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娇妻太狠辣

作者:十年扬州梦
人气(14752)评论(0)字数(16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茗雨手握银枪,眼里的疯狂一点点消失,“东方涵,我不会杀你,但生生死死,永不相见。”如她所说,天涯海角,她不见他。他布下重重阴谋,只为引她出来,他苦涩的笑,她终还是不会见他。腹黑宝宝出现,搅黄某男阴谋,儿子与老子的大战开始咯!

最新章节

第649章 (2020-02-20 13:20:05)

同类热门
  • 总裁:俺是村姑总裁:俺是村姑楚楚可恋|现代言情“俺来自农村。俺叫艾叶清。艾是艾叶清的艾,叶是艾叶清的叶,清是艾叶清的清。你们可以叫俺小清。”麦肴洵目光无奈的望着她。敢情这小妮子是村姑。好吧,村姑就村姑,暂且收了。只要不笨就好了。她应该不至于太笨吧。可还是发现自己高估了她的智商。让她写一篇自我简介,谁知满篇错别字,气死人。当他指着那些错别字是她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呵呵傻笑说,“俺从不写错别字,俺只写通假字。”通,通假字?
  • 《重生之公主命女王心》《重生之公主命女王心》晨曦的月|现代言情当昔日公主被意中人欺骗,今朝,她要做自己生命的女王,爱情,她再也不相信了。既然,前世的她被男子欺骗,那么,这一世,她要活得比男子还好。她要创建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让以前为他而收敛光芒的自己绽出世人都无法做到的。凤凰浴血,涅槃重生。这一世,她要公主命,女王心。
  • 一夜绝宠:高门霸王妻一夜绝宠:高门霸王妻铉公子|现代言情他是政界最年轻耀眼新星,她是警界神枪霸王花,她为逃离家人的相亲决定一夜情,他看到她招‘牛郎’的全过程,却阴差阳错滚了一夜的‘床单’,相亲宴上,为摆脱家人继续安排相亲,他威胁她和他假结婚,却在新婚之夜霸王硬上勾!
  • 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菲菲木|现代言情当他慕秦清的妻子,就要打得倒小三,比得过小四,讨得好公婆,栓得住他家首席大人的心!为了不成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苏晴一时冲动,居然在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嫁了。本以为,这个俊逸非凡、英俊潇洒又多金的男人能好好刺激后妈的嘴脸,没想到他竟然就是她的联姻对象?苏晴简直有一头撞死的冲动,不行!她要离婚!可是离婚协议书还没拿出来便被某男扼杀在摇篮里,“老婆,货已售出,概不退货。”苏晴这辈子最悲催的事儿,就是把自己随随便便的嫁了,婚后那个讨人厌的老公不但三天两头的惹绯闻,还害得她家老爷子直接给她下命令。于是某女三天两头的开始各种捉奸行为,当然为的不是如何保住慕家儿媳,而是离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价契约:婚宠腹黑千金天价契约:婚宠腹黑千金云绾绾|现代言情这个冷酷狂拽的超级大BOSS,把她吃干抹净,还反咬一口!呵,那我的定义是柔弱清纯小白兔。总裁大人亲~你非要这么高傲冷艳不可么,拽得要死的天生强者?小女子心眼小,也不是好惹的。既然要斗,那看谁笑到最后。“装傻白小萝莉是吧,乖乖别想逃,婚礼即将开始。”明明只是斗戏而已,可是她好像真的真的,觉得他对她好得不能再好,怎么办?温柔乡+美男计+要星星都摘得到啊,受不了!
  • 熟女真命苦熟女真命苦唐浣纱|现代言情骆佩绮对雷尚嶙这个国小同学一直抱着又爱又恨的心情,不论是课业还是校际比赛,两人都是强劲的竞争对手,但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已经悄悄喜欢他很久了,终于,在毕业前的几个月,她鼓起勇气写了封情书给他,不料隔天却赫然发现,情书竟被贴在教室内的公布栏上!
  • 爱妻至上:独爱呆萌妻爱妻至上:独爱呆萌妻紫竹菲雨|现代言情他们是从小就有婚约的青梅竹马。她从小就爱他,他也是疼她入骨。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的独宠,可是她却不懂。她认为他对她很淡然,所以她不知道他爱她。所以,呆萌的她决定,勾引他。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 专宠花蝴蝶(享受恋爱之四)专宠花蝴蝶(享受恋爱之四)惜之|现代言情[花雨授权]她和他明明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为何却是两款不同的命?!他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而她却是被家人压榨的苦命小童工!要不是看在她老是吃他、用他、花他的分上,她才不愿意罩他这只“软趴趴”的小绵羊!
  • 妖鬼一家亲妖鬼一家亲碳源|现代言情我呢,是捉鬼世家第一百八十八代传人。平时就打打零工写写稿子骗骗稿费,晚上的时候就出去找找外快,比如说,抓鬼!大黄猫用爪子威胁我:“记住,喵叫夜渊,不叫大黄!你有胆子再叫一声试试?”孟林提着阿力左看右看,嫌弃的往后一丢,“你从哪捡来的这个玩意?”阿力痛哭流涕的抱着我“主人~阿力不做鬼可以做只小狗~”------------------------------------------------------------*求推荐~求点评啊~~*碳源第一次写文啊~好歹给点意见吧~
  • 疯狂BOSS:逼嫁顽皮恋人疯狂BOSS:逼嫁顽皮恋人纯洁墨|现代言情“女人,谁给你的胆子设计我!”他霸道残忍,扬言要杀人灭口。她千方百计的跑路,却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你到底想怎么样?”“和我结婚,或者去死,自己选!”她鼓起嘴巴:“我能不能选第三样?”“哦,”他拖长语音,意味深长,“原来你喜欢先……死再婚,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负重任……”……她是他黑夜中唯一能安心睡眠的抱枕,更是梦中难忘的初恋,如今自投罗网……他怎能不抱得美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