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4章 :番之孰长孰短?

兄弟俩走在院子里。

成西行埋怨道:“你干什么拦着我?!今晚既然没有人陪主子,我们…… ”

成东行一个嘴巴子掴过去,怒道:“闭嘴!”

成西行捂着脸,瞪大了眼。

成东行心中不忍,终是放软了语气,道:“你真当他们罪了?”

成西行方下手,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们醉了吗?”

成东行轻叹一声,道:“不醉又能如何?”

成西行撇嘴不语。

成东行道:“记住我的话,若想在主子身边呆下去,就别起其它心思。否则,没有人能容得下你。”

成西行怒道:“看着喜欢的人,不能靠近,这是什么道理?!”

成东行苦涩地一笑,道:“你晚了,而我,也晚了。”

成西行垂眸,眼中却是不服气,嘟囔懂道:“她都收了那么多了,也不差咱俩。”

成东行气得不行,狠狠瞪着成西行道:“你当她是什么?!这里哪个人不是与她患难与共,不值得拥有一段执手偕老的感情?那六个人一同守着她,怎还能容得其他人靠近?”

成西行很少见成东行发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成东行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成西行,道:“你再打歪主意,立刻给我滚出去结婚生子!”

成西行委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成东行头痛了。

这时,有人来禀告,说卫南衣的书童要见胡颜。

成家兄心中纳闷,不明白那书童为何不找卫南衣,而是要见胡颜?二人怀揣着疑惑,再次返回胡颜的房间,欲禀告此事。

胡颜不在房里,竟是独自一人拎着酒壶,在凉亭里小饮。

成家兄弟寻去,将此事说明。

胡颜略一猜想,便知道是谁找来了。她笑了笑,道:“让他过来吧。”

成家兄弟离开,放方燃一人走向胡颜。

月夜下,胡颜支着一条腿,慵懒地依靠在长椅上,手中拎着一壶清冽的酒,胳膊打在支其的腿上,笑吟吟地看着方燃。

方燃那张愤怒的小脸瞬间爬满红霞。他走到胡颜面前,看着她,问:“我是不是你的麻烦?”

胡颜道:“现在不是。以后…… 必然是。”她将六王爷关进了虚门之内,与杀他无异。她观方燃,确实非同一般。此人注定是人上人,且,隐隐透着九五至尊之相。看来,命运又开始要布局了。

方燃道:“你的话我听得懂,却不明白。现在我年纪小,以后定然能明白。”

胡颜灌了一口酒,道:“没错。总有懂的时候。”

方燃微微皱眉,道:“女子这么喝酒可不好。”

胡颜正在喝酒,听闻此话,一口酒差点儿喷出去。

方燃道:“我找你不容易,以后还是跟着你吧。我人小,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胡颜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跟着南衣,不好?”

方燃道:“若不是我机灵,都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他明知道我和你关系非比寻常,还瞒着我。”

胡颜拎着酒的手,抖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道:“我怎就和你非比寻常了?”

方燃小脸微红,道:“同生共死,还不算关系非比寻常?”

胡颜哑然。

方燃认为自己说服了胡颜,于是继续道:“我听你的话,寻到六合县,卫大人却不在那儿了。我一路打听着寻到这里,被人骗了两次,幸好逃了出来。”

胡颜点点头,身子往后一仰,慢悠悠地感慨道:“确实不容易啊。”

方燃道:“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能照顾好自己。”偷瞥胡颜一眼,“那我能跟着你吗?”

胡颜尚未开口拒绝,就听司韶冷冷道:“有人又开始骗小孩养了。”

胡颜早就听到了司韶等人的脚步声,因此不惊讶,只是转动潋滟美眸,懒懒地看向六位美男子。

六人被她这么一瞥,只觉得浑身燥热、血脉喷张、一颗心很不得跳到她身上。

方燃看向六人,见他们衣衫不整,且看胡颜的目光幽幽如狼。他联想自己听到的传言,心里隐约有了猜测。他虽年纪小,但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家里小妾争宠,当家主母的手段,他都是见识过的。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男人们竟然会这样围着一个女人。

他心中隐隐觉得这样不对劲儿,和礼教不符,却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那样一个女子,自然有很多人想要陪着她。

卫南衣看了眼方燃,对胡颜道:“果然啊,阿颜的行径还真是劣迹斑斑。”

燕凡尘靠在胡颜身上,抓着她的手,提起酒壶,妖娆地饮了一口酒,而后用微红的眼尾睨着胡颜,挑逗道:“婆婆且看看,凡尘年纪可够小?”

封云起盯着胡颜,目光灼热地吩咐道:“把这个小鬼带下去。”

成东行出现,对方燃道:“请随我来。”

方燃懂得察言观色,因此并不反抗。他只是看着胡颜,等一个答案。

胡颜刚要张嘴,燕凡尘直接扑上去,将刚倒入自己口中的美酒喂入她的口中。清冽混合火热,缠绵了柔软,令人发狂。

成东行捂住方燃的眼睛,将人带走。

方燃拉下成东行的手,问道:“他们几个,谁是当家主母,哦,不,我的意思是,谁是当家主夫,谁是小妾?嗯,是应该叫小妾吗?还是叫贱妾?”

成东行笑而不语,拉着方燃快步离开。

听见方燃话的六个人,脸色一变,齐齐看向胡颜。

胡颜觉得,就算没有那些琉璃灯盏,单靠几个男人的眼睛,便能让这里亮如白昼。

亮,贼亮!

胡颜欲逃,奈何六位美男子层层围堵,非要让她说出个子丑寅卯。

孰夫孰侍?

且让今夜挣个长短。

哪长哪短?

