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3章 全文完

上车,他把装着小笼包的纸袋子递给她,“买了你最喜欢的口味。”“你不吃吗?”

“时间有点赶,我送你去公司。”

“可是你还没吃早餐呢。”

他偏过头,看着女人的脸一会儿,唇勾了勾,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我送完你再吃。”

米悦当然不同意,她从纸袋子里拿了个小笼包出来,亲手喂到他的唇边,“吃一个,你的身体需要补充营养。”

盛西爵看着她的眼睛,没说话,低头咬住,然后顺着她的意思吃完了。

刚要发动引擎,第二个又送到了她的唇边,“一个太小了,再吃一个。”

他望着她,再度吃了下去。

第三个果然又喂了过来。

这次他没吃了,“米悦。”

“太小了,最少吃三个才行。”

米悦见他不动,一双黑色的深眸就这么盯着自己,不自觉的就脸红心跳,忍不住软着嗓子撒娇,“最后一个了,快吃。”盛西爵张口,两口就吃完了。

她又抽了张纸巾出来替他擦着嘴,“还吃吗?”

他捏了捏她的脸蛋,低笑着道,“自己吃,傻兮兮的。”

说罢他就回到了驾驶座上,拿着矿泉水瓶拧开喝了好几口水,放回去后就发动引擎,倒车。

米悦觉得吃三个虽然不多,但也算是垫了垫肚子,这才拿了一个喂给自己。

男人安静的开车,她安静的吃小笼包,直到吃饱后她才拿纸慢慢的擦拭着自己的唇,再从包里拿出化妆镜补了补口红,然后状似随意的问道,“你……准备在纽约待多久?”

他的嗓音淡静而沉稳,“那边如果有绾绾的消息我会回去看看。”

她抿唇,但仍挡不住唇上翘起的弧度,明知故问般的道,“那你是准备在纽约定居了吗?”

他淡淡的笑,“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米悦咬唇,心头是按耐不住的欢喜,忍不住倾身凑了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故作一本正经的道,“你真乖。”

男人手握着方向盘,视线还是看着前面,低斥了一声,“在开车,别闹。”

她哦了一声,立马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歪着脑袋盯着男人俊美的侧颜,也没再说话打扰他开车,就只是这么心满意足的看着。

车停在公司的写字楼下,雨已经停了,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断断续续的有职员进进出出,不热闹,也不冷清。

盛西爵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看着她下车,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面上带着淡笑,“进去吧,你下班我过来接你。”

她一只手拎着包,另一只手扶上男人的腰,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好。”

男人低头笑她,“就你这么主动,还有我追你的份儿?”

米悦一听这才觉得她好像真的太主动了,完全忘记了昨晚说要让他追的事情,直接当成是在谈恋爱,而且是迅速进入热恋模式。

她撅唇,“那不行,我亲你是奖励你送我过来,你还是要追我的。”

他失笑,捏了捏她的脸,“有事给我打电话。”

她有些恋恋不舍,“拜拜。”

她转身往写字楼里面走,一直到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视线的尽头,盛西爵才回到车上,驱车离开。米悦在电梯里遇到裴子俊。

裴子俊看着她面如桃腮的脸颊,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心情很好?”

她依然只是那么站着,淡淡的回答,“是啊。”

裴子俊笑了下,“你答应跟兰登在一起了吗?”

她抬手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很快的回答,“没有啊。”

裴子俊眯了眯眼,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就算她跟兰登在一起,大概也没这么得甜蜜愉悦,估计是……那男人回来了。

电梯门开了,米悦踩着高跟鞋率先走了出去,裴子俊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直到电梯门差点再度合上,他才抬脚走出去。

米悦整个人都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只不过盛西爵住在酒店,暂时也没提要回米氏,她也没主动开口问,他既然说了会为了她留在纽约,那么其他的事情他应该也有自己的安排。

他的确有安排,之后的几天米家接连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

最初出事的是米蓝。

这件事情她还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吃早餐的时候看报纸才知道的,她咬着鸡蛋吐司,看着报纸上斗大的照片,正想着要不要给盛西爵打个电话,搁在一旁的手机率先响了。

她连忙拿起来看,但来电显示的不是盛西爵,而是……裴子俊。

她拧了拧眉,但还是擦了擦手接了电话。

电话刚通,裴子俊极端阴沉的声音就响起了,“米悦。”

她淡淡的,“怎么了?”

“米蓝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哦,你指的是报纸上说的,她跟人滚床单被拍到了见报了的事情?”

