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1章 封敬珂,你骗我

韩箫雅叹了口气,身旁的封敬珂已经处在暴走的状态,可是韩箫雅说得投入完全没有感觉到,还在叽叽歪歪的说着。

“你这样一闹,以后恐怕都没人敢和我对戏了,我是一个演员,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的放下所有去完成我的……”

“够了。”

即便再怎么忍耐,封敬珂还是暴怒了,身侧的大床弹性极好,封敬珂站起身动作极大,韩箫雅差点被弹落到地上。

她稳了稳心神,抬眸却看到封敬珂双眸恐怖,好似有头猛兽即将冲出来一般,而他的额头青筋暴起。

“韩箫雅,你到底有没有心。”

韩箫雅僵硬的看着封敬珂,他自嘲的笑刺痛了韩箫雅的心,“封敬珂,我……”

她未完的话被封敬珂抬手止住,封敬珂的冷漠让韩箫雅不安了起来,她站起来拉住了封敬珂的手试图让他冷静,只是韩箫雅被他一样手挣开了。

“算我多管闲事。”

封敬珂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看着他丢下她就要离开,韩箫雅急得都要哭了,不想他离开。

韩箫雅追了上去,只是追到门口,明知道她追上来的封敬珂还是用一道门把两人隔在了两个世界。

封敬珂离开了,韩箫雅一个人在病房里,孤孤单单,寂寞无孔不入的钻入皮肤,韩箫雅坐在床上,手抱着双膝,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封敬珂的电话,即使知道他不会接她还是不停的打。

“封敬珂,你骗我,你说过不会对我凶的,你这个大骗子。”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韩箫雅难过的给封敬珂发了语音。

她一把把电话摔下了床,双手环膝,一个人难过。

霓虹笼罩着整个城市,让人迷茫,跌跌撞撞的在黑夜之下寻找着生活的方向,从医院出来,封敬珂并没有回别墅,而是开着车围着城市绕了一圈又一圈。

韩箫雅给他打的电话他看见了,他很生气,所以不打算接她的电话,一晚上他想了很多,想着遇见韩箫雅其实就是一件麻烦的事要不就这么放手吧这个世界上总还会有人让他动心的,也许那个女人有一天会回来也说不定。

只是这种想法在黑夜被驱散的时候也被驱散得一干得一干二净,他拿过手机,看着上面二十多通电话,又让自己找到了回去的路一般。

在点开了语音,听着那头哭得悲怆的人儿一遍一遍的喊着他是骗子,他终于还是飚着车赶到了医院,整个过程,他闯了很多的红灯。

只是当他一路跑着到了病房的时候,本来整理好了心情,要面对韩箫雅,只是打开门后在看到门内的人时,他突然顿住了。

可让他难受的是此刻韩箫雅正在由别的男人照顾着,而韩箫雅的笑也是为了别人的。

压下心底的怒气,封敬珂不动声色的关上门,然后看着坐在床边温柔的用勺喂着韩箫雅喝粥的易明瑞。

“你怎么来了?”

易明瑞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封敬珂,就好像没发现他进门一般,温柔的对着韩箫雅,而韩箫雅却没办法像他那般镇定,此刻封敬珂的出现,让她怎么也没办法装作无所谓了。

她以为他不会在理她了,突然就很想哭呢,这么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顺着脸颊直接滴入了还未喝完的粥里。

“怎么哭了?箫雅,别哭,是不是太烫了?”易明瑞簇着眉头,温柔的用指腹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箫雅是他宝贝的人,陪在她身边五年,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哭泣,可是因为封敬珂却让箫雅那么的难过,一切都是封敬珂的错。

“砰”一声,瓷碗被重重的砸在了矮柜上,韩箫雅被吓得愣住了,她呆楞的看着易明瑞起身走向了封敬珂。

两个男人对视着,却是谁也不让谁,易明瑞一贯温柔,可是面对封敬珂,他就像是一只竖起了全身毛发的刺猬,而封敬珂表情淡然,可是气势很强。

谁也没有料到易明瑞突然就抬手砸向了封敬珂,随即又是一拳头,而韩箫雅被吓得连连惊叫,封敬珂起身,没什么情绪的看着愤怒的易明瑞。

他的嘴角都流血了,韩箫雅捂着嘴巴,心疼得无以复加,可是这场较量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罢了,封敬珂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看着易明瑞道。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冷笑了一声,封敬珂也毫不示弱的给了易明瑞一拳,易明瑞被打得后退了几步,这么一拳恰好打在他的眼角,大大的淤青看上去有碍于美观。

