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3章 叫我一声姑奶奶

我说一点皮外伤,不妨事。

坐下来,斟满茶水,我喝了一口又笑着说:“如果这世上再多几个像厉小姐这样的女人,那就太好了。”

厉飞花微微蹙眉道:“恩?怎么说?”

我说厉小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又拥有超群的聪明才智,实力强大,最重要的是帮人不求回报,我要是能多认识几个厉小姐这样的朋友,岂不是好事?

厉飞花忍不住一笑,说道:“赵杰,你太夸奖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希望兄弟盟变得更强,有一天能称霸整个沙洲市,到那时我们青阳会也受益匪浅呢。”

我知道厉飞花的意思,就说厉小姐放心,周亮绝非过河拆桥之人,如果兄弟盟真能有那么一天,我想就算把沙洲市一半划分给厉小姐,周亮也不会皱下眉头。

周亮就顺着我的话说:“不错,无论到什么时候,青阳会都是兄弟盟的朋友。”

厉飞花浅笑道:“只要有周帮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两位,喝茶吧。”说着,厉飞花就端起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红唇越显柔软。

周亮看了眼我,末了对厉飞花说:“厉会长,这次要不是你们青阳会帮忙,我兄弟盟即便能战胜狼帮,也必然要经过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无论如何,也得让我兄弟盟聊表心意。这张卡里有一百万,你先拿着,等兄弟盟的生意稳定下来,我再重谢厉会长。”周亮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厉飞花的面前。

厉飞花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卡,笑着说:“周帮主,你这样可就太见外了,我要是贪图钱财,就不会把狼帮那些场子交给你们。卡拿回去吧,我不可能收的。”

“厉会长……”周亮不知道说什么了,就下意识看向我,投来询问的眼神。

我看了看厉飞花,神色平静,沉吟几秒就笑着说:“周亮,既然厉小姐不要报酬,那你就把卡收回去吧,记着这份情谊,等厉小姐什么时候有需要的时候,再报答她。”

周亮听到我这样说,就只好将卡揣兜里,看着厉飞花说:“我今天把话撂在这,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厉会长有用得上我兄弟盟的事情,我兄弟盟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周帮主太客气了,呵呵。”厉飞花笑了笑,然后正色道:“狼帮虽然败北,司徒如烟带着残余部队投奔杨明,但这件事,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我收到消息说,莫可雯听到消息,也来沙洲了,周帮主,最近这段时间,贵帮一定要多加防备,以防司徒如烟报复。”

我怎么都没想到,莫可雯竟然亲自来沙洲了,看来她特别重视沙洲市,所以才对沙洲的局势这么上心。周亮先是一愣,接着就说:“厉会长,莫可雯是谁?”

厉飞花看着我,示意我来说,我就告诉周亮,莫可雯是省城一流家族莫家的后代,也是杨明和司徒如烟的靠山。

“那这个莫可雯岂不是很厉害?”周亮皱眉道。

我心想,莫可雯要是不厉害,杨明也不可能投靠莫家,对于她来沙洲这件事情,我们不得不重视。离开厉家后,我就去了尚家别墅,看望尚江龙。

郭香兰给尚文婷打了电话,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尚文婷也回来了,还买了些食材,一副要动手下厨的架势。尚江龙拉着我下棋,郭香兰就和尚文婷忙着做饭,不一会儿,尚江龙说身体不舒服,就去休息了。

我闲着无聊,就到厨房看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尚文婷没来得及换衣服,依然穿着西装短裙,长腿上穿着黑色丝袜,显得异常性感。

郭香兰见我走进厨房,就说:“小杰,你来帮下忙,我去看看你尚叔叔。”解开围裙,然后就走出厨房,尚文婷就拿着围裙帮我系上,边说:“那天的事情我都听我爸说了,谢谢你。”

她给我系围裙的时候,丰满的胸部都快顶到我的胸膛了,红唇娇艳欲滴,贝齿洁白整齐,真的漂亮极了。也许是错觉吧,我总觉得尚文婷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可到底问题出在哪,我一时间也很难说清楚。

我笑了下说:“还跟我道谢,太见外了吧。”

“嗯?是哦,我为啥要给你道谢呢?你救我爸,也是应该的呀。咯咯。”尚文婷一笑,双胸真的花枝乱颤,特别抢眼。我想忍住不看,双眼却不受控制似的,总是情不自禁地偷瞄她妙曼的身体,越看就越心猿意马,脑子里面不由得想到那晚香艳旖旎的画面,很快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反应。