米蓝会出一轨,她真的挺没想到的,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跟裴子俊在一起的时候米蓝就喜欢他了,所以才会在他们当初分手后光速在一起了。

这几年……感情好像也不错?至少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当然,也可能只是她不知道,毕竟她没那个闲情逸致去关注别人的感情生活。

“米悦,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装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边突然就被挂断了,耳边只留下嘟嘟嘟的声音,米悦也没在意,搁下手机继续吃她的早餐。

吃完寿司后喝了一杯牛奶,起身去了客厅准备坐会儿就去公司。

拿着手机看手机,唇上带着笑还是忍不住给那男人发了条短信,“吃早餐了吗?我待会儿就去公司了,(╯3╰)。”

盯着屏幕等了一分钟都没等到短信,她嘟着嘴,不高兴的退出了短信的页面。

又坐了一会儿,正准备起身,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伴随着尖声叫她名字的女人的声音,“米悦……”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米蓝的身影朝她冲了过来。

那双眼睛里是她从没见过的尖锐恨意,整个人披头散发的,也没化妆,脸色憔悴得让米悦觉得很吓人,身上的衣服也不似平时那样合身。

挑了挑眉,米悦坐在沙发里,淡淡的看着走过来的女人,待她走近,才道,“堂姐,你这是怎么了?”米蓝走到她的跟前,一句话没说,扬手就是一个巴掌要甩过去。

米悦脸色一冷,毫不犹豫的截住她的手腕,冷冷一笑,“米蓝,你发什么疯?跑到我家里对我动手,信不信我让保镖把你扔出去?”

米蓝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她,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切齿的恨意,“你敢说不是你做的?你敢说不是你想报复我所以害我?你敢说那些记者不是你叫去的?米悦,你以为毁了我的幸福,我会让你好过吗?”

米悦觉得她这模样着实有些吓人,侧首看向一旁正不知如何是好的佣人,“还站着干什么,去叫个保镖过来!”

“哦哦,是,小姐。”

说罢连忙跑出了门。

这时她才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米蓝,冷声道,“米蓝,你少在这里乱咬人,我最近忙着恋爱还没空去管你那些破事,跟别的男人睡的是你,跑到我面前来丢什么人?”

又有脚步声响起,米悦以为是保镖来了,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裴子峻。

原本米家人就住在同一个庄园里,只不过占地面积广,距离也有些远,加之关系不好,所以几乎没什么来往。

她蹙起眉头,冷声道,“裴子俊你马上给我把你的女人带回去,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

裴子俊冷着脸,几步走过来扣着米蓝的手要将她拉走。

米蓝回过头看着他,原本柔美的五官现在狼狈得不成样子,眼泪把残留得没有卸赶紧的妆哭花了,双手又抓住男人的手,“老公,你相信,是米悦,是她陷害我……”她慌慌张张,连话都好似说不完整,“是她报复我,她在报复我们……”

米悦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报复,堂姐,我还真有点好奇,我在报复你什么?还是说你自己心里知道,错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亏心事?”

米蓝一滞,随即冷笑着道,“你不是一直觉得是我抢了你男朋友吗?”

“你在说笑?我谢谢你抢走他还来不及,我觉得我男朋友比你老公好了不知道多少啊,你哪里看出来我有这闲情逸致计较那些陈年烂事?”

她这话一说,连裴子俊都朝她看了过来,那眼神更是尤其的复杂。

米悦扯唇而笑,“再说,你跟别的男人睡也是我报复你?我把你绑起来了?”

米蓝冲她尖叫,“是你给我下药了!”

低沉的哂笑声自身后响起,“你确定你是被下了药,而不是老公不关心自己所以去喝闷酒,才酒后乱一性被狗仔逮了个正着?”

米悦抬头,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高大挺拔的男人,先是一怔,随即笑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长腿迈着从容不迫的步子,“过来接你上班。”

难怪他没有回她的短信。

他每晚会接她下班,但早上有时候来了,有时候没有,他来了米悦自然开心,没来她也没觉得有什么。

盛西爵走了过去,挡在了米蓝跟米悦之间,沉冷的眼神却是落在裴子俊的身上,唇畔勾唇明显的嘲弄的弧度,低低长长的笑着,“啧,当着全世界的面被戴绿帽子,这种滋味我没有尝过,裴先生尝了两次,也算是相当独特的人生体验了。”

裴子俊脸色一沉,一张俊脸看上去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盛西爵,米悦做不出来这种事情,是不是你?”

男人一手拉着米悦的手,另一只手摊了摊,俊脸上的笑轻而薄,低沉的嗓音格外的漫不经心,“就算是我,你们在这叫,能叫出个什么劲儿?”

