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5529100000042

第42章 践行誓言 忠贞一生——记贺怡

贺怡(1911—1949),女,乳名银圆,江西省永新县烟阁乡黄竹岭村人,出生于永新县城。贺怡是小女,很受父母的宠爱。1920年入永新禾川镇秀水小学读书。1922年夏,随姐姐贺子珍转入教会(基督教)在县城办的福音学校读书。从此,贺怡在哥哥贺敏学、姐姐贺子珍的帮助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留下了一首传奇的人生之歌。

(一)年少的激情与沉着

1926年,贺怡随姐姐贺子珍进入平民夜校学习,期间加入了共青团,成为永新县第一批共青团员。大革命期间,贺怡奉党的指示,加入中国国民党并担任县妇女协会委员。在此期间,她与有文化的姑娘们组成了一支名为“十姐妹”的演讲队。别看贺怡年纪不打,个子不高,但她却很有激情。她演讲的时候不但声音洪亮,动作富有力量,而且情感丰富,热烈豪放,很有感染力。贺怡常常手擎小纸旗,精神抖擞地登上高处,历数妇女受的压迫和歧视,号召妇女剪发、放脚、抵制包办婚姻、反对虐待妇女等,号召妇女勇敢的投入到革命中去。听演讲的妇女都很受启发和鼓舞。

年少的贺怡不但富有激情的一面,更有冷静沉着的一面。1927年7月,吉安发生了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政变,到处搜捕共产党人,吉安城阴霾密布。然而此时的贺怡却在四处寻找党的组织,最后几经曲折终于与吉安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党组织决定派她去吉安第四女中读书,以读书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在女中的日子里,贺怡冷静沉着,遵照党组织指示,一面在青年学生中宣传革命,发展党团员;一面还担任了秘密交通员。由于她积极的工作,她在学校发展了两名党员,成立了一个党支部,还发展了两名共青团员。

(二)临危不惧——运钨砂的船老板娘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毛泽覃、贺怡夫妇都留在赣南坚持斗争。12月,毛泽覃要率领红军游击队转战到闽赣边界去。一来是考虑到贺怡已经怀孕了,再行军打战不方便,二来也考虑到她的父母还需要人来照顾。所以,组织上便安排贺怡携父母孩子去赣州坚持地下工作。为此,陈毅特意让人准备了3条装满了稻谷还有钨砂的木船,到赣州卖掉后,就可以作为贺怡生活和工作的经费。同时,陈毅还找来担任过中央苏区总工会执委委员,家乡又是在赣州的王贤选,要他负责护送贺怡一行到赣州疏散隐蔽。王贤选向陈毅表示,一定坚决完成组织交给的重任,就算是牺牲是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把贺怡他们送到赣州。贺怡等都装作是送货去赣州的船上人家,毛泽覃将两位老人扶上船时安慰老人家说:“二老别难过,我们还会见面的,到赣州后,贺怡和大家会把你们安排好的。”随后和贺怡告了别,谁也没想到,码头一别,竟是他们的永别!

当贺怡的船行驶到距于都县城30多里的地方,遇到几条从于都开来的船,船老大说,于都城这几天风声很紧,码头加强了检查,保安团还派了几艘汽轮船在江面巡逻,对从“匪区”来的船盘查特别严。贺怡、王贤选听后紧急商议,为了确保安全,决定避开风头,暂不驶往于都。3条船就停泊在塘头这个地方躲了两日。贺怡寻思:这样躲下去也不行,能不能晚上开船,趁夜闯过于都?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贤选,王贤选认为可以,但要冒些危险。贺怡果断地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与敌斗争总会有危险的,干吧!”入夜,敌人哨卡松懈。当船行驶到于都县城江段时,已是大半夜时分,码头上除了几点鬼火似的油灯外,没有什么异常迹象,3条船顺流而下,顺利地闯过了于都这一关。

