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鸳鸯错配之冷心报复

作者:冰心组合
人气(0)评论(0)字数(0.3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欧阳慕婼失忆,偶遇冷凌,为何冷凌痛心离开?俩人分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西源,冷凌,朴泽凯,安雪,欧阳慕诺究竟何去何从?

最新章节

第8章 :安雪的阴谋(2020-02-20 16:01:42)

同类热门
  • 叶少,别来无恙叶少,别来无恙一路书香|现言呼风唤雨的豪门总裁,让他耻辱一生的女人。一夜之后竟然会不举了。再次遇到总裁夜夜有新欢,女人分分种让人拐上床。霸道总裁想折磨的女人,能否逃出他的手掌心。
  • 王俊凯:一生中最美的三个字王俊凯:一生中最美的三个字凯敏儿|现言一段姻缘,在高中的时候开始,在打打闹闹开始,在甜蜜中开始。因逼迫,王俊凯不得已离开自己心爱的叶千月,谁知几年后,在自己公司再次遇见叶千月,王俊凯想疯了一样‘想要’叶千月。
  • 走在爱情路上走在爱情路上圆梦三生|现言有人曾问我:爱情路上是否满是甜蜜?我摇头。那人又问我:爱情路上是否满是荆棘?我再次摇头。那人疑惑。我微微一笑:走过你就会知道。我是尹凡,一个正走在爱情路上的人,这条路我走了很久,一直在走……18岁时,我是站在这条路口的看客,静静地看着正在路上匆匆行走的人。19岁时,我小心迈着步子踏上征途,惊喜地欣赏着道路两旁美丽的风景。22岁时,我在徘徊许久的岔路口上,痛苦地选择了一个满是荆棘的方向。26岁时,我终于找回了迷失了方向,却发现这条路已不再是原来的路况。他说:尹凡,只要你愿意,路上没有你适应不了的情况。他说:尹凡,只要你愿意,路可以建成本属于它的模样。尹凡,你和他是否还能走在原来的路上?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豪门总裁的少奶奶是杀手豪门总裁的少奶奶是杀手一季落雨殇|现言当她从水中被救起的时候,她恨她的父母,从小接受训练,生活充满黑暗,,她不会在软弱,她要欺负过她的人付出代价;他在别人的眼中是恶魔,没人敢惹他,敢杀他,但是她的出现,他就决定将他抓在手里,玩弄她的一生;他的温柔,让她不再冰冷,让她放下仇恨,逐渐变回原本充满单纯天真的自己......许多人的陪伴,使她的世界不再黑暗,收获了爱情.友情.亲情......
  • 重生王者之冷血复仇重生王者之冷血复仇顾久w|现言『他们认为,爱一个人就是要一辈子宠她,爱她,相信她』他们,令人闻风丧胆的王,帝都的太子爷,学院里的公子哥,不可一世,有权,有钱,有颜。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唯独没有办法得到她们的心。『她们认为,她们在没复仇之前不配拥有他们的爱』她们,重生王者,冷血无情,脚踏黑白两道,世界上无人匹敌。明明是妙龄少女,却背负血海深仇,她们回来了,10年安逸的帝都不再安静了。“我以重生之名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嫣露出嗜血的眼神。“时间到了,该结束了。”雪不再像以往一样了。“所谓的妹妹,我回来了。”羽说。
  • 王俊凯爱你好累王俊凯爱你好累夏芸柔|现言这是一本虐恋小说,女主会经历很多很多,也许说我爱你,我要守护你一辈子,这样的话很容易说出口,但你真的能做到吗?女主最终会怎样,我没想过,但我知道,这本书很虐,请读者做好心理准备。
  • 博之弈博之弈柳若凌妖|现言一宗简单的郊区死亡命案,却牵扯到一个步步深陷的迷局;一个风光无限的博物展览,却似乎并不像它表面那么简单;一个敏感而又忠心的“小油”,一对相互理解的欢喜冤家,几个人迷离身世的交织错合......一个稍不留神的落子,就险些满盘皆输;几个人物的斗智斗勇,却饱受情义的煎熬;一个刑警队的传奇,抽丝剥茧,但是对手却似乎远远没有那么简单等待他们的,又有什么爱恨情仇步步迷局,步步深陷,他们,只不过是为爱坚守,为义博弈
  • 薄荷音男孩王源薄荷音男孩王源LW夏伊|现言那个路灯下,是他们即将疏远的地方,也即将成为他们疼痛的地方,哭泣的地方,有个地方叫晨雨,她的名字里有个晨字,他们认识的时候是雨天
  • 少爷,不要靠近我少爷,不要靠近我居无竹兮|现言云凡,有不同寻常的记忆力。她能记她刚出生时,因为不哭,被接生医生倒抓住小腿,使劲的拍屁股,直到哭为止。她能记住她的出生让我爸爸很失望,妈妈很痛苦。她能记住爸爸不想见到她,离家打工,只留她们母女辛苦生活。她能记住妈妈抱着她哭,下一秒又去给她做饭,然后去地里做农活。她能记住因为爸爸的不关心爷爷奶奶对她们也是很吝啬。即使挨饿受冻也与他们无关。她能记住,爷爷过大寿爸爸回来时,她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叫爸爸,爸爸那种嫌恶的眼神。让她不再敢上前,一直躲在妈妈身后。她能记住那天晚上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而她和妈妈却在厨房吃咸菜吃馍馍。她能记得爸爸离开时,妈妈挽留的哀愁,爸爸却狠心离开,不留一丝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