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60100000010

第10章

?第10章

我恨自己,之前都在做些什么?

是不是非要面临死亡,人心最真实的那一面才会暴露无疑。

真正在乎的,宁愿舍弃一切也不愿伤害的人,原以为是不存在,所以无知地在地球的另一端蹉跎。

非要失去,才能明白什么是最珍贵的吗?

那我永远也不要明白。

事业,自我,我盲目地强调这些,却忘了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些执念是否是必须挡在真爱之前的。

事业,只要人没死,就可重头再来。

自我,只要人没死,它就一直存在,坦率地照自己的心意活着便是,“自我”也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惟有真爱,错过,便无法重来。

为什么我都搞不清状况呢?

最要紧的是相爱的人相知相爱,莫错过,莫浪费。坦坦率率地活着,我便是“我”了。其他的,可以再争取。

可叹,我竟也是个白痴,别扭地让虚荣与骄傲蒙住了双眼,看不见真心。

能否再来一次,让我厚着脸皮争取一回,拿什么来换,我都愿意。

“抱歉,麦斯,我必须马上回日本。谢谢您的好意。”

不知静站了多久,隋意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向麦斯请辞。不过那声音沙哑而干涩,仿佛离她自己很近。

“隋,你疯了!天大的好机会,你的前程呢……”麦斯震惊地冲她绝然而去的背影大吼。

那娇娇小小的身子却一路狂奔而去。

“你会后悔的!”麦斯不放弃地大吼。他不懂,是什么让这位明显具有抱负的女人突然之间,干脆地丢掉这个她梦寐以求的良机。

看着悠闲地躺在床上吃水果的羽山秋人,隋意目瞪口呆。

“怎么,见鬼了?”羽山秋人不自然地扔掉果核。看她仍一脸空白,立即又摆出不屑的样子,“你舍得回来?不是——”话未说完,人就被她紧紧拥在怀中。

“喂,你怎么回事?”

剩下的嘟囔都消失在她的吻中。

十分钟以后。

“你不是遇刺了?”冷静下来,隋意狐疑地看着他健康宝宝的模样。

“是啊,这里。”他撩起衣摆,露出绑在腹部的白纱布。

“谁干的?”隋意脸一沉。

“你问那么多。”羽山秋人不自然地小声说话。

“说啊!”她要让那人见识一下法律的威力。

“烦哪!”羽山秋人一把抱住她,“你为什么回来,嗯?”他的黑眸死死盯住了她的。

隋意腾地一下红了脸。

羽山秋人像看奇观一般盯住不放。

白痴,要她怎么开口?

清清嗓子,想糊弄过去,心中却又一警,刚明白的教训就要忘记?还要心结横亘在他们之间多久?

“看到我那封信了?”她还是不习惯直对主题,选择循序渐进。

“看到了。”他失望地撇撇嘴,还以为她要说什么。

“看到了还不来追我!”隋意不禁大声起来。

这个白痴,害她不安这么久。

“你有叫我追吗?”羽山秋人不甘示弱地回嚷。

“你白痴啊,不想让你追,我留那么详细的地址干吗?”就怕他看不懂信,她还特意将地址写在信的最上端,这样的表示还不明显吗?

“我哪知道啊。”他声音慢慢转弱。当时以为她又要放弃他了,绝望得哪里注意得了那么多,注意到了,也不会想这么多啊。

白痴白痴白痴……

隋意挫败地在心中骂他千百遍。

“喂,你说你回来干吗?”他不放弃地又问。

“看你死了没,好接收遗产啊!”她没好气地送他白眼。

羽山秋人脸色一暗,“我就知道你这女人贪图富贵。”他嘴硬地回击。

“真的这样想我?”隋意正色地看着他的眼睛问。

“难道你不是?”他赌气地不看她。

“我是。”她坦白承认,扭过他的脸,正视着他,“这样的我,你也爱?”

她只求这一个答案了。

“你一直是这个德性的,有什么好奇怪。”他不自在地含糊回答。

“回答我,我只要你一个答案,然后我会告诉你我为什么回来。”她将额头抵住他的,认真地问。羽山秋人的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隋意能感觉他额头的震动。

她哽咽了。

“喂,你呢?”羽山秋人紧张地捧着她的头,开口问。

“白痴,我也是啦。”她破涕为笑。

“是什么啊?”

“跟你一样啦。”

“说呀。”

“烦!说,为什么不来追我,是不是看上小槿啦?”

“你白痴啊!”