第二天下午,船便到了赣州码头。贺怡一行3条船刚靠近码头下锚,戴着赣州保安司令部袖章、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在一个军官带领下,上船盘问他们,并且还搜查出钨砂,就在军官青着脸要把船查封,把船老大带走的时候贺怡“哇”地一声哭起来,边哭边说:“老总呀,船上的货不是我们的呀,我们是给祥茂货栈运货呀,我们划船的可怜啊,不运货,就没得饭吃,你带走我们当家的,我们怎么活呀。”船上伙计也纷纷向军官说好话求情,一个伙计把事先准备的两个金戒指和一叠钞票塞到军官手中,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望老总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 那军官瞧了瞧手中的东西,脸色好看了些:“人不抓算了,据保安司令部命令,凡匪区开来的可疑船只,货物全部没收,不能通融。”原想变卖后作经费用的货物虽被没收,但幸亏贺怡能临危不惧,巧施妙计,才使一行身份没有被暴露。

(三)未雨绸缪——躲避敌人的追捕

天下起了蒙蒙细雨,贺怡一行乘坐的3条木船停靠在比较偏僻的城东磨角上码头。

王贤选首先到城郊的水西龙庄村找到哥哥王木生,然后二人一同折回城里西津路,按计划到福裕泰染布行找一个叫何三苟的伙计。何三苟是秘密党员,曾任赣州水西党支部书记。王贤选早就熟识何三苟,这是个可靠的同志,他的父亲在大革命时期因参加农会被反动派杀害。两人打招呼后,王贤选对何三苟说:“‘家里’来人了,请你去一下”。何三苟立即会意,同他们一起匆匆赶往磨角上码头。

望眼欲穿的贺怡,听到约定的敲打舱门的声响,急切地迎了出来。大家进到舱内,互相作了简单介绍后,贺怡从船上备用的竹篙缝里取出介绍信。何三苟飞快的展开,只见上面写有“胡招娣,共产党员,请妥善安排”等字样,并标有上级党组织的联络暗记。看完之后,随即把纸条撕碎,放在嘴里嚼成一团,吐进赣江。这时,何三苟尚不知道,“胡招娣”乃是毛泽覃的夫人、我党的重要女干部贺怡。几个人商量,先安排好住所,然后再接两位老人上岸。何三苟说:“王贤选、王木生兄弟在家乡影响太大,住在他家招人耳目,不安全。我家住石人前村,离城不远,但家里只有一间住房,也安排不下。我有个婶婶叫李金秀,是个寡妇,心地善良,家里正好有空房,待我先与婶婶谈好,就住在她家。”

何三苟第二天便把贺怡接到石人前村“干娘”家中。生性乖巧,口齿伶俐的贺怡,一见着李金秀便拉着她的手连声亲热地叫“干娘”。李金秀也十分喜欢,逢人便说:“招娣是我过去在于都时带的干女,她老家遭难,逃到干妈这里来度日安生。”

过了几日,贺焕文、温吐秀也被接到石人前村,从此一家3口就在李金秀家住了下来。

在与王贤选、何三苟几次秘密接头后的一个漆黑的雨夜,贺怡主持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会上,贺怡、王贤选传达了苏区分局和军区的指示,成立了地下党的支部,贺怡为书记,王贤选为副书记。贺怡根据自己以往在白区工作的经验,提出了开展地下工作的意见:以公开职业为掩护、建立秘密联络点、交通站;谨慎地发展地下党的组织;为有效地控制地方基层,掩护地下党的活动,要派可靠的同志打入敌内部,为游击队提供情报、筹措经费和物资等。同志们都非常赞同贺怡的意见,并且都感到这个“胡招娣”虽然年轻又是个女同志,却有着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大家又一起讨论了一些具体的计划和措施,一直到晨光微露,才分头散去。

正当贺怡、王贤选领导赣州地下党组织秘密开展活动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农历春分深夜,赣州全城戒严,荷枪实弹的军警破门而入,闯进福裕泰染布行,不容分说地把何三苟五花大绑抓了起来。何三苟突然被捕入狱,这不能不引起贺怡的高度警觉和忧虑。

她立即通知与何三苟有联系的人迅速转移,以防万一;并派人尽快了解何三苟被捕的情况。贺怡不顾个人安危,亲自找到何三苟的妻子谢任凤,叫她去探监,并教她怎样到牢房里去探口风。第二天,谢任凤背着小女儿哭哭啼啼前去探监。花了几块大洋,狱警才让她进去。谢任凤在监狱窗口前故意怨愤地高声对何三苟哭着说:“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呀?你要告诉我,我好请人保你出来,没犯什么事,可不能乱说呀!”

