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0628300000393

第393章 :大结局

洛小小手里拿着一份紧急要赶的计划书,抬着头光明正大的发呆开小差。这也怨不得她,因为腿伤邱少麒都不让她出门,一点云南的美丽风土人情都没看到。这刚回来第一天,邱少麒竟然和他说中午约了刘立军吃饭,让她把该说的话‘好好’准备一下。

任洛小小再傻也知道他让她准备的是什么,那点小误会早在那天滚了几次床单后他就搂着她给她分析清楚了,他还呵着热气在她耳边一直问她“回来就像刘立军说清楚好不好?好不好?”天杀的,那种情况下,有哪个****能挺得住!起码洛小小就绝对挺不住,当下就猛点着头把她的少麒扑倒继续。

只是没想到邱少麒这效率也太高了一点,才回来就约他,要她怎么说!这要换在平时她还可以请丁丁帮忙,可是今天上午丁丁和郭丽丽被派出去和着主管考察了,得中午才回来呢,这可怎么是好!

时间就在洛小小的发呆和叹息中飞逝,她看着桌子上已经指到了十一点半的闹钟,耍赖的打算继续装死两分钟再下去找他。

心里刚默数了十二秒电话就响了,她死气沉沉的接通说了声喂,那端就传出了很冷淡很欠扁的声音“早死早超生,这个道理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快点下来,否则后!果!自!负!”

嘶……这中午了,光听他的声音就能冷的冻死人了,切,凶个p!我会怕你吗我!想我洛小小怕过谁!切切切!

要说洛小小活到这么大还活得挺好的原因,百分之八十得归功于命好,上帝刚给你关上一扇门马上就为你打开一扇窗的故事常常发生在洛小小身上。

这不,本来愁云密布垂头丧气的洛小小竟然一出电梯就碰上了刚刚回来的丁丁!洛小小立刻双眼饱含鸡冻的热泪抓住了丁丁的小爪子就往外走,丝毫不给反抗的机会。

到了邱少麒车上,她得意的冲他一笑,邱少麒淡淡的看了一眼丁丁,没说什么就发动了车子。

丁丁以为邱少麒又烦她破坏他们的甜蜜午餐,当下掰开了洛小小的手就要开车门,谁知道洛小小一直死死的抱着她不放:“丁丁我求你了求你了,快帮我想想待会要怎么和军哥哥说清楚!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丁丁一顿,挣脱出一只手来开了下车门发现被锁住了,猛地从后照镜里看向邱少麒,冷冷的说道:“我要下车。”

邱少麒毫无反应,丁丁突然急了,大力的扣着车门使劲摇晃,还用力的甩开了赖在她身上的洛小小:“我要下车你没听到吗?我说我要下车!”

洛小小向后倒,手撞上了她后边的门,她从来没看过这么失控的丁丁,一时之间吓傻了,也顾不上手疼了,赶紧去捅前座的邱少麒。

邱少麒见洛小小揉着手腕急忙转着方向盘把车停到了路边,冷冷的瞪了一眼丁丁,确定洛小小的手没有大碍之后才开口:“你不是想死心吗,看见某人为了别的女人黯然神伤,你不就更有理由拒绝他了吗。”

洛小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摆动着小脑袋不停的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终于看见丁丁放下了要开车门的手。

邱少麒微笑着回神摸了摸洛小小的小脑袋,然后重新发动了车子。这一路上,洛小小战战兢兢的,不敢再去惹丁丁,又忍不住一直斜着眼偷瞄。

下了车之后,邱少麒本是非常自然的搂着洛小小走,洛小小发现丁丁没和上来就想去找,她试探的去拉丁丁的衣角,发现她没反应后才放心的拉住了她的手往饭店里走,无奈邱少麒也死活不肯松手,结果就形成了三人拉着手前行的诡异局面。

刘立军看见邱少麒进来后就站了起来,看见了后面的人之后明显的顿了一下。

“真不好意思,刘大哥你久等了。”

洛小小转头看了眼笑的很妖孽很阳光的邱少麒,再看了一眼也算得上细皮嫩肉正太一枚的刘立军,心想邱少麒你怎么就能这么不要脸的叫大哥呢……

邱少麒紧搂着洛小小在刘立军的对面坐下……这么一来,丁丁就只能坐到刘立军的旁边了。但是她没有,而是把椅子挪到了洛小小的旁边,也坐在了刘立军的对面。

邱少麒明显的看见了刘立军眼中的落寞和伤心,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呵呵,这枚最大的情敌解决了!

