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TikTok倒计时:娱乐总是被牺牲?

2020-08-26 09:45:160阅

没有朋友愿意站出来为TikTok说话。包括它的用户。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娱乐总是最先被牺牲

但资方没有给他更大的支持,反而成为字节跳动的内部压力。据《晚点》报道,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就TikTok的出路方面出现重大分歧,知情人士称,矛盾点聚焦在是否尽快出售TikTok的美国业务上。而根据8月24日路透社的一则报道称,部分字节跳动投资方正在讨论以其所持字节跳动中国股权,置换TikTok的股权。

与被前后脚“点名”的微信相比,待遇是天壤之别。据外媒消息,微信可能被封禁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后,国外多家巨头公司,包括苹果、福特、沃尔玛、迪士尼在内的十多家公司,参与了白宫宫员的电话会议,试图在电话中阐述微信禁令可能对其公司业务产生的影响,让特朗普政府停止对微信的封禁。

字节跳动仍在作出最后的努力。但作为娱乐类的产品,对于TikTok们而言,在享受高速增长的红利之外,这也是它们必然承担的压力。

在此之前,张一鸣还打造出内涵段子(后来被关停)、皮皮虾、抖音等娱乐属性极强的产品。

起诉也是为了挽救TikTok可能被关停的处境。张一鸣对此洞若观火,在8月3日的公开信中,他表示,“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强制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在公开声明中,字节跳动表示,提起诉讼是被迫的。“需要明确的是,与诉讼相比,我们更喜欢建设性的对话,我们不会轻易起诉政府,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行动来保护我们的权利,以及我们社区和员工的权利。”

微信用户还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叫“美国微信用户联盟”,此前有消息称,该组织已正式向加州北区的地区联邦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总统特朗普的针对微信的行政令侵犯了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另一个更为明显的对比是美国商界对华为的态度。根据《华尔街日报》透露,美国的芯片巨头高通也在游说特朗普政府,努力呼吁取消它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

没有一种娱乐是不可替代的

此外,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也曾洽谈收购类似TikTok的应用业务Firework,YouTube公司近期也在研发一款短视频分享应用Shorts。

不过,据一位观察人士称,从用户体验来讲,还是TikTok最好。如果有选择,大家还是愿意用TikTok。

TikTok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家为用户提供娱乐内容的平台。它在官网声明中提到,“1亿美国人转向TikTok寻求娱乐、灵感和联系;无数的创造者依靠我们的平台来表达他们的创造力,接触广大的观众,并创造收入”。作为短视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优质的UGC们出走,对平台意味着用户和流量的流失。

TikTok在海外过招时,在国内也陷入“里外不是人”的境地,接受了近乎是一边倒的吐槽。一部分网友认为,TikTok应该像华为一样,采取走美国司法程序的措施,而不是一开始就回应考虑出售给微软。在B站上,一家国际观察评论媒体的视频里提到:“是美国先下禁令,抖音再做举措;还是禁令下来之前,抖音已经做出决定?”类似的情绪开始在互联网上蔓延,甚至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有网友报复性地提出“卸载抖音”。

但用户的权益在涉及商业利益的博弈中又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在TikTok发起的起诉书中,对美国政府列出了种种指控,也几乎没有涉及用户的权益。

此前,TikTok就曾多次受到了美国政府的调查和质疑。早在2019年11月,美国就要求将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社交媒体应用Musical.ly展开国家安全审查。经过一年的调查之后,CFIUS计划否决字节跳动对Musical.ly的收购,这一决定将导致TikTok的美国业务被剥离,甚至可能波及TikTok的全球业务。

两年前联想遭遇“5G投票门”时,柳传志一封内部信发出,引来上百名企业家声援。但是风波中的TikTok,没有盟友。

TikTok外部的压力主要来自特朗普政府下发的禁令,以及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CFIUS(以下简称CFIUS)的“野蛮”调查行为。

与此同时,TikTok的替代品们正迅速崛起。TikTok在美国市场的前景未卜,平台用户们很痛快地便转身离去。Facebook们乘虚而入,颇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气势。

孤军奋战的TikTok

彭博新闻社8月21日也援引多名知情人士的话称,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公司,比如星巴克等仍可以通过微信宣传和处理与中国消费者的交易。彭博社表示,一些游说团体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缩小该禁令的范围。

坐拥460万粉丝的网红吉布森在TikTok上录制了一段告别视频,最后告诉粉丝们他搬家到YouTube和Instagram的消息;另一位电子竞技明星泰勒·布列文斯也在Twitter上告知粉丝,自己已经搬离TikTok。

在TikTok陷入风波之际,Facebook大张旗鼓地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开通了Reels功能,对标TikTok。同时,Instagram也通过向TikTok上网络红人提供重金奖励,以说服他们使用Reels。

有大批年轻人拥护的TikTok,此时,却显得势单力薄,这也注定了其在相关博弈之中,始终处于下风。有业内人士认为,“TikTok们”既没有社交或者电商类应用对粉丝用户的进一步挖掘和培养,也没有和其他商业公司形成更深的关系链条。在这些平台上获利的只有内容创作者和用户。

