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746700000053

第53章

第53章

“你……”紫月夜气愤的瞪着已经潇洒逃出他手心的轩辕宛陵,此刻他正坐在他平日里做的龙椅上,若无其事的翻阅着他的奏折。

“别这样瞪着我,你可不是我的对手,你很恨我,我知道,想杀我,我也知道,因为我也想杀你,也恨你。”轩辕宛陵抬起头,眼中浓浓的杀意,他原本并不是那么的想做皇帝,但是洛儿嫁给王爷,而他就算权势在高,终究还是不入她眼,所以,他要夺天下,这个天下本来就是他的。

紫月夜心一颤,意图想制造一些情况,好让外面的人进来救他,只可惜轩辕宛陵早已洞察了,冷声走到他面前,扬起匕首,速度极快的插入她的心口,然后拔出,紫月夜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只觉胸口一阵疼痛,窒息的瞪大眼睛,直直的倒地。

轩辕宛陵收好匕首,鄙视的看着已经死去却仍旧瞪大眼睛。

是你逼我的,紫月夜,别以为你可以杀得了我,我才是无敌的。

轩辕宛陵笑意盈盈的消失在皇宫内,丝毫没人察觉。

夜晚,李公公到了送宵夜的时间了,皇上刚刚才发完火,这会应该消得差不多了,手上端着一碗莲子羹敲了敲门。

“皇上!”里面无人应答。

李公公多敲了几次,还是没有人,立即推门而入,映入眼前的是,皇上倒在地上,瞪大瞪大眼睛,血从他金色的龙袍上流了出来。

李公公赶紧跑过去叫喊,颤颤巍巍的摸了他的鼻子。

断气了!

“来人啊,有刺客!”

门外立即涌入一大批御林军,只可惜还是无用,皇上早已死去,只留下一双瞪大的眼睛眼睛。

“什么,皇上遇刺驾崩了?”紫月翼正准备去看洛儿,却听见李公公急忙的禀告。

俊脸异常的寒,沉着脸赶紧朝宫里奔去。

洛儿在房间内照顾南宫玉,听到风声后,诧异爬满脸上。

究竟是谁杀了皇上,想起那个睿智温和的皇上,究竟是谁如此狠心。

“唔……水……”南宫玉喃喃的叫声将洛儿的猜测拉回现实。

洛儿连忙起身给他倒水,南宫玉喝完后又迷迷糊糊的睡了,大夫说他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会好。

洛儿这才放心的出来,原本打算去找紫月翼问问皇上的事,却不料他并不在府中。

想想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在家呢?

洛儿自嘲的低着头,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老是想着他?

无奈的摇摇头,洛儿转身出去了。

紫月翼在皇宫内主持大局,忙日忙外,大家都认定了他就是下一个皇上,所以他说暂时不继位时,众人也没有反对。

“龙俊,还没有查到什么线索吗?”紫月翼疲惫的坐在龙椅上,揉着疼痛的太阳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皇兄会被突然刺杀,而且找了几天都没有刺客的下落。

“没有。皇上一刀致命,速度快的惊人,毫无头绪。”龙俊也头疼,这是他见过最厉害的高手。

“那轩辕宛陵呢?”他打算找到他之后,将皇位传给他。

“也毫无踪影,消失了。”龙俊俊眉蹙的更紧。

紫月翼疲惫的想要抓狂,最近真的是烦心事多,皇兄的死毫无头绪,轩辕宛陵又找不到,难道真的要他做皇帝,他真的不想。

“王爷,你真的打算将皇位让给轩辕宛陵吗?”

龙俊淡淡问,他知道王爷不喜欢做皇上,要不然早就是皇上了,只是现在的情势,好像并不由他。

“嗯,龙俊,你再去查,我休息会。”紫月翼点点头,疲惫的说,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龙俊领命前往,紫月翼刚刚趴下准备休息就感觉到身后有人。

“谁?”警觉的叫道。

“是我!”轩辕宛陵从帘子后走出来,看着他疲惫的模样。眉头皱了皱,刚刚又不是听见他说想将皇位给他,他早就杀了他。

“是你!”紫月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怎么进来了,而且还在身后,那刚刚的话,他不是听见了。

