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2924500000072

第72章 未央宫的日子

我大大咧咧的坐在皇帝专属软榻上,喝着我最喜欢的太平猴魁,捻乐片小点心塞进嘴里,手里是关于德妃的资料。旁边的暖儿和彩霞一个看天一个看地,心里默念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一觉醒来景御天就去上朝了,想起昨晚还真是惊吓,虽然景御天每每被我气炸也说要杀了我,可是昨晚我却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杀气,他是真的对我起了杀心,为什么?我细细的想了一遍,总觉得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想不出来,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手中的那本小册子上,德妃本名周玉倩,乃左相周达之女,从小便是名冠京城的美女,后来进宫做了皇妃,身为一个日后必定会宠冠后宫,受尽恩宠的左相千金这没什么特别的,恨她的人想她死的人一定会没多的。

想到初见她时那个跋扈娇纵仿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再见今日她死了对于皇帝不过就是多了一个怎么跟她爹交代的烦心事,冷笑出声,心头一片微凉。人心之薄凉,究竟是可以到何等地步?

景御天你怪我不曾对你付诸真心,可这样的你怎么让人干用真心待你?我水漾漪不是个找虐的,就算是没有翊哥哥,对于他我也是敬而远之。所以,不论是真是假,我都不会有丝毫怜悯,这是你自找的。

来到这个异世,至今为止除了锻炼出了一个冷血无情,伤痕累累的我,在没有别的了,难道我来这里就是被人玩的,致这操蛋的人生!

想必过不了的多久陆思辰就会来询问我关于那天晚上我离开海天盛宴之后的事,身为一个神偷外加曾经的盗墓贼,面对被警察抓的次数可以说是无数次,但被抓还是第一次,如果不是政治面貌清白,老娘岂敢说是传奇,咳咳,低调低调。

祈公公弓着腰尖声道:“娘娘,大理寺卿陆大人求见。”

这么快!我和彩霞和暖儿对视了一眼,她们以一种“娘娘我们相信你”,“娘娘你赶紧上吧”的目光看着我。

我深呼吸强挤出一个笑容:“快请。”

一身夜斩白的大理寺正卿官服的陆思辰,眉宇只见总带着深然冷意,好像是一个判官,无情地决断着天堂还是地狱,可是眼角眉梢偏又带着快意潇洒,竹仙美人还带咱两也算是相识一场,我叫你一声陆兄,你喊我阳一兄弟,哥们拜托你了,就算是看出来也别揭穿我。

他看到我坐在皇帝的位子上愣怔了一下,躬身行礼朗声道:“臣陆思辰参见皇后娘娘。”

我用宫袖遮掩着小脸做娇羞状:“大人请起,赐坐,上茶。”

陆思辰看了我一眼,潇洒的甩袍坐下,优雅的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闭着眼睛回味了番,赞道:“谢娘娘赐茶。”

我笑着回他,心里在打着鼓,妈蛋,一年到头好不容易做件好事,居然还撞上了人命官司,关键是还不能说,反正他都要问,与其等他问倒不如我自己先说,就按照昨晚我跟景御天说的那样。

“想必大人此次前来是为了周德妃被害一事。”

他放下了茶杯看着我,目如寒星说:“据微臣调查,那晚娘娘的海天盛宴开始不久便离去了,命德惠淑贤四位娘娘代为主持。后来德妃娘娘觉得身体微恙也离开了,之后大家便看到了皇后娘娘出现在杀害德妃娘娘的现场。”

我微微错开了他的目光道:“这么说来本宫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不过人不是本宫杀的。”

他微征,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直接的说自己的嫌疑大,继而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镇定:“那么敢问娘娘,您那里离开海天盛筵之后去了哪里?”

“本宫去了赏风亭欣赏月色。”

“可有人可以帮娘娘证明?”

云冥峰可以吗?一想到那个自从拿了治河图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奸夫”,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没,就我一个人。”

说完就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对,他是帮我的人,又不关他的事为什么要把火撒在他的头上,温声道:“本宫意气了,大人见谅。”

他浅笑道:“微臣明白。真的没有人可以为娘娘证明吗?如果没有就算微臣愿意相信娘娘,娘娘也无法洗脱嫌疑。”

我看着他那双寒星般的美眸说:“本宫多谢陆大人,本宫会好好想想,看看有没有遗漏什么。”

陆思辰眸光一转道:“微臣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娘娘。”

转折!“大人但说无妨。”

“前些日子,找个出现了一个大盗,人称‘盗帅’,娘娘听说过吗?”

