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5章 残忍的事实

说罢,我无视眼神复杂的张静宜,无视一切,在全场的瞩目下,与马尾辫一起,朝着后花园的出口,缓慢的走去...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我牵着马尾辫的手,缓慢的行走在红毯之上,我的表情平静,眼神坚定。

但,我的内心却依然翻搅着痛,不舍,又那样的无可奈何。

马尾辫或许感受到了我的颤抖,她抓着我的手都用力了。这一刻,她仿佛把她与病魔抗争的力量都传达给了我,让我努力的去坚强。

步伐都稳重了,我抬着千金重的双腿,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每一步,都似乎是踏着我和张静宜的人生走过来的,不管眼下我的处境如何。不管马尾辫有多么大的能耐,却终究改变不了张静宜要嫁人的事实。

在别人看来,我的爱情没有输,反而赢得了一个难得的女人,可在我自己的眼里,我的爱情输了,输的太彻底。

我留不住我最爱女人的心,更没勇气亲眼见证她的婚礼,无论如何,我都受不了,她就这样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然而,我努力了,挽留了,终究是做了最惨痛的无用功,结果,我只能牵着我所谓女朋友的手,假装坚强却万分痛心的离开。

没有人挽留我们,没一个叫住我,但是,我却感觉后背火辣辣的,像是有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的后背,那眼里炙热的光芒,透过我的后背,射入了我的心中,让我的心不断的变化。我没有回头,却都能感受到这双眼射出的那种光的威力。也许,这就是心有灵犀的感觉,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只要身后响起了张静宜的声音,只要她开口叫住我,就算只是喊一下我的名字,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回过身,不顾一切冲回去抱住她。

但,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是我的错觉,是我自作多情的心有灵犀,因为,直到我走完了这红地毯,走到了后花园的出口,我的身后,都没有传来那个奢望的声音。

我的心,彻底的绝望,绝望的我,忍不住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从乌云里钻出来的太阳,阳光直刺我的眼,我条件反射般眯起眼,露出了一抹世界上最苦涩的笑。

随即,我便加快脚步,与马尾辫一起大步的走出了这硕大的皇城山庄。

走到山庄的院墙外,我隐隐听到了后花园传来的婚礼奏乐声。这个时候,婚礼好像继续进行了,里面的氛围,再次恢复成喜庆。

而我,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脚步,不由自主的就顿住了。

马尾辫看出了我的异常,她没有作声,只是静静的陪伴在我身旁,等着我,等我从绝境中缓过神。

在我回神的这一刻,才发现,自己还牵着马尾辫的手。

于是,我立马松开了她,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

马尾辫淡然一笑,轻声说道:“没事,我们先离开吧!”

马尾辫笑起来清新美丽,跟花朵一样,却是一支即将凋零的花。但,就算快凋零了,她依然坚强的活着。

从马尾辫身上,我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与命运抗争的勇气与坚强。她带给我的感觉,非常不一样,也正是因为有她,受了如此打击的我,才没有倒下。

我轻抿着嘴唇,冲她点了下头,随后,我去到先前藏包裹的地方,取出了我的包裹,便和马尾辫一起离开。

路上,我和马尾辫肩并肩走着,在我们的身后,有一辆黑色轿车缓慢尾随着,四周围空旷而寂静,氛围有点清冷,就如我这一刻的心,悲凉而痛。

走了一会儿,马尾辫突然开声,打破了寂静:“吴韬,以后多留个心眼,当心六爷这个人。他今天在人前给了我面子,放走了你。但今天这事,他一定会记着,我担心他会暗中对你下手!”

马尾辫的话,并没有让我感到多惊奇,从今天六爷的表现我就能看的出来,他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城市的天,威严不容置疑。

而我却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扫了他的面子,他肯定对我怀恨在心。

先前当着马尾辫的面,也是在他儿子结婚的场合,他忍了下来,没把我怎么样,但这并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对付我,我们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不过,我却不怕,虽然六爷的气势让人难免心慌,但从头到尾,我根本没有惧怕六爷。换句话说,今天我在这里,唯一在意的人,只有张静宜,唯一在意的事,是张静宜的变心,张静宜嫁给他人。

这样想着,我的心又痛上了一分,我的口中,情不自禁的就喃喃出声:“人的感情,为什么会这么善变,所谓的海誓山盟,真的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我就算犯了天大的错,她也要先听听我的解释啊,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就对我判了死刑?女人,真就那么容易变心吗?”

此刻的我,都有些痴呆了,说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马尾辫的问话。

而,马尾辫听了我的话,稍微顿了下,才饱含深意的说了句:“那要看那个女人爱你有多深了。反正换做是我,我愿意一直等下去!”

马尾辫的话,似乎话中有话,很有内涵的样子,听的我都有些懵懂了。不过,从她救我的举动和言语中,我能感觉的出来,她似乎也不看好张静宜移情别恋。

曾记得,在我和她分别的那一晚,她还主动找过我,问关于张静宜的事,她羡慕我和张静宜之间的爱情。

但如今,这段令人羡慕的爱情,就这样莫名的结束了,结束的让我太痛太压抑。

在我沉浸在痛苦中时,马尾辫又劝了我一句:“吴韬,算了吧。不管如何,你都要放下了。毕竟,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况且,六爷的能力不一般,你和他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个人,你得罪不起!”