“嗯,王爷不是正找我吗?”轩辕宛陵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眼中流露着狡黠。

紫月翼一愣,笑了起来,“嗯,你知道的,皇上死了,而你是父皇生前说的继位人。”紫月翼淡淡道,脸上没有多大起伏。

轩辕宛陵心里一荡,虽然刚刚听见他说了,但是现在再说一遍,心里感觉怪怪的。

“你真的要将皇位给我?”轩辕宛陵疑惑的盯着他,希望在他脸上找出一点点的破绽。

“嗯,怎么你不想当。”

“确实很想当,但是他们会肯么?”轩辕宛陵似笑非笑,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可还没有认祖归宗,终究不算是皇子。

紫月翼笑笑,“有什么肯不肯,皇位本来就是你的。”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轩辕宛陵笑了笑,他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第二天一大早,紫月翼就召集群臣,让轩辕宛陵认祖归宗,让他继承皇位,只可惜群臣意见纷纷,都不肯。

轩辕宛陵自始自终都是旁观,从未发言,有些大臣说,轩辕宛陵可以做王爷,但是却不可以做皇上,因为他不能臣服于臣。

总之不管紫月翼怎么辩论,最后,还是没有答应。

“本王说皇位是他的就是他的,你们难道想要忤逆本王不成!”紫月翼在朝上大声吼道,众人脸上各个不服,却不再吭声。

“好了,翼王爷,不要争了,我并不是想要皇位,我只是想要看看,王爷对我是不是真兄弟一般,想做我很高兴,王爷对我真好轩辕宛陵觉得这皇位我是做不得的,而且也没有这能力,还是你坐吧。!”轩辕宛陵一脸正色道,众臣立即朝他跪下,大喊万岁。

轩辕宛陵也跟着跪下,但是脸上那抹狠厉却仍然存在。

紫月翼尴尬的看着轩辕宛陵,没想到事情演变成了这样。

“那就给你封号吧!”紫月翼刚刚说完,轩辕宛陵立即就反对,“轩辕本是世外中人,不想不想做什么王爷,皇上收回成命吧,希望皇上做个千古明君。”

说着笑笑,紫月翼脸色尴尬,他的话为什么听起来有些讽刺,但是脸上却真诚,莫非自己侁己眼花了?

洛儿在休息,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来了一大对的宫女太监,抬着皇后的软凤架来接她入宫,说她已经是皇后了,柔儿也成了公主,绿丰公主也许配给一品御前带刀侍卫龙俊,封为忠义侯,其子龙溪泉为小侯爷。

洛儿就这样还没有弄清楚就被送进宫。

一抹白影悄然进了王府,在众人忙碌的眼皮底下悄悄潜入后院。

“怎么没人?”忽然想起什么,懊恼的赶紧追了出去。

洛儿被轿子抬着忽然一个纸团丢了进来,吓了他一跳。

“谁?”洛儿掀起帘子,却没有看见任何人。

打开纸团,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清晰地写在上面,字迹未干,是刚刚写的。

洛儿,轩辕宛陵要杀我,我先走了,你要小心,他不是善类!

南宫玉。

简单的几个字将洛儿的心打乱了。

他说是轩辕宛陵要杀他,怎么可能,轩辕宛陵上次还说他要杀他,只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进了宫,洛儿就被送进凤轩宫,在那里被一大群宫女太监伺候着,他们说皇上正忙。

晚上好不容易见到了紫月翼,看着他满身疲惫的走了进来,心微微颤动,原来并不是那么的恨他。

“洛儿,我……”紫月翼愁眉苦脸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洛儿关切问,自己的心又靠拢不少。

“明天我要出征,但你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还有些事情为摆平,他必须前去。

皇兄的案子有了眉目,而那个人却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哦,打仗吗?”洛儿问。

“嗯,等我好吗?”紫月翼忽然抱住她,留恋他的味道,好想不做皇上,好好地陪着她度过余生。

“只要你平安回来,我就答应你。”不知道为什么,洛儿总觉得他的话很让她担心。

紫月翼皱了皱眉,冰冷的表情上充满了无奈,还好洛儿看不见。

“好。”亲昵的抱着她,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

第二日,洛儿醒来之后,紫月翼早已出发,洛儿无事带着柔儿在御花园内游玩却听见宫女们怯怯议论。

说什么,轩辕宛陵宣战了,前皇上也是他所杀,这次皇上可能凶多吉少。

洛儿心一阵冰凉,赶紧上去问,“你们说的可是事实,轩辕宛陵真的杀了紫月夜,现在还宣战了?”

“是……皇后!”宫女颤栗回答,现在的皇后一脸怒气,吓得她们脚软。

洛儿连忙冲了出去,该死的紫月翼你欺骗了我,轩辕宛陵,你可恶,你也骗我!