何三苟是个脑子灵活的人,一听老婆这样说,便推断是贺怡叫她来的,便说:“天晓得是怎么回事?给人家做伙计犯了什么法?你回去,告诉爹娘放心吧。”

谢任凤回来把情况告诉贺怡后,贺怡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下地来。她又通过安插在赣州保安司令部的人员了解到何三苟被捕的原委:原县总工会秘书长在广东韶关落入敌人手中,屈膝叛变,不仅供出了赣州染布行何光浇是共产党员,还泄露了毛泽覃的老婆可能隐蔽在赣州。何光浇本是何三苟在苏区时的化名,但这个叛徒只知何光浇,不知何三苟。韶关特务根据这个线索打电报给赣州保安司令部,保安司令部于是逮捕了何三苟。所幸叛徒跟何三苟从未直接联系过,更不知贺怡潜伏的内幕,敌人手上未掌握更多证据。贺怡立即把这个情况秘密告诉了牢中的何三苟。何三苟心中有底了,一口咬定自己叫何三苟,从来不认识什么何光浇,更不是共产党员。除了承认曾经替福裕泰到苏区做过几回生意,其余什么也不知道。何三苟任凭敌人严刑拷打,软硬兼施,死活不认账。

贺怡又派内线去做福裕泰老板的工作,讲明利害关系。店老板想,要是何三苟出了事,自己也难过关。于是找了商会会长和保长,一口咬定何三苟是他的老实伙计,三人一起去保安司令部求情保释何三苟,当然少不了送上几百块光洋的礼金。保安司令部对何三苟一案没有其他证据,立不了案,就准许保释了。

何三苟虽然出狱,但贺怡感到敌人既然已对他有了怀疑,对他和石人前村肯定会特别注意,她和何三苟以后不能不处处多加提防。果不其然,一天深夜,村子里突然响起嘈杂响亮的狗吠声,接着听到“快,快!”人的吆喝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保安队来了”。楼上的贺怡朦朦胧胧尚未入睡,忙起来从床下拿出一根长麻绳,在李金秀的帮助下,从窗口吊下去。贺怡伏在茅草丛里,躲过了敌人一次有目的的搜捕。贺怡清楚,敌人已经盯住了石人前村,这里不是久住之地了。

第二天夜晚,贺怡一家三口就秘密转移到了陈坑村。

(四)巧生妙计——运送药品和食盐

食盐和药品是游击队最需要而又最缺乏的,但敌人对食盐和药品控制最严。

一日,地下交通员又送来赣粤边游击司令部密信,要地下党组织想法弄一批药品上山。地下党的同志们已想方设法搞到了一批西药,但怎样把这批药品运出城,却成了很伤脑筋的难题。

正在这时,贺怡忽听到窗外一个男人叫隔壁的邻居:“大叔,还没起呀?还说赶早到城里收担粪水哩。”贺怡从中受到了启发,这里农村老乡有清早去城里收尿水、担大粪的习惯。早晨城门保安团岗哨松懈,如果我们的人装成去城里担大粪,把粪桶底做成两层,把药品放在夹层里,趁敌人早岗检查不严的机会,不是能把药品运出城了吗?贺怡心里一阵欣喜:“对,就这么办!”

贺怡秘密通知几个地下党的干部,商量了具体实施办法。事情很快安排妥当,经过这样偷运了几次,这批药品终于安全送上了山。陈毅知道了这批药品偷运上山的经过,夸奖说:“贺怡的这个鬼点子还真行!”

贺怡和同志们也想了很多法子为游击队运送食盐,经过几次失败,终于想出了一个运食盐的绝妙办法,先把棉衣放入熬好的浓盐水中浸透,让棉衣吸饱盐分,然后把棉衣烘干或晒干,派地下党员穿上这样的棉衣混出城。这个办法用了很多次,始终没有被狡猾的敌人识破。

