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0847200000301

第301章 陆上减丁和空战!

不过莫洛托夫的努力并非完全做了无用功,在这位外交家的多方奔走之下,苏联的远东第一方面军终于还是没有被全歼,勉强保住了自己的编制。

虽然留下的基本上都是新编第86步兵师和新编第87步兵师这些由败军之将别尔扎林中将与斯莫罗季诺夫中将率领的残兵败将,而且这些残余部队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士兵都已经酗酒成性,但是好歹还是为远在莫斯科的钢铁叔叔留下了一点面子,没有让远东第一方面军完全消失。至于其它的部队嘛……

基本上都完蛋大吉,还呆在突破口附近的苏联步兵情况最好,虽然因为机动力的问题无法溜之大吉,但是在与友邻部队抱团取暖中还是为自己留下了重建的种子,没有像开战攻击之后打得最浪的摩托化第36师和装甲第7旅那样被白崇禧白大长官给包成一个个的饺子给蘸着醋吃掉了。这两支即使是在远东第一方面军中都习惯性仰着头走路,桀骜不驯的王牌部队在外蒙古的草原上居然散开得就像是扔进汤锅里的几粒胡椒,在被中国人的攻击部队分割包围时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想要以连为单位聚集起来都做不到了,中国部队吃掉聚集兵力最多的一团苏联红军时居然仅仅是一个半排的编制罢了。

本来被包了饺子的远东第一方面军残部不应该如此凄惨的,在拿下乌兰乌德并吃掉进入外蒙的苏联装甲力量之后,为了不让苏联在远东地区的兵力出现巨大的缺口,逼迫斯大林调动更加精锐的欧洲军事力量过来填补,白崇禧也就顺水推舟的对中央关于不全歼远东第一方面军的命令完全接受了。

但是呢,受到某熊孩子影响荼毒太深的广西部队在几位胆大包天的系统将领的串联之下,纠集一票数学不错的参谋帮助苏联计算了一下苏联人在远东地区究竟需要多少兵力的问题,在得出了一个相当不靠谱的数字之后,这些肩膀上全都挂着将衔的家伙们就像是土匪分赃一样,一五一十的将包围圈内的远东第一方面军给划分出各自‘进食’的区域,以苏联人试图突围为借口,不住的蚕食起包围圈中的苏联士兵,直到将包围圈中的苏联红军削减到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数量为止。就连来到蒙古高原实习的老共委培军官和技术兵种都将对面的家伙是‘老大哥’的信息选择性遗忘,兴高采烈地开始捡起了人头。

在这个‘减丁’计划实施期间,无论是近在咫尺的白崇禧还是远在四九城的老共中央都洞若观火,但是却有心照不宣的装不知道,一本正经的要求苏联方面立即停止突围行动,否则前线的和平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难以实现,这对现在的谈判是非常不利,也是极不友好的!

而在包围圈中受到了已经开始拥有了政客本质的别尔扎林中将和斯莫罗季诺夫中将的影响,在大清洗还未完全停止的威慑之下,远东第一方面军的高级军官们捏着鼻子主动认下了自己主动破坏停火协议,试图突围的黑锅。

远在莫斯科的钢铁叔叔对这样显得有些背信弃义的行为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开始调动部队,准备接应可能成功的突围行动,而且还抽调了大批的空军力量与原先被阿帕纳先科大将收编准备派上战场的被审查飞行员一起开始试图从空中支援远东第一方面军。

当第39军备干掉之后,穷极无聊的张逸再次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之下率队自带干粮来到了乌兰乌德,这个刚刚被中国部队占据的交通枢纽得到了最为全面的保护,无论是空中还是地下。

当苏联人的飞行编队还没有接近中华军队构筑的防线时,刚刚进入野战机场没两天当时却打开了类似于作弊器的系统小地图的张逸却率队精确的捕捉到了这些雄心勃勃的苏联飞行编队。

