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娇妾来袭:休掉世子夫君

作者:蓝灵然
人气(2)评论(0)字数(12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永安伯府据传奇丑无比的嫡长女方绯胭自降身份要死要活地非要嫁给京城第一美男子睿王世子为小妾,最后落得个被人陷害赶回娘家的凄惨下场。一朝现代霸气特工归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斗继母,玩小妾,顺便捞一个便宜美男夫君。但是谁来告诉她,她这绝世无双、霸气侧漏的妖孽美男夫君怎么是只断袖?某女:滚,找你的小受谈情说爱去!某男(委屈):娘子,为夫心中只有你一人。(男女主身心干净,卖个萌,求收藏,求支持。另:作者玻璃心,只想安心写文,读者安心看文,不喜吐槽)

最新章节

第1003章 番外(2020-02-20 10:29:33)

同类热门
  • 妃宫留妃宫留一叶残影|古言她的心已成冰!不显不露不心伤,绝情绝爱绝拥有。她曾经拥有了太过所以容易失去,当所有的一切都失去后,重来的她不再接受拥有,不拥有就不会失去更不会伤痛。而她的美宛如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太多的人想得到并拥有她!南燕太子,陈国皇帝还是天下第一首富等,她不想理,她只想过着属于自己宁静的生活,她!不属于任何人。
  • 爆宠小萌妃:王爷,约吗爆宠小萌妃:王爷,约吗月瑾瑜|古言出身医药世家的小秘书一直以扑倒男神为己任,眼看着男神要到手,却无良的穿越了。神马情况,做了嫡女也不消停,姨娘庶姐各种阴招不断,还有各种伪白莲花,狐狸不发飙,还真以为她是软萌小猫了,某女虐渣可是毫不含糊。明明只是个跑腿外加操碎心的小红娘,却不小心把某位高冷王爷给招惹了。“月儿,既然你如此爱慕本王,那么不如留下来给本王暖床。”某女大惊,“我只是跑腿的。”这一激动却是不小心把王爷扑倒了,某女彻底囧了。“别心急,这等力气活还是交给本王来做。”“……”
  • 凤若离凤若离薄凉z|古言你以为我会安安静静地写个简介吗不我是拒绝的看了多年小说想写一篇属于自己的非虐文一夫一妻金手指大开看的你畅快淋漓看虐文的请走开
  • 天云国妃天云国妃夕颜洫|古言异世的花是否会凋亡。生与死不过是一瞬间,爱与恨不过是一世的离愁,我不懂爱,我从来都只是一把利剑而已,但当我从虚无来到真实我早已分不清我是否还是我,我应何去何从。清醒,顿悟,就算逆天我以会不惜一切代价,其实我想要的并不过分-------只不过是一世的清净罢了。
  • 神医特工:废材七小姐神医特工:废材七小姐慕容若黎|古言她,月轻歌。21世纪超级特工,一朝穿越,竟成为将军府的废材小姐。她,将军府的废材七小姐,丑颜痴傻,不能修炼,标准的废材。当她成了她,光芒万丈。他,玄冥大陆,风影国的四皇子,传闻,体弱多病,实则,腹黑变态,当她碰上他,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又会呈现出怎样的剧情。
  • 我不是王语嫣我不是王语嫣花葡萄|古言柳若嫣跟着闺蜜去爬山,不小心摔下山,昏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身在谷底。四下打量,这里……竟是无量山的谷底,就是《天龙八部》里,段誉得到武功秘笈的地方!在山洞里,她看见“神仙姐姐”玉像,容貌竟与自己相同。究竟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我不是王语嫣,但这穿越之旅可与段誉有关?嗯……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能简介写得不太好哈,请观众不要介意哈。
  • 战神独宠:小纨绔,别乱窜战神独宠:小纨绔,别乱窜择一|古言邪王大人自认天启第一大纨绔,遇见小纨绔之后,顿感自己空有虚名……“打劫!把身上的钱财物统统给小爷交出来,还有,衣服脱了!”某爷邪肆一笑,大手一挥,好身材展露无遗……“行了,都穿上吧,我就是看看你有木有偷藏财物~”“……”【婚后】某爷看着被抓回来的小纨绔,“衣服脱了。”小纨绔一脸防备,“干嘛?”“为了爷的生命安全,看看你有没有藏‘凶器’!”“……”
  • 十年穿越:虞兮虞兮奈若何十年穿越:虞兮虞兮奈若何林杞木|古言我竟然因为老套路穿越了!可我只是因为时间多喝了一点酒而已呀!最关键的是——我怎么穿越到虞姬的身上了!为什么没看到项羽呢?难道我穿越到了虞姬遇见项羽之前了?
  • 倾一世天下倾一世天下薄凉君OL|古言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她只想一世逍遥,奈何总是被父亲过分保护,以爱的名义禁锢自由,她选择逃离,这一世,她要自己做主,不受任何禁锢,自己做主,赢一世逍遥,倾一世天下,请收藏加推荐,薄凉拜谢。
  • 御宠嫡妃御宠嫡妃雨落落|古言她是当朝公主,端庄贤淑,聪慧不凡,不负皇家尊严。她有最高贵的血统,最尊的身份,世人公认最优秀的夫君。然而一日宫倾,父母惨死,幕后凶手却是她的枕边良人。高台面敌,怡然不惧,她含笑点火,以死维护她陈氏之尊,亦为幼弟留一条复仇的暗道。怨气冲天,尘缘未了,她莫名成为了苏家的小姐,可惜虽为嫡,却生母早死,后母歹毒,一个嫡小姐比之庶女都不如。前世不共戴天的仇人,个个身居高位,享尽不属于他们的荣华富贵。她沉静睿智,步步为营,誓要将仇人毙于刀下。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她要一点不落拿回来。一念成魔,手染鲜血仍不悔,乾坤大定之时,可有人渡她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