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1章 封敬珂,你骗我

韩箫雅叹了口气,身旁的封敬珂已经处在暴走的状态,可是韩箫雅说得投入完全没有感觉到,还在叽叽歪歪的说着。

“你这样一闹,以后恐怕都没人敢和我对戏了,我是一个演员,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的放下所有去完成我的……”

“够了。”

即便再怎么忍耐,封敬珂还是暴怒了,身侧的大床弹性极好,封敬珂站起身动作极大,韩箫雅差点被弹落到地上。

她稳了稳心神,抬眸却看到封敬珂双眸恐怖,好似有头猛兽即将冲出来一般,而他的额头青筋暴起。

“韩箫雅,你到底有没有心。”

韩箫雅僵硬的看着封敬珂,他自嘲的笑刺痛了韩箫雅的心,“封敬珂,我……”

她未完的话被封敬珂抬手止住,封敬珂的冷漠让韩箫雅不安了起来,她站起来拉住了封敬珂的手试图让他冷静,只是韩箫雅被他一样手挣开了。

“算我多管闲事。”

封敬珂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看着他丢下她就要离开,韩箫雅急得都要哭了,不想他离开。

韩箫雅追了上去,只是追到门口,明知道她追上来的封敬珂还是用一道门把两人隔在了两个世界。

封敬珂离开了,韩箫雅一个人在病房里,孤孤单单,寂寞无孔不入的钻入皮肤,韩箫雅坐在床上,手抱着双膝,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封敬珂的电话,即使知道他不会接她还是不停的打。

“封敬珂,你骗我,你说过不会对我凶的,你这个大骗子。”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韩箫雅难过的给封敬珂发了语音。

她一把把电话摔下了床,双手环膝,一个人难过。

霓虹笼罩着整个城市,让人迷茫,跌跌撞撞的在黑夜之下寻找着生活的方向,从医院出来,封敬珂并没有回别墅,而是开着车围着城市绕了一圈又一圈。

韩箫雅给他打的电话他看见了,他很生气,所以不打算接她的电话,一晚上他想了很多,想着遇见韩箫雅其实就是一件麻烦的事要不就这么放手吧这个世界上总还会有人让他动心的,也许那个女人有一天会回来也说不定。

只是这种想法在黑夜被驱散的时候也被驱散得一干得一干二净,他拿过手机,看着上面二十多通电话,又让自己找到了回去的路一般。

在点开了语音,听着那头哭得悲怆的人儿一遍一遍的喊着他是骗子,他终于还是飚着车赶到了医院,整个过程,他闯了很多的红灯。

只是当他一路跑着到了病房的时候,本来整理好了心情,要面对韩箫雅,只是打开门后在看到门内的人时,他突然顿住了。

可让他难受的是此刻韩箫雅正在由别的男人照顾着,而韩箫雅的笑也是为了别人的。

压下心底的怒气,封敬珂不动声色的关上门,然后看着坐在床边温柔的用勺喂着韩箫雅喝粥的易明瑞。

“你怎么来了?”

易明瑞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封敬珂,就好像没发现他进门一般,温柔的对着韩箫雅,而韩箫雅却没办法像他那般镇定,此刻封敬珂的出现,让她怎么也没办法装作无所谓了。

她以为他不会在理她了,突然就很想哭呢,这么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顺着脸颊直接滴入了还未喝完的粥里。

“怎么哭了?箫雅,别哭,是不是太烫了?”易明瑞簇着眉头,温柔的用指腹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箫雅是他宝贝的人,陪在她身边五年,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哭泣,可是因为封敬珂却让箫雅那么的难过,一切都是封敬珂的错。

“砰”一声,瓷碗被重重的砸在了矮柜上,韩箫雅被吓得愣住了,她呆楞的看着易明瑞起身走向了封敬珂。

两个男人对视着,却是谁也不让谁,易明瑞一贯温柔,可是面对封敬珂,他就像是一只竖起了全身毛发的刺猬,而封敬珂表情淡然,可是气势很强。

谁也没有料到易明瑞突然就抬手砸向了封敬珂,随即又是一拳头,而韩箫雅被吓得连连惊叫,封敬珂起身,没什么情绪的看着愤怒的易明瑞。

他的嘴角都流血了,韩箫雅捂着嘴巴,心疼得无以复加,可是这场较量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罢了,封敬珂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看着易明瑞道。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冷笑了一声,封敬珂也毫不示弱的给了易明瑞一拳,易明瑞被打得后退了几步,这么一拳恰好打在他的眼角,大大的淤青看上去有碍于美观。

“封敬珂,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箫雅的。”

易明瑞紧紧攥着拳头,封敬珂却是不屑一笑,“你喜欢她。”封敬珂扭头看向了韩箫雅,韩箫雅放下了捂在嘴上的手,不知为什么看到他嘴角勾起的邪魅笑,她心里突突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眼底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他,可是封敬珂就像是明知道她不想还要说出口,“箫雅是我的,你觉得她心里喜欢的是你吗?还是易总,你糊涂到连一个女人的心都看不清楚。”