他面上仿佛带着笑意,但眼睛里唯有深冷,“我出车祸到现在,可从来没有跑到你们面前嚷嚷什么。”

裴子俊冷冷的看着他,俊脸透着极端的压抑,几乎要扭曲。

盛西爵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即便握着米悦的手,侧首笑了下,“去上班。”

她点点头,安静的跟着他走。

走了几步,盛西爵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还在站着的两人,唇上的笑意很是莫测,“裴先生,你太太这么委屈,我建议你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到底有没有被下药。”

米悦清楚的看到米蓝刷的一下变白了的脸色。

车上。

米悦想来想去还是理不清楚思绪,索性还是问了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啊,告诉我呗。”

男人手握着方向盘,淡淡的道,“告诉你怎么出一轨?”

“你知道这些多,肯定跟你有关系,说说嘛,我好奇。”

他淡笑了下,“她出一轨的人又不是我,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她想了想,终于慢吞吞的问道,“五年前……是她给我下了药?”

“嗯。”

“那裴子俊知道吗?”

盛西爵淡淡的道,“我猜他是事后知道的,如果当初事情没有闹大,他说不定不会放弃你选择米蓝,而是借这个机会在你爸面前刷一次好感,但因为闹得太大,他受不住那个压力,加之米蓝跟你二叔诱一惑他,就有了他后来的结局。”

可能是事情过去得太久,她对当初那份感情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感觉,所以听到这个也没有很大的感觉,就是……

她抿着唇,低下了脑袋。

盛西爵腾出方向盘上的一只手,伸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不是说你已经救过我一命了,当初的事情扯平了吗。”

“那你觉得平了吗?”

“嗯,不如你今晚陪我,那就平了。”

说的好好的正经事,米悦恼怒的咬了他的手指一下,咬完后她才哼了哼,“晚上一起吃饭。”

他笑了下,“好。”

米悦到了公司,刚打开电脑就看到邮件提醒,她例行公事按标题扫一遍,觉得重要的点开,其他的交给秘书筛选。

最近的一封邮件的标题很简单,但异常醒目,就两个字,米觅。

她一怔,想也没想的点开了。

全都是关于她二叔的,内容繁多复杂,个人银行账单,录音,部分合同的复印件,其中有不少是设计到商业机密的。

她花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全部都细细的看了一遍,录音也戴上耳机都听了一遍。

震惊,但缓过来又不算是意外。

她正坐在书桌前理思路,手指都在微微的发抖,搁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是希尔夫人的电话,她很快的接了。

“发到我邮箱的邮件,你收到了吗?”

“是跟我二叔有关的那封吗?”

希尔夫人清冷果断,“看来你收到了,看完后准备临时召开股东大会。”

米悦想了想,“好。”

她原本想问需不需再准备一下,但转念一下如果二叔收到了风声,岂不是给了他准备的时间?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反正有这些证据,也足够了。

不过,她还是拿出手机,给盛西爵打了个电话,没有任何的玩绕,等他一接通电话就直接的问道,“举报我二叔的那份邮件是不是你发的?”

男人淡笑着道,“不是我。”

“嗯?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当然不意外,我跟他商量好的。”

“商量?谁?发邮件的那个人吗?”

“嗯。”

“谁?是你安排的人?”

盛西爵没回答,反问道,“你不去开会?”

“说完我就去,你快点说。”

男人有些无奈,但还是不急不缓的回答了她,“你爸一直不信任你二叔,很早就在他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只不过你爸在世的时候他很小心,没被抓住什么把柄,你爸过世后你带我回去,他也还是有顾忌,做事很谨慎,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直到一年前我车祸昏迷,他才开始按捺不住,这一年干了不少事,收集证据的是你爸安插的卧底。”

“我爸告诉你的?”

他淡淡的笑,“没,只是暗示过你二叔身边有他的人。”

“好,我知道了,晚上再跟你说。”

米觅这个人,虽然狡诈但也不缺能力,否则这些年也不会站稳了脚跟,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注重个人利益,且跟整个集团的发展相比,目光过于的短浅,只想着自己圈多少钱,会损失公司的利益也无所谓,********想着自己,除此之外,为人心性凉薄冷血,一旦米氏落入他的手里,米悦不知道会被整成什么样子。

这也是米悦的爸爸提防他的最大的原因。

那些证据都是板上定钉的,尤其是账单跟录音,米觅在董事会上基本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临时会议结束后,米觅在董事会原本的举足轻重的地位直接被投票剥夺了。

不仅米觅脸色难看,裴子俊的脸色更是难看到极致。

散会后,米悦跟米觅还有裴子俊是最后的走的,她慢斯条理的收拾东西,穿着修身正式的女士西装起身,低头微微一笑,“二叔不必这么气愤,您跟我爸爸斗了一辈子就输了一辈子,再输这最后一局,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不是吗?”