白莲山上,现在已经是入冬季节,紫月翼带着龙俊和一队侍卫正盯着对面带着数千名精英的轩辕宛陵。

此刻他妖孽倾城的脸上全是杀气,没有昨日的风采。

没错,昨日他很愤怒,该死的那些大臣,居然反抗他,他今日就要名正言顺的杀了紫月翼,直接做皇帝,看谁还敢说,因为他是唯一的先皇血脉。

不但如此,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娶洛儿,他爱的女人。

“轩辕宛陵,你为什么这么做?”紫月翼冷冷的问,天气虽冷,却不比他冷。

轩辕宛陵冷冷一笑,”很简单,因为你们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所以该死的是你们,而我才是最后的王者。”轩辕宛陵说完,手一杨,没有多余的言语,后面的人立即冲上去厮杀。

轩辕宛陵也和紫月翼打了起来,两人都使出最大的实力,紫月翼开始只是接招,轩辕宛陵每一招都至他于死地,剑法残忍暴戾,让他心寒。

还好,他的武功也不是盖得,两人打着也能打得不分上下,刀剑无情,身边已经倒下许多尸体,有无头的,断臂的,也有被刀砍死的……

“轩辕宛陵,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一个狠厉的充满杀气的声音从天而降,一抹白影带着凌厉的剑法朝轩辕宛陵攻去,速度惊人惊人。

轩辕宛陵眼中闪过鄙视的笑,随即赶紧接招,两人过招百招后,轩辕宛陵以急速的剑法在南宫玉的身上一划,南宫玉身子被对半劈开,死的诡异而恐怖。

紫月翼心一惊,扬起剑朝他胸口刺去,轩辕宛陵连忙闪躲,却还是被他刺到,手臂立即涌出泉柱般的鲜血,白色的骨头也露出来,让人看了寒。

“居然偷袭!”轩辕宛陵声音极冰,眼神泛红,魔鬼似的盯着紫月翼,浑身散发着魔鬼嗜血的杀气。

剑法凌厉急速的劈来,紫月翼赶紧躲开这一招,龙俊看见连忙过来帮忙,却被剑气所伤,打伤,吐出一口鲜血。

“轩辕宛陵,你疯了!”紫月翼原本还不想杀他的,可是看见他早已杀红的眼,连忙使出十成功力,每一招都凌厉的很,轩辕宛陵没想到他武功居然如此惊人,被他刺伤几处,身上中剑几处。

轩辕宛陵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紫月翼闭上眼,冷冷道,“你走吧,别让我狠下心杀你!”

轩辕宛陵扬起一抹讽刺的笑,使出最后十成的内力朝紫月翼打去,紫月翼没有防备被打到悬崖边,龙俊连忙跟了过去,加入战斗战斗。

可惜龙俊武功不及紫月翼,打了一会就身负重伤,轩辕宛陵冷笑一声,使出一掌将紫月翼打下悬崖,龙俊想也没想,就吵紫月翼紫月翼伸出手,两人掉到悬崖下。

“哈哈……我终于杀了紫月翼,我是皇帝,哈哈……”轩辕宛陵恐怖的大笑着,背后一痛,一直箭刺入他背部,回过头恶狠狠的想要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却对上那双满是杀气,怨恨的眼。

“洛儿!”她怎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紫月翼!”洛儿大声的吼道,此刻轩辕宛陵的人早已被洛儿带来的人射杀,剩下的就只有轩辕宛陵。

“洛儿,我只是……”

轩辕宛陵想要解释,却被她阻止了。

“不用说了,轩辕宛陵,是我齐洛儿瞎了狗眼,居然会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洛儿气愤的捡过一旁的剑,眼神满是痛楚。

轩辕宛陵此时背部早已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极了,数千名侍卫正用剑对着他,随时都可以把他射成马蜂窝。

“洛儿,你要杀我吗?”轩辕宛陵眼神悲痛,看着她此刻的模样,自己好恨,为什么她还是看见。

“你杀了我的丈夫!”洛儿站在他面前痛哭,眼泪打在地上,却打痛了他的心。

“洛儿,你真的这么绝情?”轩辕宛陵手捂住胸口,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她为什么不放过他。

洛儿眼神迷茫,却坚定的看着他,“对不起,轩辕宛陵,这是你逼我的。”洛儿咬着牙,举起手中的剑狠狠地朝他刺去。

只是短短的几年,她和轩辕宛陵居然走到了这一步,紫月夜的暴毙,紫月翼的离奇消失,让她不再对生活报任何的希望。

既然一切都注定了,那么就该由她来结束。

轩辕宛陵眼神中流露的全是不解与恨,为什么,他为她付出了十年的光景,为她打下了万人垂涎的江山,她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一片痴心,为什么!

