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恬淡人生

作者:北珩暮川
人气(0)评论(0)字数(0.3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前世,她碌碌无为,看见父母那日益苍老的背影,有心而无力,最后车祸致死,她发誓如果可以重生来一次,她一定造就属于自己的辉煌;今生,她重生成婴儿,看她如何以不一样的路,走出不一样的人生。总之,这是一个平凡小女子逆袭成一代女强人,一个小白兔变成小狐狸并被大尾巴狼吃掉的故事。

最新章节

第4章 修炼此决(2020-02-19 19:34:21)

同类热门
  • 豪门怨:首席的落跑小妖精豪门怨:首席的落跑小妖精菟丝草|现代言情五岁:她伤心父母去世,不断哭泣,被他暴怒扔到浴缸。十一岁:同桌送她小红心,被他在她手臂上重重咬下牙印:“这一辈子,你都铬上了我的专属印记!”十八岁:所有人都等着给她庆祝生日,他却掳掠了她劈开她双腿。
  • 宝贝你不乖:萧少追爱很无奈宝贝你不乖:萧少追爱很无奈玉紫彦|现代言情霸气回国,震撼一派‘老顽童’,找个恋人,谈个恋爱。虐个花孔雀,惩个自大狂。小三,小四你们都弱爆了,女王来袭,统统跪地。女王无敌,殿下你还不从了。
  • 我是一只刺猬我是一只刺猬CandyC|现代言情其实人生总是存在各种的成长和挫折,历练与挑战,在一次次的阵痛之后我们总会长大,曾经的自己是一只刺猬,最终三年的工作时间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穿山甲,看着自己变成曾经最不屑的样子,变得不像是自己,但是,总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荡,“这不该是你!”这就是我的创作初衷,总有一天我们能够明白曾经的自己不过只是被缩小而已,并没有真的消失!
  • 极品总裁小可爱极品总裁小可爱零零的零零|现代言情她是一个农村姑娘,表面安静,实则固执、坚强。在遇到他后,她渐显本色,可爱小猫变身尖锐刺猬。他出身贵族,却因父母从小留下阴影,腹黑、霸道、危险。遇到她后,他第一次尝到情滋味,也是第一次知道痛的感觉。什么是劫?她就是他终生化不开的劫!
  • 黑道店长:扑倒霸道贤妻黑道店长:扑倒霸道贤妻伍兒|现代言情场景一:“陈娪譕!!!!!你别挑战我的底线”“凰翊禤!!!!!我挑战你?!”“陈娪譕,别告诉我昨天晚上没有满足你?!”“你个禽兽!!!!”“看来,还真没满足你”凰翊禤扛起陈娪譕,走向房间。。。。。场景二:“老公,这只小狗狗好可爱。。。。”(>^ω^<)“有我可爱吗?!”“有”(>^ω^<)“你再说一次。。。”“没有”(??_??)“乖。。。”“我想要。。。”(??.??)“晚上先”“为什么要晚上?!”(??.??)“我从来不白日宣淫”“。。。。。。”绝对宠文,男女主角暧昧不断。
  • 老公,别傲慢!老公,别傲慢!向晚鱼|现代言情8岁认识的葛威,18岁知道他要娶葛菲的。没想到,26岁这年,他却说,蒋小书,咱们结婚吧!因为她的初恋是葛菲的丈夫。多么可笑的理由!可她还是答应……本想是一场戏,等她觉悟了就回头了。他却迟迟不肯放手一次高烧烧尽了她所有的热情老公,别傲慢!爱不是让你拿来挥霍的
  • 豪门隐婚:老公大人请饶命豪门隐婚:老公大人请饶命寥寥无姬|现代言情结婚三年未见过自己的丈夫,顾晓并不伤心,因为她听说自己的丈夫是个又老又丑五十多岁谢了顶的老男人,并且女人无数,她希望他永远别跨进这座别墅。她只想偷偷的度过五年婚期然后光明正大地站到喜欢的男人面前勇敢的说爱她。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好心“救”回来的男人竟然住进了她的别墅,并且还让她履行妻子义务!“你既然买了我,就要对我负责。”男人一边解开领带一边靠近。“什什么?”顾晓这时才悔不当初。当她习惯了身边有他的时候,同时也被告知,她三年不曾见过面的老公,回来了。“告诉老公,竹马和情人,你要哪个。”
  • 王牌编剧王牌编剧山茶不开花|现代言情李秋雨:“老板,如果我在规定时间内无法将剧本及时上交!我就...”顾西爵:“就怎么样?”李秋雨:“就...”顾西爵:“就以身相许好了。”李秋雨:“....”-----一句话文案:新人作家努力爬到国内一线编剧,与此同时还被顾大BOSS吃抹干净扛回家的故事。温馨中带点小虐,现实风,娱乐圈背景,走细温慢火的感情路线。
  • 送上门的老婆送上门的老婆小时明了|现代言情郭军是一个三十岁的成功男人,只不过一直未成家,郭母十分焦急,某天催郭军相亲,而郭军也厌烦了“相亲”这种事情,对郭母说要是她喜欢就带回家吧,殊不知郭母就带了一位“老婆”上门...
  • 神秘首席不放手神秘首席不放手红颜初|现代言情一份遗嘱,一张检验单,当一切真相大白,她拿着手里的怀孕诊断书。看着面前再熟悉不过的男人冷声讽刺,“这就是你要的结果?”男人冷眼回道,”对。“原来一切都是假象,她心灰意冷。之前男人对她的好,对她的宠溺,全是假的。男人要的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他陪在难产的小三身边,一夜之间,她却置身大火中,尸骨无存!他疯狂寻找,三年后再相见,她却变成了另一张脸,成为了好友的未婚妻。在她婚礼当天,他凭空出现,指着身下,那个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孩子,冷声道,“你的,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