“封敬珂,别说了。”韩箫雅出口阻止,可封敬珂还是把话说完了,已经晚了她很清楚封敬珂的这些话对易明瑞来说,就像是一双手硬生生的在他的心上撕开了一道伤口。

她扭头看向易明瑞,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易明瑞从来不再她面前暴露的一面,恐怖,他不再温柔,全身布满阴霾,痛苦绝望还有浓烈的恨,看着他越发猩红的双眸,韩箫雅心口一痛,不忍的跑到了易明瑞的身边。

想要安慰想要解释,可是爱与不爱该怎么去解释,就连触碰她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手僵在半空,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韩箫雅这个无意的举动却让易明瑞心里的黑暗因子彻底爆炸,箫雅,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觉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

“箫雅,过来。”封敬珂伸手看着韩箫雅,他的语气有几分轻柔,有几分诱公,似乎害怕说话大了几分,就会把韩箫雅吓走。

他在期待同时也在害怕,没有人知道当他眼睁睁看着韩箫雅从他身边跑向另一个男人时,他有多痛。

即便韩箫雅说过喜欢的是他,可是他根本没有一点自信从易明瑞这个男人的手中抢走,毕竟就算他不愿意承认,韩箫雅的过去没有他。

“箫雅,我希望你考虑清楚。”韩箫雅把目光从封敬珂身上移向了易明瑞,在他的眼底她看到了孤独,漆黑的瞳孔反映着她,那里面盛满了对她的柔情。

“我可以一次次的被你拒绝,可是箫雅,我也会痛。”瞳孔微缩,韩箫雅身形一晃,后退了一步,两个男人给了她同样的压力,她谁也不想伤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逼她呢。

头疼,韩箫雅紧紧的揪着发丝,难受的闭上了眼,用力揪着发丝使得那只手又被伤到了,纱布更是染红了一大片。

最怕的就是抉择。

“箫雅。”

两个男人同时开口,两人刚要迈开的腿被韩箫雅的一句句质问给逼停在了原地,“为什么,我谁也不想伤害啊。”

“箫雅。”易明瑞眼眶红了,他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认识五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箫雅这么痛苦过。

是因为他,也是因为封敬珂。

“箫雅,别这样,你的伤……”

易明瑞看着她那只红红的手,心里眼里心疼不已,他再也看不下去,又或者在这场和封敬珂的争夺中让了步。

他叹了口气,转身笑着走到了封敬珂的身边,他在笑,只是笑得苍白无力,他扭头看着封敬珂,一字一句的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我知道她心里没有我,我努力了做好也没能让箫雅喜欢上我,可我不能放弃,因为为了保护她,我绝对不会让你继续和他在一起。”

易明瑞的话说得太过坚决,话里带话让封敬珂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易明瑞之所以会这么的对他排斥,是因为韩箫雅,可现在似乎不止于此。

易明瑞笑得越发的苦涩,整个人晃了晃,仿佛随时都会站不稳,这样的易明瑞让韩箫雅很害怕,也很心疼,她想说什么,可是嘴巴怎么都想不开,为了封敬珂,为了她的爱,她竟做到这个地步,就连她自己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若有一天一切真相都被揭开。”易明瑞目光晦暗的看了韩箫雅一眼,随后突然靠近封敬珂耳边,冷笑着低语道,“你将会是那个最没有资格的人。”