剑刺进他的心口,他苦涩的笑了,突然内力一震,洛儿就被震出好远,跌倒在地,口吐鲜血。

轩辕宛陵跌倒在地,双眼紧盯着跌倒在地的洛儿,眼中满满的深情,在他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他还是要告诉她。

他爱她,一直都是,从来都没有虚伪过,虽然他曾经伤害了紫月翼,杀害了紫月夜那都是逼不得已,他真的不是骗她的。

“我……真的爱你,从来都没有骗过你!”轩辕宛陵嘴角流血,跪在地上痴痴的说,虽然她杀他,但是他不恨,反而要谢谢他。

因为他能够死在自己最爱女人的手里,他很高兴,天暗了,乌云密布,异常的冷,轩辕宛陵开始哆嗦起来,身子越来越冷。

洛儿伏在地上,狼狈的看着他深情的双眼,内心原本浓浓的恨意渐渐冷淡,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越来越大。

为什么他还要说出来,洛儿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努力地站起来朝他走去。

“下雪了!”轩辕宛陵忽然笑了,妖孽般的脸此刻苍白如雪,雪白的衣服早已被身上的血染红了。

胸口一直在流血,他一直都在等,等她原谅他,等那句几乎不可能成为事实的话。

洛儿在离他一米处蹲下,看着他胸口不断流下的血,眼泪掉的更凶了。

“你……的眼泪……是为我而流的吗?”轩辕宛陵有些吃力的问,眼皮越来越沉,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洛儿哭泣着点头,扑倒在他身上,大声的吼道,“轩辕宛陵你为什么要爱上我这样的女人,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可惜白茫茫的大雪堆里,已经没有人回应她,轩辕宛陵闭上了眼,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他死了,死在自己爱了十年的女人手里,却死的那么开心,欣慰。

大雪里,一个瘦弱的女人抱着一个雪白的男人放声大哭。

一年后战争不断地紫月国终于恢复了宁静,短短的五年时间,已经换了三个皇上。

只可惜两个皇上已经死亡,而另一个名声赫赫的翼王爷却生死未卜,整个紫月王朝主事的居然竟是一个女人,齐洛儿。

御花园内,一名白衣女子站在那里,目光清远,背影孤独,整整一年,她都是这样。

自从轩辕宛陵死后,群臣簇拥她掌管朝政,替皇上处理朝政,她每次都忙到三更半夜,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却在这里眺望。

看着背影就让人特别的心酸。

“姐姐,进去休息会吧!”绿儿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旁,手里拿着一件狐裘大衣给她披上。

洛儿没有回头,淡淡的道,“绿儿,一年了,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身后的人身子一震,她也想知道,他还会回来吗?

王爷和龙俊是一起失踪的,她知道有一天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她没有想到会那么快就和他分离。

龙俊,夜晚自己不知道喊了多少次他的名字,每次都梦见他对她微笑,说会回来,让她等她,可是每次都是梦,惊醒后还是自己。

“我相信他会回来的。”绿儿眼神闪烁,她真的没有把握,但是她不想让姐姐这样,眼泪忍在眼眶内打转。

她好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她不能,她不能让姐姐为自己担心了。

“是啊,他会回来的,我们等!”洛儿淡淡道,他会回来的对吧。

绿儿没有吭声,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等,等到他出现的那一天。

“我们出去走走吧!”忽然洛儿转过身对她说道,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快一年了吧?

“好,要叫上他们吗?”绿儿轻轻问,他们是他们的孩子。

洛儿摇摇头,“不了,我们去走走就好。”闷在宫里太久了,出去透会气,等待的时间还很长。

绿儿轻轻点头,一旁的宫婢早已出去准备了。

洛儿坐在马车上,豪华的马车仅有几个侍卫在看守,这是她的意思,她不想太招摇了。

大街上恢复了热热闹闹的景象,人来人往,日子开始安定了。

洛儿和绿儿下了马车,一身便装的洛儿已经是成熟的贵少妇了,只是表情清冷些,让人觉得有些不敢靠近。

“姐姐,想去哪?”