说罢,她面色冷淡的走出了会议室,助理跟在她的身旁。

身后响起了摔东西的巨大的声响。

傍晚,一下班她就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走人,刚出写字楼的大门就远远的看到停在下面的车,以及倚在车身上的男人。

他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再抬起头时就看到了踩着高跟鞋朝他走过去的高挑身影,勾了勾唇,就这么倚在车身上看着她走近,也没有说话,或者伸手拥抱,唯独唇上噙着几分若有似无的浅笑弧度,俊美的,带着薄薄的邪气。

一直到她真的走到身前,才从车身上直起了身,恰如其分的抱住了她。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抱着我。”

“是么,那不抱了。”

米悦嗔怒,“你真是……”

男人笑着,低头在她唇角亲了下,“这样够了?”

她傲娇的睨了他一眼,“这才差不多了。”

盛西爵拉开了车门,“上车。”

米悦没多想就弯腰上车了。

车开了好一阵,米悦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太对,“你怎么越开越偏啊,不是要去吃饭的吗?”

“嗯,是去吃饭。”

他这么说她也没多想,大概是什么开在比较偏僻的地儿的餐厅吧,比较浪漫比较有格调,虽然她觉得这种地方基本只可能她知道。

直到车子开入了一个别墅区,米悦才怀疑这地方根本不会有什么餐厅,因为一路过来都是别墅,她正想再问,车子已经放缓了速度,前面别墅的门已经缓缓的打开了。

她眨了眨眼,“这是你新买的?”

男人说的很随意,低低徐徐的,“你要是满意的话,随时可以搬过来。”

米悦,“……”

“你在邀请我跟你同住吗?”

“嗯,是邀请。”

“你邀请得一点都不正式,我拒绝。”

盛西爵笑了下,“行,下回换个正式的,不过我建议你过来跟我一起住,因为你二叔失业,堂姐闹离婚,鸡飞狗跳的,你家其他的亲戚也会轮番上阵来劝你。”

她想了想也是,想想米蓝看她的表情,和二叔摔东西的动静,估计得闹一阵,的确是眼不见为净,但又想矜持一下,于是道,“那我看你表现吧。”

车停在停车坪,男人道,“厨师在做饭了,趁着还没天黑,你可以到处转转。”

花园里种了很多花,有开花了的,也有没开花的,灌木也修剪得整整齐齐,正是夕阳落下的时候,柔和的橘色光线洒下来,像是被处理过的电影镜头,格外的美丽。

一颗老树下放置着一个秋千,她脱了鞋子扔到一旁坐了上去,手抓着绳子,晃荡来晃荡去的。

她以为恋爱是他陪着她的时候会甜蜜,可晃荡在秋千上才突然觉得,她一个人也可以觉得踏实而甜蜜。

一直到快天黑的时候,男人过来叫她吃饭。

她晃来晃去的,“盛西爵。”

“嗯?”

“你真的想我搬过来吗?”

他走到她的面前,单手插一入裤袋,深眸注视着她,一个字从喉骨深处溢出,“想。”

“那……你跪下给我求个婚吧。”

男人看了她几秒钟。

其实也就几秒钟,但米悦从来没有觉得这几秒有这么漫长,几乎是立即就改变了主意,正懊恼的想说点什么带过去,眼前的男人已经跪了下去。

米悦怔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心脏剧烈的加速,呆呆的看着他。

他脸上仍是淡淡的笑,唯独一双眼睛格外的深,像是要将人吸入进去然后溺毙,“sorry,没有鲜花跟戒指,但我能向你承诺,所有的以后都会对你好,爱你,嫁给我,嗯?”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象过这个场景,以至于从他单膝下跪开始,她整个人就呆滞住了,明明想做个合适的点头的动作,却半天没回过神来。

盛西爵抬头看着她的模样,瞳眸微微一紧,手指也蜷缩住了,只是面上仍然从容,“快要吃饭了,米悦,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她还是没动,人就傻傻的愣在那里。

男人做了个要起身的动作。

米悦那根神经终于被拨动了,俯身就赶紧抱住了他,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不准走。”

他低笑着道,“那你嫁给我?”

她甜蜜的道,“我不是已经嫁给你了吗?”

“不是盖章办了婚礼就能算。”

她眨了眨眼睛,主动的将自己的红唇印了上去,喃喃的问道,“那这样算了吧?”

