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公子的萌妻养成

作者:二十七画
人气(0)评论(0)字数(0.5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幼宁十三岁下山寻找失踪两年的家师,原因是家中粮食不够了。初次下山却不料落入狼窝,怎么办?“吃了我的桂花糕,你就是我的人了,我需要对你负责。”某公子笑的得意。“师父说,女孩子家家需要矜持!日后幼儿定会归还。”她嫩脸一本正经。两日后公子道:“吃了你的桂花糕,我就是你的人了,你需要对我负责。”堂堂战国四方的将军到底是被一个什么样的人驯服,请听下回分解。

最新章节

第4章 公子的母亲(2020-02-20 15:15:24)

同类热门
  • 妖孽妻主独宠君妖孽妻主独宠君樱舞彼岸开|古言看到一只乖乖白兔,某妖孽王爷动心了,捉来玩玩,一不小心玩上瘾了,于是,魅王开始宠夫了,凌轩王朝开始震动了……某白莲花,“王爷,魅王君如此善妒,不知何人宠至此,不贤良淑德,怎配为魅王君?”某王爷一把抱过偷笑的某王君,淡淡道,“本王宠的。”某白莲花傻眼。某大臣,“魅王君竟然公然殴打朝廷重臣,如此悍夫,怎配为王君。”某王爷拉过某心虚的王君,挑眉道,“我惯的。”某大臣吐血。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妖孽王爷找到真爱,不断宠夫的过程,看魅王执手王君,笑傲天下。
  • 毒女倾城毒女倾城米箬|古言她是名满京城的宰相府长房嫡女,她才华绝伦,拥有追随者无数。可她,偏偏只选中了他。八岁立下誓言,六年苦心辅佐,换来的是锥心算计,几近灭门。容颜被毁伤痕累累,她却不敢死。她要复仇,要为亲人正名,要枉死的人们灵魂有所依托。归来。她才冠天下,复仇之路漫漫,是否能有一人拨开荆棘走到她的面前,以爱她之名,为她倾尽一切。
  • 红纱嫁衣红纱嫁衣凉小蒲|古言“鸟翔天际,鱼潜水底。乐兮舞兮,伊人绣衣。挥我手中线,绣我红纱衣。一针一线,寄之相思。脱我旧时衣,穿我红纱衣。即见君子,悦兮喜兮。”简单来说,就是小梁童鞋穿越到了异世,碰上了和她梦中情人一模一样却全然陌生的白月,于是努力,希望两人的爱情能开花,但是当爱情真的开花时,开出的却是一片鲜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缭乱紫禁:夕妍雪缭乱紫禁:夕妍雪亿可|古言她,是秦淮河烟花女子的女儿。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皇,当她被他的弟弟利用时,他勾起她小巧的下巴,冷笑着嘲讽她。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又被处处陷害。她虽不是国色天香,却还是让他动了心,他拢着奄奄一息的她,嘴角绽开一抹笑,“哪怕是死,我也陪你……”
  • 点君成夫点君成夫娜家小妞|古言穿越为后?后宫众矢之的?莫怕,看咱三十六计逃出为上。身无分文?领导全村生计?莫愁,看咱点石成金白手起家。平天下解苍生?莫烦,看咱纸上谈兵收天下。找个基因优秀的美男当未来孩子他爹?没问题,看咱点金小手出马还不手到擒来,点君成夫。可是,为嘛后宫商场战场如鱼得水的咱遇到爱情就每每溃不成军?他迷恋于她,集三千宠,却只为其名。他执着于她,千金散尽,却贤妻在室。他设陷于她,机关算尽,却唾手不得。他相伴于她,以死相护,却只有尽忠。他屡救于她,冷言热心,却举剑相向。仰天长啸:为嘛男人就不能像微积分那样简单点内?
  • 红楼之玉溶潇湘红楼之玉溶潇湘一船明月|古言金玉缘成,黛玉毅然离开荣国府,却因意外为水溶所救!从此,孤傲轻灵的弱女子,与性情倨傲的皇子之间开始了一段缠绵悱恻的情感纠缠。此一回,命运多舛的林妹妹能否博得命运的青睐?不期的邂逅,是前缘早定,还是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惊觉自己沦陷时,却面临离去的绝决。相遇,是缘,是劫?蓦然回首,原来一切皆有定数!
  • 旧墨风月旧墨风月墨山闲客|古言江山为局,笔走风月。醉花浓荫下的年华去而不返。阴谋与权利交织成的如画江山,只余寥寥几笔真情。人人皆为棋,步步皆局。经年后,青史墨遗。
  • 忘忧思忘忧思何为爱情|古言大婚当日,她站在乌汤城池上。“为什么骗我,为什么??”“我,我没有!”“你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她轻轻笑着,渐渐大哭起来,又由哭转笑。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满心悲凉。“如我一人来,许我一人走。”她笑中带着泪,就像勾人心魄的蔓珠莎华。她转身看向那个守护她一生的男人,眼中充满了不舍和解脱。“柔柔,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那少时情郎随她一起坠下。“不~!!”是谁的心痛嘶喊。谁的血染透了她的嫁衣。
  • 穷贱无下限:贫女逆袭不得了穷贱无下限:贫女逆袭不得了烧鹅蘸梅子酱|古言窑子里出生、窑子里长大、窑子里工作……米梵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除了这颗脑袋之外,最离不开的就是“窑子”这俩字儿~她从来不担心什么,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糟糕成这样了,还会有什么更不好的事。直到有一天,某人整日追着屁股后面跑:“梵梵,我们成亲吧~这整个城池是我给你的聘礼……”
  • 清雅如兰清雅如兰木柃煙|古言她出自书香世家,二十六世纪的神秘设计师,一朝穿越,爹不疼,娘早亡,与幼弟寄人篱下,成人礼后被亲爹送去别国和亲。人淡如菊的她,和亲于她而言不过是换个地方居住罢了,只要她在乎的人安好;身为皇族子女,婚姻本就不是随心所欲的,不过是找个人搭伙过日子罢了,和谁过不都是过。可为何对别人总是冷冰冰的人,对她虽不是言听计从,却也温柔敬重,维护有加,尽可能满足她,在她渐渐沦陷之时,却发现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阴谋……当她带着支离破碎的心离开,他才发现他对她的感情早已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