拥有了这个关注着全场的作弊器,开着地图挂的中国飞行编队轻松拿到了先手攻击的权利,俯冲而下的战斗机吐着火舌,用凌厉的弹雨不断的将苏联SB2中型轰炸机浇下,而苏联人的战斗机护航编队却被由张逸亲自率领的精锐战斗机中队给死死缠住,根本无法分兵为轰炸机编队解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架架的苏联轰炸机扯着浓浓的黑烟掉向地面,还在空中冒着熊熊大火苦苦支撑的轰炸机不时的闪出一道道的人影,在天上拉出一朵朵伞花。

不过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的悍勇在这一刻彰显无遗,轰炸机编队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机组抛下炸弹试图返航,飞行员们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编队遭到攻击一样镇定自若的操纵着飞机继续向着轰炸地点飞去,只有轰炸机上的自卫机枪不断的驱逐射击才让旁人知道他们其实知道自己遭到了战斗机的攻击。

苏联人的战斗机飞行员也不含糊,面对着无论是飞行员素质还是飞机性能超过自己的中国战斗机群,这些苏联战斗机毫不犹豫的挺身上前,竭力将天空中不断俯冲而下的中国战斗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几位性格冲动急躁的苏联飞行员发现自己飞机上装备的24型的7。62mm航空机枪对高速俯冲而下的中国战斗机威胁不大,立马变身,红着眼睛操纵着伊-16战斗机玩起了撞击战术。

而伊15战斗机的驾驶员也放弃了自己飞机最为擅长的低空狗斗专精技能,被加至最大功率的发动机嘶吼着喷吐着青烟,竭力将飞机送到中国战斗机与苏联轰炸机之间的俯冲路线上,为幸存下来的苏联轰炸机保驾护航。

然而这些英勇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卵用,已经开始玩起了P47改改改的张家战斗机编队在与日本人的多次空战中不但将自己的技术磨练得炉火纯青,而且还为航校中的菜鸟们总结出一套套的专用战术,几乎包含了P47战斗机在空战中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只要那些刚从航校毕业不久的菜鸟们不作死般的去跟那些在西班牙磨砺过的苏联王牌飞行员们玩狗斗,获取击坠战果不一定能够保证,但是平安返回机场还是可以预见的,如果这些菜鸟们的运气不那么坏的话……(和陆军新兵蛋子一样,飞行员最为危险的就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紧张导致的失误很容易让这些菜鸟们血洒疆场,但是跟陆军不同的是,陆军新兵蛋子还能够在老班长的羽翼之下度过这个危险时期,但是空战的特殊性却很容易让这些菜鸟们直接面对地方的老鸟甚至于王牌。而参加过空战与刚出航校的菜鸟两者之间完全是天壤之别)

同类推荐
  • 小兵生活点点滴滴

    小兵生活点点滴滴

    纯属个人回忆录,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也希望对一些准备当兵入伍的同志(同学)会有帮助!从一个毛头小子一点一滴的蜕变!从一个新兵蛋子变成半个步兵又变成榴炮兵之后又蜕变成警卫员!两年的生活经历!我会详细的描述一下,希望能够帮助到一些人。给自己的一个回忆!小兵昊此致敬礼
  • 特种狙击手

    特种狙击手

    风林间,一只影子穿过,利剑特别突击队。狙击手严肃冷漠的一笑,击毙数十名敌人。青春,汗水,眼泪,成了这个兵的一切。生命短暂,且看他如何从内心的痛处挣扎出来。跟着他,以军营来回忆青春吧!
  • 抗日鹰魂

    抗日鹰魂

    六个相貌各异的汉子,六把嗜血锋利的军刀,六中几乎相同的杀敌手法,在对抗外敌侵略的战场上,仿佛刮起了六股旋风般,对于侵略我国土的敌人,给与最果断的杀伐,誓死捍卫中国的每一寸土地,用实力告诉全世界,中国已经觉醒,中国将会是任何侵略者的禁地,胆敢入侵者,不死不休。
  • 血洒征程