男人反手扣住她的腰,反客为主的深吻了下去。

一直到夕阳最后一缕光线收起,晚霞灿烂。

end.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皆应是你皆应是你蠡旭|现代言情谁都不是为谁而活,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但是你可曾尝试过,一个人的青春,性格,甚至于人生,都是为了另一个人!我的一切,皆是因为你,我的好,我的坏,我的喜怒哀乐!皆因是你,悲伤不再悲伤,喜悦更加喜悦!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对于我而言,你是整个世界!你那么平凡,在我的世界里却那么的不凡!沙拉黑哟,别离开我!
  • 歌神在身边歌神在身边空心木|现代言情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以娱乐圈为背景,以豪门为衬托,歌神男主找回了失散十年的女主,一路相互扶持情比金坚期间爆出一连串错综复杂的豪门恩怨以及亲情友情爱情情仇交加的故事……这已经是本人修改的第三版简介了,简介无能掩面泪奔%>_<%
  • 重生豪门佳人重生豪门佳人紫玉萧|现代言情他为她打造黄金屋,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却在即将临盆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生活在一个最可悲的谎言里。死亡不是最后的结局,重生,才是较量的开始。
  • 思衿思衿露薇|现代言情宁子衿说:若是爸爸不死,或许我永远都没有妈妈;若是妹妹不死,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离开程嘉。可命运却从来都没有眷顾我,最在乎我的人都离我而去,而我在乎的人却永远都不能触及!程嘉说:我第一次见她们就分得清谁是谁,不用提醒,她们的区别太过于明显,一个眉目间是温柔和气,而另一个却是倔强与执拗。宁子衿,我永远的记在心里。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在最好的年纪与你在一起。宁子佩说:我有个高傲的姐姐,我不喜欢她。她抢了我的外貌,妈妈,还有我最喜欢的男生也也被她抢走了。
  • 一吻成瘾:BOSS的神秘妻一吻成瘾:BOSS的神秘妻楚韵儿|现代言情她为搪塞老妈只得被迫相亲,结果第一次见面就被霸道酷少拉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他对她百般呵护,疼惜万分,她以为真的找到了幸福,把自己的初吻,初恋,甚至第一次都给了他。然而,换来的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他与她的婚姻,只是为了让他登上总裁宝座?当繁华风景看透,他与她是否还能细水长流?
  • 谁把繁花开成诗谁把繁花开成诗雪初下|现代言情那时候,奥巴马还在美国一个小小的犄角旮旯里为他的总统梦而奋斗,丈母娘们还没有拉高房价,政府是为祖国和人民服务的;那时候,男人们都是纯爷们儿,女人们都是纯娘们儿,什么中性、伪娘、春哥和曾哥,都还是浮云;那时候,世界贸易组织刚刚成立并开始运行,国内的物价还没有像直升机一样嗖嗖的飞涨,祖国人民殷切盼望香港澳门的回归,神州大地形式一片大好;那时候……好吧,那时候,安市的方晴空才十三岁,平安镇的苏让才十二岁。
  • 重生之恬淡人生重生之恬淡人生北珩暮川|现代言情前世,她碌碌无为,看见父母那日益苍老的背影,有心而无力,最后车祸致死,她发誓如果可以重生来一次,她一定造就属于自己的辉煌;今生,她重生成婴儿,看她如何以不一样的路,走出不一样的人生。总之,这是一个平凡小女子逆袭成一代女强人,一个小白兔变成小狐狸并被大尾巴狼吃掉的故事。
  • 《警察故事之混蛋我爱你》《警察故事之混蛋我爱你》画儿晴天|现代言情作为警察学院最优秀的女警洛小晓被派查n市鼎鼎有名的洛氏集团……在调查中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使她落入杀手之中,而他,却在一次不偶然的邂逅之中遇见了她,然后又是一次浪漫她与他发现彼此爱上了
  • 你的言语是最美的承诺你的言语是最美的承诺梓梓梓梓梓夜|现代言情苏语诺说她这一辈子做过唯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相信了顾言城。顾言城说他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拥有了苏语诺的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在人生的道路中慢慢变化,而他却永远给改变不了那颗爱她的心。
  • 在一起爱下去在一起爱下去欺欺|现代言情曾几何时,我们都想着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恐怕这个答案要等到时光已逝,年华已老时,我们才知道时光见证的那份爱——在与不在。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会向往着一样东西——爱情。爱情就像是音乐谱一样,高低起伏,荡漾起心中的涟漪,有的让人兴奋,有的让人苦涩,要谱出一曲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的幸福,却是谈何容易。就好比玫瑰是爱情的象征,却也带着刺,有平淡,有疼痛,爱你亦是如此,那怕手已布满鲜血,还是要把它摘下来送到你的手中,让你我都能闻到那一抹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