酒,而后用微红的眼尾睨着胡颜,挑逗道:“婆婆且看看,凡尘年纪可够小?”

封云起盯着胡颜,目光灼热地吩咐道:“把这个小鬼带下去。”

成东行出现,对方燃道:“请随我来。”

方燃懂得察言观色,因此并不反抗。他只是看着胡颜,等一个答案。

胡颜刚要张嘴,燕凡尘直接扑上去,将刚倒入自己口中的美酒喂入她的口中。清冽混合火热,缠绵了柔软,令人发狂。

成东行捂住方燃的眼睛,将人带走。

方燃拉下成东行的手,问道:“他们几个,谁是当家主母,哦,不,我的意思是,谁是当家主夫,谁是小妾?嗯,是应该叫小妾吗?还是叫贱妾?”

成东行笑而不语,拉着方燃快步离开。

听见方燃话的六个人,脸色一变,齐齐看向胡颜。

胡颜觉得,就算没有那些琉璃灯盏,单靠几个男人的眼睛,便能让这里亮如白昼。

亮,贼亮!

胡颜欲逃,奈何六位美男子层层围堵,非要让她说出个子丑寅卯。

孰夫孰侍?

且让今夜挣个长短。

哪长哪短?

情长夜短。

虚门之内,黑水之中,突然探出一只惨白的枯骨手,攥住尤姬的脚踝,在她的刺耳尖叫中,将其拉入黑水之下。

黑暗中,传来鬼婴的哭声,偶尔还夹杂着笑声,一声高过一声,变幻无常,格外阴森诡异,令人遍体生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品宠姬一品宠姬黎浅兮|古言她是镇国将军府的千金,却惨遭灭门。一夜之间,本可以拥有幸福生活的她,流落到花街柳巷中。世人皆知容姑娘的美人香要不得。却不知她一双素手不仅弹得了乐器,而且断得了人命,玩儿得了心机,搅得了风雨!他是新起之秀。一次偶然,相遇了她。她是落魄的将门千金,是烟柳院花魁上容姑娘,是江湖得罪不起的美人香,亦是他最受宠的容姬。“听闻王爷一身皮囊价值千金,不知可否借小女子一用?”她巧笑嫣然,望着双手被缚、被点穴道的他。“若你舍得,便下手。”妖孽薄唇一勾,眼底柔情四溢。看究竟是她先扒了他的皮,还是他先吃了她的肉!世人皆道:世上美人千千万万,独独碰不得容姑娘!那他倒是偏要亲自试上一试,究竟是枕边美人,还是被香毒死!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绝色杀手之萌宝女太子绝色杀手之萌宝女太子殇君倾城|古言入坑需知:本文是作者随意创作,以至于毁坏了原来的大纲,连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所以,在此,对于看过这本书的读者致以歉意。
  • 醉在你的笑醉在你的笑唛呆|古言初见她时,一袭青衣连身裙,翩翩而舞。初见他时,一袭华贵墨色长袍,负手而立。他说她,笑靥如花。她说他,狂傲无比。初见时,已一见倾心。他说:“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可为何,命运总是会把他们,不断的分开?爱到最后,遍体鳞伤,没有力气去爱了。
  • 宝宝要私奔宝宝要私奔瓜田里的猹w|古言...你以为是我想穿的??excuseme??告诉我这都是个啥玩意?说好的爱我的呢?私奔呢?嗯?都去哪里了??骗子啊骗子欺骗我这么纯洁的人真的好嘛???
  • 媞婳媞婳嫏媞姽婳|古言在这个世界上,爱恨情仇少不了,心灵砒霜自然多。
  • 绝世杀手:废材嫡小姐绝世杀手:废材嫡小姐紫诺诺|古言爷爷给他们留下了东西,那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穿越?还穿越成了一个废材?
  • 农家嫡长姐农家嫡长姐白布丁|古言上一世,被爷爷指定为星月集团唯一继承人,她上斗继母亲爹,下防小人,终于一切已成定局,却死在给爷爷祝寿的路上。这一世,未婚夫被征兵,战死沙场。爷奶不疼,叔婶欺凌,爹爹愚孝,爷奶还要给爹爹纳妾,看着哭成兔子眼的包子娘亲,瘦弱的妹妹,痴傻的弟弟,娘亲,带着我们和离吧!以后心月养你们.....可是这半路杀出的圣武将军为啥叫我娘子!季清朗......谁是你娘子,白心月极度咆哮抓狂.........
  • 繁华尽,花颜王妃繁华尽,花颜王妃暮暮爱|古言他,绝情宫的一宫之主,他白衣飘飘,恍若仙谛,他教她上乘的武功,传她酿酒秘方,授她高深医术,却在拜入师门的第一天,告诉她,一入师门,便要忘情弃爱;可是,忽然有一天,他执着她的手,一网深情的对她说:“嫣儿,你可愿嫁给我?”在很多年以后,嫣夜来才知道,他教她武功,授她医术,都只不过是在为另外一个女子谋得生机罢了;他,是人人传颂的玉面阴王,红衣妖娆,俊美的似仙似魅。在赐婚的那一天,他抬眸,用撩人心魂的声音回绝道:“不,皇兄,臣弟已有心仪之人!”他缓缓走到跪在地上的嫣夜来面前,将她拉起,四目相对,他笑的倾国倾城,他道:“你可愿嫁本王为妻,从此恩爱一生,白头偕老?”他,一袭碧衣,一柄玉扇,放浪不羁,阳光潇洒,却独独为她驻足,他道:“阿嫣,你可愿与我一起去看这天地间最美的风景?”待到三千繁华落尽,她在人生的尽头驻足,回望这一切的一切,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命运就跟他们缠绕在一起,随着时移势迁,却缠的越来越紧。。。。
  • 穿越之极品空间穿越之极品空间百草流年|古言简介:如果有人问百里草一句空间or神器是用来干什么的?百里草一定会回答:坑爹的!妥妥的天坑!原因:她得到了一个传说中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空间。然后华丽丽的穿到了一个连前世小说界都没见过的奇葩时空!然后……为毛她要累死累活的解决一个又一个乱七八糟的任务,救出不知在哪个旮旯角落里蹲着的器灵!不然传说中的高大上的空间就是简简单单的储物器!否则那传说中的的灵泉,功法什么的都浮云好几朵!好吧,她认了!可是谁能告诉她为毛她穿过来的这个家庭穷成这样!好吧!她也认了!穷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君不见穿越之金科玉律:穿越的妹纸和少年都能发家致富么!可是,谁来告诉她为毛原主的脸毁成这样!出去可以吓鬼了有木有?不知道出去挣钱也需要一张不吓人的脸!简直是坑死她了!可怜百里草拼死拼活的翻了身,可是……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某位大神,让百里草再次无语望苍天,她怎么感觉自己就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数的特欢快的傻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