……

“夫人,这是当时的监视器录下的影像。”

书房里,羽山秋人的侍从交给隋意一卷录像带,录的是当时羽山秋人被刺的情形。

“谢谢,你先下去吧。”隋意微笑。

羽山秋人一直不肯说遇刺的事,连行刺的人都不提,很不合他睚眦必报的性情。她觉得可疑,正好他的侍从主动向他提起有录像带存在,便趁机了解一番。

画面很清晰,事情发生在一场大宴会上。

隋意反复看了三遍,愈看怒火愈高张。

那白痴摆明故意让人来刺的。

他明明可以躲,却刻意侧过身子,避过要害,让来人的刀往身上刺。

动机何在?令她惊讶的另一件事是:行刺人居然是那个有川。是报复吗?对羽山秋人害他破产的报复?可没道理羽山秋人良心突然发现让他往身上刺呀?

“是苦肉计啦。”

灯被拉开,隋意一回头,发现书房的门上靠站着一个人。是在羽山雅人那里遇见的大美女,隋意一眼就认出来了。

“羽山秋人那白痴呢?先前吃你干醋,又不敢让你知道,就向他假想情敌下手,害他破产,好远离你的视野。”

女子慵懒地在沙发上躺下,省却寒暄,仿佛一人在自说自话。“啧,动机太傻,手段太笨。”顿一下,女子发表评论。

隋意认同地点点头。

“然后呢,佳人远去,苦无良机追回,趁仇敌行刺之机,小小被刺一下,引佳人回归。嘿嘿,这法子虽蠢,倒也有效。”女子再次点评。

隋意惊骇地睁大眼。

“别奇怪,毕竟,你指望一个白痴在追老婆时能聪明到哪去。”女子同情地看她一眼。缓缓起了身,摇曳生姿地离去,仿佛她来这只是为了将羽山秋人贬损一番。

“谢谢。”隋意诚心道歉。

“不必谢,我只是传个话而已。叫他给羽山企业做牛做马来还就行。”女子回头妩媚一笑,洒脱离去。

隋意目送她离开后,暗自在心里骂:羽山秋人你这个大白痴。

叹一口气,怎舍得怪他?

他们之间,他是付出最多的一个。

幸好是你情我愿,就没什么好计较了。

下了楼,意外地发现小槿在客厅里与仆佣们一派和乐融融,见了她,立马摆出一副警慎模样。

隋意在心中暗叹一口气:这小姑娘,永远搞不清现实。

漠然地远远走开,她一回头,看一看小槿那一身粉白洋装和公主头,唉,送她一座城堡也好,她还能在别的地方生存吗?只是,彼此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喂,我们搬家吧,这地方给小槿住,仆佣也都留给她。”隋意削个苹果,往羽山秋人口中一塞,开口建议道。

“随你。”得之不易的好待遇,羽山秋人眉开眼笑地大啃,全然不在乎。

算你聪明。

隋意高兴地凑过去,往他手中的苹果狠咬下一口。

“喂,你抢我的——”羽山秋人话未说完,见隋意衔着苹果,并不咀嚼,只让它外露出一块,引诱地对着他的唇。那样子,妩媚十足。

他勾起一抹邪笑,从善如流地凑上前去。

“喂,你当时为什么娶我?”

一个多小时后,隋意躺在羽山秋人的胸膛上,问了一个她在意已久的问题。

她当时没钱没势没地位,貌不惊人,说羽山秋人暗恋她已久,趁机娶了她,打死她也不信。他当时只是个有恋兄情结的蠢男人而已。

“因为你当时没钱没势没地位,长得又一般,又不受老公喜欢,看起来就一副没前途的样子。我当时急着想找个老婆去应付那些老家伙,刚好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过得最惨的一个,我就顺手娶了你喽,反正你不会再惨到哪里去……”

说起他当时的“善行”,羽山秋人眉飞色舞,浑然不觉危险靠近。

“啊,你这个疯婆子,咬我干吗?!”

唉,白痴是白痴啊。

只是羽山秋人别扭地漏说一点,当时,隋意在江家那双沉静却略带讽意的双眸令他一见难忘。所以,当他要选新娘时,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便是那一双眸。

后来——

“喂,你可不可以换一个方式叫我,每次都是硬邦邦地叫‘羽山秋人’,听起来一点都不浪漫。”

隋意在美国学习半年多,耳闻目睹丽德对她众男友的各种称呼:蜜糖,甜心,宝贝……应有尽有,还很有创意:如我心上的那根刺,羽山秋人开始向隋意抱怨。

“那你要我叫你什么?小秋秋?”隋意不耐送他一个白眼。他对她都是喂来喂去的,有什么资格说她?