情长夜短。

虚门之内,黑水之中,突然探出一只惨白的枯骨手,攥住尤姬的脚踝,在她的刺耳尖叫中,将其拉入黑水之下。

黑暗中,传来鬼婴的哭声,偶尔还夹杂着笑声,一声高过一声,变幻无常,格外阴森诡异,令人遍体生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凉酒一浮生凉酒一浮生东琅元|古言红颜破,江山没,万骨河山尽蹉跎。奈红颜,情殇过,韶华年朝心难惑。那一年梨花树下,伊人笑颜如花。又谁青衫树下,温润如玉倾风华。又是怎样的转身错过,扑赴一场带毒的年华。岁岁朝朝,情字难幺,糜糜乱世,不及旧人一笑。谁说,只愿倾城不许负,谁言,情伴九夕意尽言,谁许,不辞东墙慰你彷徨……然,雨化了蝶,秋化了殇,人……断了肠……【我是茶婳,一个多愁善感的学生党,喜欢执笔,但总缺一杯素茶,喜欢安然,却从不能浅笑吟然,我是茶婳,谢谢看书的你们留下足迹……】欢迎大家加入578690110凉酒一浮生这个群哦,阿婳虽不出名,但加入的每个人一定会成为朋友的!!!
  • 重生之倾城郡主重生之倾城郡主景嫣|古言云雨澄“我不争不抢,不哭不闹,不喜不悲,为何这般结局”云婉茹“自问我哪里不如你,为何你总是压我一头”绝后重生,是天意,是人为,是命中注定。重生一世,我云雨澄要守护我的家人,绝不让他们在受迫害。一切光怪陆离,阻我者,杀之。我一直默默守护你,我想有天你回头会发现我的踪影。可你终究没有回首。你要杀人,告诉我啊,我会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何必脏了你的手。以后不许这么冒险,一切肮脏的丑陋的,都交给我来做。
  • 种一个夫君种一个夫君云海|古言禾苗在地里埋下一颗种子,种出一个夫君。夫君很会来事儿,他上知天文地理,下通鱼虫百兽,懂挖坑埋人,懂种田养鸡,还懂治病疗伤。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神器。“苗苗,你在干什么?”夫君问。“种个儿子。”禾苗笑眯眯的回答,“也许,你喜欢种个女儿?”夫君略心塞,把自己往土里一埋,眼不见为净。
  • 长相思之北执长相思之北执银锦|古言李忱(chén)是众人眼里的傻子王爷,却痴了她的红颜。她知道他的人生却无法去改变,只愿幸运待他情有独钟。终有一天他独掌天下,如果不知道结局,她一定会奋不顾身。还记得那年甘棠树下,他拿着一支玉簪对她说:“影儿,喜欢你不在我计划之中,只是刚好发生。”然后相拥哭成泪人。她对着他说:“不论在时光还是在梦里,我想你都是我最想见的人。”而后,愿倾尽一切付出数倍还予你的温暖……【1v1】
  • 自点鸳鸯谱自点鸳鸯谱大头萌萌|古言她身死穿越未知王朝,成为朝廷命官之女。为了逃避政治婚姻,她决定自主选夫。无意中却发现了十几年前的隐秘,一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索性就闹它个天翻地覆吧!美男不少,能吃下肚的却太少。当繁华落去,才无奈地发现有些人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相守了却无法相爱。究竟谁才是那个他?
  • tfboys倾情之恋tfboys倾情之恋雪上玉林|古言3位来自各个地方的校花转学生遇上人气组合tfboys,校园里的故事会如何发展?10年后又是另一番光景?想看的就动下手指收藏吧~~~~~~~
  • 东宫秘史东宫秘史素晴日风来|古言前生,太子对太子妃许诺,你这一生的阴谋权算,都交给我。于是,太子妃做了一辈子的善良女子,直到国破家亡。今世,太子妃重生归来。她告诉自己,坦率真诚的丈夫,本就不是什么玩弄权谋的材料,阴谋诡计还是我来。可是,明明告诉了自己,宁肯失去你的爱,也要你好好活着。但为什么,还是会寂寞,会心酸,会软弱,会渴望你带着爱意的眼睛,重新回到我的身上?
  • 从古代爱你到现代,直至永远从古代爱你到现代,直至永远放开那个包子|古言她梦想不是拥有一双魔法的水晶鞋,而是当一个飞檐走壁,无所不能,顶呱呱的豪杰女侠。她既卖得了萌又耍得了帅,然而,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铃铃,那个平凡而又不甘平凡的普通高中生。一次失恋后,痛苦悲伤中竟在自己17岁生日被酒瓶滑倒从楼顶摔下,竟然神奇的穿越了。What?当听到自己还有一个冰山未婚夫,她彻底囧了。面临着阴谋诡计,她却一步一步走向了灭亡,穿越而来踏入的未知的世界,到底会给她带来多少的痛苦与快乐?夸张搞笑,却又有疼痛伤感,希望本书会给你不一样的感受!
  • 路隐香兰笑路隐香兰笑福三木|古言她本生在寻常家,养在深闺人未识。一心向善唯愿觅得有缘人,从此不相问。无奈世事苍凉,一步走错她竟成了和亲公主。一入宫门深似海,接踵的谜团从此涌现,由不得她拒绝。吾心似水,却也挡不住暗涌争斗。静寂的四合红墙,黑夜中一张画的突然出现掀起轩然大波,她到底是谁?浴火重生,一切都将昭然若揭。他冷如冰霜,坐拥天下,傲视群雄却一直挥不去脑中那打动心底的歌声。四年如斯,思念如斯。一次次错过,他何时才能亲手掀开那层薄纱,看看那只在梦里出现的容颜。如果可以重来,那夜他定会拉紧她的衣袖不放,只为记住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