果然绕到这上面了,我放下宫袖第一次正面他:“本宫听宫女们说过,听说就连轩王爷遇祸,此人真是相当大胆。”

“果真大胆。”陆思辰看着我点头回道,“微臣听闻欧阳庄主又得一珍宝,娘娘你说那位楚盗帅会去吗?”

我讪笑说:“大人这是刨坑抓人?”

他眼里的寒星潋滟:“哪也得看她肯不肯跳?”

唇角上扬,双臂抱胸笑道:“如果坑边是位竹仙美人,说不定她就真跳了。”

果不其然,陆思辰听到我的话,眼里闪过疑惑,不可思议的打量了我一遍,之后他笑了,站起来拱手道:“大理寺还有事等微臣,微臣告辞。今夜,微臣就要会会那位唯一能够从微臣手中逃脱的盗帅楚留香。”

我斜靠在位子上摆摆手,今夜我究竟是去还是不去,不去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好歹我皇后的身份放哪儿,可我要是不去,总觉得后面有更大的陷阱等着我。

我轻轻的瞧着自己的脑袋,骂道:“水漾漪,你就是个当兔子的命!”

门口传来低沉悦耳的笑声,下一秒景御天就到了我身边,拿下我正在自虐的小手放进掌心,将我拥进他的怀中,笑声在胸膛这回荡着。

“朕的柔儿还真是只傻兔子,好生生的居然打自己。”

我不留痕迹的从他的怀里出来,刚好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心里突然的涌起了犯罪感,又躺回他温暖的怀抱,故意轻哼了声:“哼!你才兔子,坏兔子,居然偷听我说话。”

景御天抱紧了我,愉悦的说:“朕可没有偷听,只是刚到就看到某人在那里敲自己的脑袋。朕听说陆卿来找你问案了,怎么样了?”

“陆大人明察秋毫,反正我又没杀你那爱妃,想必是会还我个公道的,陛下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臣子。”

他点了一下我的额头,无奈的说:“朕相信思辰,但朕不敢相信你。柔儿答应朕,这几天哪都别去,乖乖地呆在真的身边好吗?”

景御天无奈温柔的语调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我的心房,说不感动是骗人的,那个女人对于一个如此俊美的男人能够抗拒呢?我唯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德妃、玲妃她们的下场,水漾漪此男太危险,交心就完蛋。水漾漪,他是害死翊哥哥的人,你对得起他吗你!记住你是为何而留在他的身边,能睡他但不能爱他。

掌心成拳,尖利的指尖陷进肉里,痛感给我带来清醒。我抬头感动的看着他,点点头。

嘟着嘴巴一副怨妇状说:“那皇上能放得下你那新纳的皇贵妃,人家正在寝宫里眼巴巴的等着皇上的宠幸。”

景御天疑惑的说:“皇贵妃?”

想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说:“柔儿吃醋了!柔儿这是为朕吃醋!”

我翻了个大白眼,眼珠子一转,秀眉轻扬一本正经地说:“陛下误会了。只是因为臣妾对那日梅林中那香艳的情像记忆颇深,到现在我还深刻的记在脑子里,当真是令人血脉贲张啊。陛下您优美的线条,白皙的肌肤,光裸的美背,精瘦的劲腰,还有修长的****……”

我越说景御天的脸色越坏,最终无可奈何的捂着我的小嘴,把我整个人按在他的胸口,对旁边的那些个又羞又想笑的大红虾子们大吼了声:“给朕滚下去。”

众人顿时跑的飞快,更有甚者鞋子都跑飞了,也不知道是被皇帝给吓得,还是快要憋不住笑了。

景御天低头看着我,声音夹扎着羞愤和无可奈何:“你这小女人的脸皮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得到真仔细。”

害羞了!害羞了!我突然间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把脑袋从他怀里拔出,笑得一脸坏相:“陛下可不止呢?臣妾还记得那天您还说要脱裤子给臣妾看呢?”