封敬珂紧紧攥着拳头,有种所有事情都在脱节的感觉来,而易明瑞口中的那个真相就更是让他感觉到了害怕来,没错,是害怕。

封敬珂扭头看着韩箫雅,两人四目相接,可是此刻的封敬珂却让韩箫雅无法看懂,他的身上就像蒙着一层灰。

两个男人争锋对质,各自有各自的思量和内心的隐藏着秘密,中实易明瑞让了步,他给封敬珂留下了一个难题,又在封敬珂心里留下了一个炸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顶级名媛重生之顶级名媛泪染轻匀|现言十八年的人生,慕安活在了别人为她编制好的谎言中,活的天真蠢笨。当她被自己所在意的亲人送上了冰冷的手术台时,她才知道,自己不过就是自己姐姐的备用心脏源。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上天又给了慕安一次机会,让她竟然又重生回了两年前。重生回来的慕安,在看清了自己亲人的嘴脸后,决定这辈子要过的肆意潇洒,活的比他们都要快活长久。父亲冷漠,母亲狠毒,姐姐白莲,妈妈懦弱,慕家冷血……不过,这一切,又与她何干?这辈子的她,势必要步步为谋,一步一步走出属于自己的璀璨人生!
  • M小姐M小姐M琉璃|现言M小姐~~靠揣度人心过日子的小女子~~~但是不高冷,和平常人一样也有各自各样的烦恼~~努力的生活
  • 欠你一世情缘欠你一世情缘晓春夕月.CS|现言她救了他的命,他却无法喜欢她,一次真情的告白,宣告彻底的破裂...两年后,再次见面,他开始找借口缠着她...当一束花,一个钻戒送到面前,向她求婚,她蹲下来哭了...为什么向她求婚的那个人不是他...
  • 恶魔继承人:校草大人放开我恶魔继承人:校草大人放开我洛星瞳|现言“慕以辰!”“恩?老公在呢”慕以辰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你混蛋!走开啊啊啊!”苏星辰见他这幅模样,连忙倒退几步“怕什么?”慕以辰停下脚步“我很可怕?”“没,没有”星辰立刻否认了,还挤出了一抹笑容,慕以辰这才满意的摸摸她的头“这还差不多”他把脸凑到苏星辰的耳边“别忘了你小跟班的职责”之后抬起头,心情大好的向门口走去,苏星辰红着脸,快步跟了上去
  • 我的爱,你在何方我的爱,你在何方颜深|现言失去情感的肉体,是骨骸。失去灵魂的楼阁,是坟墓。失去希望的生活,是生不如死。而我,木如歌,正是一个在坟墓里生不如死的骨骸。一阵风吹过我便能灰飞烟灭。从出生开始,我就是个错误,一个本不该留下的错误。或许,只有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从小到大,我用了无数的真心去对待别人,得到的也只有无尽的痛苦……南有乔木,不可休思。只有那一个人真心爱过我,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不能温柔以待所有的感情。就连活下去的希望都不给我下辈子,不要有下辈子。太累,活着太累。我就是木如歌,一个心理障碍患者。
  • 豪门隐婚:高冷债主独家爱豪门隐婚:高冷债主独家爱绯花|现言一觉醒来,莫名其妙欠了一屁股的巨债,沈舒表示很‘忧桑’。“沈舒……离你还债的期限快到了,不知你以为如何?”男人磁性冷漠的声音不带感情的响在耳畔,沈舒忽然感觉,六月的天却是在飘雪花。没钱还债怎么办?债主从不逼迫人,债主给了她两个选择:一,听说人被解刨了器官还能值点钱!二,没钱还可以肉~偿!思来想去,最终选择肉~偿,可怜的她被债主抓上上了床。“记住我给你的痛,从此你就是我顾振宇的女人。”一句话她的花就这么被采了。就在她感叹自己的命运悲剧的要当一辈子的暖床情人后,结果第二天起来她直接升职了,成了顾夫人,看着两个红本她真想仰头感叹一声:我这是被逼的,老天可以作证……QQ群476963157
  • 鬼王的宠儿鬼王的宠儿千宸|现言第一次见面,他穿着破烂倒在她家门口,央求着一口饭吃第二次见面,他满身是血,手里还拿着一个不起眼的石头,说:“带我回家吧!之后这个就是你的了。”第三次见面,她带着女儿出现在他的订婚宴上,当众给他泼酒水,众人倒吸一口冷气,都以为她会遭殃的时候,男人只是抹了把脸上的水渍,非但没有发怒,还一脸痞子样,笑盈盈的问她:“我们......认识?”
  • 如果悲伤不再如果悲伤不再懒骨头ss|现言时间最是无情的东西,再炙热的感情也能被它渐渐淡化。时间最是有情的东西,再深的伤,再大的痛都能被它一一抚平。她,一心只想要好好的生活,老天却总是和她开着一个又一个的玩笑,直到将她的骄傲和锐气生生磨平才堪堪住手。他,只想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寻一人,能够与自己携手未来,却偏偏困难重重。他,本决心堕入地狱,即使万劫不复也要达到目的,却在她出现以后开始动摇初心。
  • 豪门女人豪门女人星辰璟|现言脱落的伤内容简介:本书阐述的是顾舒晨少年时代加入了特工组织,在执行一项棘手任务的途中,发现了骇人的秘密……从此卷入了庞大的金钱经济的诱惑,复杂的人际关系的纠葛……生活在背叛,亲情、友情、爱情间岌岌可危的关系中互存;嗜血杀戮、及各种神秘组织地带的禁区;多年后,M被毒杀,遭好友的出卖,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四年后一阵清脆的电话响起,忧伤的看着闪烁的号码,顾舒晨苦涩的笑了,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曾经的承诺都是最美的谎言……曾经的所有就像潮水般的涌来打开了她记忆的枷锁……
  • 握在掌心的白月光握在掌心的白月光倾欢不忧|现言生命中越珍贵的东西越爱迟到,但只要是属于你的,就一定会讲究缘分,虽然来晚了,可是来了就不走了。——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爱情,会跋山涉水,会翻山越岭,会姗姗来迟。不过没关系,走得慢、来得晚,我都会等。只要它是真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