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1章 封敬珂,你骗我

韩箫雅叹了口气,身旁的封敬珂已经处在暴走的状态,可是韩箫雅说得投入完全没有感觉到,还在叽叽歪歪的说着。

“你这样一闹,以后恐怕都没人敢和我对戏了,我是一个演员,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的放下所有去完成我的……”

“够了。”

即便再怎么忍耐,封敬珂还是暴怒了,身侧的大床弹性极好,封敬珂站起身动作极大,韩箫雅差点被弹落到地上。

她稳了稳心神,抬眸却看到封敬珂双眸恐怖,好似有头猛兽即将冲出来一般,而他的额头青筋暴起。

“韩箫雅,你到底有没有心。”

韩箫雅僵硬的看着封敬珂,他自嘲的笑刺痛了韩箫雅的心,“封敬珂,我……”

她未完的话被封敬珂抬手止住,封敬珂的冷漠让韩箫雅不安了起来,她站起来拉住了封敬珂的手试图让他冷静,只是韩箫雅被他一样手挣开了。

“算我多管闲事。”

封敬珂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看着他丢下她就要离开,韩箫雅急得都要哭了,不想他离开。

韩箫雅追了上去,只是追到门口,明知道她追上来的封敬珂还是用一道门把两人隔在了两个世界。

封敬珂离开了,韩箫雅一个人在病房里,孤孤单单,寂寞无孔不入的钻入皮肤,韩箫雅坐在床上,手抱着双膝,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封敬珂的电话,即使知道他不会接她还是不停的打。

“封敬珂,你骗我,你说过不会对我凶的,你这个大骗子。”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韩箫雅难过的给封敬珂发了语音。

她一把把电话摔下了床,双手环膝,一个人难过。

霓虹笼罩着整个城市,让人迷茫,跌跌撞撞的在黑夜之下寻找着生活的方向,从医院出来,封敬珂并没有回别墅,而是开着车围着城市绕了一圈又一圈。

韩箫雅给他打的电话他看见了,他很生气,所以不打算接她的电话,一晚上他想了很多,想着遇见韩箫雅其实就是一件麻烦的事要不就这么放手吧这个世界上总还会有人让他动心的,也许那个女人有一天会回来也说不定。

只是这种想法在黑夜被驱散的时候也被驱散得一干得一干二净,他拿过手机,看着上面二十多通电话,又让自己找到了回去的路一般。

在点开了语音,听着那头哭得悲怆的人儿一遍一遍的喊着他是骗子,他终于还是飚着车赶到了医院,整个过程,他闯了很多的红灯。

只是当他一路跑着到了病房的时候,本来整理好了心情,要面对韩箫雅,只是打开门后在看到门内的人时,他突然顿住了。

可让他难受的是此刻韩箫雅正在由别的男人照顾着,而韩箫雅的笑也是为了别人的。

压下心底的怒气,封敬珂不动声色的关上门,然后看着坐在床边温柔的用勺喂着韩箫雅喝粥的易明瑞。

“你怎么来了?”

易明瑞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封敬珂,就好像没发现他进门一般,温柔的对着韩箫雅,而韩箫雅却没办法像他那般镇定,此刻封敬珂的出现,让她怎么也没办法装作无所谓了。

她以为他不会在理她了,突然就很想哭呢,这么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顺着脸颊直接滴入了还未喝完的粥里。

“怎么哭了?箫雅,别哭,是不是太烫了?”易明瑞簇着眉头,温柔的用指腹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箫雅是他宝贝的人,陪在她身边五年,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哭泣,可是因为封敬珂却让箫雅那么的难过,一切都是封敬珂的错。

“砰”一声,瓷碗被重重的砸在了矮柜上,韩箫雅被吓得愣住了,她呆楞的看着易明瑞起身走向了封敬珂。

两个男人对视着,却是谁也不让谁,易明瑞一贯温柔,可是面对封敬珂,他就像是一只竖起了全身毛发的刺猬,而封敬珂表情淡然,可是气势很强。

谁也没有料到易明瑞突然就抬手砸向了封敬珂,随即又是一拳头,而韩箫雅被吓得连连惊叫,封敬珂起身,没什么情绪的看着愤怒的易明瑞。

他的嘴角都流血了,韩箫雅捂着嘴巴,心疼得无以复加,可是这场较量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罢了,封敬珂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看着易明瑞道。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冷笑了一声,封敬珂也毫不示弱的给了易明瑞一拳,易明瑞被打得后退了几步,这么一拳恰好打在他的眼角,大大的淤青看上去有碍于美观。

“封敬珂,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箫雅的。”

易明瑞紧紧攥着拳头,封敬珂却是不屑一笑,“你喜欢她。”封敬珂扭头看向了韩箫雅,韩箫雅放下了捂在嘴上的手,不知为什么看到他嘴角勾起的邪魅笑,她心里突突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眼底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他,可是封敬珂就像是明知道她不想还要说出口,“箫雅是我的,你觉得她心里喜欢的是你吗?还是易总,你糊涂到连一个女人的心都看不清楚。”