(五)被捕后的坚定

1940年6月,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妇女部部长的贺怡在韶关活动时,不幸被国民党特务跟踪追捕。贺怡虽被捕,心中却很坦然,她暗中庆幸出门时身上没带党的秘密文件。国民党顽固派对贺怡进行了审讯,她一口咬定是小学教员,拒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是在日军占领南昌后,流落到广东韶关的。敌人对她施以酷刑,逼她供出广东省委和各地党组织以及她本人在韶关活动的情况。贺怡怒斥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日、真反共,是民族的败类、历史的罪人!她坚贞不屈,以共产党人顽强的革命意志经受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不吐半字,保住了党的机密。敌人不肯放过她,对她进行了长时间的折磨。她为了保持革命气节,决心牺牲自己,毅然把藏在内衣里的一枚金戒指吞进肚里。一时间,贺怡胃痛如刀绞,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昏死了过去。但是,生命往往会出现奇迹,贺怡没有死,她竟在不医不治的情况下生存了下来。后来,党组织将贺怡的情况报告给中央,周恩来极为关注,提出用俘虏的国民党将领把她换回来。贺怡出狱后,通过党组织安排,辗转来到了重庆。在“周公馆”里,周恩来接见了她。周恩来已知道贺怡被捕后坚强不屈的表现,热情地握着她的手说:“贺怡同志,你受磨难了。你经受住了考验,是我党的好同志。”

在贺怡同志的一生,有无数像上面那种与敌人斗争周旋的故事,也许它们没有战场上的硝烟滚滚、炮火轰鸣,但也时时处于千钧一发,命悬一刻的关节。看到一位女子,以她瘦弱的身躯,一次又一次地冲在前沿,那样视死如归,那样斗志昂扬,无不让人钦佩、崇敬。

她,与她所代表的无数革命先烈的高尚品质,将是永远的明灯,照人前进。

◆贺志斌、黄惠运 搜集整理

同类推荐
  •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前469年—前399年)是著名的古希腊哲学家。与他的学生之一是柏拉图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并称“希腊三贤”。出生于伯里克利统治的雅典黄金时期,死于雅典的败落时期。(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后的三十人僭主集团倒台后的时期)。出身贫寒,父亲是一名雕刻师,母亲为助产士。苏格拉底是一位个性鲜明,被人褒贬不一而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他一生未曾著述,其言论和思想多见于柏拉图和色诺芬的著作如《苏格拉底言行回忆录》。苏格拉底最后因触犯了当时权贵的利益而被冠以腐蚀青年思想之名被迫饮毒堇汁而死。他长期靠教育为业,苏格拉底的教学方式独特,常常用启发、辩论的方式来进行教育。
  • 名人评曾国藩

    名人评曾国藩

    曾国藩是中国近代一位倍受争议的政治人物,本书选取近现代史上五十余位著名学者、政治家、军事家对曾国藩学术事功进行评价的篇章,按照标点、注释、翻译、评析几个步骤进行编著,在本书所选录的五十多位名人中,有曾国藩同时代的门生故旧,有洋务派思想家,有资产阶级革命派思想家,有国共两党政治要人和学者。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对曾国藩的治军、治学、治家、为人处世、个人人格等作了不同的评价,带有时代环境和本阶级政治上和学术上的深深痕迹。本书作者在对原文进行标点、注释和翻译之后,又对每篇作了简要的评析。本书对于中国近代政治历史研究人员具有很高的学术参考价值。
  • 阎锡山回忆录

    阎锡山回忆录

    阎锡山是百年前辛亥革命时山西起义的重要领导者,起义于十月二十九日以突击形式攻击山西巡抚衙门,一举成功,遂推选其任山西都督。从此,阎锡山统治山西长达三十八年之久。而且,在风云变幻的民国历史上,阎锡山始终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 大探险家的故事(古今中外英雄伟人故事系列)

    大探险家的故事(古今中外英雄伟人故事系列)

    探险是人类对世界的许多重大发现的必由之路,是人类探索自然的一种天性。许多大探险家不仅对人类做出了伟大贡献,他们的精神对后人,尤其是对青少年更具巨大的激励作用。
  • 中国古代帝师传(中国古代名人传奇丛书)

    中国古代帝师传(中国古代名人传奇丛书)

    “帝师”一词,最早出现在《史记·留侯世家》:“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很明确,“帝师”是指皇帝的老师。本书从记叙帝师生平事迹入手,再现了帝王之师对历代帝王的教育、指导和辅佐,同时揭示了帝师以其亦师亦臣的特殊身份,对帝王决策的各种正面、负面影响之谜。展现给读者一幅亦真亦幻的历史画卷,道出一些亘古不变的历史发展规律。
热门推荐
  • 暮年花