马尾辫句句都是善意,也是带着中肯客观的态度说的,我听了进去。但心中的痛苦却没有这么快散去,对张静宜的爱,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

而对张静宜这个人,我或许真的没法再争取了。

接下来的一段路,我和马尾辫都没再开声。时间缓慢流逝着,我们离的皇城山庄也越来越远了。

渐渐的,我伤痕累累的心,也平缓了一些。我在试着接受那个最难的事实,张静宜,已经嫁作他人妻了。我豁出一切争取过了,对这段无法挽回的爱,我只能留作日后心痛的缅怀。

想着想着,我忽然仰头,重重的吸了一口郊外新鲜的空气,随即,深深的呼了出来,顿了一下,我才转头,看着马尾辫,真诚的道了句:“萱萱,谢谢你的帮忙。”

对于这个屡次帮我却从不求回报的病弱女孩,我一点都不了解,甚至连真正的姓名都不知道,今天听六爷说她姓蒋,我就知道,她在学校的名字,张萱萱,必然是假的。

可我也只能称呼她为萱萱,既然人家有意隐藏身份,我也不想刨根问底。

而马尾辫,听了我的话,只是很随意的回道:“没事,我是很欣赏你对感情的执着,才会帮你。本来我这次回到学校,就想看看你怎么样了。但来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你,在今天才得到了你的消息,所以我就过来了!”

马尾辫的这话说的很随意,但我却感觉,她对我很关注,并且,不是一般的关注。不然,她也不会在这恰当的时候出现,并且还愿意假冒我的女朋友。

要知道,像她这种贵族子女,最忌讳的就是绯闻了。可今天,她却当着那么多大人物的面,坦然的说出我是她男朋友来,并且一点没觉得吃亏。

这份大气,让我感动。

虽然知道马尾辫肯定跟我有点瓜葛,但我也知道,她不愿说出的事,任凭我再问她也不会说。所以,我没有去八卦太多,只是很关切的问道:“对了,听说你上次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紧急离开学校的。你的病怎么样了?”

我以为,提到这个话题,马尾辫会不开心,但没想到,这个充满灵气的女孩,把一切都看的很开。

她压根不在意这事,只是吐了吐舌头,跟我俏皮地说道:“本来是差点丢命的,可阎王爷听说我有未完成的心愿,特意让我多活几年,就把我放回来咯!”

都病到这程度了,马尾辫却依然可以表现的如此轻松,真的让人钦佩。这个年纪不大,却装满了智慧的女孩,真的不简单。

只是,这么一个聪明善良的女孩,为何却要遭受病魔的折磨?而且,她这情况,感觉就像是长期被病魔困扰的。

想到这,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顽疾,如果没有肖爷爷,我可能也活不久了,我人生中遇到过最厉害的神医,恐怕就是肖爷爷了,说不定,他能治好马尾辫的病呢?

于是,我赶紧和马尾辫说了句:“萱萱,我认识一个老中医,医术很高明的,或许他能把你的病治好?”

马尾辫听完,几乎没有多少犹豫的,直接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我从小到大,中医西医的专家都找遍了,最多只能找到压制的办法,无法根除!”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凄凉,这是对她自己的病最真实的情绪。谁不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尤其是从小到大被病折磨的人,最想的,就是健康。

可偏偏,健康对她来说就是奢侈。

我也清楚,像她这种家庭的人,不缺钱,不却人脉,找什么样的医生找不到啊。只是,对于肖爷爷的医术,我还是信得过的。

所以,我嘴上没再说什么,但心里默默的记着,等有时间,我就跟肖爷爷问下情况。

暂时压下了这事,我又跟马尾辫聊了点其他事,但都是一些不涉及隐私的事。

通过和马尾辫的一番畅聊,我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没刚才那么的压抑。至少,没有被张静宜的事情所摧垮,还能像个人一样,走着,聊着。

不知不觉,太阳都快下山了,天仿佛要暗了下来。

这时,马尾辫才和我说道:“不早了,我该回学校了,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来学校找我的!”

我朝她点了点头,说道:“嗯,好的!”

马尾辫没再说什么,直接转身,上了那辆一直跟在我们后方的黑色轿车。

上车后,马尾辫还问我道:“你去哪?要不要一起回去?”

我看着车里冷眼盯视我的司机,连忙识趣的摇了摇头,说道:“谢了,不用了,我暂时先不回学校!”