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绿儿却无心去玩,脑海里全是龙俊的身影。

那是……

绿儿眼睛不经意的那一瞥,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赶紧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朝那个背影追去。

洛儿回过神,却没有看见绿儿的踪影。

破旧的庙内,一名英俊的男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凌乱的稻草堆里,旁边起着炉火,上面好像煮着什么。

“王爷,来喝药了。”龙俊小心的扶起那个男人,慢慢的帮他喂药。

“龙俊!”绿儿站在门口,声音微颤,不敢相信出现在眼前的是自己深爱着的相公……

听到那个久违的声音龙俊回过头,碗掉在地上,嘭的碎了。

绿儿泪不听话的滑落,赶紧奔向他,却看见他身旁的男子,那不是皇上吗?

怎么看起来伤的不轻?

“怎么会这样?”

“不要说了,赶紧想办法给我们找大夫,王爷伤的不轻。”龙俊示意她快点找人,绿儿赶紧出去,找了一个大夫跟了过去。

“怎么样,找到公主没有?”洛儿坐在御书房焦急的问。

“没有,”

“娘娘,公主回来了,驸马也回来了,还带着皇上!”侍卫兴奋地跑进来叫道,洛儿赶紧丢下手中的文件立即飞奔出去。

“翼!”

映入眼前的是,几个侍卫将他抬进来的模样。

“赶紧叫御医!”洛儿大声命令,自己则守在身旁。

原来那天轩辕宛陵只是把他和龙俊打入了悬崖,而他们命大的挂在一棵树上,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一户好心的农户救活。

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照料,两人的身子才渐渐好转,只是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他们遇见了伏击,紫月翼再一次受伤,而龙俊则带着他狼狈的回到城内。

本来打算等王爷伤势稳定后就去找人通知他们的,没想到遇见了绿儿。

幸亏这次受伤不大,紫月翼很快就恢复了身子,并且主持朝政,发兵剿灭了附近的大小国家,真正的稳定了紫月王朝。

“洛儿,这一次你不会离开我了吧?”紫月翼抱着她纤细的身子轻轻问,好不容易才来的重逢,他要好好地弥补爱妻。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洛儿含泪说道。

“那以后你都会依我吗?”紫月翼厚脸皮的问,眼神闪过奸诈的笑容,只可惜她看不见。

“会,全部依你!”洛儿满足的靠在他身上,贪婪的闻着他的气息。

“真的吗?”紫月翼忍,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嗯。

“那好吧,我们来造人计划吧!”

“什么!”

还没有说完,两人双双跌入床上,偌大的龙床上,只有疯狂拥抱的两人。

同类推荐
  • 梨花缘

    梨花缘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苏漓,在武功方面也不错,分分钟KO掉一群人都是简简单单的事,这样的大神还有什么理由不追?当然,慕容源是定不会答应的,“要抢本帝君的夫人,我会让你们死的很有节奏。”及笄时,苏漓身着大红广袖长裙,头戴钗冠,长裙轻如纱,大袖随着身躯的旋转,双手挥动竟成一道屏障。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苏东坡朵朵梨花结良缘。读者群:301548683,希望大家喜欢,有什么建议可以群上找我,猫猫会为大家奉上美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 缘断红楼之黛梦

    缘断红楼之黛梦

    红楼梦,梦红楼,不过是一场梦。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关于黛玉的梦。但凡读红楼,五内生出一股郁闷之气,长久不散,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一声——天下女子何等无奈。始从笔下,信马由缰,或许是另一个结局。
  • 顾氏嫡女

    顾氏嫡女

    顾溪鱼就是这么天真,不喜欢虚伪应酬,不喜欢顾全大局,学不会顺其自然,总觉得倔强和傲骨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恐怕永远改不掉了。老天永远是个后妈,家也破了,人也亡了,钱也没了。零下十二度的大嘴巴子抽在脸上,又冷、又疼的全套叫醒服务。*******且看书门小千金怎样蜕变成腹黑女,这年头jian人太多,慢慢虐!看完记得给熊大加个油!投个推荐票!要是打赏,哎哟喂,太不好意思了!滚来滚去······
  • 清情缘

    清情缘

    文章主角是个冷静干练的女孩,因为成长艰辛所以精通很多东西,在别人眼中像神一样的存在,又有谁能看到她曾经所受过的痛苦,和非人的教育?谁能看透她心中真正的情感所在!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在他身边,有谁能真正打动她,进入她的心里?是同样冷静的四四,还是不拘小节的十三,是温柔的八八,还是高傲的十四!是青梅竹马的子轩,还是俊美的九九?
  • 海兰珠的喜剧人生