    血洒征程

    一夜过后,大厦将倾,温情已经不在,亲情却已背叛,爱情它还在吗?
  • 苍蓝的水平线

    苍蓝的水平线

    一望无际的汪洋,苍蓝的水平线,让我们在拂晓印刻下属于我们的胜利吧!
热门推荐
  • 示所犯者瑜伽法镜经

    示所犯者瑜伽法镜经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忆夏随笔

    忆夏随笔

    爱夏天,带着微凉的心意,去触及美好的时光。生活还在继续,有你,有我,有他。忆夏随笔,不平凡的回忆。
  • 中国历史研究法

    中国历史研究法

    《中国历史研究法》是继梁氏《新史学》后又一杰作,系以传统史学所积累的方法为基础,结合当时西方史学最新进展,运用新的学术眼光编纂而成。作者以其宏阔的学术视野,对史料鉴别、史事考订、史迹论次、史书编纂诸层面都有详细阐述,建构起独具一格的史学理论体系。《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散落各处的经验之谈,对于史学初学者颇为亲切有味,堪称培植史学研究趣味的极佳读本。
  • 倾世盛宠:邪王的嗜血医妃

    倾世盛宠:邪王的嗜血医妃

    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刚一穿越过来,就带着浑身恶臭,被妹妹们奚落不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栏杆上,摔死了。现在,她既然来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她面前逞威风。欺辱她?灭之!陷害她?杀之!暗杀她?诛之!“王爷,你是又中春药了,还是被狐狸上身所以中了魅邪?”“王妃,你说的太对了,不知王妃对本王的玉颜玉肤可还满意。或者说,王妃打算亲自用身体来检验一番?”扑倒……早上醒来,浑身酸痛。炸毛,发怒!“……邪王,我要休了你!”“爱妃生气了啊?都怨本王,是本王没有侍候好爱妃!爱妃别急……咱们继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下来同

    天下来同

    天生武学奇才,却止于凡人,空望长生难入其门。豪侠慷慨之士,却陷于算计,空守道义难保虚名。世间险恶,人心难测,虽万般滋味尝尽,补天之志未改。迷雾重重,真相何在,虽身陷其中难脱,拨云之心不移。从人间到天上,一场布局了千年的阴谋,正在徐徐展开。吴非从华山走出,自以为可快意恩仇、逍遥江湖,去留皆随心所欲,却不过是离阴谋越走越近……
  • 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

    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

    他,冰月王朝最果断的王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她,蓝氏一族最美艳的女子,玉洁冰清,善良可人,她原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第一次相遇便注定了一生的纠缠,他用尽一切手段想要得到她,正当她的心慢慢靠近之时,命运的再一次捉弄,又将他们推向谷底!
  •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

    五年前因为形势所逼,她将刚出生的孩子送到陆子墨身边,想着以他的条件抚养一个孩子定是不费吹灰之力,可她忘了养活不代表养好!从他参加的综艺节目中初窥一角,顾思妍越调查越心惊,看到自己宝贝儿子被亲爹教育成这样,她只能重操旧业偷个宝宝抱回家。
  • 御战九霄

    御战九霄

    曾经的天才少年,一朝成废物,究竟是天意还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 长亭路

    长亭路

    白马于世间,不过匆匆过客。多年之后,人们只记得宁安城里曾经有那么一位楚楚君子,宅心仁厚,温文尔雅,却不知山高海阔他往哪里去了。洛骓坊再没有那策马奔腾的身影了,连那白青马也驰骋天地去了。民间却还唱着那小调:“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东江盛景,水暖花展;有女思旷,宛若清溪。她生性单纯,看似不谙世事却自有一番玲珑心思。命途多舛,于她而言不过是天定命数,自己不怨不恨。亲人离世,对她来说却真是致命一击,如何不恸不哭?然而她始终是她,拨开云雾,她让是心思纯净,开豁旷达的池思旷。
  • 原名一点红

    原名一点红

    我是一个寡妇,一个乐的其成的寡妇,一个写的很慢的故事,让我注定是很磨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