“不要!”羽山秋人立即否决。

想一想也对,知道对方在叫自己便好,隋意对他太甜蜜,他会不习惯。

“你答应陪我去埃及的,怎么又接了一个案子!”羽山秋人愤怒地大嚷。

“嘿嘿,干完这一票,我就是全美十佳律师不二人选,怎样,你老婆帅不帅。”隋意兴奋地对他媚笑。

也对啦,他老婆真的超厉害,而且,工作的时候另有一番魅力,令他常忍不住偷袭。怒火一下子平息,羽山秋人开始思考怎么开始袭击计划。

“生小孩啦,老婆。”羽山秋人撒娇的声音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问题,几个?”隋意回答得很阿莎力,扔几个小孩给他玩,他就会少烦她了。

苦恼降临。

羽山秋人认真思索男女比例和总数。

再加把劲,向那个魔女要求加薪去,她操他操得有够尽心尽力的。

多赚钱,生小孩就没有后顾之忧,生几个都没问题,也可以让这个女人收收心,多放点注意力在他身上。

所以,嘿嘿,在那方面,他也得多多努力才行。

再后来——

今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

二十周年耶,不是小数目,我有点不敢置信。

对这场婚姻,我刚开始就没期待这么多。

一个自私冷漠,一个暴躁无安全感,怎可能相亲相爱二十年?这是我自己的疑问。

在世人眼中,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是大型律所的合伙人,事业家庭兼顾的新型女强人。

他是羽山企业的副总裁,日本业界呼风唤雨的人物,是疼妻爱子的好男人。

我们有二男一女,皆是粉雕玉雕的人儿,是父亲处处现宝的对象。

这样的夫妻,这样的家庭,岂不是世人眼中的典范。

真相只有自己清楚。

我是隋意,自私爱虚荣的隋意,变不了,只是爱的对象除了自己、父母、弟弟他们,还多了羽山秋人和我们的子女。我的爱依然有限。

我还是喜欢沽名钓誉,喜欢各种浮华场面,热爱他人的赞赏。

骄傲又爱面子,只是,慢慢,在他们父子面前不觉得脸皮有厚薄之分的问题。

他呢,还是暴躁又不安。我稍一疏忽他,他就暴跳如雷,不惜向子女“哭诉”。

他仍刚愎自用,但已懂得不再以势欺人。有川事件让他吸取了教训,他虽然没说,但确实为此自责,幸好,有川现在重回业界——当然是羽山秋人将功补过的结果。

总算,他也懂得,他无权干涉他人人生。

倒也不是我们有什么正义心肠,只是为人的基本道理,还算懂。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满身缺点,一路磕磕碰碰相持走来,一晃是二十年。

婚姻,倒也不错。我得承认。

或者确切来讲,和他在一起的婚姻不错。

两个爱情白痴,也算修成了正果——当然,还属半熟之间,未来长得很,我还是不喜欢说永远。

写这么多,该总结什么有关二十周年纪念日的经验和教训呢。

我不知道。

只是每一天安心地在他怀中入睡,早上吃美味的七分熟牛排。

这不算什么经验吧?

那么还有什么呢?

只能说,幸好,我们两个爱情白痴,大家互不嫌弃。

就这样。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同类推荐
  • 亿万聘金:宝贝买一送一

    亿万聘金:宝贝买一送一

    第一次谈恋爱,以为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回头却发现自己居然只是一个备胎,失恋后去夜店买醉,不想却招人算计,阴差阳错下居然被人吃干抹净,最悲催的是谁吃了她的都不知道。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却发现一夜间倾家荡产了,走投无路下,一张契约书落在她面前情人契约,时效不限。日日苦受身心折磨,在重重打击之下她终于崩溃精心谋划终于逃离,可是冤家路窄又相撞“饿了我这么久,还没喂饱就想逃……”她坦然的面对,妩媚一笑伸出手道:“要喂也可以,一次一亿。”
  • 爱成殇

    爱成殇

    夏娃站在病床前,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姐姐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找出谋害姐姐的混蛋,一定要报复那个谋害姐姐的混蛋,为姐姐报仇。于是,一张残缺的照片,一个英俊的有些不真实的,如神一般被众人敬畏膜拜的男人走进夏娃的生活。刻意的接近和看似无心的勾引,逃避与追逐的游戏其实是一个二十岁女孩儿得复仇之剑。爱恨纠缠中,夏娃本以往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只是到了后来,蓦然回首爱已成殇。
  • 夏之飞鸟

    夏之飞鸟

    在最美的年华相遇,承诺携手一生,从旁若无人的童话世界,坠入了气象万千的人间。一路上,既有旖旎的风光,也有骇人的险恶。人心多变,还要不要一起走?还能不能走下去?
  • 绝世宠溺

    绝世宠溺

    一遭绑架,让平凡的她至此走上离奇的道路。跳下悬崖都没死,是不是会有很大的后福?年幼的初见,埋下日后的情深,精神险些崩溃,却因祸得福获得诡密力量似水长流爱,绵绵无绝期。
  • 盛世宠婚之豪门夫人