马尾辫听了我的话,轻点了下头,随即,他便跟司机打了个招呼,车子立即,绝尘而去。

我站在原处,呆呆的望着马尾辫远去的车子,内心又一次陷入了凄凉之境。等到马尾辫的车子彻底消失,我才忽然感觉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拍的我不由哆嗦了一下。

猛然间又回到现实间,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心,突然又赤裸裸的痛了一下。

虽然在和马尾辫一番畅聊之后,我慢慢的接受了张静宜变心的事实,可一想起这个事,心里根本就控制不住的痛,它就像是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毒瘤,侵蚀着我的心,让我不得不痛。

今天,我告诉过自己很多遍,我相信张静宜,我觉得我爱的那个张静宜不会变心,至少不会变得这样快,以前的我,不管犯了什么错误,张静宜就算再伤心,只要我稍微哄下,她都会原谅我。

即使,这次我的错误大了点,她的心伤的太重,她恨我,但也没这么快就爱上别人啊,只是,我今天争取了一次又一次,甚至不惜得罪了六爷,差点废在当场。

最终,我依然没有等到我想要的结果,等来的,还是那残忍的事实。

我真的不明白,张静宜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想到这,我忽然想起了混世魔王,对,我记得我跟着肖爷爷下乡之前,我是嘱托了混世魔王暗中保护张静宜的。

同类热门
  • 伤痛笔记伤痛笔记乾茗|都市青春是一个很笼统的命题,无数人前赴后继,答案却大相径庭,伤痛似乎是青春的主题曲,爱情只是青春的过客,只是这位“过客”似乎腿脚不利索,走得很慢,所以记忆很深,痛很彻底。
  • 王子的现代修仙生活王子的现代修仙生活艾清水|都市南宋末年的王子莫赤,一出生就肩负拯救血鹏一族的使命;几经波折竟然重生到现代走上了修仙之路;深受前身最爱美女的影响,却穷困潦倒怎么办?没能力,没有钱,没背景,却屡遭挫折怎么办?真感情,纯洁如水,感天动地真英雄,迎难而上,闲庭信步本书融合大量的亲情,爱情,友情,不喜就喷。
  • 南部非洲小镇风起云涌南部非洲小镇风起云涌丛林流浪汉|都市B国是南部非洲的小国,“中国镇”是位于东南边陲重镇,与南非和津巴国相临。一场恶性案件轰动了这和平宁静的小镇。中国商人辜梁和他的太太死于非命,家中财物被洗劫一通。有证据显示匪徒来自邻国。在那里也曾发生过类似案件,通常只劫财,很少伤人,更从未有灭门。警方怀疑有人雇凶杀人。小镇警局局长鲍比请好友凌林出山帮忙找出幕后真凶,揭露真相。真相总是那样扑朔迷离,似乎近在咫尺,却越查越复杂。当即将接近核心时,上级突然命令停止调查。新闻披露调查结果,出人意料之外地在小镇引发一场大风暴。那里所有的中国人都将面临一场严峻考验……
  • 嚣张的葫芦嚣张的葫芦朱进城|都市隆重推荐好书《极品仙皇》!大家快去瞧瞧啊!
  • 恶魔少爷快躲开恶魔少爷快躲开南梦空城|都市“夜阡陌,你闹够没有啊?”林浩宇用命令的语气下达给坐在电动面前的女生。“我凭什么听你的?”夜阡陌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到了旁边的椅子,还用‘管你屁事’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林浩宇那英俊的脸。“就凭这个……”林浩宇抓住了阡陌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他,是林氏集团林振天的儿子。她是没有人要的白天鹅,因为一次她的一次失误,夺走了她妈妈的生命,她爸爸又因为救她,老天爷又抢走了她的爸爸……
  • 都市异能:血神劫都市异能:血神劫花雨|都市枫一直被自己的身世之谜所困扰,零散的记忆片段中,只有一个笑容慈祥的长者给予过自己关怀。但有一天,吸血鬼找上门来,确定了他体内那异于常人的血脉,并向教廷发起了进攻!修真者,吸血鬼,教廷,日本忍者,地狱鬼魄,上到无尽宇宙,下到幽冥三千,围绕着五件震慑天地的宝物,无数的阴谋在虚无中酝酿。女忍者,俏公主,靓仙女,在红颜的陪伴之下,一个个骇人听闻的事实在千万年的迷雾中展现出来……
  • 我为少年王我为少年王未曾得到的爱|都市林森自幼丧父,母亲将他遗弃在大街,却被好心的隐士大能李驰收留,一次偶然的机会李驰发现林森有强大的天赋便教他练武,直到林森13岁那年,李驰让他去了校园,在校园中林森能否成为校园的王者?
  • 都市通天传奇大少都市通天传奇大少Zeus帝辰|都市我是真的懒得码字,兄弟,不是不想码,是懒啊!!
  • 少年狂想曲少年狂想曲小浮君|都市用一个大学生的视角思考——青春、爱情、友情、命运……青春的时间不多,他的故事也不长。他爱过小雪,却发现爱的只是感觉;他爱上了柳理,却发现不能在一起。最沉默的爱人陆宇,最后被伤得最深。分离是最后的结局,但那不是伤感……
  • 都市驭兽师都市驭兽师浅珍茜|都市蛮荒大陆驭兽宗的天才驭兽宗师,不小心撞破宗主夫人奸情,被害后穿越到了现代,且看他如何凭借上一世的驭兽本领,玩转现代大都市!驭兽师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蠃鳞毛羽昆,统统能驾驭,什么‘母老虎’,‘母狮子’,‘胭脂马’都能骑,‘母暴龙’‘母夜叉’之类的,可是可以骑,不过王二帅也是有品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