我怕暴露,就下意识地撅了撅屁股,让下面的帐篷不再那么明显,而这个动作,却正好落入尚文婷眼中,微微一愣后,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脸上瞬间升起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的灯坏了,吃完饭你跟我回去,看能不能收拾好,不行就换个新的。”

我总感觉修灯是假,尚文婷应该还有其它目的,因为她连直视我的勇气都没有。女人真是个奇妙的动物,无论她平日里是理性端庄或者蛮横霸道,但凡是谈到性的时候,都会露出或多或少的羞涩。

难得看到尚文婷娇羞的模样儿,心里忽然有种挑逗她的冲动,就说:“什么体力活我都没问题,可修灯这种技术活,我是真不会啊。要不我帮你联系修灯的师傅?”

尚文婷就说:“我觉得不是很麻烦吧,你应该能修好,不用找师傅吧。”

我说我就算能修,也没有工具呀,还是得请专业的师傅。尚文婷听到这话,脸色立马就不对了,哼道:“那你别去了,我找其他人修就行了。喏,把这些菜洗了,仔细点,洗干净。”说着,将半盆择好的菜丢在我面前。

说变脸就变脸,真是防不胜防啊。

吃完饭,待了不久,尚文婷就准备回自己的别墅了,跟郭香兰打了声招呼就走,看都没看我一眼。郭香兰似乎察觉到我们俩有点不对劲,就笑着说:“小杰,你跟文婷一起走吧,这边晚上也不好打车。”

尚文婷不等我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我愣了下,只好追上去,准备给她低个头认个错啥的,可没想到的是,我刚走到车旁边,正准备上车时,尚文婷一脚油门到底,车子飞驰而去,我皱了皱眉头,只好灰溜溜地走出别墅区,只能走路去酒店了。

然而,我走出别墅区,就看到尚文婷将车停在路边,似乎在等我。

我心中一喜,赶紧走过去,但车门打不开。

尚文婷将车窗摇下来,气呼呼地看着我说:“赵杰,我发现是我这些天对你太好了,越对你好你就越不懂珍惜,我打算变回从前那样,让你知道姑奶奶也是有脾气的女人!想搭车吗?那就说你错了,再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就让你上车!不然……你就走回去吧!反正你武功高,按理说比一般人走得快。”

我凝眉说别闹了,快把车门打开,让我上车。

从这里走到市中心,再快也得一两小时,脚都得脱皮不可。

“谁跟你闹着玩呢,我认真的。快说你错了,再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就让你上车。”尚文婷撇着嘴,满脸不乐意的表情。

我哼道:“那我还是走回去吧。”叫她姑奶奶,门都没有,说完我就走了。

尚文婷则慢慢地开着车,保持跟我一样的速度,也不说话,就那么跟我耗着。我以为她很快就会让我上车,可走了一二十分钟,都没有让我上车的意思,我就拧巴着脸说:“好吧,我错了,让我上车吧。”

“你错在哪了?”她得意地看着我。

我就说我不该揣着明白装糊涂,让您老人家脸上挂不住,下次不敢这样了。尚文婷说:“光认错怎么行,你得补偿我。”

我一愣,扬眉道:“喂,你别太过分,屁大点事,还要补偿你?!”看到车窗缓缓升起来,我赶紧又说:“补偿,一定补偿,你说吧,想让我怎么补偿你?”