“封敬珂,别说了。”韩箫雅出口阻止,可封敬珂还是把话说完了,已经晚了她很清楚封敬珂的这些话对易明瑞来说,就像是一双手硬生生的在他的心上撕开了一道伤口。

她扭头看向易明瑞,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易明瑞从来不再她面前暴露的一面,恐怖,他不再温柔,全身布满阴霾,痛苦绝望还有浓烈的恨,看着他越发猩红的双眸,韩箫雅心口一痛,不忍的跑到了易明瑞的身边。

想要安慰想要解释,可是爱与不爱该怎么去解释,就连触碰她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手僵在半空,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韩箫雅这个无意的举动却让易明瑞心里的黑暗因子彻底爆炸,箫雅,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觉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

“箫雅,过来。”封敬珂伸手看着韩箫雅,他的语气有几分轻柔,有几分诱公,似乎害怕说话大了几分,就会把韩箫雅吓走。

他在期待同时也在害怕,没有人知道当他眼睁睁看着韩箫雅从他身边跑向另一个男人时,他有多痛。

即便韩箫雅说过喜欢的是他,可是他根本没有一点自信从易明瑞这个男人的手中抢走,毕竟就算他不愿意承认,韩箫雅的过去没有他。

“箫雅,我希望你考虑清楚。”韩箫雅把目光从封敬珂身上移向了易明瑞,在他的眼底她看到了孤独,漆黑的瞳孔反映着她,那里面盛满了对她的柔情。

“我可以一次次的被你拒绝,可是箫雅,我也会痛。”瞳孔微缩,韩箫雅身形一晃,后退了一步,两个男人给了她同样的压力,她谁也不想伤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逼她呢。

头疼,韩箫雅紧紧的揪着发丝,难受的闭上了眼,用力揪着发丝使得那只手又被伤到了,纱布更是染红了一大片。

最怕的就是抉择。

“箫雅。”

两个男人同时开口,两人刚要迈开的腿被韩箫雅的一句句质问给逼停在了原地,“为什么,我谁也不想伤害啊。”

“箫雅。”易明瑞眼眶红了,他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认识五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箫雅这么痛苦过。

是因为他,也是因为封敬珂。

“箫雅,别这样,你的伤……”

易明瑞看着她那只红红的手,心里眼里心疼不已,他再也看不下去,又或者在这场和封敬珂的争夺中让了步。

他叹了口气,转身笑着走到了封敬珂的身边,他在笑,只是笑得苍白无力,他扭头看着封敬珂,一字一句的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我知道她心里没有我,我努力了做好也没能让箫雅喜欢上我,可我不能放弃,因为为了保护她,我绝对不会让你继续和他在一起。”

易明瑞的话说得太过坚决,话里带话让封敬珂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易明瑞之所以会这么的对他排斥,是因为韩箫雅,可现在似乎不止于此。

易明瑞笑得越发的苦涩,整个人晃了晃,仿佛随时都会站不稳,这样的易明瑞让韩箫雅很害怕,也很心疼,她想说什么,可是嘴巴怎么都想不开,为了封敬珂,为了她的爱,她竟做到这个地步,就连她自己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若有一天一切真相都被揭开。”易明瑞目光晦暗的看了韩箫雅一眼,随后突然靠近封敬珂耳边,冷笑着低语道,“你将会是那个最没有资格的人。”