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亲了洛小小一口,然后搂在怀里,在洛小小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快说”。洛小小红着脸揉了揉发痒的耳朵,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邱少麒早就预见到了这个结果,笑眯眯的对刘立军开口:“我们今天约你出来是有喜事要告诉你,我和小小准备要结婚了,刘大哥会祝福我们的,是?”

洛小小一惊,什么?结婚?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刚要抬头问邱少麒就被他又重新压回了怀里:“正好今天丁丁也在,我和小小打算拜托你们当我们的伴郎伴娘呢,可别拒绝,来,我们四个一起干一杯。”说完就举起了桌上的两杯酒递给了洛小小,顺便附赠了一个你敢再多废话一句的阴冷眼神,瞬间秒杀了洛小小,乖乖的拿过酒喝了一口。

丁丁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抢过了洛小小没喝完的酒再次喝光:“我家里有些事,最近我可能要请长假回老家,你们的婚礼我帮不了忙了,小小,对不起了。这两杯酒我干了,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后潇洒的起身离开,剩下的三个人,一个没回神儿呢,一个一直盯着离开的方向然后突然起身追了出去,一个露出了高深莫测的会心的微笑。

直到出了餐厅,洛小小才明白过来,挥着小拳头攻击着邱少麒俊美的小胸膛:“谁答应你要和你结婚了!净瞎说!讨厌讨厌!”

邱少麒任她捶打了一会儿,然后看准时机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弄得她重心不稳跌到了他身上,然后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难道你不喜欢我?”

洛小小最受不了他在耳边吹气了,顿时就酥了软了,变成了一付甜腻腻的小嗓音:“不是……”

继续吹气“难道你和我不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

“不是……”

拼命吹气“那还有什么问题,我们这就订机票去你家拜见岳父岳母大人,老婆!”

“好……”

后来的后来,洛小小还没倒腾清楚怎么回事就成了少妇,然后又糊里糊涂的就生了宝宝,总之,人生一切的规划都顺着某人的心思,丝毫不差……

其实,幸福就是这样简单,不必像曲流苏和冷凌风那样轰轰烈烈,不必像钟天墨和夏斐儿一样纠纠缠缠,更不必像陆卓瑜和尹离儿那样算算计计,就这样简简单单就好,对于邱少麒来说,这就是一生中最大的幸福,看着再次大着肚子的自以为御姐,其实却迷糊的小女人,他开心地笑了!

(全文完)

同类推荐
  • 宅女相亲记

    宅女相亲记

    一个宅女相亲的故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见遍世间男子之奇葩,在苦海里奋力挣扎。最终能否到达爱情的彼端?
  • 给个橙子你尝尝

    给个橙子你尝尝

    成橙用水泼向对面的男生:“你这哪是相亲,变态,滚远点!”对面的男子眯起眼:“相亲而已,只不过是个过场,目的不过就是结婚,成小姐似乎对傅某有很大的成见呀!"说罢,绕过桌子走向对面的成橙:“成小姐,你是不是该和我道个歉呢?”成橙一把推开他:“道你大爷,要不姐给你擦擦。”她手一伸,拿过桌上的纸巾往傅言希脸上胡乱一擦,拎起包然后逃之夭夭。傅言希看着逃走的背影,脸色黑了下来,又看看身上的水,无奈的笑笑:“成橙,我不会放过你的!”
  • 黑色天使李雨
  • 小野菊

    小野菊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会经常做一个梦,在梦里我会看见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在一片死气干裂的土地上站着一个漂亮大姐姐,大姐姐对面站着一个大哥哥,大哥哥表情惊慌,而大姐姐的表情好甜美、也像是幸福。在他们的身后的远处有一座小土堆.梦做到这里不会多也不会少。
  • 豪门机长:盛宠之千金空姐

