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死亡通知单之宿命(下)

作者:周浩晖
人气(0)评论(0)字数(2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在罗飞和Eumenides的角逐中,前刑警队长落网,庞大的商业集团势力重组,多年前令全市女孩恐惧的碎尸案真凶逐渐浮出水面……Eumenides对生父死亡真相的探寻,牵动了多方命运的变动,也成为他和罗飞斗争的焦点!

最新章节

第52章 尾声(2020-02-19 16:29:43)

同类热门
  • 血性血性李西闽|小说太阳还没有露面,白军就发起了第一波进攻。白军炮兵用榴弹炮和山炮还有迫击炮向红军阵地狂轰乱炸,这个美好的清晨被炸得支离破碎。在炮火的掩护下,白军朝我们阵地发起冲锋。我把盒子枪插在了腰间的皮带上,端起了一支三八步枪,对着冲上来的白军瞄准。白军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看着差不多了,就开出了第一枪,高喊了一声:“弟兄们,给我打!”我那一枪洞穿了一个白军小军官的额头,算他运气不好,碰上了我这个神枪手。战士们喊叫着朝冲过来的白军发射出愤怒的子弹。白军士兵一排排地倒下,阵地前丢下了一具具尸体。
  • 阅微草堂笔记(中华国学经典)阅微草堂笔记(中华国学经典)袁堂欣,谢志强主编|小说全书主要记述狐鬼神怪故事,意在劝善惩恶,虽然不乏因果报应的说教,但是通过种种描写,折射出封建社会末世的腐朽和黑暗。他有意模仿晋宋笔记小说质朴简淡的文风,“雍容淡雅,天趣盎然”,“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所以每脱稿一种,即被亲朋好友竞相传抄,展转刻印,一时享有同《红楼梦》、《聊斋志异》并行海内的盛誉。
  • 落魄老板求改运:玄局落魄老板求改运:玄局乌子衣|小说药房老板白亮的生意陷入了绝境,他想方设法寻求转运之道。机缘巧合,林滢滢、高文和乌子衣决定帮助白亮。就在高文查看白亮公司所在地布局的时候,他发现此地部局极尽古怪,似高手精心谋划,而更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高文竟在后来神秘失踪了……为了寻找高文,乌子衣和林滢滢开始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历险,他们高人布下的带有恶意的奇局吗?破解奇局后,又有怎样惊天骇人的秘密在等待着他们……
  • 黑白道终结篇:沉默黑白道终结篇:沉默朱维坚|小说李斌良调任奉春市公安局春城分局局长不久的一天夜里,他孤身前往一条小巷赴约,突遭袭击,陷入昏迷中。他被救醒后发现,他的身边还躺着一具尸体。他带伤亲自指挥破案,很快查到,这一蹊跷血案是本市一个杀害警察的在逃犯所为。然而,随着工作的深入,各种人物和事件围绕着此案一一呈现出来,奉春的种种社会矛盾也摆在李斌良面前。
  • 碧玉楼碧玉楼竹溪修正山人|小说《碧玉楼》共十八回,竹溪修正山人编次。此书主要情节是男主角百顺上京求医,妻子在家不忠,百顺途中遇到狐女的故事。
  • 绝色倾城绝色倾城飞烟|小说“绝色倾城”,这座名震亚洲的“销金窟”,以其奢华的装潢和高素质、高品位、高学历的“红粉军团”声名海外。美院大学生陆未晞,为了学业,来到“绝色倾城”做陪侍赚钱。没想到,她在这里得罪了家世显赫的高干公子凌落川,使她遭受了一生中最屈辱的一夜。最后,多亏凌落川的朋友、金融巨子阮劭南出手相救,她才得以脱身。谁料想,在未晞二十一岁生日那天,那夜救她的谦谦绅士,竟然用高价来买她的初夜——直到他强壮的身体覆在她的身上、在她耳边用无比残酷的声音说“未晞,你是我的了”的时候,她这才知道,她逃避了七年的宿命终究轮回,她寂寂无名了二十一年的人生,将再也无法平静……
  • 父亲进城父亲进城石钟山|小说烂尾楼背后的那些男男女女们留下了一堆废弃的钢筋混凝土的同时也留下了许多的辉煌、失落、曲折辛酸,那些或高或矮的烂尾楼都是一种命运与人生传奇。
  • 淞隐漫录淞隐漫录王韬|小说本书是近代风行一时的文言短篇小说集,作者是我国著名的早期改良主义者王韬,本书就是他追忆三十年来所见所闻、可惊可谔之事,藉以抒写平日牢骚郁结的作品。书的内容相当广泛,笔致全学《聊斋》,故事情节委婉曲折,描写生动细腻,字里行间,常带感情,读来娓娓动人。
  • 铁屋与青色马铁屋与青色马陈集益|小说陈集益,70后重要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在《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天涯》等大型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万字。2009年获《十月》新锐人物奖。2010年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
  • 飞机上的八卦事:空港手记飞机上的八卦事:空港手记魏姣|小说除了在柜台给旅客换登机牌,我无所事事地在航站楼里游荡。我观察世界各地旅客的穿着、打扮和谈吐,听稀奇古怪的口音和语调。我看见恋人挥泪告别,奔丧者嚎啕大哭,漂泊的孩子嘴衔登机牌疲沓地拖着箱子,孤独的老人在登机口徘徊如同迷途的羔羊。有人因为错过航班而崩溃,有人为一张机票大打出手。我看见艳光四射的人和穷愁潦倒的人,看见众星捧月般的要客名流和大批涌向海外的打工族,看见留学生义无反顾的背影和荣归故里的灿笑。我看见航班大面积延误时航站楼里的混乱和疯狂,员工拼搏在战线上不眠不休。