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霸君的三夜囚宠

作者:晚羽依晴
人气(1280)评论(0)字数(6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倾国倾城,才艺无双,英勇善战,叱咤沙场。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冥国君主,誓要得到让他第一次尝到败北滋味的女人。三夜强宠,不眠不休,到头来,却不知道沦陷的是他还是她。

最新章节

第347章 (2020-02-19 23:48:34)

同类热门
  • 妾本倾城妾本倾城迷女郎|古代言情她是堂堂的女编剧,因为受惊过度穿越到古代,没想到遇上了花心的他,成为他的工具,这一切都是她那张好看的脸惹人犯罪。一次又一次被他调戏,为了生存用身体作为赌注,最后输了,还赔上了她的心。他是江湖上天魔宫的宫主,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唯独对她情有独钟,非要得到她不可。缠绕不清的命运该怎样安排……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腐朽阁轶闻腐朽阁轶闻羊沫子|古代言情某天然呆喜欢幻想的吃货+某宅腐属性的蠢萌小兽+某身份重重柔情似水的面具怪男,某怪阁中又能发生什么样的怪事?他与她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呸!让人意想不到的关系,与她携手天涯的究竟是不是他,他心中所属又是否是她,见证他们恶搞日常的它是否能回到原来的时空,让我们一起进入那极具恶趣味的腐朽阁一探究竟。
  • 锦衣旧事锦衣旧事云中舒|古代言情那个捕快说,叶锦衣虽然可恶,但是至少没有丧心病狂,他找上的都是些名声不大好的孤寡妇人。本来也最多落个流放充军的罪刑,可惜那么倔强,抵死不从啊。我问,后来呢?捕快叹了口气,说,死了。我的眼睛暮的睁大,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捕快说,整个人都被刺成了刺猬,后来赶来的那个女子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后来呢?不知道,那个女子带着他的尸体离开了。
  • 重生之青云直上重生之青云直上菜地歪萝卜|古代言情万青,不是青蛇,不是妖精,只是个没有母亲佑护的嫡长女。新婚之夜,惨死于大红帐内。待到再次睁眼,竟然还是这人世,只是,回到了十三岁,正是父亲议亲,准备迎娶继室夫人。一切从来,那就让我好好的活,如果忍辱负重只能迎来更多委屈,那就让我活出个畅快淋漓的自己。
  • 穿越上古情:河神的宠妻穿越上古情:河神的宠妻孤魂冥渡|古代言情她本是一场民俗活动中扮演供奉河神的少女,没想到却真正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一朝穿越两度溺水,被龙族后裔青栾所救,从此踏上了异世之旅,也踏入了一个阴谋圈套。他是魔河中让人畏惧的河神,为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下决心覆灭六界,却在野心中迷失了自己。
  • 倾城对决:小相公PK大娘子倾城对决:小相公PK大娘子夏午冰|古代言情穿越?变性?这是神马?想我一个堂堂二十一世纪公认的美女,竟会在飞机上就那样无缘无故------穿越了?神马皇帝?神马太子?肩负一国命运?要不要这么神话?要不要这么肥皂?十二岁,给个陪睡丫头?不要不要,我还没成年呢!十四岁,结婚?NO,NO,这太离谱了吧?十五岁,强制结婚,要有子嗣!古代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早熟?总之,没到成年,我决不娶!
  • 梨花缘梨花缘窗枙猫|古代言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苏漓,在武功方面也不错,分分钟KO掉一群人都是简简单单的事,这样的大神还有什么理由不追?当然,慕容源是定不会答应的,“要抢本帝君的夫人,我会让你们死的很有节奏。”及笄时,苏漓身着大红广袖长裙,头戴钗冠,长裙轻如纱,大袖随着身躯的旋转,双手挥动竟成一道屏障。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苏东坡朵朵梨花结良缘。读者群:301548683,希望大家喜欢,有什么建议可以群上找我,猫猫会为大家奉上美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 异梦情缘异梦情缘小惑儿|古代言情一夜洞房花烛,唤回了两人失落的记忆,她已记起,官道林中,险些被他一箭穿心,他亦记起,600年后,与她的那场相遇。林晓桐长城游玩,遇明反穿的四皇子,一再的受苦之下,竟莫名与他回到明朝,他竟也成了她的真命天子。对她,是幸运还是不幸?明朝皇四子朱棣,在狩猎场中莫名的穿越到21世纪这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于他,却是躲过劫,而面对他的将是又一劫,千年不解的情劫。他遇到了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是何等的缘分交加?离别,快乐,伤感,抛弃,挚爱,经历了一切的她,面对再次离别,是去,是留?
  • 笨笨之越笨笨之越蔷薇花|古代言情笨笨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女,拥有小强的精神,不过有时迷迷糊糊的,一次无意间穿越让她认识了南越国傲风堡堡主冷傲风,并且成为他的丫环,一连环的故事让他们相识相爱~
  • 三五七言情难絕三五七言情难絕畢业祭|古代言情“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王小慊玩弄着手中的折扇,又接着梁博文的话说道“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你这是安慰我吗。”“也是安慰我自己。”“还在想梧桐。”后者微微点头“你,何时走。”“你好象有点不舍得。”王小慊拗过了头,却阻挡不了泪水滑落“曾经,我们几人一起游历山水共赴难,是多么逍遥.....现今,奕柠死了,梧桐走了,就剩下你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呵呵,那你要好好活着哦。”“梁博文何时变成这样了。”“嗯,命运虽隔时百年,但终究会来的,况且我总要为我做的错事赎罪,我睡...了。”王小慊抚了抚那张坏坏的脸“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