    暮年花

    一封封神秘的信笺,打开了萧然寻觅自己的身世之路。面对男友的背叛,她选择尘封自己,选择离开。却不想,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终于开启了尘封的往事。却原来,她最好的闺蜜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妹。
  • 牧宋

    牧宋

    牧马者,蓄天下之良驹也!牧人者,驭天下之黎庶也!牧国者,统天下之万邦也!重生成九纹龙史进,不上梁山同样结交好汉,养马强兵强国,要力挽狂澜、驱逐外虏!有真实的历史,也有水浒的戏说;有兄弟间肝胆相照的热血豪情,也有与奸臣斗智斗勇的波谲云诡。
  • 绝世神帝

    绝世神帝

    “老子才刚重生,就面临被采补?”方麒有些无语,越级斩杀强敌之后,他竟破格被只有女弟子的堂口收为弟子。胆敢欺负众师姐?打脸!敢抢少爷的宝贝?先抢了你再说!什么,金手指居然可以吞阵法,吃灵术?这么逆天,原来老子浑身都是宝……
  • 妞来日方长啊

    妞来日方长啊

    “这位,我应该是称你叔叔呢,还是伯伯,还是大爷?”“叫我爷就行了,咱两谁跟谁啊!”辅导员发话说“散会!”终于散会了!“肖吏凯,你们真的只是老乡?”一标准的普通话;“不是,升级了,之前只是老乡,现在我是她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娘什么时候承认他是爷了!
  • 亲爱的,请回家

    亲爱的,请回家

    不管你如何躲避,命运总会在你人生的路口以它的方式与你不期而遇。幼年的苏梓榆第一次与白原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两个人的命运就彼此交织缠绕起来了。但经历了毁容,家破人亡,改头换面的苏梓榆再次归来的时候,白原还会记得她吗?一直陪在苏梓榆身边的萧修寒真的只是想帮她吗?
  • 重生之都市帝星

    重生之都市帝星

    他,灵天域巅峰强者.但即便他的实力足以威胁各个宗门,却依旧被各大宗门联手袭杀。生命终止时,他引爆异火与敌人同归于尽,却没想到意外重生都市。这是天意?还是巧合?一个个谜团,如雾般向他袭来。龙魂?帝星?他的命运将如何?为红颜,世俗界,风起云涌,为兄弟,古武界,血雨腥风!那么大时代来临,封印破碎,他又该何去何从?那么我便做这世界的守护者,入侵,踏足者,杀无赦!
  • 幻神之泣

    幻神之泣

    穿越次元与时间,异界女神降临于世与我们的主角陈轩相遇,然而为捕杀女神而来追来的怪物,现世除灵的神秘组织,所有的一切打乱的陈轩的生活,我们主角的未来将会如何,神秘女孩的身世又是什么,敬请期待《幻神之泣》!
  • 闻心道

    闻心道

    闻,心道;问,心道;问心求道,大道问心;一切只需无愧于心。闻道亦如问道;心之所向,百态人生;红尘滚滚,缘起缘灭;世间风云兮幻以真,天地无穷兮大道行。
  • 狐仙恋

    狐仙恋

    她叫娓儿,生下来就是九尾天狐,可幻化成人。他叫龙啸天,女娲后人龙氏一族,生下来就身负盘古之力。两人经历重重磨难,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却因为娓儿的身份被暴露,被天帝逐下仙界……此时又是仙魔大战前夕,娓儿为了保护龙啸天,疯狂的修炼……龙啸天被魔族冥王生擒,娓儿为了保全龙啸天,只身闯魔族,最后以自己的留下来换取龙啸天的自由……再次经历了生离死别,两人终究会不会走到一起,面对仙界的反对,人们的舆论和魔族的要挟,娓儿和龙啸天又何去何从……
  • 流氓女皇

    流氓女皇

    这是一个获美得宝的历险故事,一场群雄争雌的情场事件,一场算计与被算计、蹂躏与反蹂躏的过程,一株不断出墙的红杏的爬墙经历,一只兔子吃尽窝边草有趣传说,她,烟花三月下毒手却没有得手,仰天大笑出门去不愿再做蓬蒿杏,他,黑衣黑心,却屡屡被整,最后被整出了感情,他,白衣白扇,明正经暗腹黑,却假戏真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真情,他,苦苦的守候在前世的传说,却发现今生的一切都已改变,他,不断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答案是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