封敬珂紧紧攥着拳头,有种所有事情都在脱节的感觉来,而易明瑞口中的那个真相就更是让他感觉到了害怕来,没错,是害怕。

封敬珂扭头看着韩箫雅,两人四目相接,可是此刻的封敬珂却让韩箫雅无法看懂,他的身上就像蒙着一层灰。

两个男人争锋对质,各自有各自的思量和内心的隐藏着秘密,中实易明瑞让了步,他给封敬珂留下了一个难题,又在封敬珂心里留下了一个炸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曾在意过我曾在意过智障的五河|现言友情与爱情年少无知的我不懂友情,对不起,在你在意我时,我没注意到你,但还好,你还在我身边。年少无知的我疑惑友情,感谢你,在我迷惑之时,你没有放弃我,感谢你,让我坚信友情。年少无知的我拒绝爱情,谁知却败给你······我曾在意的人,谢谢你也在意我。我曾在意的爱,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曾在意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因为有你陪伴。阿里嘎多(谢谢)
  • 你爱我,从未说起你爱我,从未说起微语诗璃|现言假如人生不曾相遇,乔若夕还是乔若夕,遇到肖暮是她幸福的开始,也是悲剧的开始。世上最可怕的是自己正在向地狱里迈进,而自己却不知道,还误以为前面就是天堂。当乔若夕到达她所认为的天堂时,带给她的是无止境的痛苦。经久不见的流年,她华丽回归一心想着复仇。她和他本该一辈子都不再相遇,再次相遇时,便注定是一桩须以失去句读的悲剧。她的人生何曾有过幸福,她的幸福都埋葬在了那场大火之中,都埋葬在了她和肖暮相处的流年当中,只有在离死亡不远的时候,她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丝幸福的温度。
  • 帝少的婚令:甜妻,求抱抱!帝少的婚令:甜妻,求抱抱!北宴|现言全海城名媛圈里人都知道北边路家有一幺女路遥,顶着一张天生的美貌皮囊,“强势压过了”娱乐圈风头鼎盛的第一美人乔桐,成为圈中公认的顶尖美人儿。而传闻,得罪乔桐的人,总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可路遥却“高调”上演了,什么是没有最嚣张,只有更嚣张,公然撬下了传闻中最神秘的帝少邢阎霄。寿宴上,大厅内觥筹交错,阁楼间,她扯了他的领带,大胆索吻:“邢阎霄,你若娶我,并不算亏。”男人低笑,半燃的烟因着他手指的动作,贴上她的脸,引得一片滚烫。“坏女孩,邢家的大门,可是只进不出。”她弯眼笑:“可我只想入你邢阎霄的家门怎么办?”重生前,路遥曾是路家最低调的路家幺女,却在韶华正茂的年纪,死于非命!重生后,路遥发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一辈子,她总归要换个活法的。
  • 快穿:恶毒女配是女王快穿:恶毒女配是女王九月薄荷|现言不知不觉中,夏晚萧被默认绑定为快穿女配的特工。在一个个世界中穿梭,玩死小婊子,小渣男。是她任务主旨。男主女主,天生一对?不好意思,姐就喜欢拆散天生一对。男主女主,快来速速接招!
  • 月上山头照山岳月上山头照山岳安洁丽雅|现言不是铁血男儿心如钢铁,只是没有遇到遗失的肋骨。遇见对的人铁汉也成绕指柔,他们更渴望甜美无私的爱情。
  • 纯爱无悔纯爱无悔三月梅花|现言梅儿,我要走了,在有你的地方,我无法让自己遗忘过往!有你的地方我痛到无法呼吸!’‘走吧,我们都该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不是吗?’‘也许有一天我可以面对我会回来,毕竟你是那么深的刻在我心上,要忘记很难对吧?’‘那就让我忘了你吧,没有天长地久的曾经拥有不如从来没有!’别了我清纯如水的初恋!别了我的挚爱!别了不属于我的荣华富贵!总有那么一件事,一首歌在不经意间触动你我内心深处的柔软,让我们想起那些曾经的过往。。。。。。。细细阅读这人生最青春,最纯洁,最不可忘怀的爱恋,缅怀我们曾经的爱恋!
  • 总裁奶爸:她不是你妈总裁奶爸:她不是你妈雨中叶子|现言H市西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子,那是韩家的象征,门前那两座雄伟的石狮子更是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韩家在H市绝对是那种一跺脚整个H市都要晃上三晃的那种,可是韩家的势力虽大却人丁单薄。现在这个偌大的宅子的主人韩振略,多年前在商场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到也从不做什么不正当的买卖,育有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性格却南辕北辙,大儿子韩暮凌从小就听话懂事,成绩也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人更是温文儒雅,可这二儿子韩暮川却一点儿也不像哥哥,从小调皮捣蛋,你让他往动他却偏往西,你让他往西他却又要往东,稀奇古怪的想法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层出不穷的,没少让老爷子费心可是这一切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毁灭了.............
  • 总裁大人请放手总裁大人请放手裕帝|现言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绵羊霸气打脸男主,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绵羊的她变化如此之大。
  • 约至夏日约至夏日匣子里的黄猫|现言各位大人们,小女子,喵咪。人有点儿2,文有点儿烂。小女生的文章。还很稚气,下笔可能也不太准确。请大家多多包涵~a~去抱走,会暖床!~
  • 恶女传说恶女传说喵家小乖|现言他,是一个浪子,却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最喜欢欺负自己的青梅。与其说是青梅,倒不如说是一个用来发泄的玩具。她,是上帝最得意的杰作,性子却十分懦弱,尽管是他的青梅,但是他却一眼都没正眼看过她,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终于,受不了他的欺凌,转身离开了中国,看着她坚决的背影,左上方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两年后回来,她早已不是之前的她。以前的她,就好像一只小绵羊,任人宰割,而现在,她是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上帝。她以为这一世没有人可以再让她感到温暖,知道遇到了另一个他——他,是一个温和聪明的人,却愿意为了她沾满鲜血。伤他者,死!挡她者,死!逆她者,死!这是花花的处女作,希望大家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