景御天的脸色变了又变,把我重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确定面前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就是他的皇后。

看到我眼中的得意,景御天的丹凤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他在我的耳边呼出热气,声音低沉极具磁性:“那朕今天就履行承诺,满足柔儿。”

听到他的话,我的双瞳立刻放光,小脑袋用力的点着,嘴里嘟囔着:“要一点点脱哦。轻纱附体,若影若现,引身折腰,身姿妖靡,回眸一笑,半世留情。”

景御天额头的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说:“看来你很有经验,很懂得欣赏。”

我嘿嘿一笑,猥琐的连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了:‘纯理论,纯理论。”

景御天摇着头看了我一眼,最后给了我一个爆栗,放开我专心工作去了。

打开了一本奏章,便批阅边说:“柔儿乖,等会儿朕再陪你玩。”

我百无聊赖的趴在龙案上,随手抽出本书看起来,景御天最近都在看兵书。随意翻了翻,随手一扔。抬头看向景御天,发现他也在看着我,眸光幽深难测。

我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塞进他嘴里,然后自己也塞了一块,笑得一脸满足。景御天看我如同小猫咪般的模样,宠溺而无奈的笑了笑,又投身进他的批改奏章的大业中去了。

我又抽出了本书,靠在旁边,把书放在脸上装作呼呼大睡,感觉到时不时就有两道视线到我身上。于是我装的更为卖力了,最后真的睡着了。

待我醒来已经是午后了,身上盖着被子,景御天依旧在批改奏章。见我醒来,他放下了手中的笔,躺在我身侧,将我拥在怀中:“小懒猫终于醒了,饿不饿?”

我摇摇头,刚醒来没食欲,再加上我对他们那些美食实在是不敢提起兴趣。

“不是你脑袋里的那些‘二次发育’的东西。”

提到那些东西,景御天就一脸扭曲,脸色惨白。

深呼吸了几下说:“你午饭就没有吃了,怎么都要吃点。”

我懒洋洋地说:“清粥小菜就好,小女子现在可消受不起满汉全席。”

听到满汉全席,景御天又一次恶心感上涌,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小女人,沉声道:“传膳。”

庄竖高兴的都快哭下来了说:“老……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景御天有加了句:“清粥小菜即可,不要太过油腻。”

见庄竖飞快消失的身影,我疑惑的问:“天,庄公公怎么这么高兴,不就是吃顿饭吗,怎么搞的好像你绝食好几天一样。”

他无奈的说:“不过就是朕这几天胃口不好。”

膳食很快就上来了,皇宫就是皇宫就连清粥小菜都精致极了,难怪景御天会没有胃口?人偶尔也要吃点粗的,这是科学,一群古代活化石。

心里默默地吐槽着,提景御天也盛了一碗,把素菜全部挪到他的面前,把肉都挪到自己的跟前,然后一脸痛惜的说:“陛下你胃口不好,就是因为平时吃得太好了,你要多吃蔬菜少吃肉,至于这些罪孽就让臣妾代为承受吧。”

然后自己心满意足的吃着肉,无视一脸无奈看着我的景御天。

景御天动作极其优雅好看,与我的风卷残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时不时的夹点青菜到我的碗里,然后看着我一脸哀怨的吃完,因为我不吃他就让庄竖收走我的肉,为了誓死捍卫我的可爱肉,只好屈服了。

同类推荐
  • 相思烬:晨殇思慕

    相思烬:晨殇思慕

    前一世,父亲惨死,而她也遭到夫君的背叛,本想隐忍生下孩子,却不料那个恶毒的女人竟想毒死她和孩子。这一世,她重生为宰相儿女,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她只想查出真相,将那些伤害过她的人,狠狠的踩在脚底。百转千回,她是否依旧爱着那个让她遍体鳞伤的夫君?还是能放下曾经的海誓山盟,回头看一看那个默默守护着她的男子?欢迎和我交流,加群152459633,验证消息:相思烬之前的群号是不正确的,我已经改过来了这个是对的
  • 嫡女谋后