    豪门机长:盛宠之千金空姐

    他是町盛航空英俊帅气的机长先生,町氏的唯一继承人。倾慕他的美女无数,却从没有一人入的他眼。她是名门权贵之后,町盛航空的最美空姐。却始终守着一颗心,念念不忘着一人。爱情没有如果,彼此相遇的那一刻,注定沉沦。
热门推荐
  • 命之劫

    命之劫

    ——————求关注,求推荐,求支持————
  • 不空罥索心咒王经

    不空罥索心咒王经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奈何宝宝太强大》

    《奈何宝宝太强大》

    6年前她强了他,一届神偷销声匿迹。6年后两个小神偷问世,和爹地过大招。
  • 末代龙裔抓根宝

    末代龙裔抓根宝

    当无秩序状态出现在世界八个角落。当铜色巨塔走动,时间洪流重塑。当三大圣神陨落,红色巨塔颤动。当龙裔皇族失权,白色巨塔陷落。当雪色巨塔崩裂,无主大地淌血。吞世者于是苏醒,命运巨轮将由最后的龙之裔转动。——————《龙裔之书》我,最后的龙裔,将这个世界拯救。
  • 青春尽情洒脱

    青春尽情洒脱

    繁华落尽,只剩青春在辉煌飘逸。请看我们如何尽情挥舞青春。
  • 丞相大人,吉时已到快来拜堂

    丞相大人,吉时已到快来拜堂

    沐音音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女侠,因为她曾经凭蛮力举起过一只名为“大名”的鼎;叶丞香是吴国“赫赫有名”的丞相大人,因为有一次皇上无意中看到了他的名字,大吼一声:“有个性,朕喜欢!”花灯会上,凑热闹的沐音音一眼就看中了台上侃侃而谈的丞相大人“这就是我的菜啊~”
  • 唐宫玉色

    唐宫玉色

    十年宫闱生活陪伴的是母亲的冷宫青灯,出宫的缘由源于被追杀。辗转中回到根本没有记忆的皇宫,她们享尽荣华不落隆恩正浓,而他们沧海桑田却依然孜孜不倦。众言,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换的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而从千年前重生而来与各位从不曾遇见,众嫔:为何你姗姗而笑却步步紧逼;众美男:莫放电,不来电。
  • 豪门霸爱:傲娇总裁赖上前妻

    豪门霸爱:傲娇总裁赖上前妻

    “这份合同签了,我就帮你。”“好,离就离,反正你的心不在我夏琳身上。”在那之后,苏子轩却在初恋和前妻夏琳之间选择了前妻夏琳,“苏子轩,你给我滚!”“好啊,我们来滚床单。”“我们已经离婚了!”……“放过我吧,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苏子轩。”“谁说的?这才是开始!”
  • 跟随勇敢的心

    跟随勇敢的心

    记住一些词,记住一些人和书的名字,会有助予生活。谨以此书纪念那些“透过眼前浓雾而看到了远方”的人。他们曾携着电、裹着雷,闯进一个青年不眠的思想之夜:为反乌托邦咯血而死的奥威尔;战争中当逃兵的“德国良心”伯尔;苏军炮塔下镌写“布拉格精神”的克里玛;见证俄罗斯伟大精神夜晚的巴纳耶夫;与精神“鼠疫”殊死搏斗的加缪;替百万亡灵起诉“古拉格”的索尔仁尼琴;孤独讲述“人,岁月,生活”的爱伦堡……稿纸的背后,是流亡、牢狱、枪声,是过早逼近的坟墓和匆匆竖起的纪念碑。
  • 快枪手

    快枪手

    著名的快枪手马林,在腊月二十一那一天回到了靠山屯。马林回来了,他要在腊月二十三那天,大张旗鼓地做两件事。第一件事他要先休了秋菊,接下来要名正言顺地再娶一回杨梅。秋菊走进马家的门坎已有些年头了,那一年秋菊才十二岁,马林十岁。马林和秋菊圆房那一年,马林十六岁,秋菊十八岁。也就是在那一年,十六岁的马林离家,投奔了张作霖的队伍,当上了一名快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