    海兰珠的喜剧人生

    海兰珠从小便是呆萌呆萌的二货,和他从暧昧到相爱相守,以至于她黑化成了黑萌黑萌的二货……
热门推荐
  • 山西文学批评书系:走向民间与回归传统

    山西文学批评书系:走向民间与回归传统

    《山西文学批评书系:走向民间与回归传统》分为:文学综论篇;山西作家篇;美学与文学思想篇;重视原始文献提倡实证研究重说新文学史(代后记)几部分,主要内容包括:五四时期山西新文学发展概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山西抗战文学导论等,可供读者阅读学习。
  • 过年不回家

    过年不回家

    临近年关,许多人都在为抢回家的火车票而战斗着,然而身为农村打工仔的李辰却非常的淡定,因为他已经做好了过年不回家的准备,可想而知,等待他的即将是一个无比冷清凄惨的春节……但是,老天似乎喜欢跟人开玩笑,发生在李辰身上的一系列奇葩趣事,让原本冷淡风清的春节生活平添了几分阳光,多了一丝温暖,也让心灰意冷的李辰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
  • 无限都市的市长

    无限都市的市长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意义。我曾漫步于学园默示录之中,与丧尸共舞。我曾狩猎在佛杜那之内,恶魔也为之哭泣。我曾征战于乱世之间,一骑也可当千。我更曾穿梭于各个世界,将其攻略……
  • 西子大陆

    西子大陆

    葬帝海突现神谕碑,八天之主各怀鬼胎,皆欲借此机缘登临第九天,修成不世神王!在命运的车轮碾动之下,苏比本是天朝某三流大学的一名莘莘学子,却在一夜之间被卷入了这场撼动苍生、瞒天过海的传奇之中:跟他比资质?先天道体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个自杀的垃圾货色而已。(苏比:老大你又黑我!)跟他比功法?八天大帝眼红的神诀,他刚好就凑齐了八本!(苏比:继续黑……)跟他比美女?自打他有记忆以来就知道,有一种美女叫做别人家的老婆,真不知他这一世能否拱倒一颗好白菜……(苏比:给跪了!老大!我知道错了啊!)
  • 精灵幻想乡

    精灵幻想乡

    想象是人类对未知事物的追求,正因为有了追求才有了人类今天的一切,额,好像扯远了,正题:宠物小精灵,大家都很熟悉,什么?不知道是什么鬼~皮卡丘那个黄色小老鼠该知道吧,嗯!就是这样一部动漫,不少衍生出多部优秀同人作品,而本作,讲述的是一位少年,陷入了命运的漩涡,苦苦挣扎的故事,多的不说,一观便是
  • 快穿之炮灰攻略男神

    快穿之炮灰攻略男神

    古代杀手虞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作为一名杀手,她已习惯沉浮于各地,时而为花楼里的花魁,时而又为某府上的小妾等等,可后来她却死于自家主人的剑下,她不解也不屈,于是被某智障系统锁定开始了各个世界的任务,攻略男配或男主或反派,完成炮灰们的心愿~
  • 不朽星帝

    不朽星帝

    浩瀚宇宙,璀璨星河,那片广袤无垠的星辰大海,是人们终其一生的追求。权势,金钱,美女……那里都有。那里,有弃头颅洒热血的疯狂。那里,有俯瞰宇宙星河的野望。一秒桑田成沧海,万念情仇俱成空。唯有,热血不灭!
  • 芴动精彩人生

    芴动精彩人生

    被人强暴,整容后来到上海。百合网相亲,遇到渣男。第一次恋爱被伤的体无完肤的芴芴,在生下孩子后,决定为自己而活……
  • 落雨黎尘

    落雨黎尘

    十五岁的他惊恐的藏在角落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异能者”屠杀十五岁的她救了那个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他并将懦弱胆小的他带回了Lavilledele的孤儿院渐渐的他发现了这个孤儿院的惊天秘密,并成功丢失了自己的心经历了那么多的他,知道了真相的他最后的决择是。。。杀戮?还是。。。爱情?
  • 剑指苍穹

    剑指苍穹

    不灭的神话,一个强者的崛起,天下任我去,天道任我游!怒斥天下,马闯天涯,逍遥自在,这是他一生的追求!以我之神为天,以我之身为地,用我无尽的神力直指苍穹,这是他傲视天下的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