    嫡女谋后

    裔长乐被亲生母亲和哥哥一晚毒药害死。只因传闻她是灾星!死后被弃后山荒坟,结果阴差阳错裔长乐的前世女侯骊姬记忆苏醒,助她一臂之力,她得以重生。这一次,她带着偶然闪现的惊人预知力,定要让那些人千百倍偿还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买下淘气儿

    买下淘气儿

    江淘儿觉得这位“殷家庄”的少爷殷愿实在很奇怪,他长得不错,气质又好,但怎么尽说些匪夷所思的话呢?人家“单家堡”明明就是百姓口中赞扬不已的仁义之堡,主子很和善不说,还花大钱买下她当丫鬟,替她家还债,而且啊,就连单家里头的下人都挺和气,待她好好呢!
  • 庶不为后

    庶不为后

    一枚绿戒带她穿越到了古代,新婚夜新郎宠幸青楼女子,见强占她未果,翌日建起了百花园。无故失忆的他在她怀孕之际郑与了她一纸休书,“好,我颜落落发誓我今生若与你再有牵扯,我将永失我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步步娇:萌宠迷糊皇后

    步步娇:萌宠迷糊皇后

    郑水穿越了?其实也不错,有个美男皇帝相陪,也不算吃亏!可他为何越来越得寸进尺?占便宜吃豆腐就算了还要侍寝?郑水不干了!于是斗嫔妃、戏美男、逛青楼、烧宫殿…妃常V5,皇上千万要hold住![小白甜文,结局HE,背景架空勿考据~]
热门推荐
  • 君不见校之草天上来

    君不见校之草天上来

    从法学院毕业,他意气风发,挥斥方遒,世间无一案算难;他以为从中学四面八方的暧昧中滚打出来,对世间一切感情早已训练有素,尘世再喧嚣他也能八风不动,五毒不侵;谈笑风生间,却不意,又兵败温柔乡。打尽天下官司,未尝一败,却一生不赢她。
  • 陪你走过东暖夏凉

    陪你走过东暖夏凉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愿有人待你如初,疼你入骨,从此深情不被辜负。”言辞
  • 娱乐圈之全能巨星

    娱乐圈之全能巨星

    什么是规矩?我萧邦就是规矩...
  • 子夜英雄

    子夜英雄

    大道通天,世间想要修炼成仙者不可胜数,成功者却寥寥。要想在修行路上走得长远,除了要足够聪明,还必须不断变得强大。到那时管它天下的神凡仙俗,敢有辱我身者,欺我心者,乱我道者,只管刀剑斩去!
  • 游丐

    游丐

    这是一个乞丐的传奇人生!
  • 时尚与中庸

    时尚与中庸

    无论是在红尘滚滚的都市里进行生存竞争,或是在都市里的村庄做一尾可怜巴巴的书的蛀虫,小说主人公张明辉的思想始终都是既有传统(中庸)的一面,也有时尚前卫的一面。作者从各个角度切入,运用倒叙、插叙、补叙等手法展现了主人公的思想轨迹。作者还运用梦幻的手法,表现了主人公的传统儒家思想中所包含的西方宗教成分。古今中外的文化思想洋溢于文本的字里行间,读后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但愿我们大家共同沉浸在作品所营造的全新的境界中。
  • 六道神通

    六道神通

    齐腾云原本是无极派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没有半点出色之处。可一次偶然机遇下,他竟然得到了神通功法,从此进入了一个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奇妙境界!
  • 神级修复高手

    神级修复高手

    主人公一语惊人之后,逃课,赚钱,娶师姐就成为了唐阳羽的人生最高目标。
  • 灵魂维修工

    灵魂维修工

    据闻东浦大学有一个无所不能修理的维修工,有传言说甚至他连灵魂也能维修,自从有一天在女生厕所里看见一只小鬼,他的人生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 野蛮大小姐驾到

    野蛮大小姐驾到

    为争一口气,裴安琪努力了两年,终于考上了遥不可及的圣柏亚大学,目的是为了让她最喜欢的狐狸承认她,却没想到这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刚进学校,就遭遇鸡蛋试卷被曝光,情信被广播宣读,单挑被打的稀巴烂……嗷嗷嗷,她一定要揪出这只死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