尚文婷直接了当地说:“今晚跟我去,我就原谅你了。”刚说完,脸就红了,就算我再傻,也能听出她这话里面的意思,无非是想让我今晚陪她。

结果,就在我准备答应时,手机却恰好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莫可雯打来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恋新娘绝恋新娘紫竹君|现代言情素素,你好吗?是文风,是我,我终于回来了。如你所愿,我终于学有所成。我大学毕业了,可是我不能忘怀乡土,我更不能忘怀你。我终究选择回来家乡做一名实实在在的山村教师,我要让山里的孩子们都能上大学。你高兴吗?还记得,这一直以来都是你我的心愿,对吧!我们结婚吧……
  • 现世里现世里欧辰|现代言情平凡的长相,失败的阴影,自信禁不住无数次的焚烧,不安与多疑扎根在他内心深处,为了爱,她用尽全身懈数,造化弄人,天意何为?“坏蛋,你喜欢看我哭吗?”“我们的爱,就是两人手持一把刀,在对方心上不断刺,不断地刺,有一人感觉到了痛,我们的爱就完了。”“落桑,我回来了,属于我的,我回来了。”
  • 医生站好等我扑医生站好等我扑MFun|现代言情高中时期把懵懂的爱都给了纪仰的李歌,一场车祸后,两人相距一万多公里。李歌爱上将离的时候以为早已忘了纪仰,但他出现在李歌面前时,李歌的心轰然坍塌。将离说:“你喜欢哪个我,若你不喜欢我就放开我。”纪仰说:“你喜欢什么,我翻天覆地也会找来许你一笑。”爱的疯狂是纪仰,爱的透明是将离。
  • 超级女汉子超级女汉子俺叫女汉子|现代言情我本愿我们三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姐妹情深。可是注定的命运,却刺中我的软肋。复仇之矛俨然要锋利无比,踏出的第一步却要衍深,为了当初的愿望,不得不走上征程。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登顶。千年之恋?现代情缘?身世到底如何?真相又是在哪里?突来的异能是否碰巧?还是一场阴谋?深厚的姐妹之情是否能再续?
  • 神秘首席不放手神秘首席不放手红颜初|现代言情一份遗嘱,一张检验单,当一切真相大白,她拿着手里的怀孕诊断书。看着面前再熟悉不过的男人冷声讽刺,“这就是你要的结果?”男人冷眼回道,”对。“原来一切都是假象,她心灰意冷。之前男人对她的好,对她的宠溺,全是假的。男人要的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他陪在难产的小三身边,一夜之间,她却置身大火中,尸骨无存!他疯狂寻找,三年后再相见,她却变成了另一张脸,成为了好友的未婚妻。在她婚礼当天,他凭空出现,指着身下,那个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孩子,冷声道,“你的,不要了?”
  • 爱会疼才刻骨铭心爱会疼才刻骨铭心晓月当空|现代言情我期望这个故事能有杜拉斯《情人》般的绝望,温特森《守望灯塔》式的率性,以及她们本身所具有的传奇。在热带雨林绵密的雨水里,罂粟如野草般疯长。那些滴白的浆体里,含有的不止是欲望,还有绝望和死亡。明夏的一生就纠缠在这种欲望、绝望和死亡所编织成的命运之网里。只是,无论灯光如何摇曳,昏黄不变的是始终是藏在心底的那个人影。爱会疼,才刻骨铭心。就如李健歌声般: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隐约中你已浮现,一转眼又不见。
  • 恶魔的爱恋语恶魔的爱恋语墨子研|现代言情“哥,不要往下了!我们是兄妹!”“兄妹?刚不是你勾引我的吗?”她是他从小到大讨厌的拖油瓶,他内裤脏了她洗,他彻夜不归她帮他抗,他看*片她也必须坐在他的身边。没关系,她可以忍。但,她没想到十八岁成人礼那夜“哥,让我打掉孩子离开吧”“离开?小狐狸想学以前的老狐狸精拍拍屁股就走?”当真相浮出水面,当她心早已分不清爱的是谁她该如何是好?
  • 弃妇的随身庄园弃妇的随身庄园水果多多|现代言情丈夫的出轨,小三蓄意的报复,她淡定机智地面对不该到来的孩子,奇妙的空间开启人生新的旅程潜在的缘分众多的追求,她只想平淡度日命中注定的感情,面对现实与困难携手共度难关看女主如何摆脱自我约束一步步变强,收获属于自己的事业与爱情
  • 征服征服单飞雪|现代言情蒋恩美如果够勇敢,就该承认她心里爱的一直是广仁宇。广仁宇这男人就像她的魔咒,如果她是孙悟空,他就是束缚她的头箍,挣脱不了。曾经,他们因为错过相爱的机会,彼此折磨得厉害,就算她选择了别人,因为爱她,他坚持不肯放弃,惹到他就像被恶魔咬住,他的爱,她想要也要不起!直到现在,她的心里都还带着那个恶魔的齿痕,相处的一点一滴就像无形印记,留在彼此的记忆里,就算离开,她的心却像还被他掐着,想忘也忘不了。现在又落在他手里、受他逼迫当起他的管家,他说──“妳对不爱的男人死心塌地,放着真正爱的去痛苦。”这话真够力,狠狠批劈开她一直逃避不敢去想的问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夏夜晚风中夏夜晚风中舒笈|现代言情一次公司酒会上,蒋睿之重遇王涣,是再续前缘还是来斩断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