“封敬珂,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箫雅的。”

易明瑞紧紧攥着拳头,封敬珂却是不屑一笑,“你喜欢她。”封敬珂扭头看向了韩箫雅,韩箫雅放下了捂在嘴上的手,不知为什么看到他嘴角勾起的邪魅笑,她心里突突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眼底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他,可是封敬珂就像是明知道她不想还要说出口,“箫雅是我的,你觉得她心里喜欢的是你吗?还是易总,你糊涂到连一个女人的心都看不清楚。”

“封敬珂,别说了。”韩箫雅出口阻止,可封敬珂还是把话说完了,已经晚了她很清楚封敬珂的这些话对易明瑞来说,就像是一双手硬生生的在他的心上撕开了一道伤口。

她扭头看向易明瑞,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易明瑞从来不再她面前暴露的一面,恐怖,他不再温柔,全身布满阴霾,痛苦绝望还有浓烈的恨,看着他越发猩红的双眸,韩箫雅心口一痛,不忍的跑到了易明瑞的身边。

想要安慰想要解释,可是爱与不爱该怎么去解释,就连触碰她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手僵在半空,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韩箫雅这个无意的举动却让易明瑞心里的黑暗因子彻底爆炸,箫雅,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觉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

“箫雅,过来。”封敬珂伸手看着韩箫雅,他的语气有几分轻柔,有几分诱公,似乎害怕说话大了几分,就会把韩箫雅吓走。

他在期待同时也在害怕,没有人知道当他眼睁睁看着韩箫雅从他身边跑向另一个男人时,他有多痛。

即便韩箫雅说过喜欢的是他,可是他根本没有一点自信从易明瑞这个男人的手中抢走,毕竟就算他不愿意承认,韩箫雅的过去没有他。

“箫雅,我希望你考虑清楚。”韩箫雅把目光从封敬珂身上移向了易明瑞,在他的眼底她看到了孤独,漆黑的瞳孔反映着她,那里面盛满了对她的柔情。

“我可以一次次的被你拒绝,可是箫雅,我也会痛。”瞳孔微缩,韩箫雅身形一晃,后退了一步,两个男人给了她同样的压力,她谁也不想伤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逼她呢。

头疼,韩箫雅紧紧的揪着发丝,难受的闭上了眼,用力揪着发丝使得那只手又被伤到了,纱布更是染红了一大片。

最怕的就是抉择。

“箫雅。”

两个男人同时开口,两人刚要迈开的腿被韩箫雅的一句句质问给逼停在了原地,“为什么,我谁也不想伤害啊。”

“箫雅。”易明瑞眼眶红了,他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认识五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箫雅这么痛苦过。

是因为他,也是因为封敬珂。

“箫雅,别这样,你的伤……”

易明瑞看着她那只红红的手,心里眼里心疼不已,他再也看不下去,又或者在这场和封敬珂的争夺中让了步。

他叹了口气,转身笑着走到了封敬珂的身边,他在笑,只是笑得苍白无力,他扭头看着封敬珂,一字一句的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我知道她心里没有我,我努力了做好也没能让箫雅喜欢上我,可我不能放弃,因为为了保护她,我绝对不会让你继续和他在一起。”

易明瑞的话说得太过坚决,话里带话让封敬珂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易明瑞之所以会这么的对他排斥,是因为韩箫雅,可现在似乎不止于此。

易明瑞笑得越发的苦涩,整个人晃了晃,仿佛随时都会站不稳,这样的易明瑞让韩箫雅很害怕,也很心疼,她想说什么,可是嘴巴怎么都想不开,为了封敬珂,为了她的爱,她竟做到这个地步,就连她自己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若有一天一切真相都被揭开。”易明瑞目光晦暗的看了韩箫雅一眼,随后突然靠近封敬珂耳边,冷笑着低语道,“你将会是那个最没有资格的人。”