    盛世宠婚之豪门夫人

    失恋、失亲,再加失业、失窃的她遇上了他,一个也经历过一次失恋的男人!本以为就此别过,再不见面,不想去应聘竟然再次遇到,还糗事连连,但是他却录用了她,然后一步步攻陷她的孤城。
热门推荐
  • 飘香的红苹果

    飘香的红苹果

    多年前,刘启民用毛驴车拖回二百多棵苹果树,精心栽培,种出来的果子,竟然没人认识,销售不出去。他想尽办法,采用各种销售手段,历尽波折,终于带动了全县苹果的销售。从此以后,种苹果的人越来越多了,加上领导的重视,他们县最后成了苹果产量大县,奔向了小康。
  • 冷魅总裁:只为你失控

    冷魅总裁:只为你失控

    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相遇,相爱。七年前,她是刚辍学的打工妹,他是隐瞒身份的家族接班人。疯狂激情一夜后……一杯加料的水,让他沉沉睡去。醒来后男人冰冷疯狂的怒吼“死女人,你竟然敢跑――!!!”七年后――他是冷酷无情的商业之王。她是珠宝设计界的新秀。当她再遇上他……“停――夜总裁,我跟你不熟,请叫我Elva”她眼里陌生和冷漠。“睡过,还不叫熟?!”嘴角勾起邪魅诱惑的幅度,慢慢的朝躺在床上的她靠近。冷魅阴寒的他,只为她一人失控!但是一场隐瞒真相的骗局,一场精心编织的谎言,最后到底伤了谁的心,埋葬了谁的情!!
  • 那年夏天诠释回忆

    那年夏天诠释回忆

    往事如烟如梦,当一切都已平淡,有一种坚持留在心里,很多人,很多事,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却发现是一直没有忘记……十五岁的我们相遇也许就是一个错,一个不能阻止的错,我们等候著青春,却错过了彼此……虽然一切都会过去,但是在放手之前,想要抓多紧,就抓多紧。到最后那一刻才知道原来妳早已进入我的心,到分开以后才懂得,告别真的很苦涩。李民熙,我喜欢你的内个夏天始终只能成为回忆……
  • 现代人时尚生活丛书-名医偏方大全(下)

    现代人时尚生活丛书-名医偏方大全(下)

    时尚是人类社会活动发展的必然要求,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是经济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人类生活新的需要出现的必然结果。经济发展和思想开放,为时尚生活的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
  • 超级少爷

    超级少爷

    龙轩,一个孤儿,由于天资聪颖,俩岁那年被一个隐世高人收养,学医练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十二岁那年,师傅由于不久于人世,强行逼迫龙轩下山闯荡。下山后的叶凡飘洋过海,来到遥远的欧洲,利用六年的时间,一手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神话腾龙集团,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功黑甲,成名就后,龙轩有点身心俱疲,毅然回国准备过一段平凡的生活,回国后,龙轩真的能如愿吗?面对不断的艳遇,权利的诱惑,世俗的偏见,龙轩该如何面对?是选择平凡的生活还是傲啸都市?是隐居山林还是登上巅峰?所有的一切都等待着龙轩去抉择。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龙轩耳!
  • 幸福秘籍

    幸福秘籍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但是,我会陪你到最后。
  • 冷傲狂妃:王爷太难缠

    冷傲狂妃:王爷太难缠

    刚开始希望有人支持……‘’好疼,真特么疼‘’被炸弹炸的疼,被自家的炸弹炸的更疼……更难过的是原主居然是个病秧子,,哼,我命由我不天,,认了个师傅,靠,这不就是前世坑劳资请他吃饭的那个臭乞丐么??说什么命里有此一劫,,,,看我不整死你,,,那个男人,实力强大,确偏偏看上了她,把兵法用在了泡妞上,也没谁了,,,(男女身心干净,腹黑,看谁更黑)
  • 坏蛋本色

    坏蛋本色

    中了一亿元,改变了王小兵整个生活。且看好色的王小兵有钱后如何坐拥青春可爱的班花、诱惑性感的老师、美丽的家庭教师。请大家收藏!推荐!一个收藏和推荐多更一章!
  • 畅行天下的女人口才书

    畅行天下的女人口才书

    作为女人,如果你没有骄人的外貌,也不要为此耿耿于怀,你完全可以通过不断修炼、完善自己的口才,来为你的美丽加分,为你的魅力加分!《畅行天下的女人口才书》,就结合女性的心理特点、性格等不同方面来为女性诠释不同的说话技巧。本书告诉你如何掌握必备的说话技巧,告诉你怎样做一个优雅、美丽、自如的幸福女人。
  • 你是我所迷惘的

    你是我所迷惘的

    这本小说是我写的第一本,它是我好几个日夜兼程完成的书籍,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也别喷,毕竟是尊重的基本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