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腹黑少爷追妻记

作者:粉豆Barbie
人气(41)评论(0)字数(4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安沛,在遭遇未婚夫和闺蜜劈腿,还依然表现淡然的安氏千金。取消婚礼,夺走产权,做的不拖泥带水,只稍一眼,博得了慕容辰的赏识。慕容辰,权势家族慕容家的长孙!他将她从婚礼上带走,以陌生人的姿态,一步一步融入她的生活。背叛闺蜜来袭,他护着她,前男友想吃回头草,他拳脚相向。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从她未果的婚礼上开始……

最新章节

第200章(2020-02-20 17:32:09)

同类热门
  • 好男人就要抢:逼着师傅做老公好男人就要抢:逼着师傅做老公流夜闻香|现言她是世纪天涯艺术蛋糕美少女队一颗耀眼的新星,光芒万丈,粉丝数万……曾经的某一天,她坏坏的笑着对朋友说:好男人就要抢,而且抢晚了也不行,不就范怎么办?让我想一想,想一想……有了,想个法子来逼他就范……废话吗这不是!她说做就做,你不做我的老公,我就不听你的话,别以为我是你的学生你就可以随意驱使我……不过,嘿嘿,是老公的话就不一样了……本书是艺术蛋糕技术流类的言情小说,希望喜欢的朋友收藏,支持!
  • 帝国宠婚:总统阁下,请克制!帝国宠婚:总统阁下,请克制!顾思意|现言刚回国就在国民面前强吻了总统大人,还叫了人家老公?杜锦瑟欲哭无泪,她只是想拉个当红明星炒绯闻逃婚,哪里知道拉的男人居然是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总统大人!晚上,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她说:“这是我的床,你怎么睡在上面?”总统大人:“嗯!不睡床,睡你?”白天,看着坐那不动的男人,她问“不是接待外宾么,你怎么还坐这?”总统大人:“嗯!不坐这,做你?”杜锦瑟:“你这么污,国民们知道么?”总统大人:“污?你给我洗洗。”“......”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某人被领着洗白白了。
  • 邪魅首席:独宠亿万天后邪魅首席:独宠亿万天后丹青几番|现言“宝贝,来告诉叔叔,你们爹地是谁?“他将手里的Hamlet巧克力在两孩子面前晃了晃,就像引诱小白兔的大灰狼。“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男孩很不屑地甩开头。“就是,我们已经五岁了。”女孩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义正严词地说道。……他是京城影视界首席,翻云覆雨,无往不利。她是落魄的昔日巨星,前程坎坷,进退两难。当他遇上她,一场追与躲的游戏就那样拉开了帷幕……
  • 娇妻无理:总裁,束手就擒吧!娇妻无理:总裁,束手就擒吧!幸福喵|现言靠近一点,靠近一点,靠近一点,然后扑倒...某男一脸冷笑,声音如冰,“你扑到我衣服上做什么?”某女这才发现,某座冰山已经转移了...狼狈起身,此次失败,下次再扑...某男捏住她的脖子,“我的衣服被你你弄脏了,洗去……!”某女顺手一摸,笑问,“冰山总裁,你的人我也弄脏了,要不,我也帮你洗洗?!”
  • 错遇重生错遇重生馨轩|现言虽然你已为人妻,但我依旧要给你最好的。让你受的苦,我会用一生慢慢补偿……
  • 做你的小仙女做你的小仙女苏小萌.CS|现言传说上古时期有一位上仙堕落凡间,月老送了她三根红线.一根名为一线牵。浮生若梦一根名为生死线。死生契阔第三根不为人知。月老的给了她三根红线,却独独没有姻缘线。
  •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扫雪煮茶|现言民国时期上海。俞家庶出的三老爷忆白从美国升官当来,带回来没有名份的妻子颜如玉和前妻所生的女儿芳芸。俞家为了收买俞忆白,替他娶门当户对的胡婉芳为妻。谁才是真正的俞三太太?颜如玉使尽力气要把三太太的宝座夺走。胡婉芳在娘家的支持下毫不示弱。一直隐忍的九小姐芳芸在这场太太争夺战中不动声色的谋划着,脱离旧式家庭,期待自由的生活。
  • 帝少追爱,诱宠小萌妻帝少追爱,诱宠小萌妻蛋仔包饭|现言她第一次见他,他说:“按我说的做,这三千万我就不要了。”她第二次见他,他说:“这束花的花语是,我希望得到你的吻。”她第三次见他,他说:“子莘,我等你主动啊……”这是一个腹黑狡黠的总裁大人教你如何将别人家的女朋友变成自己老婆的故事。她拒绝你抗拒你?没关系。陈总裁叫你如何一边风度翩翩一边人面兽心地压倒看中的姑娘。她心有所属视你不见?没关系。陈总裁教你如何联合同谋以绝后患地巩固自己的地位。千算万算也有漏算,她发现自己的阴谋了肿么办?没关系。看我们陈总裁如何以退为进哀兵必胜,最终抱得美人归……
  • 总裁的冒婚新娘总裁的冒婚新娘蝴蝶|现言她,财团的二千金,落入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的俗套中,他,集团当家总裁,大少爷,结婚时新娘落跑,让他成了大笑话!“姐夫!我们还真是被抛弃的一对呢!”他流光闪烁,“拿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她傻傻随从!
  • 闪来的宠婚:冷枭,别太坏闪来的宠婚:冷枭,别太坏白子洛|现言【推荐大白新文:1号霸宠:总裁老公,超给力!】“冷枭,我是人,不是机器人,更不是你的灭火器!”“你可不就是我的灭火器么,爷就指望着你呢……”男人邪邪一笑。人前,他是国际大总裁,对她如小妹妹般疼爱有加。人后,他是和她同一个屋檐下的老公,明明说在她大学毕业之后才会行夫妻之实,可惜他不是明明,所以——“冷枭,你个奸商!”★○“女人,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他鹰眸如鸠,声音森寒,席卷起暴风雨般的危险。与他结婚一年,两个月前,暴病去世的女人此刻竟然悠闲的逛着街,而她身边四五岁的男娃为何该死的越看越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