封敬珂紧紧攥着拳头,有种所有事情都在脱节的感觉来,而易明瑞口中的那个真相就更是让他感觉到了害怕来,没错,是害怕。

封敬珂扭头看着韩箫雅,两人四目相接,可是此刻的封敬珂却让韩箫雅无法看懂,他的身上就像蒙着一层灰。

两个男人争锋对质,各自有各自的思量和内心的隐藏着秘密,中实易明瑞让了步,他给封敬珂留下了一个难题,又在封敬珂心里留下了一个炸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想知道你我想知道你面虎a|现言因为生计问题梅丽离婚了,离婚后的梅丽来到了一座小煤城,生活的依然不好。
  • 霸道总裁女保镖霸道总裁女保镖吾问情|现言最红大卖:霸道总裁有情有义。女保镖一心捍卫不离不弃。
  • 神秘老公太凶狠神秘老公太凶狠卜小爷|现言原以为是求婚日,却看到相恋多年的男友和妹妹在一起。第一次被妹妹推下楼,却不幸怀孕!第二次被妹妹推下楼,孩子流产了。从此她不但成为了他的必需品,还成为了他私人享有“物”。“苏家的人害你流产,你也愿意原谅他们?”男人似乎觉得好笑,眼底全是嘲讽的笑意,“你就这么善良,一点也不恨他们?”“放过苏家。”苏梓薇用力瞪着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一点。他一步步的像她靠近。她一步步后退,天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的虚!
  • 后来的名字叫曾经后来的名字叫曾经陌璃汐|现言“许愿树真的只是一个树吗?”“爱情,亲情,友情,我到底可以相信什么?”高富帅与领家女孩会碰出怎样的火花?“说好的永远呢?是永远没有永远吧。'这是一个
  • 守候君心守候君心零度深蓝|现言15年前,她是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他是父不详的普通小子。她向全世界宣布喜欢他,他认为只是大小姐的一个游戏而已。15年后,他事业有成,她恋他如初。全世界都认为他们没有障碍的时候,她退缩了。游戏她说的开始,但是她没有权利喊停。
  • 许我爱你许我爱你萌木羽|现言看你被男人追,看了十年,等一个爱你的机会,等了十年,够不够久?我不能再等了,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我给你全世界。
  • 霸道总编帅帅哒霸道总编帅帅哒晴小染|现言“晴小染,快点更新,不然你要违约啦!”许小墨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可是面对面前这个娇小的妹子,他怎么也霸道不起来。“呜呜呜,许小墨你个大骗子,说好的不催更的呢?”晴小染那小猫一样的爪子,恶狠狠地挠向眼前这个眼神凶巴巴的帅哥。“别哭了,行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女孩子哭了。”那一袭纯黑色带着副黑色边框眼镜的男子,眉如勾,眼似月,俊美非凡,可是那向来严肃的脸上却泛起了一抹浓浓的无奈。晴小染娇小的身躯依偎在他的怀里面,心里面乐得泛起了丝丝涟漪。哼,小样,跟我斗!嘻嘻,话说这总编的怀里蛮温暖的。
  • 男神晋升记男神晋升记呐呐鱼i|现言高高在上的他喜欢上了一个小记者,可是这位小记者却根本不为所动。他用尽各种办法,只想让她明白一件事。他,喜欢了好多年。那喜欢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甜!本文是宠文!特别的甜!
  • 校草怀里来,樱花树下你还在校草怀里来,樱花树下你还在白晴司|现言单纯女生夏目夕在踏入魂师学院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那个温柔的少年,他竟然还是自己的同桌!自己彻底蒙了,然而,更惨的是,回到学校,那个又开朗又温柔的校草南宫舞初,竟然被自己看了光!而在学校被自己不经意间吸引的第二草林星澈竟然也对自己有了情愫!一次次单面的误会,她去了与正义所对应的想利用魂控制这个世界的邪牙分出的一部分异盟,黑天,那里的盟主莫陌,竟还爱上了她,他又来找她,误会解开,她怕了,自己已经是臭名昭著的黑天圣女了,自己怎么还能回到他这个温柔如水的少年身边?我们送走了,太多场离别,到最后,送的竟是自己你的加州清光和菊一文字则宗,与我的天赋异能相辉相映,花与水,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 我家有个鬼老公我家有个鬼老公九尾妖孽|现言我不信鬼更不信邪。可我出了一场车祸半夜三更跟男鬼斗地主是怎么一回事?与俊男鬼同居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我们交易成功,你是不是应该拿东西偿还?”俊男说罢一只手捏住我下巴,把房门打开,把我扔到床上。惊!这是干什么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