TikTok陷入“封禁”风波之后,许多网红和普通用户携手发起了#SaveTikTok的活动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多名在TikTok上拥有海量粉丝的网红们奉上了一封联名信称:”很多年轻人追捧TikTok,把TikTok视为积极欢乐的空间,而非愤怒和敌意,在社会两级分化愈发严重的美国,TikTok是唯一能够对冲这种极化的社交媒体。”

TikTok正在孤军奋战,它的剧本仿佛已经被写好,注定要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却没有人能够为它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将枪口对准TikTok的不止Facebook一家,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的报道称,美国本土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推出了一个新的功能,允许用户在他们录制的视频中添加音乐。作为Snap公司的核心产品,这款APP主打图片社交,其主要用户年龄集中在13岁—25岁之间。

这与华为的姿态迥异。

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张一鸣几乎在孤身奋战。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就 TikTok 出路出现重大分歧,股东们认为张一鸣迟迟不妥协才导致行政令出台。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张一鸣在处理 TikTok 美国业务这件事上,与美国投资人意见不同。近期董事会上发生过激烈的争论。”

TikTok就是满足人们生活的娱乐需求的代表性产品。

但与之相对应的,涉及到“生存”的问题上,平台上的多数美国网红们,迅速地开始搬家。

究其原因,以TikTok为代表的娱乐类产品,只有用户获益最大,其核心竞争力是平台所产出的UGC或PGC内容以及用户的体验感,这是其影响力的主要来源。但这也意味着,它们的核心筹码是这些平台用户,在其他方面则缺少强力的外援支撑。

美国当地时间8月24日,TikTok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表示,北美市场必然会出现新的短视频替代品,如Facebook今年5月发布了一款名为Collab的短视频产品。他也提到,北美市场很难出现一款和TikTok同样席卷全球的产品,因为短视频产品核心是模仿和推荐机制,依靠行为及动作来快速传播并引发模仿。而多元的文化及价值观才能让用户喜爱,美式文化并不能代表全球文化。

与任正非收获无数的赞誉不同,张一鸣则一次次被淹没在骂声中。

download 图3/4
来源 / Pexels

此前,中国人民保险、福耀玻璃、三一集团、华为等企业都曾运用美国法律体系,维护自身利益。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从最开始传出消息,TikTok可能选择接受美国政府的条件,出售相关业务,就被舆论称作“跪着挨打”;到现在选择起诉,又被舆论评论为,“现在才硬气起来,为时已晚”。网上甚至有一个关于“字节跳动的内心变化历程”的段子流传:听说美国要娶,想想还不错;后来听说是要嫖,想想给钱也还能认;后来发现特朗普是要白嫖,气的跳脚;到最后发现原来是要奸杀,果断起来做艰难的抵抗了。

字节跳动也想了很多办法来应对这一调查。比如,在张一鸣之前的公开信里提到, TikTok的市场运营职能、非中国业务内容审核等职能,从2018年底就开始全面迁出中国;此外,字节跳动还聘请了前微软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作为字节跳动全球法律总顾问,任命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为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意图打造一支美国“本土化”的团队。但是,这仍然没有改变TikTok的命运。

前些日子,美国知名视频博主郭杰瑞,对不同年龄段的美国年轻人进行了街头采访,多数受访者对TikTok抱有好感,并表示不在乎这家公司的国籍,其中一些受访者的观点是,无法接受TikTok被封的事实。但TikTok上的大V们,还是迅速作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在新的产品上留下退路。

在人们生活需求不受限制的时期,娱乐属性强的产品,很容易收获大批用户,得到高速成长的机会。可惜,一旦卷入争端,娱乐属性强的产品,又往往第一个被牺牲。

面对美国政府时,他手里的筹码很有限。TikTok在起诉书摘要中写道,“行政命令威胁将禁止我们的美国业务——消除10000个美国就业岗位,对数以百万计使用该程序来娱乐、连接和维持正当生计的美国人将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也有外媒报道指出,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一些字节跳动风险投资者,已经催促张一鸣出售TikTok的多数股权。另外,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以风险投资公司泛大西洋投资和红杉资本为首的投资人,正与美国财政部及其他监管机构讨论相关事宜,评估能否收购TikTok多数股权。若收购完成,字节跳动仅将保留TikTok少部分股权,且无投票权。

download 图4/4
来源 / Pexels

在TikTok陷入风波之后,虽然美国的年轻用户们也站出来表了示抗议,在接受美媒体采访时称,如果特朗普真的禁用了该应用,可能会导致许多年轻TikTok用户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投票反对他。但它能得到的支持也就这样了。

根据应用市场数据分析公司Roposo的数据,在TikTok被屏蔽后的三周内,美国视频共享社交媒体Dubsmash的下载总量也比前三周增加了155%。

阿里巴巴的支持者更多,虽然也在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名单上,但没有引起任何风波。

文/孟亚娜

而在印度市场,Tiktok被禁后,快手的Snack Video冲到印度总榜第一。

在创办美团时,王兴曾提出,互联网发展这二十几年,一直在满足人们生活的四大需求:娱乐、信息、通讯和商务,而且在每条赛道上都诞生了很好的产品。

download 图2/4
来源 / 视觉中国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